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林沙之前所言那般……

    精神修炼之法别看很高大上,其实说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对饱览群书的第一邪皇而言,确实只是一层窗户纸的差距。

    林沙提供的观想法,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第一邪皇回神过后,这才恍然发现,自家的藏书阁中,其实就有这样的东西。

    “不要用拿出那样的眼神!”

    林沙轻笑出声,一点都没在意第一邪皇‘幽怨’的目光,笑吟吟道:“谁叫第一先生练功太过投入,完全只关注内功和招式修炼来着?”

    “好吧,算少侠说得有理!”

    第一邪皇叹了口气,心中郁闷得差点吐血。

    任谁遇到他这种情况,心情都好不到哪去。

    明明家里就有解决之道,偏偏还以巨大代价向外人获取方法,想想都觉得憋闷啊。

    “邪皇,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

    第三猪皇满脸郁闷,嚷嚷着要第一邪皇,公开林沙所谓的精神修炼法。

    第二刀皇虽然没有开口,可那高高竖起的耳朵,还有突然变得轻微几不可闻的呼吸,便表明了他心中的想法。

    至于聂风,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没听林沙说吗,他家祖传的冰心诀,就是粗浅的精神修炼法,而且他也已经修炼到了一定成次,对于其它的精神修炼法虽然好奇,却并不是很急切。

    第一邪皇也没有隐瞒的想法,直接将林沙传给他的办法,语气平静说了出来:“……,总之就是道门的观想法而已!”

    “就这么简单?”

    第三猪皇和第二刀皇傻眼了,一脸不可思议看向林沙。

    “就是这么简单!”

    林沙淡然轻笑,一点不好意思的神色都没有,只淡淡道:“道门高士可能武功远不及你们,但在精神境界上嘛……”

    说话的同时,他的脑海不由自主想起了在倚天世界见到的张三丰。

    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无语,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同时心中也是打定了主意,回去后好好翻检一下自家的藏书阁,找找看有没有道门或者佛家的精神修炼法。

    就是聂风都动了些心思,他家早就破败了可以不论,但是师傅无名的收藏,却是极为丰富的。

    “好了,办法我已经给了,第一先生是不是也该说一说,天门的事情?”

    林沙轻轻一笑,话锋一转看向第一邪皇。

    “老夫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不会反悔!”

    第一邪皇脸色一阵变幻,最后还是郑重说道,说完目光有意无意扫了聂风一眼,其中意思不言自明。

    “我信得过聂风!”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淡然笑道:“再说了,以风云二人的名头,天门真有什么举动的话,他俩也绝对跑不了,提前知道不算是什么坏事!”

    说着,没理会聂风投来的感激眼神,目光直视第一邪皇,淡然道:“第一先生不是好奇我为何如何么,原因其实很简单,听到天门两字时,我心中隐有触动,估计以后少不得打交道!”

    第一邪皇听了他的解释后,心头大有触动,再无其它疑虑。

    实力到了林沙这等层次,心灵感应非常准确,就连第一邪皇都有这种本事,在危险来临之前十分灵敏。

    而林沙可能和天门对上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怀疑的。

    江湖上哪一个绝顶高手都是骄傲到了极点之辈,谁又会甘心屈居他人之下,就算天门门主实力再强也不成,除非他有途径可以让跟随的江湖好手实力更上一层,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想清楚了这一点,第一邪皇突然笑了,一张好似老树皮一般的老脸,露出了开心笑容大声说道:

    “说起天门这个组织,其具体来源已经不可考,只是知道其历史已有千年之久!”

    他这一可口,不管是第二刀皇还是第三猪皇帝,以及林沙和聂风等人,全都屏息凝神侧耳倾听。

    “我第一家族崛起于数百年前,那时候我祖上也是跟着天门,才起的家!”

    “只是后来祖先实力强了,受不了天门的约束,便和一干志同道合者,同时返出了天门!”

    “根据祖籍记载,当时天门遭遇了极大困难,都有覆灭的危险,虽然心有不甘却只能任由第一家族先辈脱离逃出!”

    “我家先祖,还有第二家族先祖,以及第三家族先组因为担心天门腾出手后大开杀戒,所以一直隐居深山不出!”

    “后来等天门度过难关,确实出动了大量高手,围剿和我等祖辈一同逃出的高手,但凡被抓住了行踪的机会全部格杀干净,包括他们的父母亲人没一个可以逃脱死难!”

