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邪皇的状态,真的很不对劲。

    矍铄的老脸没有丝毫表情,眼神也不像发狂时的一片通红,反而是一片漠然,让人心头发寒的漠然。

    周身邪气缭绕,气势凌人竟将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牢牢压制。

    这实力这气势,强大得有些不可思议啊。

    同时,战斗的情景,也验证了气势比拼上的强弱。

    第一邪皇两只衣袖飘飘荡荡,整个身子好似化作一把魔刀,双腿就是最为凌厉的刀锋,纵砍斜劈霸道凶狠,舍命攻击不留丝毫余地。

    “第一邪皇你疯了吗?”

    那位使刀中年汉子便是第二刀皇,向来喜欢撩拨挑战第一邪皇,认识第一邪皇的实力不如他,强烈要求第一邪皇将第一的姓氏让出来。

    从此也可以看出,这厮的性格有多蛮横霸道。

    可就是如此,实力还差第一邪皇一筹的他,面对发狂状态实力暴涨,六亲不认以命换命的第一邪皇,他反倒有些束手束脚放不开,被压在下头接受狂风暴雨般的凌厉腿击。

    看他那憋屈惶恐的摸样,就知道和第一邪皇如此战斗,他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要不是第三猪皇及时赶来参战,还不知道眼下的情况到底如何?

    “第二刀皇你废话什么,第一邪皇此时就是疯魔状态!”

    第三猪皇手中大刀上下飞舞眼花缭乱,被第一邪皇凌厉的连环腿击,逼得手忙脚乱满头大汗,见同伴还有心思质问陷入疯魔状态的第一邪皇,顿时心中气急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

    见过浑的,就没见过这么浑球的!

    三人都是当代数一数二的高手,战斗的声势极其浩荡,方圆十丈区域都在三人的战斗余波之中,一路所过树断草折遍地狼籍。

    “林少侠,咱们要不要出手帮忙?”

    聂风悄悄走到林沙跟前,传音入密小声询问道。

    “出手干什么?”

    林沙手上抱着小丫头,另一只手也拉着满脸紧张之色的第三小桐,没好气反问:“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你我插手算得了什么,搞不好还会认为咱们多管闲事,有这个必要么?”

    聂风顿时讪然,过了半晌依旧有些不确定道:“可是,他们这么打下去的话,迟早会出事情的!”

    在他眼中,无论是第一邪皇的腿功,还是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的刀术,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妙武功,不仅招式奇诡霸烈而且威力惊人。

    随着战斗的深入,面无表情陷入疯魔状态的第一邪皇不算,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慢慢打出了火气,手上长刀的攻击强度和威力在慢慢提升。

    “你这家伙哪那么多无聊的善心?”

    林沙不以为然,撇了撇嘴淡然道:“看着就是了,到了关键时刻,等他们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再出手不迟!”

    聂逢闻言好一阵无语,真要到了关键时刻,又或者分出胜负的时候,同样意味着他们也即将分出生死,以三人表现出的强悍实力,聂风在心里暗暗捏了把冷汗,他真没把握能够及时插手将他们安全分开。

    “好了,三位还是停手吧,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就在聂风晃神片刻,林沙一旁的第三小桐突然惊呼爷爷时,林沙猛然放开牵着她的手,扬声大喝竖指成刀狠狠向前挥斩。

    咻的一声凌厉气劲呼啸,一道长达数十丈,蕴含惊人气势的巨型剑影冲天而起,就在战斗三人打出了真火绝招尽出要分出一个胜负生死时,狠狠从中斩下瞬间将三人分开。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第一邪皇与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之间的大地上,烟尘飞扬泥土碎石飞溅,地上出现一道长数十丈,宽达近丈深达数丈的巨型沟渠,将刚才激斗正酣的三人分开。

    “什么人?”

    结果,那位明显是第二刀皇得中年男子,却是一点都不领情怒喝出声,回头冲着刚刚收手的林沙冷哼道:“小子你是何人,为何插手我和邪皇之间的争斗?”

    说着,一张落腮胡大脸狰狞扭曲好不可怖,让人见之便不由心生畏惧。

    “你是什么玩意,也敢在我跟前撒野?”

    聂风才暗叫一声不妙,林沙却是已经冷哼出声,伸手一指点出。

    咻的一声凄厉锐啸突兀响起,林沙手指空间泛起小片涟漪,一道凌厉之极的指劲,已呼啸着飞至第二刀皇身前。

    “刀皇小心!”

    林沙出手速度实在太快,第三猪皇根本来不及打圆场,林沙的攻击已然飞临第二刀皇身前,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警告,一张肥硕大脸布满了无奈的苦笑。

    当!

