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邪皇,被打击得够戗。

    任谁英雄风光了一世,到头来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说境界不够,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要说震惊,第三猪皇绝对比第一邪皇更加吃惊。

    别看第二刀皇整日里不服第一邪皇,嚷嚷着将把第一这个名姓抢来??墒撬侨龅墓叵?,说一声穿一条裤子都不为过。

    第一邪皇一直都是三人中的第一,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如此。

    就算他因入魔自囚于此,依旧是不折不扣的超级高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邪皇如此人物,在林沙手中竟是如此不堪,精神境界还不够格?

    “林少侠,你这话是何意思?”

    不等第一邪皇开口,第三猪皇便语气冲动迫不及待开口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

    林沙淡淡扫了这兕厮一眼,语气平淡回答:“难不成第三先生没有见到,我刚才的气势变化么?”

    “见到了,那又如何?”

    第三猪皇此时的脑子像团糨糊,根本弄不清林沙话中何意。

    聂风却是微微一笑了然于雄,第一邪皇枯树般的老脸,瞬间失去血色苍白如纸,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

    “那第三先生,你见我有过发狂的迹象么?”

    林沙只淡淡一笑,随便开口便让第三猪皇瞠目结舌说不出话。

    “猪皇不要再说了,林少侠说得对,我精神修为不够!”

    第三猪皇本还想说道说道,第一邪皇果断开口阻止,满脸色颓唐无奈道:“事实胜于雄辩,没什么好说的!”

    “邪皇,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第三猪皇再惊,满脸不可思议大呼小叫道。

    “我有什么狗屁风格?”

    第一邪皇满脸色自嘲,摇了摇头看向一脸悠然之色的林沙,弯腰深深鞠了一躬恭敬道:“还请林少侠教我!”

    “第一先生不愧第一之名??!”

    林沙哈哈一笑,脸色一肃郑重道:“就这份胸襟气度,一般的江湖好手也是万万不及。我只是好奇,第一先生怎么会认为我有解决之道?”

    第一邪皇微微一笑,如枯树般的老脸上,露出一丝狡诈,轻笑道:“少侠之前所念正气歌,可是让老朽振聋发聩??!”

    “对对对,刚才少侠念那正气歌时,我便有精神振奋头脑清明之感!”

    第三猪皇一双小眼瞪得溜圆,一拍巴掌哈哈大笑道:“不说都差点忘了,看来少侠在精神修炼上的造诣,也很是厉害??!”

    “一点小手段罢了,算不得什么!”

    林沙轻轻一笑,没说教也没说不教,只缓声说道:“只要知晓了入门之道,以后的修炼就是一片坦途!”

    他越是这么说,又如此遮遮掩掩,越发引起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的强烈好奇心,真如百爪扰心又是激动又是郁闷。

    “林少侠,不知精神修炼之法,是否事涉少侠机密?”

    还是第三猪皇率先忍不住,摸着肥硕的大脑门笑呵呵问道。

    “你们说呢?”林沙不答反问,转头指着一直充当背景板的聂风说道:“聂家的不传之密‘冰心诀’,就是一种粗浅的精神修炼之法,你们以为他会轻易传授出去么?”

    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和郁闷。

    “这是真的么,我家传冰心诀真的是精神修炼之术?”

    聂风却是有些傻眼,而后满脸激动问道。

    “自然!”

    林沙呵呵一笑,毫不犹豫说道:“你聂家的狂血,说白了就是麒麟血脉,**凡胎想要承受何其之难?”

    仰头望着光洁溜溜的石洞平顶,悠悠道:“控制不住疯血,那就会跟第一先生那般成魔,受到体内血脉力量支配,成为彻底的杀戮机器??赡隳艏业谋木餍姆?,练到了一定境界便可轻松压制疯血带来的冲动,这就是最还例证!”

    聂风郑重点头,一脸色深以为然之色,简直神助功。

    这个世界,聂风并没有困扰于体内疯血,也没有因为绝无神的逼迫,而在第一邪皇的帮助下入魔,他对体内的狂风其实印象不深,不过通过其父聂人狂,他倒是知晓了很多聂家先祖不为人知的隐秘,所以才会有如此表现。

    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傻眼了,同时心中也是振奋不已。

    他们没想到,随便邀请的一位小友,竟然有跟第一邪皇同样的困扰。

    可看聂风如此风度翩翩,一副如玉佳公子摸样,气度温和笑容儒雅,哪有一丝半分受到所谓疯血状态影响?

