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后,林沙带着小丫头,还有聂风一同启程离开无双城。

    一路悠闲漫步,走走停停,见到好风景还特意停下欣赏一番。

    昼行夜宿,不是留宿城池就是在繁闹市集打尖,绝不在荒郊野外露宿,尽管小丫头对此充满了浓浓的兴趣。

    近千里路程,一直走了近两个来月,又是陆路又是水路,虽然没遇到丝毫波澜,却也折腾得聂风够戗。

    带个小孩子,尤其是个小女孩出门,简直麻烦得要死,真是要人命啊。

    所幸,在远的路途也有走完的时候。

    聂风带着林沙还有小丫头,先是跑去一处茂密竹林中的院子,正是第三猪皇的家。

    “哈哈,聂风你来了啊,我可等你好久了!”

    身躯浑圆似球的第三猪皇,见到聂风后满脸高兴哈哈大笑,声音浑厚如滚滚雷霆轰然炸响,震得周围竹林一阵飕飕作响。

    “哥哥,这位猪皇伯伯,好大的嗓门??!”

    小丫头被如此声势吓了一跳,缩在林沙身后探出小脑袋,嘟着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不乐。

    愕!

    小丫头声音不大,可在场三位大人,哪一个不是功力通玄之辈。

    第三猪皇的哈哈大笑声噶然而止,一张肥胖的大脸满是尴尬,有些不好意思冲着聂风问道:“聂风,这两位是?”

    胖脸上一双小眼滴溜溜乱转,看向林沙的目光很有些惊疑不定。

    从林沙身上,他看不出丝毫会武功的迹象,可从他身上又让他感到隐隐的压抑,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猪皇前辈,这位是在下的好友,‘剑中雄’林沙……”

    聂风急忙转身,替林沙和第三猪皇做着介绍。

    “什么,他就是剑中雄林沙?”

    第三猪皇大惊失色,看向林沙的目光变了神色,很是不可思议。

    “正是!”

    聂风无奈,继续刚才的介绍:“还有那位小,愕小妹妹,是剑中雄林沙认的小妹小灵儿!”

    “呵呵,是我失态,欢迎欢迎?!?br />
    猪皇很快回神,老脸微红急忙说道,态度别说有多热情了。

    剑中雄林沙,可是新的武林神话。

    崛起之速让人瞠目结舌,实力之强也让人大开眼界,每一战都轰传天下,那可是实打实打出的赫赫威名。

    最关键的是,剑中雄行事不算低调也不高调,没有争霸武林的雄心,就住在无双主城的核心区域,并不排斥江湖同道上门拜访。

    如此接地气的超级高手,在江湖上的名头自然十分正面。

    第三猪皇成名江湖已久,自然知晓其中内窍,对林沙这样的真正超级高手,同时又脾气不错的人自是好感十足。

    “爷爷,爷爷,有客人来了么?”

    就在第三猪皇,满脸热情和林沙结交攀谈之时,从竹屋之中跑出来一位小姑娘,满脸机灵年纪就比小丫头大了那么两三岁。

    “哈哈小桐,快快过来见见林沙小兄弟还有他妹妹!”

    第三猪皇兴致高涨,急忙招手将小孙女小桐叫了过来,指着林沙和满脸好奇的小丫头介绍道。

    “林沙哥哥好,小妹妹你好!”

    第三小桐很是落落大方冲着林沙和小丫头打着招呼,

    “小姐姐好!”

    不待林沙开口回应,小丫头便笑嘻嘻溜达了过去,一把抓住第三小桐的手摇啊摇的,很快两个小姑娘便乐呵成一团。

    “请进请进,一时太过高兴竟忘了请贵客进门,真是不好意思??!”

    第三猪皇反应过来,急忙邀请林沙进屋,而后又招呼了孙女一声,要她好好招待小丫头,而后便屁颠屁颠跟着进了屋子。

    分宾主落座,上了香铭后气氛显得更加轻松和谐。

    第三猪皇明显是混迹江湖的老油子,说话诙谐却又言之有物,很多十分隐秘的江湖秘闻顺口便出,引得林沙和聂风频频感叹。

    而林沙和聂风所言,对于武功的理解也让第三猪皇大开眼界,甚至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尤其是林沙所述,以高屋建瓴的姿态,对武功中的内功,身体以及精神三方面的描述,简直让他有一种醍醐灌顶的狂喜。

    第三猪皇大喜之余,竟是‘不自量力’硬请林沙切磋一番。

    结果,第三猪皇才刚刚摆开他的成名绝技创刀,林沙的挥出的龙形气劲,已经将他的护体真气轰散,并将他本人轰飞出十丈多远。

    这一场切磋,第三猪皇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第三猪皇也不是傻子,知晓林沙不喜这样的玩闹之举,之后也就没再继续提这样的‘不当’要求,喝茶聊天好不自在。

