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你又不是二师兄?

    这话是何意思?

    第三猪皇满头雾水,见林沙和聂风转身就走,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两位且慢!”

    就在这时,一双衣袖空荡荡凌空飘飞的第一邪皇,突然开口说道:“我生死门有一处魔化血池,两位有没有兴趣一观?”

    魔化血池?

    林沙心头一动,立刻就想到了原著中,聂风入魔的那处血池。

    “哦,没想到生死门还有这等物事,我倒要好好瞧上一瞧~”

    林沙顿步,转身微微一笑:“还望第一先生,不要笑话我孤陋寡闻才好!”

    聂风也跟着止步,有些好奇的瞥了林沙一眼,他并不觉得林沙是好奇心太重之人,莫非眼前的第一邪皇有什么特异之处不成?

    “两位贵客,请跟我来!”

    第一邪皇哈哈一笑,毫不拖泥带水转身直朝一面山谷石壁走去。

    “哥哥放我下来,我要跟小桐姐姐一起玩耍!”

    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林沙怀里的小丫头。这小丫头机灵得紧,刚才气氛紧张火药味十足时,她窝在林沙怀里一动不动,等到现在雨过天晴,又恢复了机灵活泼的本色。

    “那好,你跟小桐接玩耍,可不许胡闹??!”

    林沙微微一笑,松手笑看着小丫头身形灵活如猿,在坑哇不平的丘陵缓坡上奔走如飞,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跑到第三小桐跟前,两个小姑娘很快就唧唧喳喳笑闹成作一团。

    “这位是第二小姐吧?”

    林沙回头,冲着站在第二刀皇身边,一双美目牢牢盯在聂风身上,身段苗条脸蒙面纱的女子笑道:“小灵儿顽劣,还请第二小姐多多照看一番!”

    “林少侠放心就是,有我看着不会出问题的!”

    第二梦一双美目,若有若无的扫过聂风英俊潇洒的脸膛,隐在面纱后面的俏脸早已一片羞红,轻笑道应承了下来。

    “那就拜托第二小姐了!”

    林沙微一点头,也没客气直接说道,手里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个精致小瓷瓶,顺手扔了出去第二梦下意识接住,他这才说道:“瓶子里有一粒麒麟血元丹,只要你尚有一丝气息,服下它便能完好如初?;蛘呶涔Υ锏狡烤笔狈?,能顺利帮小姐冲破关卡附增十年功力,第二小姐请收好!”

    说着挥了挥手,示意聂风跟上,和远处玩得开心的小丫头打了声招呼,便举步朝生死门所在走去。

    咝!

    林沙走得潇洒,而留在原地的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第二梦手中精致小瓷瓶的目光中满是火热。

    能在关键时刻救命,还能在关键时刻突破武功关卡,还能附赠十年功力的神丹,这真是让人羡慕又垂涎的好东西啊。

    要不是精致小瓷瓶就在女儿手里,人家林沙摆明了不爽自己,估计第二刀皇都会忍不住生出,抢夺之心!

    “刀皇还是省省吧,你要是连女儿的东西都有脸抢夺,我老猪立刻跟你绝交,从此以后再见就是陌路!”

    眼角余光瞥到第二刀皇贪婪纠结的脸色,第三猪皇脸色一沉怒喝道:“收起你那贪婪眼神,真是让人感觉万分不爽??!”

    “老猪你胡说什么呢,那可是我女儿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去抢?”

    被揭破心思,第二刀皇顿时恼羞成怒,满脸怒容盯着第三猪皇目光中满是不善,大手一张吸回掉落在地的长刀,一副气势汹汹随时都可能开打的架势。

    “得,我不跟不废话!”

    第三猪皇白眼一番,懒得跟第二刀皇这口是心非的家伙多说,身形一展如烟似雾飘飞而行,瞬间便追上了早已走远的第一邪皇一行,语言幽默插科打诨很快就把气氛给挑起来了。

    等到第一邪皇,领着林沙和聂风,还有第三猪皇的身影消失在丘陵拐角,第二刀皇猛的将手中长刀砸在地上,一脸郁闷心中愤愤难平。

    他们这是,被自己给扔下了?

    “爹爹,你还不跟上去,难道还要第一勃勃和第三叔叔来请不成?”

    第二梦宛然轻笑,把手中的精致小瓷瓶贴身收好,这才笑意吟吟开口催促道:“那位‘剑中雄’林沙林少侠可不是泛泛之辈,第一伯伯可能跟他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哦!”

    说着,还调皮的眨了眨眼,娇笑着朝小丫头和第三小桐玩耍的地方走去。

    “这个,梦啊,爹爹想跟你说个事!”

