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皇?”

    林沙眼神一缩,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

    “是啊,不知哪冒好出来的高手!”

    独孤鸣满脸急切,目光阴霾道:“实力强得可怕,上门就指名道姓找你,我和父亲忍不住出手试探了下?!?br />
    “结果怎么样?”

    林沙淡淡瞥了这厮一眼,看那气急败坏的神色,就知道准没讨到好去。

    “说起来真是丢人??!”

    独孤鸣俊脸微红,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和父亲联手,都没能从按家伙手里走过十招,还差点被他那身冰冷之极的真气给冰封了!”

    “差点被冰封?”

    林沙回头,目光犹疑在独孤鸣身上左右打量一番,看得这小子心头一阵毛枯悚然,急忙解释道:“正是,那厮一身冰寒真气不是盖的!”

    “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林沙淡淡一笑,一眼就看出了独孤鸣眼中‘饱受牵连’的不爽,摇了摇头再不多话,脚下速度飞快不一会就赶到了城主府。

    “五日之后,冰皇再临无双城!”

    跟独孤一方更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只是利益上的联盟而已,得到了冰皇下一次到来的准确时候后他转身就走,半分跟独孤父子说话的心情都无。

    “哥哥,你不高兴么,是不是跟独孤伯伯他们闹不愉快了?”

    回到家里,林沙自然没有将不爽的心情表露在外,不过心思敏感的小丫头,依旧看出了一点不好的东西。

    “没什么,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见小丫头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是个懂事的小姑娘了,林沙心念一转决定还是跟她说清楚的好,免得这小丫头被独孤父子的表象给迷惑了,有时候还是多长个心眼活得才滋润。

    于是,提前给小丫头打好了预防针后,林沙便将这次的事情跟她详细说个清楚道个明白。

    见小丫头一脸平静,并没有表露太过吃惊的摸样,林沙微微一笑心中了然。

    小丫头小时候跟泥菩萨可是吃了不少苦,不可能过了两三年好日子,就将之前的苦日子忘得一干二净。

    而且林沙也时不时出门,小丫头等于变相的寄人篱下,尽管独孤父子和独孤梦对她很是不错,不过总有那心思长歪的家伙暗地里做些手脚。

    有泥菩萨这个爷爷,小丫头可是标准的命算师苗子,再有小孩子的心思纯净敏感,有些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说出口找‘家长’出头而已。

    “那以后,我再也不能和梦姐姐一起玩耍了吗?”

    小丫头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委屈又有些小可怜的问道。

    “没这个必要,不过以后小灵儿可要努力练功了!”

    林沙淡然一笑,鼓励道:“不管他人如何想法,只要自身实力够强,就不用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哥哥放心就是,小灵儿知道努力的!”

    小姑娘板着小脸,郑重其事保证道,说着白嫩嫩的小手凌空一掌挥出,一道凝练掌劲带着呼啸气劲****而出,好似疾驰野马般一头撞在林沙身上。

    “哈哈哈,不错不错,小灵儿的武功修为,增长得不错!”

    身形动也未动,拍来的凝练掌劲便消散无踪,林沙那一身强悍的护体真气,又岂是开玩笑的?

    ……

    四日时间,如水般匆匆流逝。

    无双主城依旧繁华喧闹,百姓安居商民往来络绎不绝。

    好似与平常时日没什么区别,可但凡在无双主城有一些实力,又没有********的无双城核心成员,却知晓无双城暗中的紧张氛围。

    特别是城主府,动用了秘密渠道,第一时间从各地抽调大批好手秘密赶来,将偌大一个城主府守护得水泄不通。

    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也从城主府慢慢向一干核心成员心中蔓延。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傻子都清楚肯定不是啥好事。能让城主独孤一方都感觉难办的事,也就是无双城遇到了一时难以应付的强敌了。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最近几日,心情十分烦躁却有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生怕引来那位神秘高手‘冰皇’的不满。

    同时,他们又后悔当日对待林沙的态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热,就林沙引来‘冰皇’这等强敌十分不爽,冲动之下竟然把林沙给得罪了。

    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要再收回就是千难万难了。

    林沙不是那么好得罪的,等父子俩反应过来,主动登门赔罪,想要修复突然冷淡下来的关系,结果却难堪的遭遇了闭门羹。

    林府门房的理由还十分充分,林沙要应对不日即将到来的强敌冰皇,需要好好准备准备。

    好吧,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知晓,无双城的麻烦大了。

    要是让外人知晓,林沙跟他们的关系突然冷淡下来,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觊觎的目光,和铺天盖地的嘲笑。

    最近几年江湖风云激荡,无双城凭什么能在一**的剧烈冲击中安然无恙,还不是因为‘剑中雄’林沙的缘故么?