    难道,这就是聂家不传之秘,冰心诀心法的神奇功效?

    作为老一辈江湖绝顶高手,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自然对北地聂家不陌生,再思思聂家的一些传闻,果然正如林沙所言那般很少发疯发狂。

    只是心头的喜悦才刚刚起来,又思及冰心诀对聂家的重要性,顿时好似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什么喜悦之情都消散得干干净净。

    冰心诀作为聂家的不传之秘,想要聂风拿出何其之难?

    同样的道理,想要林沙乖乖拿出精神修炼之法,却也是千难万难。

    “林少侠,不知你有什么条件,才愿传授邪皇精神修炼之术?”

    第三猪皇很是不甘,虽然知晓希望渺茫,却还是咬牙开口询问。反到是第一邪皇,此时却已经恢复了从容淡定,好似第三猪皇所言,跟他没有丝毫干系一般,端的好心态。

    林沙没有急着回答,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紧张,谁都没有说话,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还有聂风都不由呼吸粗重,齐刷刷看向林沙,目光闪亮几如晚间的灯光。

    “想要学精神修炼之法不是不成!”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过后,林沙微微一笑打破了尴尬的沉默,缓声开口:“我却是有条件的!”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林少侠不妨提出来,看看我们能部能答应!”

    不等第一邪皇说什么,第三猪皇便迫不及待连忙开口说道:“只要我们有能力做到,绝不推辞!”

    精神修炼功法啊,多么高大上的玩意,别说对第一邪皇有救命般的作用,就是单独作为一门神功绝学,那也很是了不得的东西。

    不信的话,请参照聂家的祖传心法《冰心诀》!

    “我既然提出了要求,第一先生自然能够轻松做到!”

    林沙咧嘴轻笑,目光看向第一邪皇,得到了他的点头认可后,这才缓声说道:“其实要求很简单,我希望能得到生死门的化魔血池,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自然不过分!”

    第三猪皇率先开口说道:“这玩意在生死门手里,简直跟祸害差不多,不过到了林少侠手中,估计能化腐朽为神奇吧!”

    “猪皇谬赞了!”

    林沙淡然轻笑,缓声解释道:“我只是有些好奇,看化魔血池,是不是跟我想象中那般。如果似的话,对我进一步提升实力很有作用,就算不是也能让我开上一回眼界,很值当??!”

    “那,咱们这就说定了……”

    第三猪皇脸上掩饰不住惊喜,搓了搓一双大肥手迫不及待开口。

    “且慢!”

    林沙突然开口,打断了第三猪皇的话头,转头冲着第一邪皇轻笑道:“我还有一个要求,想从第一先生这里,知晓有关天门的消息,不知可否?”

    说完他闭口不言,静静等待第一邪皇的答复。

    他也是没想到,随便来趟生死门,就能得到有关天门的消息,第二刀皇和第一邪皇的争执,他到现在还没忘呢。

    不是应该还有十年左右时间,天门才会出动么,怎么现在就开始招揽江湖上的高手了?

    第二刀皇的实力,比只绝无神差上半筹,放在江湖上绝对是位了不得的好手,不说横行江湖起码独霸一方却不是难题。

    而这,也是林沙心中最为疑惑的地方。

    以第一邪皇,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的实力,雄霸就是在最颠峰期,也不是这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可三位的名头实在太小了。

    不说在江湖上默默无名吧,起码也是小得可怜。以雄霸的尿性,要是知晓江湖上还有三位如此高人存在的话,不说费尽心机搞事,起码他在行事手段上不会那般肆无忌惮。

    这样,事情就十分古怪了,实力和声名不成对比,其中要是没有缘故才叫见鬼。

    虽然只是接触了短暂时间,林沙也看得出来,第一邪皇和第二刀皇,以及第三猪皇都不是耐得了寂寞之人,可事实偏偏就是三人的名头,在江湖上小得可怜。

    再思及刚才第一邪皇和第二刀皇吵架之时,第二刀皇提到天门时,第一邪皇猛然大变的脸色,林沙在心中嘿嘿一笑,其中要是没有古怪就见鬼了。

    如此看来,第一邪皇,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肯定跟神秘莫测的天门脱不了关系。

    不知未何,他突然想到笑傲江湖世界之时,镇守梅庄的那几位,情况与第一邪皇他们,是何其的相似?

    当然,坐镇梅庄的那几位,在江湖上的名头,可要比第一邪皇他们要强得太多,所谓事有反常必为妖,林沙对此深以为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