重拳轰出,如火如荼霸烈凶猛。

    林沙身如鬼魅,忽闪忽没快如旋风,围着冰皇绕着圈子,手上铁拳如同熊熊烈焰汹涌澎湃,带着势不可挡的霸道威势一狼高过一浪。

    体内气血翻涌劲道自生,一拳重似一拳犹如源源不绝的汹涌潮水。

    冰皇一时好似怒??裉沃械囊灰缎≈?,颠簸起伏随波逐流,摇摇晃晃一副随时都有可能翻船的架势。

    一手冰寒真气冷冽透骨,掌影纷飞间道道凌厉气劲飞舞。

    瞬间好似千手如来,竟是将林沙的猛烈拳击全部阻挡下来。

    体内气血连连震颤,被凛冽霸道的拳劲震得翻涌不止,身子更是连连轻颤,每接一拳身上的不适便多上一分。

    好厉害的拳法!

    心中犹如掀起惊涛骇浪,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怠慢。

    两人翻翻转转激斗十来招,周边树木花草纷纷扬扬一片狼籍,松软的泥土地面更是生生下陷了数尺之深。

    从地下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人影翻滚拳掌连绵,两人好似陆地游龙身手矫健之极。

    一拳一掌都蕴含极强劲道,施展对轰之时声势却又不大,比之独孤一方那一级数高手战斗时,气象万千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可其中的凶险却又强了太多。

    气劲凝练归一,招式浑圆如意!

    两人的武功,都已经达到出神入化超凡入圣的极高境界,举手投足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可其中蕴含的杀伤力却是惊人之极。

    砰!

    林沙身形如箭急射而至,双腿踩在松软的泥地上好似立地生根,一双铁拳如火如荼砰然轰出霸道绝伦。

    冰皇一双大掌好似两扇大门,挡在胸前正好接住林沙势若雷霆的拳击。

    咔嚓咔嚓……

    就在拳掌相触瞬间,林沙脸上露出慢慢的冷笑,从脊椎骨开始到肩胛骨,再到手臂上的骨节,最后是手腕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听在冰皇耳中惊人之极,心中生起一丝森森寒意。

    “去死吧!”

    脸上青筋扭曲狰狞可怖,喉咙里发出一声好似野兽般的咆哮厮吼,平平无奇的拳面突然涌出两股如山呼海啸般的劲道。

    砰!

    冰皇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上的护体真气瞬间消散,菱角分明的俊脸满是惊愕,高大魁梧的身躯更是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掌心如浪潮汹涌,一浪高过一浪的霸道拳劲轰飞。

    噗!

    就是以冰皇的强悍体质,身在半空胸口像是遭遇重击,憋闷得难受猛然一口鲜血喷出。

    林沙的攻击手段实在太过古怪,好似完全凭借他的身体素质,没有动用丝毫真气内力,冰皇在狂风暴雨般的凌厉攻势下,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轰飞了出去,实在败得冤枉。

    “还没完呢!”

    心头正憋了一口火气,林沙的断喝在耳中炸响,刚刚暗道一声不好可惜已经迟了,林沙已身如利箭疾驰而至,双拳如箭连环轰出。

    砰砰砰……

    瞬间,头上,脸上,身上连中数十拳,拳拳凌厉好似箭矢锋利,一道道如箭头般锋利的劲道,顺着肌肤冲入身体血肉之中,大肆破坏扰乱他体内的正常。

    噗噗噗……

    这样的打击,比刚才凛冽霸道的拳劲更让他难受,冰皇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若纸,张口连喷数口鲜血,原本如狼烟滚滚冲天而起的惊人气势,好似被戳破的气球般啪的一下便干瘪了吸取。

    “就你这本事,也敢来找我的麻烦,真是不知死活??!”

    林沙满脸狰狞,体内气血翻涌如长江大河浩浩荡荡奔腾不休,身如苍鹰冲天而起,顿时舞出连绵腿影,带着呼啸气劲瞬间将暂时失去战斗力,还在不停向后倒飞的冰皇淹没。

    堂堂天门超级高手,门主帝释天的亲传弟子,整个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冰皇悲催的成了一具沙包,被林沙拳脚连环攻势轰得晕头转向喷血连连,根本就来不及发挥其绝世内功圣心诀的一半威力,就被林沙的连环组合攻势,给硬生生轰成猪脑袋。

    轰??!

    林沙身如苍鹰凌空飞舞,重重一脚踹下,咔嚓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早已被揍得不成人形的冰皇,终于结束了‘空中飞人’的短暂痛苦生涯,好似流星坠地轰隆一声在松软的泥地上,砸出一个数丈方圆大坑。

    一时泥土飞溅烟尘滚滚,林沙满脸冷厉不等遮眼的飞尘消散,身如疾风一闪而入,一手蒲扇大掌轻轻巧巧按在晕头转向的冰皇脑门之上。

    “饶,饶命!”