    谁都知晓,剑中雄林沙与无双城的关系,一下子避免了无数针对无双城的阴谋诡计??梢侨萌酥匏呛徒V行哿稚持涞墓叵党鱿至宋侍?,对无双城而言简直就是要命的事情。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

    “嘿嘿,现在知道后悔啦,早干什么去了?”

    林沙得到门房通报,顿时冷笑连连一脸不屑,摆了摆手不在意道:“这些天都给我守好的门户,我要应对来自外头的强敌!”

    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整个风云世界,能够让他低头服软的家伙,还没有出现过呢。

    四天时间,足以让林沙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他倒是想要看看,传说中的天门英杰,到底有多厉害。

    等到约定之日到来,林沙一大早,便早早将小丫头打发离开,让她去城主府找独孤梦玩耍。

    这也是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最大的安慰了,林沙并没有杜绝小丫头跟独孤梦的来往,这就让他们有了可以修补关系的错觉。

    真是错觉,林沙决定的事情,又岂是那么好松动的?

    ……

    阳光明媚,天青气爽。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林沙走出静室,静静凝立于繁华似锦的花园之中,满脸悠闲静候冰皇到来。

    突然,周遭气温猛的下降,刚才还是温暖的春天,此时就变成了深冷的寒冬,让人感觉从里冷到外。

    “冰皇?”

    林沙目光微凝,扭头朝着冰冷源头望了过去。

    空荡荡繁花似锦的花园中,不知何时已经来了一位高大魁梧的陌生男子。

    男子面貌俊朗,最奇特的是他周身气温冷冽,似乎能将人的灵魂都冻僵一般,浑身上下给人一种深冬般的冷冽寒意。

    “你就是剑中雄林沙?”

    浑身冷冽的高大男子不答反问,一双狭长厉目带着有趣的精光,上下打量着林沙一副饶有趣味的摸样。

    “废话可真多!”

    林沙嗤笑出声,身形突的腾空而起,好似九天神鹰如闪电般朝着城外飞驰而去,只留下一句平缓的话:“跟我来,要打咱们就在城外去打!”

    “没想到剑中雄,竟然这样顾忌城中百姓的安危!”

    “呵呵,人生在世自然有所为有所不为!”

    林沙身形犹如九天神鹰,飞行速度快至极致,声音却依旧清晰飘入冰皇耳中:“你将天下人当作蝼蚁,又岂知这个世界不将你当作蝼蚁?”

    冰皇闻言心头一震,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两人的飞行速度快若闪电,数十里之遥不过半盏茶功夫便至。

    无双城外某处荒郊野林的一处空地上,林沙与冰皇四目相对,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丝毫紧张火暴之感。

    “冰皇,你找我何事?”

    林沙脸上平静无波,一点都没因为冰皇展示出的‘强悍’,而有丝毫动容和惊诧。

    “听闻剑中雄乃江湖一等一的绝顶高手,我天门想要招揽你!”

    冰皇双手抱雄满脸傲然,语气平淡回答脸上满是傲然之色。

    “天门?”

    林沙嘴角一扯,露出一个玩味笑容。

    “正是,可能林沙你没听过天门的名字,我可以抽点时间给你解释下!”

    冰皇眼中傲气隐隐,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淡然开口。

    “解释你个大头跪!”

    林沙眼睛突然瞪得溜圆,脚掌抓地一弯一直,身形如箭瞬间飞驰而出,双拳如出胸炮弹连环轰出,冰皇身周空间瞬间如沸腾了般一片混蛋。

    “小子你竟敢偷袭?”

    冰皇勃然大怒,一张冷若冰霜的俊脸若罩寒霜,满脸狰狞喉咙里发出一声好似受伤野兽般的凄厉撕吼。大手一挥,一股冷若冰霜般的磅礴真气洪流汹涌而至。

    砰砰砰……

    一顿如火炮拳砰然轰出,拳拳犀利式式凌厉,拳影连绵瞬间便将冰皇笼罩。

    冰皇嘴角闪过一丝不屑,双手如遮天大幕上下飞舞,竟是瞬间就将林沙的全部攻击接下。

    每一击都是真实实力的比拼,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两人所在土地硬生生下陷数尺,周遭枯枝烂叶漫天飞舞声势好不惊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