    眼见女儿也要离开,第二刀皇顿时急了,张口很是不好意思叫住了女儿。

    见独孤梦一脸疑惑望了过来,他老脸微红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感觉说不出的尴尬丢人,声音都不自禁弱了数分:“梦啊,你看……”

    “爹爹你就别打女儿手上小瓷瓶的主意了,那可是林少侠给的劳务费,爹爹要是肯应承下照看那两小姑娘的任务,女儿手中这一粒神丹就给爹爹了!”

    独孤梦娇笑着转身就走,衣袖带风说不出的娇俏活泼,只留下第二刀皇目瞪口呆留在原地不明所以。

    “哼,不给就不给,难道我真的很稀罕么?”

    过了好半晌,望眼欲穿没见女儿有返身的迹象,第二刀皇顿觉很受伤,一把抄起地上的长刀,大步流星朝着第一邪皇等人消失方向追了过去。

    ……

    所谓的生死门,其实就是第一邪皇为了抵抗入魔侵扰,自我囚禁的一处小小地方。

    不过是建在整座山腹之中,工程量浩大也足见第一邪皇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强悍。

    两扇厚实,刻画了太极八卦图案的石门,早已变成一地碎时,单留两片残破石块遮掩不住半数光景。

    进门就是一个小广场,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正对大门的石壁刻画上了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八卦图,而在八卦图的八个方位,一条条足有成人手腕粗的铁链垂下。

    而此时,八条粗壮铁链连接之处全是全部崩断,地面上散落一片零散的贴链,坚硬的花岗岩地面坑坑哇哇一片狼籍。

    “两位少侠,请随便坐!”

    第一邪皇呵呵一笑,一点都没因为大厅的布置简陋,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情绪,坦坦荡荡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石壁上巨大的太极八卦图案下方,是一个小小的圆形石台。

    也不知道第一邪皇触发了什么机关,石墙上突然露出一个小小洞口,第一邪皇踢出几个沉重圆石蒲团,围着圆台一圈摆好。

    “第一先生,看起来你的情况,不是很好??!”

    林沙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轻笑着直接找了个圆石蒲团坐下,开门见山直接开口道:“我和聂风刚到,就好好开了一回眼界!”

    “让两位少侠见笑了!”

    第一邪皇苦笑,随随便便坐在圆形石台上,面对林沙的调侃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满脸落寞眼神中全是颓唐之色。

    “邪皇还藏着掩着干甚?”

    这时,第三猪皇肥胖的身子从门口走了进来,手上不知从暗搞来一只油光闪亮的大猪蹄,一边啃得开心一边不满说道:“两位少侠也不是多嘴之人,说出来反而心里好受一些!”

    第一邪皇只是苦笑,一点都没有想要开口解释的意思。

    “我说邪皇你这就不对了,以林沙林少侠刚才展现出的实力,还有那有首正气浩荡的诗歌,不是轻易就让你脱离了疯魔状态,说出来也许人家有解决办法也不一定,老是这么把自己锁住也不是办法??!”

    “林少侠,你看……”

    第一邪皇闻言很是心动,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看向林沙,因为疯魔状态的缘故,他已经自我囚禁了数十年,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就是以第一邪皇的豁达心性,有时候都难免心生厌弃之念,觉得了无生趣还不如死了干脆。

    “第一先生你先说说看,如果能帮得上忙的话,我义不容辞!”

    心中升起一丝古怪情绪,怎么感觉这次跑来生死门,不是来做观礼嘉宾和裁判的,反而成是‘传说中的老爷爷’了,又要替人解决麻烦?

    和聂风对视一眼,也从这厮眼中看出的满满的古怪,淡淡一笑也没太过放在心上,既来之即安之,难不成他还怕第一邪皇将他吃了不成?

    于是,他和聂风,便听第一邪皇,这位已经白发苍苍,已至风烛残年的江湖前辈,讲述了一段特殊的奋进故事。

    第一邪皇绝对是个牛气人物,比武林神话无名要牛气得多。

    从小便展现了绝顶天资,什么三岁遍读诗书,六岁将武学师傅的老底掏个干净啊,文武双全各项杂学也都十分精通,可谓样样第一精才绝艳。

    而他最终选择了武道,为自己终生追求的目标。

    他将学自前人的武功,自己自创的武功花费了数十年时间,将之融会贯通创出了一门绝对的完美刀法。

    可偏偏,这门在他看来十分完美的刀法,却成了他之后数十年永远也甩脱不了的噩梦。

    修炼这这门绝对完美的刀法后,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知不觉轻而易举就入了魔,而这掏完美刀法也被他称之为‘魔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