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良久的沉寂。

    沉寂的气氛,尴尬的氛围,让不明所以的聂风感觉很是莫名其妙。

    天门?

    有这样的组织么,他怎么以前从没听闻过?

    第一邪皇的脸色,却是无比难看,一双厉目死死盯住林沙,似乎是想要看出一些什么来,可惜林沙一脸坦荡任由他打量。

    第三猪皇满脸担忧,看了看林沙,又揪了揪第一邪皇,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出口。

    “为什么?”

    气氛十分尴尬,尴尬得聂风都有些坐立难安了,第一邪皇这才开口打破了沉默,嗓音暗哑难听得紧,就想沙子磨玻璃般刺耳:“林少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么?”

    “先不急!”

    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林沙伸手没有着急说话,而是先扭头冲着两扇破石门说道:“第二先生怎么不出来一见,何必做那梁上君子?”

    哼!

    一声冷哼传出,第二刀皇高大魁梧的身形,出现在众人眼中。

    “什么梁上君子,说得这么难听,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难不成邪皇还会有意见不成?”

    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卷起一道劲风刮得众人身上衣裳猎猎作响,扒拉了一块圆石蒲团一屁股坐下,手中宝刀重重往地上一扔,发出呛的一声脆响。

    “第二先生可以跟我说说么,天门怎么会找上门来的?”

    林沙不以为意,知道这家伙脾气不好,他也懒得多做理会,只是轻笑着好奇问道:“据我所知,天门行事一向神秘,基本上都不会轻易招揽江湖上成名的高手才是!”

    “谁知道呢?”

    第二刀皇没第一邪皇那么谨慎,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冷笑道:“一个叫冰皇的家伙找上门,邀我加入天门……”

    冰皇!

    林沙轻轻一笑,打眼看向第二刀皇,突然开口:“第二先生被揍得很惨吧?”

    “你怎么知……”

    第二刀皇下意识回答,瞬间反应过来一连羞恼,怒吼道:“小子你竟敢套我的话?”

    嗡!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身上一股浩荡杀气冲天而起,粘稠霸道好象有意识般瞬间将第二刀皇淹没。

    第二刀皇措不及防,脑子一蒙好似陷入尸山血海之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惨烈的厮杀,地上躺满了各种残缺不全,死状凄惨之极的尸体。

    更有一汪血海浩浩荡荡,散发无穷血腥煞气,只是闻上一点气味,他便觉心如刀绞恶心得差点吐了。

    “刀皇,醒醒!”

    就当他迷茫不知所错之时,一道熟悉之极的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眼前所见血色天地一阵剧烈摇晃好似天崩地裂一般惊心动魄。

    “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猛然从幻象中惊醒,额头冷汗淋漓身子僵硬难受,第二刀皇看到满脸关切的一张肥脸,脸上露出一道难看之极的笑容,苦涩道:“我没事!”

    再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已带了一丝敬畏和惊慌,哪还有刚才霸道嚣张的摸样,这变化也太过迅速了些,第一邪皇他们都被弄蒙了。

    不过他们全都心知肚明,刚才林沙身上散发的冲天杀气不是做假,之前那一瞬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变化,不然一向骄横跋扈的第二刀皇,也不会露出惶恐敬畏之色。

    “怎么样,第二先生可以好好回答我的疑惑了吧?”

    林沙淡淡一笑,他才没心思理会第二刀皇刚才看到了什么呢。

    他一身冲天煞气,确实能让人陷入莫名惶恐的幻境,但这也跟当事人的不同而有巨大差距,都是修罗地狱般的惨烈景象,但具体而言还是有极大不同的。

    一个心存善念之人心中的修罗地狱,和一个满心恶念作恶多端家伙心中的修罗地狱,能是一样的么?

    “哼,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不能说的?”

    第二刀皇冷哼出声,尽管脸色依旧不怎么自然,硬着头皮勉强道:“冰皇那厮的实力确实厉害……”

    说到这儿他故意扫了林沙一眼,冷笑道:“估计比小子你还要厉害,直接上门将我打败,并强行要我加入天门,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咝!

    此言一处,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齐齐变色,第三猪皇更是满脸愤怒,一拳狠狠砸在石地上,顿时砸出一个脸盆大小小坑,拳面所过之处一片粉尘。

    “欺人太甚,天门真真欺人太甚!”

    第一邪皇眼中杀机闪烁,脸色一冷浑身气势大放,很有再次进入魔化状态的迹象,最后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冷言道:“实力不如人,再憋屈也只能忍着,哎!”

