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那完美刀法时,虽然这玩意是导致第一邪皇悲剧的源头,他那张老树皮脸依旧忍不住露出一丝得色。

    第三猪皇一副摇头感叹,唏嘘不已的摸样,每次听到这个故意,他都忍不住替第一邪皇感到惋惜。

    好好的绝世天才,就这么废了。

    聂风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他还是头次听说,练武能将自己练成这副摸样的。眼角的余光轻轻扫了两袖空荡荡的第一邪皇一眼,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敢想得太过深入。

    只有林沙依旧满脸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第一邪皇讲述他的故事般。

    “林少侠,看起来你有不同看法???”

    他的态度表现得如此明显,第一邪皇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心中隐隐有些不快,虽说完美刀法让他入魔,变成眼下这副鬼样子,但他心中还是对这种刀法很是自信。

    可林沙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真就让他感觉憋气。

    “哦,第一先生所谓的入魔状态,是不是这个样子?”

    林沙淡淡一笑,突然间身上气质大变,脸色平静无波目光森冷不带丝毫感情,浑身上下充斥着惊人的杀气,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森冷气势如长剑出鞘,周身冷气凌厉温度都跟着急剧下降。

    此时的他,身上没有半分正常人的生气,犹如一柄毫无感情的锋利宝刃,冰冷无情却又威力惊人。

    “这,这怎么可能?”

    第一邪皇,还有第三猪皇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入魔,林少侠也能进入入魔状态?”

    感受到林沙身上,那股滔天几乎凝成实质的杀意,第三猪皇额头顿时冷汗淋漓,肥胖的身形连忙后撤,手中长刀不知何时已经出鞘,满脸警惕盯着好似冰冷无情的林沙。

    第一邪皇也被惊了一跳,干瘦的身躯飘然而起,满脸凝重浑身真气激荡,也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心中惊疑不定,他敢拍着胸脯确定,完美刀法没有传出去,化魔血池也在他的掌控之中,不知道眼前的青年高手,又是如何达到入魔状态的。

    心头涌起一丝淡淡的不甘,好象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般。

    他姓第一,自然什么事情都要做到第一,不仅武功要天下第一,创出的完美刀法也要是第一,林沙突然展现的这一手,让他平静无波的心境,出现了巨大波澜和激荡。

    只有聂风一脸茫然,绝对第三猪皇和第一邪皇太过小题大做。

    林沙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何种程度,他根本就估计不到,只能隐隐感觉非常之强,强到了他几乎生不起丝毫反抗之念的地步。

    如此强者,又怎么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出手意念,那不是笑话么?

    果然,林沙冰冷无情的目光,如刀子般扫了第三猪皇和第一邪皇一眼,突然间身上的凛冽杀气消散一空,又恢复成了原本那种淡然悠闲的状态,身上的气势也跟着骤降,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惊人摸样:

    “怎么样,第一先生觉得刚才这种状态,就是所谓的入魔么?”

    嘴角含着淡淡笑意,一副风轻云淡的摸样,身上一种逍遥飘逸的气质明显之极,哪还有半分化身杀戮魔神的摸样?

    “难道不是么?”

    第一邪皇下意识反问,突然反应过来,满脸激动看向林沙,声音颤抖惊问:“少侠竟能自主恢复意识,不知少侠是如何做到的?”

    说话间,他的呼吸变得极为急促,这关系到他自身的尴尬情况,让第一邪皇不得不多想。

    他又不是自虐狂,傻子才会喜欢眼下这种不人不鬼的状态。

    如果有可能保持正常状态的话,傻子才愿意自己把自己囚禁在这鬼地方,而且一囚禁就是数十年。

    “林少侠,你真的有办法,解决邪皇的痛苦么?”

    第三猪皇又惊又喜,一张肥胖大脸连连抖动,一副高兴不已的架势,就差兴奋得手舞足蹈乐不可支了,所幸他还有几分理智存在,知道一切的关键都在眼前神秘青年身上。

    一双滴溜溜的饿小眼睛睁得溜圆,满怀期待看向林沙,那意思非常明显,一副你快说你快说急不可耐的摸样。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入魔状态!”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给了第一邪皇一个惊天霹雳。

    “不可能!”

    第一邪皇顿时激动万分,一张老树皮般的老脸瞬间涨红,眼中射出两道骇然凶光,脸色扭曲狰狞可怖,大声怒喝:“不是入魔状态的话,那又是什么?”

