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正气充盈四野,正气歌声如暮鼓晨钟,正与聂风腿战激烈的第一邪皇,飞临高空的瘦长身形猛然一顿,脑子一片空灵眼中似有清明闪现。

    聂风没有趁机痛下狠手,腿影一卷掀起道道呼啸狂风,直接将第一邪皇吹飞了出去。

    “我这是,怎么了?”

    双脚落地一个踉跄,第一邪皇身上的邪气敦实消,原本阴冷凛人的气势也跟着狂降,一脸迷糊四下打量喃喃自语。

    “邪皇,你的疯病又发作了!”

    见第一邪皇恢复了神智,第三猪皇肥脸上满是惊喜,手中大刀一扔乐颠颠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第一邪皇一番担忧道:“你这么突然发了狂,幸好有这两位少侠帮忙,不然乐子可就大发了!”

    “我又犯了狂???”

    第一邪皇脸上先是茫然,很快就清醒过来,猛然回头冲着不远处的第二刀皇,眼中精光闪烁冷冷问道:“第二,你这次是怎么回事,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呢!”

    第二刀皇闻言勃然大怒,一张落腮胡大脸满布怒色,大声嚷嚷道:“不过找你这家伙切磋比试而已,你自己没控制住发了狂,还能怪到我头上不成?”

    “是么?”‘

    第一邪皇脸色难看之极,目光阴郁冷冷问道:“你之前跟我说的什么,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我说什么了?”

    第二刀皇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绷三尺高怒吼道:“不就是跟你说,我应朋友之邀想要出山,顺便问问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加入天门么?”

    “你……”

    第一邪皇脸色一变,怒气上涌身上刚刚削减下去的邪气,又开始腾腾上冒,眼神里的清明逐渐消散,身上的阴冷气势重新抬头,一副又要发狂的架势。

    “第一邪皇,正气凝心妄念不生!”

    就在这时,林沙一声蕴含威严浩荡,正气凛然的大喝如平地一声惊雷,在众人耳中轰隆炸响。

    “多谢小友提点,不知小友尊姓大名?”

    第一邪皇刚刚露出苗头的魔念,在林沙一声清心醒脑的大喝声中,不由自主恢复了清明,心头一阵后怕额头隐隐见汗,冲着林沙感激说道。

    “邪皇,他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剑中雄’林沙!”

    第三猪皇暗暗擦了把冷汗,急忙端着笑脸介绍道。

    “什么,他就是‘剑中雄’林沙?”

    不等久不闻世事的第一邪皇反应过来,刚才也吓了一跳,生怕第一邪皇再次发狂的第二刀皇瞪大了一双铜铃大眼,满脸不可思议惊呼道。

    “怎么,这位第二先生有何疑惑?”

    林沙扭头淡淡一笑,这这厮很是欠奉好感。

    “不要叫我第二先生,喊我刀皇就是!”

    第二刀皇脸上怒色一闪,冷冷道:“听闻‘剑中雄’实力高强,乃江湖新近崛起青年一代中的翘楚,我倒是想试上一试??词遣皇怯醒怨涫抵?!”

    “你想跟我斗?”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没有理会稍显尴尬的气氛,轻笑着反问道。

    “小子你不敢么?”

    第二刀皇一脸桀骜,瞪着牛眼大声挑衅。

    “第二,你不要太过分,毕竟远来是客!”

    第一邪皇突然插口怒道,看向第二刀皇的目光十分不善。

    “这是我跟这位‘剑中雄’之间的事儿,跟你没有丝毫关系,用不着你管!”

    第二刀皇不耐的摆了摆手,一双铜铃大眼直视林沙,怒声道:“小子,有没有胆子跟我玩上一把?”

    “跟你玩一把?”

    林沙似笑非笑的瞥了这厮一眼,嘴角挂着玩味的轻笑,说出的话却是刻薄之极:“你,有这个资格么?”

    “小子你说什么?”

    第二刀皇大怒,浑身气势如潮水汹涌澎湃,满脸狰狞踏步前行瞬间冲至林沙三丈开外,二话不说一刀横扫,刀锋森冷寒芒锐不可挡,带着呼啸劲风将沿途空气全都斩成两段。

    “哇,这位伯伯好凶恶!”

    小丫头缩在林沙怀里,被第二刀皇凶神恶煞的表情给吓倒了,顿时扭头窝在林沙胸口,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吓得不轻。

    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还有刚才喊第二刀皇的蒙面女子顿觉羞愧难当,心中对第二刀皇吓唬小孩子的举动十分不满。

    同时心中也很是好奇,不知道这位新近崛起于江湖,号称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剑中雄’,到底有几分成色?

