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林沙被眼前所见的一幕,给深深震撼到了。

    只见偌大的地下溶洞空荡荡的别无它物,只中间一个尺高的石台。

    石台周围,密密麻麻全是血管一般的细密纹路,此时正散发着妖艳的红芒,一闪一烁好似有血水从中流动一般。

    而秘密血纹的石台中央,却是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血池!

    暗红平静如宝石般的血水,散发着浓郁的血腥煞气,同时又给人一种异样的妖艳之感,不停引诱着观望者进入其中一般。

    那种阴毒怨恨的意念,在林沙眼中,于石台上空几乎凝成实质。

    云涛翻滚惊人之极,林沙甚至能见到其中的影影绰绰,甚至让人心惊的鬼哭狼嚎之音。

    同时,血池之中一股强烈之极的勃勃生机涌现,那浓郁的生机让林沙都忍不住骇然变色。

    这,就是第一邪皇掌握在手的,化魔血池!

    “这就是化魔血池!”

    果然,第一邪皇脸色复杂的扫了血池一眼,立刻移开了目光郑重说道:“这口化魔血池,以后就是少侠的了!”

    “看你的样子,很有一种甩脱了一个沉重包袱的摸样???”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直接点破了第一邪皇的心思。

    “没办法,化魔血池实在太过邪恶了。自从我掌握了它的使用权后,一直都很是犹豫,煎熬的紧呐!”

    第一邪皇很是坦然,郑重告戒道:“我希望少侠能够谨慎使用,这口化魔血池十分邪门!”

    “我感受得到!”

    林沙淡然一笑,识海中的光影沙盘不停旋转,一股一股肉眼看不见,可却真实存在的浩然正气弥漫而出,将血池中那股浓厚似云的怨念阻挡在外。

    “聂风你怎么了?”

    头脑一直保持足够的清醒,并没有受到浓郁怨念的影响,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些不对,回头一看吃了一惊大喝道。

    双眼泛赤,大喘粗气,脸上一片犹豫挣扎之色,体内真气翻滚气息时强时弱,脚下迟缓却又坚定朝‘化魔血池’走去。

    “心似冰清波澜不惊……”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不疾不缓的声音从口中飘出,听在聂风耳中好似惊雷滚滚,炸得他气血翻涌头晕眼花,同时心中也涌起一丝明悟。

    聂家祖传冰心诀缓缓运转,目光中的点点赤色慢慢消退,神色也变得正常起来,站在林沙身边心有余悸看着那平静无波,好似红色水晶般的血池。

    “怎么回事?”

    没有避开第一邪皇,林沙直接开口询问。

    “呼呼呼,这化魔血池太古怪了,我一进来耳中便好似有人呼唤,心头热血上涌直想扑进血池之中!”

    聂风长长呼了口气,心中默默运转家传冰心决,神色间一片清明,有些难以置信说道。

    第一邪皇心头一震,目光炯炯直视聂风。

    “有那么玄乎么,我怎么没那感觉?”

    林沙侧目斜眼,对聂风的说辞不怎么相信。

    “我体内气血,到现在还翻腾不休呢!”

    聂风苦笑,伸手左右示意林沙探上一探,脸上满是郁闷:“不知为何,我心中竟生起与血池同脉相连的错觉!”

    哦!

    林沙不敢怠慢,右手食中二指轻轻搭在聂风手腕上,眯缝着眼睛谁也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林沙心中,可没表面上那般平静。

    聂风的脉象显示,他一点都没有夸张或者胡说八道。其体内气血不正常翻涌,如潮水般起起落落让人摸不着头脑。

    可当他将一部分心神侵入化魔血池之中,那勃勃生机掩藏的某种特殊波动,竟是更聂风气血翻涌的频率一摸一样。

    心中灵光一闪,放开搭在聂风手腕上的手指,他淡淡开口:“我知道了,化魔血池的精华,估计就是和你聂家疯血一般,都是来自麒麟血液!”

    “什么!”

    “麒麟血液?”

    聂风和第一邪皇脸上纷纷变色,齐齐惊呼,虽然惊呼意味并不相同,但是他们心中同样升起浓浓疑惑。

    “这化魔血池绝对是好玩意!”

    林沙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想法,眯缝着眼睛哈哈一笑,转头冲着第一邪皇说道:“这应该不是第一先生弄出来的玩意,估计是第一家族哪世祖先弄出来的吧?”

    “林少侠果然火眼如炬!”

    第一邪皇点头承认,而后话锋一转好奇问道:“难道林少侠,知晓这化魔血池的真正用途不成?”

    “真正用途?”

    林沙嘴角轻弯,露出一丝淡然,尽在掌握之中的轻笑:“很简单啊,就是提升体质想神兽火麒麟靠拢!”