    几人听得脸色连连变幻,天门的手段真他马霸道,简直把顺我者猖逆我者亡的宗旨发挥到了极致。

    第一邪皇脸上平静无波,缓缓开口继续讲述道:“我三家先祖侥幸逃过一难,心生惶恐更是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

    这是应该的!

    “时间一晃就是数百年,在这期间我等三家人才辈出,可却因为祖训行事低调,除了一些交好的武林同道之外,一直在江湖上声名扬!”

    原来如此!

    林沙和聂风这才恍然,原来其中还隐藏了这样的秘密。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

    说到这里的时候,第一邪皇忍不住苦笑出声:“我等三大家族,在数百年后终于还是被天门发现,派遣不少顶尖高手上门围剿!”

    听到这话,真真让人心底发寒。

    天门行事到底有多霸道,竟然时隔了数百年之后,还依旧念念不忘当年的背叛,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第一邪皇像是陷入了某种莫名状态,精神突然亢奋起来大笑道:“哈哈,我三大家族又岂是那般好欺负的,那一战三大家族损失惨重伤了元气,可天门派来的高手同样也全军覆灭!”

    好!

    不管任何时候,人的同情心总是偏向弱者一方,毫无疑问,在天门和三大家族之间,三大家族是弱者。

    “三大家族先祖当机立断,趁天门没有反应归来之前,再次隐遁躲藏了起来,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场灭门?;?!”

    第一邪皇老脸满是笑意,摇了摇头轻笑道:“而这时,天门又遭遇了极大的挑战和?;?,等到他们将事情解决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近百年!”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道:“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天门就再也没来找个麻烦,尽管他们已经知晓了三大家族的隐居之所!”

    原来如此!

    林沙心下恍然,难怪第一,第二和第三家族有惊人实力,却在江湖上默默无名,原来是担心天门的‘关注’啊。

    “难道这么长时间,天门就没来找过三大家族?”

    知道得越多,心中就越是疑惑,很多东西都解释不清啊。

    “自然来过,可是见识到了我三大家族的实力后,便没有太过为难!”

    第一邪皇一脸傲气,昂声道:“不过我们三大家族,也担心行事太过高调,会引发天门不满,所以行事一直十分低调,一般在江湖上行走都是改头换面了!”

    “原来如此啊,也难怪第一先生听闻第二先生加入天门后,会那般愤怒!”

    林沙呵呵一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第一先生,显然不想跟天门产生任何交集??!”

    “这是自然!”

    第一邪皇毫不掩饰点点头,郑重警告道:“天门的水太深了,一旦涉入再想要抽身的话,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就是我不愿跟天门有丝毫牵涉的原因,更别提祖上的关系还那般紧张!”

    这话,说得第二刀皇满脸羞愧,好象他是个不肖子般,背叛了宗族背叛了先祖一般,真是让人郁闷啊。

    “好了,我所知道的天门消息就这么多!”

    第一邪皇淡淡扫了林沙和聂风一眼,慢慢起身延请道:“至于林少侠的另一个要求化魔血池,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沙哈哈一笑,直接起身跟在第一邪皇身后,回头冲着犹豫不决的聂风问道:“聂风,你要不要一起去看上一眼?”

    “可以吗?”

    聂风眼睛一亮,有些好奇又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没什么可不可以的!”

    林沙哈哈一笑不在说话,大步流星跟着第一邪皇,进入了石壁上的太极阴阳图案隐藏的暗室之中,七拐八拐一路向下,抵达了一个巨大的溶洞空间。

    “好浓郁的血腥煞气??!”

    还没抵达地下溶洞,一股股刺鼻之极的血腥味,便开始弥漫不断飘入鼻中,弄得鼻子一阵骚扰很不舒服。

    而更让林沙震惊的是,这一股股血腥煞气,竟然蕴含丝丝极其隐蔽的阴煞狠毒之念。

    这些阴毒意念,顺着呼吸涌入身体之中,渗入血肉伴随气血一同流转全身,在通过头定泥丸宫之时,好似乳燕投林般汹涌而入,林沙清晰感受到自身神智有瞬间的迷茫。

    真是了不得的手段!

    涌入体内的阴毒意念,在浩然正气演化的光影沙盘跟前屁都不是,不过转瞬便潇洒干净。

    等他进入了地下溶洞之中,血腥煞气越发浓郁,同时林沙还感受到了其中的异乎寻常之处,好强烈的生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