    叮!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传入在场众人耳中,无论是深知第二刀皇实力的第一邪皇还有第三猪皇,还有那位喊第二刀皇爹的蒙面女子,又或者第三小桐全都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第二刀皇气势汹汹的一刀横扫,竟然,被林沙伸出两跟指头夹住。

    不要说别人,第二刀皇自己就被吓了一大跳。

    要不要这么夸张?

    虽然这一记横扫只是顺手而为,连本身的五成功力都没达到,可被林沙轻轻松松用两根手指夹住,这也太夸张了吧。

    叮!

    林沙微微一笑,自然不会给第二刀皇再次出刀的机会,夹住长刀刀锋的手指一松,食指微屈轻轻一弹。

    一道凌厉之极的指劲,顺着刀面瞬间传至第二刀皇掌心,他只觉掌心一阵剧痛,手掌下一时松开长刀顺势掉落在地。

    “第二先生,还要再玩么?”

    至始至终,林沙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还抱着不怎么安分的小丫头,闲庭信步般就一指震落了第二刀皇手中长刀。

    “我不服!”

    第二刀皇猛的从惊愕中惊醒,发出一道受伤野兽般的撕吼,一双铜铃大眼瞬间变得通红似欲滴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中杀气凛然,死死盯着林沙怒道:“小子,有本事让我发挥全力,再跟你战上一??!”

    说着,手掌一张发出一股强绝吸力,掉落在地的长刀嗡的一声就欲飞起。

    一只大脚突然踩在摇晃欲飞的长刀上,第二刀皇满脸惊怒抬头,正对上林沙似笑非笑的眼眸,淡然开口:“我说过让你再来一次了么?”

    “你……”

    第二刀皇满脸怒气,额头青筋根根跳起,一双铜铃大眼怒火熊熊似欲燃烧,瞪着林沙恨不得将他给撕了。

    “第二刀皇,你还不嫌丢人么?”

    这时,不远处的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跑了过来,一把将愤恨不平的第二刀拉开,生怕他脑子一冲动便跟林沙大打出手。

    两人,明显不是一个级数的角色嘛。

    没见旁边那长发飘飘的俊逸青年,一脸轻松淡然不以为意么?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对林沙有着绝对的自信,第二刀皇根本就不是对手,此时脑子发热冲动就是惹笑话。

    还真被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猜中了,聂风确实对林沙的实力无比自信,不要说区区一个第二刀皇,就是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一起出手,三人扛不扛得住林沙的狂猛攻击,还说不一定呢。

    再说了,就是以聂风的温和性子,此时心中也难免有些不爽。

    明明就是第三猪皇邀请他和林沙过来观战,作为第一邪皇和第二刀皇比试的嘉宾,可瞧瞧他们都遇到了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

    他们才刚刚抵达生死门所在山谷,结果第一邪皇莫名其妙发了狂,压着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一顿狠揍。

    为了不出现伤亡变故,他和林沙同时出手将他们分开,并以特殊手段让陷入发狂状态的第一邪皇清醒过来,可他们第一时间不是感谢两人及时出手,反而还一脸不客气准备出手挑战。

    现在好了,第二刀皇这厮,一头撞上铁板了吧?

    对第二刀皇这样的浑人,聂风心中真有些不屑。

    实力高强又如何,以第二刀皇输不起的心态,遇到了真正的生死之战,别说林沙弄死他简单得很,就是他聂风出手,自信也能在百招之内让这厮下黄泉。

    “你们两个,怎么帮外人说话,还是不是兄弟了?”

    第二刀皇当真是浑人一个,受到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的帮助,免去了一场难堪之极的尴尬,竟然还不识好歹倒打一耙,就这性子真让人大开眼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说什么呢?”

    第三猪皇的脸色,瞬间涨成了恼怒之极的猪肝色,先是狠狠给了第二刀皇一个不满警告眼神,回头挤出一丝勉强微笑冲着林沙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让林少侠见笑了!”

    “呵呵,我倒是不见笑!”

    林沙呵呵一笑,笑意却是没达眼底,语气淡淡懒洋洋道:“看来今日的聚会应该没我们什么事,第三先生我们这就告辞了!”

    说着,没理会第三猪皇尴尬难堪到了极点的脸色,回头冲着聂风说道:“是我单独离开,还是咱们一起离开?”

    “咱们一起来的,自然也要一起离开!”

    聂风很干脆表态,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道:“真是不好意思,害少侠白跑一趟……”

    说话的功夫,再也没理会第三猪皇他们几个,转身就准备跟着林沙一起离开。

    “慢着!”

    第三猪皇急忙开口喝止,冲着林沙和聂风堆起一脸笑意,不好意思道:“两位少侠,能否给老猪一个面子……”

    “你又不是二师兄,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林沙嗤笑出声,毫不客气打断了第三猪皇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