    没有理会一脸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第一邪皇,还有心头连连震动的聂风,他轻笑着说道:“不过麒麟血的主人显然杀戮不浅,这血池弥漫着浓郁至几乎化解不开的怨毒煞气,精神境界不达到一定层次贸然进入,正应的血池的名字那般,直接化作只知杀戮的魔头!”

    原来如此!

    第一邪皇心中空落落,感觉说不出的失落,原来他们家族守护了数百年之久的秘密,竟然如此‘奇特’。

    聂风则是恍然大悟,原来血池是麒麟血为核心而成,难怪他心中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感。

    没理会身旁两人复杂的思绪,他从兜里拿出一个空空如也的拇指大小精致玉瓶,打开特制的瓶塞手指轻轻一勾。

    平静宛如红宝贝般耀眼夺目的血池,突然一道芊细之极的血箭飞出,不偏不倚正好飞入小小玉瓶之中。

    啵的一声,瓶塞塞上小小洁白玉瓶瓶身,竟泛起丝丝血红色彩。

    “林少侠,你这是……”

    第一邪皇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林沙这是弄的什么鬼。

    “对于化身麒麟神兽体质我没什么兴趣,不过可以拿一点血液精华,琢磨一下看是否可以炼成强身健体的汤药!”

    林沙呵呵一笑,只说了一半的实话,而后轻轻松松转移了话题说道:“这处血池还要劳烦第一先生继续看顾了,等我什么时候做好了完全准备,再来将血池血水全部抽空!”

    第一邪皇嘴角一阵抽搐,心道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怎么样,第一先生能不能继续看护化魔血池?”

    林沙扭头,似笑非笑扫了第一邪皇一眼。

    “没问题!”

    第一邪皇没有矫情,爽快答应下来:“我正好需要找个清净地方修炼精神之法,还是生死门的驻地安静!”

    ……

    “诸位告辞,这次真是打扰了!”

    林沙一行没在生死门多待,看了化魔血池后便退了出来,又说了一些天门的事情,确定了攻守同盟关系后便直接告辞。

    “客气了客气了,要不是少侠插手,只怕我这早闹出了乱子!”

    第一邪皇亲自相送,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也跟在身后,除了第二刀皇脸色略不自然之外,其余人等都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摸样。

    尤其带着两个小姑娘玩耍的第二梦,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就差没钉死在聂风身上了,那火辣辣的热情实在让风中之神有些受不了。

    “哈哈,你小子的桃花运真是不得了,跑到哪里都有美女主动送上门!”

    回去的路上,林沙没少拿此调笑聂风。

    “林少侠不要说了!”

    聂风苦笑连连,他对第二梦很有些朦胧的好感,可惜她有个让人无感的亲爹,实在让人敬谢不敏啊。

    与原著聂风动不动就受伤不同,这世因为林沙的出现,风云二人的处境,都要比原著强得多。所以第二梦也没出手的机会,两人之间自然没法培养哪种暧昧的情愫。

    “小子,回去之后将天门的事情告诉步惊云和无名,要他们做好准备!”

    嘻嘻哈哈谈笑一阵,林沙脸上笑容一收,语气郑重叮嘱道:“天门那帮家伙可不是开玩笑的,随便拿出一个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其中的核心成员,每一个的实力都在雄霸之上!”

    “放心吧少侠,我心中有数!”

    聂风心头巨震,尽管之前就听了一耳朵天门的传闻,可是眼下却是林沙头一次如此郑重警告,他不得不多了几分小心。

    “你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轻瞥了聂风一眼,林沙宽慰道:“天门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无敌的存在,干不过就跑不要逞强,反正你小子年纪不大,有的是成长空间!”

    聂风哭笑不得,心道你的年纪看起来,比我可要小多了,说话能不能别这么老气横秋?

    两人在半路分道扬镳,聂风直接返回凤溪村,他要将在生死门的所见所闻,全部告之师傅无名和师兄步惊云,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而林沙,则带着兴致勃勃的小丫头,又在外头玩耍了一通,一直玩大了大半个月,玩得尽兴了这才返回无双城。

    “林沙你终于回来了!”

    他才刚刚返回无双城,回到自家住处还没来得及喘气,独孤鸣便风风火火找上门来,一脸急切拉住林沙的手,二话不说就拉着他向城主府赶去,嘴里连连说道:“快快快,快跟我到城主府一趟!”

    “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

    林沙眉头轻皱,手腕轻轻一抖便甩开了独孤鸣的拉扯。

    独孤鸣讪讪一笑,急忙解释道:“前不久,一个叫冰皇的家伙突然上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