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风云二人的实力,在短短一年半时间内,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就是无名这位武林神话,也在林沙的强行逼迫下,利用龙骨的特殊功效,先是精神境界突破,而后本身武功修为也跟着有了重大突破。

    剑宗的万剑归宗之术,在他的精神境界达到更高层次后,自然而然就修成了,没有原著中需要的那般苛刻条件。

    说白了,不管任何武功都是由人修炼,只不过修炼的条件不同而已。

    可不管条件如何苛刻,无外乎精气神三样,又或者需要野鼠的体质,比如麒麟血脉之类拥有巨大潜力的身体。在林沙看来,任何武功只要精气神条件达到了标准,都不难修炼成功。

    没有什么武功,在修炼的过程中非得要自残不可。

    真有那样的武功,要么就是武功自身的缺陷,要么就是修炼者本能的哪方面素质不达标,正常情况下不最好不要胡乱修炼。

    像是风云原著,聂风就是个大悲剧,无论是入魔还是被冰封二十年,都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可是现在情况远比原著同期要好。

    无论是绝无神还是倭国天皇,对中原武林的危害,都没达到祸患天下的程度,便被林沙扼杀在摇篮中,这就让风云这对天定猪脚少了许多麻烦。

    尽管聂风的初恋依旧悲剧,明月现在还是个植物人,什么时候能够彻底恢复还是个未知数。步惊云的老婆楚楚依旧跟剑晨有些不清不楚,其大儿子步伤已经确认了是剑晨的种。

    可是现在,风云二人的处境都要比原著强得太多。

    起码,日子过得没那么提心吊胆,实力也都稳中有升,达到了以前都不敢想象的程度,对抗风浪的能力也都大为提升。

    对此,林沙乐见其成。

    不是他有多么圣母,只是不清楚自己还能在风云世界待上多久,对于以后会遇到的强敌,提早做一个预防而已。

    总不能来个小喽罗,都得林沙亲自出手解决吧,那他成什么了,救火队员么,别扯谈了他又不是救世主。

    只要迅速提升风云等猪脚的实力,让他们出面遮风挡雨,才能避免以后事事亲为,再说了本来这些麻烦也都是他们解决的不是么?

    同时,天下会,无双城还有武林皇朝保持三足鼎立之势,整个天下和江湖的局势这段时间都十分稳定,这也是林沙乐意见到的情况。

    总不能来此世一遭,触目所及除了满目创痍就是哀鸿遍野吧,那日子真就难熬了,他一向都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不低,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层次都一样。

    能够搭手的地方特绝不推辞,当然若是有人想要借此动什么小手段的话,无伤大雅也就罢了,如果闹出了大动静他不介意杀鸡骇猴。

    “说说吧,你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需要找我出手?”

    转念间便想了这么许多,林沙抬眼看向风度翩翩如玉君子般的聂风,轻笑着开口问道。

    “不瞒少侠,前段时间我游历江湖,结识了一位江湖奇人第三猪皇!”

    聂风温和轻笑,声音清亮娓娓道来:“猪皇前辈前些日子上门,邀请我一同前往一处武林秘地生死门!”

    “生死门?”

    林沙剑眉轻挑,心中却是闪过种种念头,暗暗叹息剧情的强大惯性,淡然开口:“就是所谓的第一邪皇所创的生死门?”

    “正是·”

    聂风也不意外,林沙作为无双城特别供奉,所能得到的资源和情报,比之少城主独孤鸣还多,知晓第一邪皇的消息也不为过。

    “怎么,生死门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林沙淡然轻笑,目光凝视聂风缓声开口:“我提前告诉你一声,生死门的水可不浅!”

    聂风闻言一愣,抿了抿嘴最后还是说道:“猪皇前辈相邀,我之前已经答应了不好反悔,这次过来是想请少侠同去看上一看的!”

    “看什么?”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嘴角带笑缓声问道:“第二刀皇挑战第一邪皇么?”

    心道也幸亏第一邪皇早早闭世隐居,不然单凭他这个姓氏,也足够给他带去无穷无尽的麻烦。

    无双城确实有生死门的信息,而且两家还有一定联系,独孤梦差一点就拜了第一邪皇为师,不过最后因着他父兄都还健在,自然不会轻易拜在他人门下而告终。

    可就是如此,也可知晓生死门门主第一邪皇的厉害。

    要不是实力和手段都得到了独孤一方的认可,第一邪皇别说收独孤梦为徒,甚至连提出来的资格都没有,还会招致无双城的不满打击。

    “少侠连这个也知道?”