    第二刀皇实力确实不弱,关键时刻急忙扬刀格挡,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脸色狂变只觉手心一麻几乎握不住大刀,身子不受控制向后横飞而去。

    “爹爹小心!”

    而就在这时,远处一道清脆如百灵鸟般的女子惊呼声想起,众人骇然发现第一邪皇,不知何时已飞跃林沙制造的巨大沟渠,一双强劲大腿化作凌厉刀锋从天而降,直取第二刀皇头颅而去。

    劲风凛冽刀气凌厉,第二刀皇脸色瞬间一片死灰,他还没从刚才的一击中彻底恢复,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第一邪皇的凌厉攻击降临头顶。

    “刀皇速速后退!”

    第三猪皇目呲欲裂,大吼出声肥胖的身形,以不可思议的高速扬刀冲着突然而至的第一邪皇横斩而出。刀锋凌厉劲芒吞吐,在与空气发声剧烈摩擦,发出声声刺耳之极的嗤嗤声响。

    可惜,他出招的时候,还是太迟了。

    第一邪皇的武功,本就高出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不少,此时又是疯魔状态实力暴涨,出手速度何其迅捷?

    就在第三猪皇悍然出手的瞬间,一双带着呼啸凌厉劲风的大腿,化出隐隐的凌厉刀气已降临第二刀皇头顶。

    “不!”

    浓浓的死亡威胁笼罩,第二刀皇目呲欲裂心中极其不甘,满脸狠辣发出一声野兽临死前的悲啸,手中长刀嗡嗡作响刀气闪烁凌空挥击,竟是打算与从天而降的第一邪皇同归于尽。

    “爹爹!”

    “师傅!”

    山谷深处,一道玲珑曼妙的身影,还有第三小桐都奋不顾身向前飞跃,满脸悲戚眼神惊恐之极。

    呼呼呼……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一阵阵狂风呼啸,天地间一片昏暗。

    一道巨型龙卷不知何时突兀出现在天地之间,瞬间便将第一邪皇,第二刀皇以及第三猪皇笼罩,只听巨型龙卷之中当当金铁交鸣声不绝,让外人知晓里头的战斗到底有多激烈。

    砰!

    不过瞬间,突兀出现的巨型龙卷突然散开,化作漫天狂风向四面八方呼啸而去,卷起漫天尘土枝叶四下横飞。

    一道矫健修长的身影从消散的巨形龙卷中倒飞而出,哇的喷出一口鲜血,引来林沙怀中小丫头一脸担忧惊呼:“聂风大哥!”

    与此同时,被巨型龙卷波及的第一邪皇,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也都是连色苍白口中狂喷鲜血,本来你死我活的紧张局势被破,三人向着三个不同方向倒飞而出。

    “爹爹!”

    一道玲珑曼妙身躯飞射而至,一把接住喷血倒飞的第二刀皇,被第二刀皇身上所携巨力带着惊呼向后横移。

    “爷爷,师傅!”

    第三小桐飞奔的身影猛的一个急刹车,满脸担忧眼中泪光闪闪,看了眼第一邪皇,又揪了眼第三猪皇,一时迟筹不知该向那边为好。

    “放心吧,你爷爷和第一邪皇,都没有事情!”

    林沙淡然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好似有魔力一般瞬间便让第三小桐心中安定,泪眼汪汪看向林沙好不可怜。

    “放心吧小桐姐姐,有我哥哥在不会有事的!”

    不等林沙继续开口安慰,小丫头便挣扎着从林沙怀里跳了下去,抓住第三小桐的手宽慰道。

    “三位前辈,还请住手!”

    而这时,刚刚还吐血倒飞的老好人聂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第一邪皇,第二刀皇还有第三猪皇之间的中心区域,更让人心惊的是他双脚悬空竟然凌空而立,如此轻功实在可敬可畏。

    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满脸后怕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心中的死志和焦急倒是消散一空,没有心情再跟第一邪皇拼上一场。

    吼!

    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安静下来,可第一邪皇还没解除疯魔状态,身子刚刚落地腰背一挺又飘然而起,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双脚连环好似风车般,带着强猛威力朝聂风轰袭而去。

    拼腿法,聂风还没怕过谁来,他只轻轻一笑身形快如鬼魅,瞬间便与第一邪皇战至一处,腿影连绵遮天蔽日,又如长江大河浪滔滚滚,两人的身影彻底淹没在腿影汪洋之中。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与此同时,一道震耳欲聋震荡心灵,使头脑为之一清的清吟之音突兀响起,林沙缓步而行身上浩然之气荡漾,好似上古儒家先贤临世气度凛然,余者心灵连连震动为之清明颤抖……

    求个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