    说着,长长叹了口气,刚刚升腾而起的凌厉气势,就像被针扎破的气球般瞬间跌落,一脸颓唐无可奈何。

    “是啊,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么,这才急匆匆找上门,希望邪皇和猪皇能跟我一同加入天门,这样我心理才能塌实一点!”

    事情说开了,第二刀皇也不怕丢面子什么的,一脸无奈苦笑出声,摇了摇头沉声道:“冰皇离开时候,给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天门门主将有大动作,这才开始招揽成名江湖的高手!”

    说着,他扭头冲着林沙嘿嘿一阵怪笑,幸灾乐祸道:“以你小子的名声,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天门的人就会找上门去!”

    “只要我不情愿,谁来都不管用!”

    淡淡瞥了这厮一眼,林沙也不生气不咸不淡说道。

    话说得轻巧平静,语气中的自信傻子都听得出来,引得第一,第二和第三这三位江湖前辈侧目不已,不知道林沙这是真的自信,还是以为有点实力便自大狂妄的没变了?

    林沙当然是真的自信了!

    在龙元没有扩散之前,风云世界的武力水准,其实都保持在一个有限的程度。不管帝释天还是神将活了多久,他们的身体素质还没彻底蜕变,可能功力超凡脱俗但真实战斗力比之林沙,强也强得有限。

    而林沙此时的实力,说句不客气的话,随着识海光影沙盘出现的巨大变化,与天地之力的联系越发紧密,实力更是一日千里几乎没有停滞过。

    现在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就连他本人都不是很清楚,因为没有参照,也没有同级高手和他切磋。

    可就是如此,他依旧可以清晰感应到,自身实力在天地之力的加持和反馈下,一日强过一日,似乎好似黑洞永无止境一般。

    他自信,遇到帝释天就算不敌,跑路也该不成问题。

    随着他对着个世界的了解越深,就越发感觉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对他而言,与其找强劲敌人提升武力,还不如感悟这个世界的法则,而后和天地之力达到水乳交融的程度,最后引导天地之力反馈之身,从而达到身体向更高一级进化一样的巨大提升。

    不然,找不到隐秘的天门,难道还找不到在西域,最为霸主存在的蓝月宗不成?

    蓝月宗主的实力,可以和帝释天是同一水平线的。

    “林少侠。果然好魄力!”

    第三猪皇伸出大拇指,满脸赞叹恭维道:“也就林少侠有这样的底气和实力,我等却是远远不如??!”

    第一邪皇满脸轻笑没有多说什么,第二刀皇却是不爽的再次冷哼出声。

    “第一先生,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林沙微微一笑,目光看向第一邪皇直接问道:“给个痛快话,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我一点都没强求的意思!”

    “好,我答应了!”

    第一邪皇显然已经考虑成熟,这次没有再犹豫直接点头说道。

    “正确的选择!”

    林沙哈哈一笑,满意点头说道:“第一先生因为入魔烦恼,甚至不惜自我囚禁数十载,这种心性和毅力可敬可佩,同时这段与心魔对抗的时期,也让第一先生的积累无比丰厚,只需一个契机便可脱胎换骨更进一层!”

    一番话,说得第一邪皇,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目瞪口呆。

    “这,这,这是真的么?”

    见林沙一脸自信,第一邪皇就算心胸再扩大宽广,也忍不住一阵激动颤声问道:“少侠可不要让我有了希望,最后又变成失望才好!”

    “放心就是!”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不以为然道:“只是小小的一层窗户纸而已,就是没有我的提醒和指导,以第一先生的天赋和聪明才智,也能自己琢磨出一些东西的,这点我可以确定!”

    “少侠太过抬举我了!”

    第一邪皇苦笑连连,心道自己真要是有那么厉害的话,也不会自囚这么多年,还因为担心发狂会伤害到身边亲人,甚至狠心自断双臂弄得凄惨无比。

    “不是抬举,好吧我们直接步入正题!”

    见第一邪皇不信,林沙微微一笑懒得多说,直接询问第一邪皇最熟悉道家还是佛门?

    “自然是道家!”

    第一邪皇的回答不让人意外,风云世界佛门势力也是极大,可惜在绝顶高手数量上,真的跟道门和旁门没法比。

    淡淡扫了听得认真的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一眼,林沙突然改用了传音入密之术,传给了第一邪皇一套道家观想法,甚至以精神烙印的模式,直接抽取磅礴精神力,以道门九字真言之术,将观想图印在第一邪皇脑海深处。

    “哈哈,原来如此!”

    第一邪皇先是默然不语,而后猛然展颜哈哈大笑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