    额头一紧,一只大掌贴在脑门上,一股令他胆战心惊的劲道在掌心若隐若现,冰皇顾不得心头恼恨急忙出声求饶。

    他怎么也没料到,剑中雄林沙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这等程度,简直强得让人心头发颤。

    他更没有想到,明明传闻中以剑术专长的剑中雄,一身拳脚功夫竟然犀利若斯,他堂堂冰皇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就是心中再不甘,也只得老实求饶。

    他还没活够,怎么可能舍得眼下就死?

    “给我说说,天门内部的情况!”

    林沙淡然一笑,眼神森冷不寒丝毫感情,居高临下直视掌下性命就在他一念之间的冰皇,冷冷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小命只有一条丢了可就永远都回不来了?!?br />
    “明白明白,我明白!”

    贴在脑门的掌心那股若隐若现的劲道犹在,自身生命安全时刻受到威胁,冰皇就是脑子再糊涂也清楚眼下状况。

    “明白就好,那你老实跟我说清楚,天门内部的情况!”

    一手按住冰皇的脑门,另一只手运指如飞,瞬间连点冰皇周身一百零八处要穴,直接以天罡地煞封穴之法将起彻底变成一具只有嘴巴和眼睛能动,还有思维不受控制的活‘僵尸’。

    就算圣心诀再神妙,也脱离不了人世间的武功范畴,除非冰皇的精神力能够化虚转实,以精神层面干扰物质层面,不然他就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果然,感受到体内真气根本不受控制,无论他如何催使调遣都没有丝毫作用,运使天门独特的解穴之法也不顶用,冰皇脸色大变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神色,慌乱惊问。

    “没什么,让你这家伙老实的手段!”

    林沙抽回贴在冰皇脑门上的手掌,咧嘴轻笑道:“不要以为天门收集了天下武功,便可以无视江湖中人了。天下神奇武功千千万,随时随地都有新的武功创造出来,又岂是你天门可以完全囊括的?”

    冰皇听得好一阵目瞪口呆,同时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不说林沙话中透露出的那股子自信和傲气,单单他表露出对天门的了解,便断绝了他胡说八道蒙混过关的心思。

    真要把眼前这位惹急了,他不管不顾将自己做掉,正如他所言那般,就是师傅知晓了派出天门高手替自己报了仇又如何,毕竟连小命都没有了啊。

    心中转着各种念头,在林沙的死亡威胁下,冰皇不敢过多纠缠,老老实实将天门的一些秘密据点,还有总部所在以及架构老老实实道了出来。

    林沙脸上一片风轻云淡,心中却是随着冰皇的解说掀起狂涛海浪翻滚不休。

    尽管他通过漫画早知天门势力庞大,可没想到其势力竟然庞大到这种程度。

    别的不说,整个江湖上有些名头的门派,竟然足有五分之一多,或明或暗全是天门的外围组织。最让人感觉无奈的是,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这点。

    不仅如此,天门总部以及各分布高手如云,说一身一流不如狗,绝顶满地走都不为过。

    就这时,随便一个分部,就足以覆灭一个大型门派还绰绰有余。

    天下会算个屁,就是当初最颠峰之时,天下会的实力也比不上天门区区一个分部的力量强大。

    从冰皇口得知了天门的秘密和总部所在后,林沙二话不说狠狠一拳砸下,直接将冰皇砸昏过去。

    “嘿嘿,算你这家伙倒霉!”

    看着满身狼狈昏迷不醒的冰皇,林沙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嘴角挂笑食中两指之间,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片薄薄冰片。

    看着手中冒着淡淡寒气的冰片,眼中闪过一丝追忆。

    转头看向昏迷的冰皇,他顺手一甩那薄薄冰片便射入冰皇体内,在一处要穴之中安家落户。

    咻咻咻……

    接下来,林沙双手好似穿花蝴蝶,一片接着一片浅薄冰片飞射而出,正好将冰皇的一百零八处要穴全部覆盖,直到此时他才缓缓松了口气。

    嘿嘿,一百零八道生死符,就算一道生死符控制不了这厮,那一百零八道同时运转,能不能叫这厮低头服输呢?

    这是个很有趣的研究项目,林沙对结果保持乐观心态。

    等到刚刚的消耗恢复过来,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迅速运转,一股股浩然正气凝聚于手指之间,林沙满脸阴笑看了眼昏迷的冰皇,右手毫不犹豫结了一个古怪印决,而后狠狠拍在冰皇额头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