    聂风再愣,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正是如此,据猪皇前辈所言,马上又到了第二刀皇前辈向第一邪皇前辈挑战的日子,希望我过去看上一眼,有可能的话帮忙劝说一二!”

    “他倒是看得起你!”

    林沙心头一动,意有所指问道:“你这家伙,不会跟第二刀皇家里什么人,关系很熟吧?”

    “这个,确实没有!”

    聂风一脸迷茫,不知道林沙为何如何说话?

    “他不是邀请你去么,怎么不找步惊云和无名,反倒找上了我?”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满脸好奇探问道。

    “云师兄家里有点事情,脱不开身!”

    聂风有些尴尬笑道,其实哪里是有点事情,步惊云家里的事情大发了。

    步惊云和楚楚有深厚感情不假,可耐不住剑晨这不要脸的家伙时常冒出来恶心人啊。他这不是明晃晃的刺激步惊云,头顶上的帽子绿油油么?

    特别是步伤出生后,剑晨这个亲生父亲,上门探望的次数太过频繁。

    步惊云就是再火热的心,时间长了也得出问题。

    幸好这时楚楚有怀了孕,并生下了步惊云的长云步婷,这才让夫妻俩可能出现的裂痕勉强弥合在一起,不过他们的夫妻感情已不如之前。

    聂风来之前,确实去过步惊云的家,因为剑晨那厮上门的缘故,步家的气氛有些凝重,聂风一看这情况哪还敢说别的,客气一番便直接跑路。

    “师娘的忌日到了,无名师傅正在师娘的墓前祭奠!”

    说起这个,聂风也很是无奈。

    无名和妻子之间的感情极其深厚,绝对是风云世界中的夫妻典范,可惜无名妻子死得太早,弄得无名心灰意冷,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遇到这种时候,聂风也不好多说什么,祭拜了一番师母后,左思右想便找到了林沙这里。

    “那还真是不凑巧!”

    林沙点头,脸上一片了然神色,淡淡扫了聂风一眼,沉吟片刻便点头答应下来:“那好吧,我跟你去一趟也不打紧!”

    “哥哥,哥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不等聂风表示感谢,一直坐在旁边规规矩矩旁听的小丫头,突然跳下椅子跑到林沙跟前,一把抓住林沙的胳膊撒娇摇晃。

    “别摇了,再摇哥哥都要被摇散架了!”

    林沙无奈,抬头扫了聂风一眼,笑吟吟问道:“聂风,你看……”

    多带一个小丫头也无妨,以他此时的武功,要?;ば⊙就返陌踩挥腥魏挝侍?,又不是强闯龙潭虎穴。

    “没问题,小灵儿同去没有问题!”

    林沙给了他这么大一面子,这么点小事聂风自然不会左性。

    “那好吧,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沙点点头,没有理会欢呼雀跃,好似快活小鸟般飞奔而出的小丫头,淡然开口问道。

    “十天后吧,时间并不急迫!”

    聂风稍一沉吟,便说出了出发时间点,算是留给林沙充分的准备。毕竟带着一个小姑娘出远门,路上行程可不轻松。

    林沙点头认可,而后便安排聂风住在家里的客舍。

    下午,他特意跑去城主府,跟独孤一方说了一下。其实这个消息早就传入独孤一方耳中,小丫头可是个管不住嘴的小喇叭,早就传扬得整个城主府该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

    独孤一方没有多说什么,只道要林沙小心谨慎一些,第一邪皇这人比较邪门,有些特殊手段就连剑圣生前都很是忌惮。

    “无妨,第一邪皇的实力,不足为虑!”

    林沙却是不以为然,不是他骄傲自大,也不是他看不起第一邪皇,只是觉得一个练功把自己都给坑了的家伙,实力再强也有限。

    可能他比雄霸要强,但绝对比不过绝无神和倭国天皇那一级数高手。

    一个连自己情绪都控制不了的魔头,破坏力可能十分惊人,但要真论战斗力的话,就不一定够看了。

    所谓的入魔,所谓的魔刀,在林沙看来是一直极致的情绪。

    当这种极致甚至纯粹到了极点的情绪占据思维主动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入魔状态。

    因为专心所以强大,这就是林沙对于入魔状态的理解。

    而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古怪理论,好象真的有神仙妖魔一般,这是风云世界的土著眼界所限,也怪不得这些人会队弄不明白的事情,往往将玄之又玄的名头盖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