    一双清亮眼睛死死盯着林沙,身上气势起伏不定,表明了他此时极不平静的心绪,眼神深处却是一片茫然,林沙的话很毁他的世界观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沙嗤笑出声,身上突然杀气汹涌气势狂升,迅速进入了第一邪皇口中所谓的入魔状态,下一刻又恢复了正常,如此自如转变让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不仅如此,还有这种状态,第一先生应该没有见过吧?”

    他淡然一笑,身上的气势再变,一股熊熊凶焰冲天而起,一头松散长发倒竖而起,浑身煞气如山呼海啸般汹涌澎湃,惊得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脸色一变再变,这跟刚才的冰冷无情是两个路数。

    就好象,一头暴怒的狂狮,浑身上下充盈着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惊人威势。

    下一刻,云收雨歇又恢复了正常摸样。

    “如何,比之第一先生所谓的入魔状态,刚才的表现如何?”

    林沙呵呵一笑,眼睛带笑看着一脸惊疑的第一邪皇。

    “林少侠,这是怎么回事?”

    石室有瞬间的寂静,不过很快就被第三猪皇打破,他代第一邪皇问出了心中疑惑:“怎么少侠的气势,说变就变还那么的,让人心惊!”

    “哈哈,很简单,无非情绪作用而已!”

    林沙哈哈一笑,也没卖什么关子直言相告,一脸的风淡风轻。

    “情绪作用?”

    第一邪皇喃喃自语若有所思,而后猛然摇头否决道:“不可能,单单的情绪哪能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几乎能让人的实力提升一倍不止!”

    “简单的情绪自然不成!”

    林沙淡淡扫了第一邪皇一眼,语气轻缓冷然道:“可是极致的情绪就不同了,人体是个很奇妙的世界,有太多神秘不可测度的事情了!”

    “极端的情绪?”

    第一邪皇陷入沉思,半晌摇了摇头疑惑道:“这跟我创出的完美刀法,没什么关系吧?”

    “第一先生什么都要争个第一,连刀法名字都叫做完美,可见用心之深!”

    林沙淡然一笑,缓声道:“第一先生将满腔热情都投入其中,说一声忘我也不奇怪,这就不是一种极端的情绪么?”

    “那也是将心绪都投入刀法之中,跟我自身没什么关系??!”

    第一邪皇有些糊涂了,弄不清楚林沙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可是第一先生,每次一运使完美刀法的时候,情绪是不是立即进入当初那种物我两忘的情绪之中不可自拔?”

    轻轻瞥了这厮一眼,林沙不以为意的说道。

    轰??!

    好似一声惊雷在心中炸响,第一邪皇顿时脸色大变,瘦削的身子猛的摇晃了下,尽管迅速就恢复了正常,不过旁边的第三猪皇,还有聂风都看出了他的脸色不对。

    “就是如此,那也跟我入魔没什么关系吧?”

    过了好半晌,第一邪皇才打破了尴尬凝滞的气氛,声音干哑得他都不相信这是自己的嗓音:“每次进入入魔状态,基本上六亲不认见人就杀,要不强行中断要不直到耗尽功力而亡!”

    此言一出,聂风脸上变了颜色。

    他没想到,第一邪皇入魔的后遗症如此之大,简直就是邪得不能再邪的功夫。要换作是他的话,单纯为了提升实力,是绝对不会拿自己冒险的。

    “呵呵,第一先生不要钻了牛角尖!”

    林沙淡然轻笑,对第一邪皇的解释不以为然,轻轻扫了这厮一眼缓声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佛和魔,所谓的佛魔其实就在我们自己心中!”

    “可是……”第一邪皇还想说些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

    林沙眼神一凝,冷冽的目光如冰雪般,瞬间让其余几人心头发寒,只听他缓声说道:“极端的情绪,就是代表着极致的纯粹,纯粹到屏蔽了自身其它感情,完全依靠本能意愿行事,看起来自然成了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

    他的话音不大语气也不严肃,可所说之言足够振聋发聩,惊得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目瞪口呆,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后,林沙最后把目光放在第一邪皇身上,玩味道:“说白了吧,第一先生的问题其实不是入魔不入魔的麻烦,而是第一先生没有足够的精神境界,控制这种极端的情绪而已!”

    话音一落,第一邪皇好似老树皮般的老脸,顿时羞得通红,恨不得地上突然多出一条裂缝,好让他钻进去缓一缓心头的尴尬。

    林沙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说:你境界不够,掌控不了自身的情绪么?

    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