    当晚,林沙一行在第三猪皇家里休息,第二天一早起床锻炼完毕,又吃了一顿别具风味的早点后,便在第三猪皇的指引下前往生死门驻地。

    按第三猪皇的介绍,所谓的生死门,不过是第一邪皇自我囚禁后,感悟生死后对囚禁之处的别称而已,其实就是第一家族腹地,算不得什么秘密所在。

    果然,第三猪皇先带他们到了一处山林前的巨大庄园,先到庄园吃饭休整一番,等休息得差不多了便通过庄园后门直接到了一处丘陵密布的所在。

    这里地形开阔隐秘,树林葱郁草木繁盛,人迹罕至确实是一处不错的隐居之所。

    “第一邪皇第一邪皇,老猪来看你了!”

    第三猪皇带着林沙在山林林绕了半天,终于站在一处不起眼的山谷谷口,冲着山谷大声吆喝,声音如雷霆滚滚传出老远。

    吼!

    可回应第三猪皇的,却是一声震耳怒吼,不似人声充满了暴虐杀气。

    “不好,第一邪皇出事了!”

    第三猪皇脸色一变,肥胖的大脸顿时惊出一层冷汗,大叫一声顾不得招呼林沙一行,身形一闪如箭疾驰而去,几个眨眼功夫便已消失在众人眼前。

    “爷爷,爷爷,等等我,等等我!”

    这时,第三小桐满脸惊慌大喊大叫,身子轻灵如鸟迅疾前行,小小年纪就拥有一身不俗功力和轻功。

    “咱们也过去看看吧,免得出了什么事情!”

    林沙和聂风对视,无奈苦笑一把抱起满脸好奇,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小丫头,身形迅疾如风飞腾而起,好似大鸟高高掠过片片树丛闪瞬便越过不高的山丘之顶。

    掠过身法矫健灵活如猿,在山野间奔走如飞的第三小桐身边时,林沙手掌一伸一股巨大吸力传出,顿时第三小桐发出一声惊呼,娇小玲珑的小小身子飞腾而起,被林沙稳稳抓在手里。

    “小桐姐姐不要怕!”

    被林沙抱在怀里的小丫头急忙扭头安慰:“是我哥哥,是我哥哥把姐姐你抓起来的!”

    “灵儿小妹妹,你哥哥好厉害??!”

    有小丫头安慰,第三小桐果然很快就安静下来,稳定了情绪后左右探望了几眼,顿时小脸上满是惊奇大叫道。

    “自然了,我哥哥最厉害!”

    小丫头顿时得意洋洋,小脸都笑开了花。

    不说两个小姑娘,在林沙怀里唧唧喳喳说个没完,完全没了之前的担惊受怕,林沙和聂风脸上的神色却不怎么好看。

    林沙感应到山谷之中,距离谷口足有百丈之遥的所在,一股滔天杀气隐隐传来,山谷弥漫着一股奇特的气氛,竟引得心脏一阵砰砰狂跳。

    而聂风,纯粹是为了山谷里可能发生的变故担心,他之前也听第三猪皇说过一些,第一邪皇的事情,深为这位邪皇前辈的高风亮节所折服,自然不希这样的前辈高人出什么意外。

    “老猪你来了,快过来帮忙,邪皇这家伙发狂了!”

    刚刚飞过树林茂密但不高的丘陵,还没等林沙看清楚山谷内的环境,一声粗豪嗓子如雷般传了过来,看那声势也是位功力极高之辈。

    “第二刀皇,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邪皇怎么突然发狂了?”

    第三猪皇的远远传来,以林沙和聂风的绝顶功力,自然听出了他话中的不满指责之意。

    “等会再解释,先把邪皇的狂性压下!”

    那道嗓门粗豪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一听就知道第一邪皇的发狂,绝对跟他脱不了关系。

    轰轰轰……

    连串惊天动地的气爆声响传来,伴随着一阵阵山摇地动的响动,轰轰的爆炸声不绝,道道烟尘冲天而起,碎石飞溅杂草漫天飞舞,印入林沙眼眸的是一副地面饱受摧残的画面。

    三道矫健身影,如同移形换影般战至一处,气浪滚滚声势如雷,一招一式无不威力强猛让人惊骇,周围气流翻滚道道气柱冲天。

    “好强悍的实力!”

    聂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眼中满满都是惊骇之色,被那三道身影所展现出的强悍实力震住。

    “有什么好吃惊的?”

    林沙脚下轻轻一点,身形如风朝着战斗之处疾驰而去,语气淡然说道:“以你的实力,不会比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要差,也不看看他们现在都什么年纪了?”

    靠得近了,林沙这才看清场中局势,第三猪皇和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十分艰难联手对付一位满脸矍铄,一双衣袖飘飘没了双手,单纯依靠双脚,便能与两大绝顶强者战各不分胜负的老者,看起冲天的杀气和疯狂状态,应该就是第一邪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