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海中的紫光沙盘定型瞬间,天地之力从天而降。

    僵硬的身子突然立起,瞬间站得笔直随手一拳挥出。

    轰??!

    一团凝练到了极致,带着呼啸的气劲和一股凛然威势,闪电般轰在对面的石壁上,一时间碎石飞溅露出一个磨盘大小圆坑。

    “有天地之力加持,果然就是不一样!”

    脸上露出满满的喜色,自言自语神轻气爽。

    刚刚那一拳真的只是顺手,连一分实力都未使出,结果却比他之前使出三分力都不差,果然有天地之力加持和无天地之力加持,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这东西,真是好玩意??!”

    收回挥出的拳头,拿起散发淡淡奇异威压,再没有丝毫古怪之处的那小截尾椎骨,脸上露出一丝惊叹之意。

    “林少侠,怎么是你?”

    就在这时,墓室空间隐秘之极的出口方向,突然传来无名的低声惊呼。

    “哦,是你们三个??!”

    手上把玩着那截尾脊骨,林沙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无名和风云三人到了,心中一动暗暗庆幸之前就将倭国天皇解决了,不然又是一通口水官司。

    “咝,这是,倭国天皇?”

    果然,无名的目光,很快就被倭国天皇砸出的石壁大坑吸引,那红的白的颜色触目惊心,浓郁的血腥味绝难让人忽视。

    看到镶嵌在石壁中的那具无头尸体,无名眉头一皱有些迟疑问道。

    “没错,刚刚被我干掉!”

    林沙点头爽快承认,一脸的不以为然,淡然道:“这厮真是狼子野心,竟想妄动我神州龙脉!”

    他的话好似惊雷,顿时炸得本欲开口说些‘不中听’话的无名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惊问:“倭国天皇此行,就是为了毁我神州龙脉?”

    不仅是他,站在身后一直默然不语的风云二人,脸上也不禁露出愤慨之色,眉宇间杀气缭绕眼中冷光闪闪。

    “正是!”

    林沙轻笑点头,指着墓室空间那座巨大石椅,还有那一尊骨骼粗大之极的森森骨架,淡笑道:“传闻这里可是黄帝之墓!”

    “……”

    无名和风云三人默然不语,强忍心头激动快步走到巨大石椅之前,左右打量了阵满脸激动几乎不能自己,三米多高的粗大人类骨架,他们别说见过了,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真是是上古皇帝骸骨?”

    好不容易,无名收敛了心中的激动情绪,冷静下来满脸红光疑惑道。

    “我不这么认为!”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直接否决了无名的惊疑,面对无名和风云三人好奇疑惑的眼神,他轻轻一挥手中粗大尾椎骨,语气平缓淡淡道:“上古黄帝的势力地盘在黄河流域,这里当时可是蛮夷之地,堂堂中原人皇黄帝的墓室怎么可能安在此处?”

    “那……”

    无名和风云闻言,想了想还真就是这么个理,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就算这人不是黄帝,起码也是我人族上古先贤,单单这身量,还有遗留的这份神奇尾椎骨,便可见一斑!”

    林沙也没隐瞒,将短短时间心中的猜测全部道出。

    “正是如此!”

    无名和风云闻言,互视一眼齐齐点头,心中不禁升起丝丝肃重的神圣之感。能够得见上古先贤遗骨,当真三生有幸。

    无名这厮不愧武林神话之称,起码在道德修养上绝对让人挑不出刺。既然他知晓了巨大石椅上的巨型骸骨是上古先贤,二话不说便带着风云两位弟子郑重叩拜神色间满是肃穆。

    等这一切都弄了完了,无名和风云二人同时起身,三双目光齐刷刷看向林沙手中的粗大尾椎骨,脸上神色精彩万分。

    林沙手里拿个一截死人骨头,怎么看这景象怎么违和。

    “林少侠,此乃先贤遗骸还是放归原位的好!”

    无名淡淡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说道。

    “呵呵,这是简单的先贤遗骸么?”

    林沙淡淡一笑,手心劲气吞吐手里的尾椎骨嗡的一声轰鸣,顺势在半空划了一个圆弧,然后让无名和风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林沙手中很是违和的尾椎骨,突然散发无穷威力,带着一股霸绝天下的凛然气势,激起一道圆形气浪朝无名和风云所在呼啸而去。

    不可力敌!

    无名和风云这一刻,心中突然生生浓浓的?;?,一股死亡阴影突然笼罩心头,三人脸色齐齐不敢怠慢,莫名剑法,傲寒六诀以及剑二十二齐齐挥使,一时间劲气呼啸刀剑闪烁,三人联手勉强接下林沙的突然一击。

    就是如此,无名和风云三人,依旧被武器上传回的磅礴力道,还有呼啸劲风逼得倒飞而起。

    “如何,你们还认为这是普通的遗骸么?”

    林沙收手而立,满脸微笑看了无名和风云三人一眼,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戏谑。

    “林少侠,那你说这是什么东西?”

    无名满脸惊叹,慢慢走到林沙身边,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那截尾椎骨,感受到了那上头的淡淡威压,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问道。

    “应该是这位上古先贤骸骨之上,最精华的所在!”

    林沙稍一沉吟开口说道,回头见无名和风云一脸疑惑,不由轻笑出声换了个通俗易懂的解释:“舍利子你们知道吧,都是大德高僧一生精纯修为和精神所凝,这玩意其实就跟舍利子是一个性质,不过不是佛家的东西罢了!”

    这样一解释,无名和风云顿时恍然大悟,再看向林沙手上那一截尾椎骨的目光,已大有不同。

    “林少侠,不管这是不是上古先贤凝聚类似于舍利子的东西,可它毕竟是先贤遗留下的遗骇,还是放回去的好!”

    无名这厮,也不知道是不是正义感过于强烈了点,思索片刻依旧还是如此劝说道。

    “迂腐!”

    林沙眼睛一瞪,毫不客气斥责道:“留着干什么,留着让其他野心家,络绎不绝上门打搅先贤的沉湎之地么?”

    无名张了张嘴,脸色一阵青红交替,最后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这次的倭国天皇咱们发现了,要是下次来的人咱们不知晓呢,还不是一样被人掠了去?”

    很是不满的瞪了无名一眼,林沙的目光在风云身上一扫,淡然道:“这截尾椎骨功效惊人,还是由我亲自?;さ暮?,聂风和步惊云的实力,也达到了一个瓶颈阶段,正好借助这截骸骨内蕴含的神秘力量一举突破!”

    闻言,风云心中齐齐震动,无名则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不知该如何取舍才好。

    “别把心思都放在跟我作对上,此地十分奇特,你们既然有机缘过来,那就好好感受体悟一番,说不定会有大作用也不一定!”

    林沙一锤定音,随便从倭国天皇身上撕了块碎布,将先贤尾椎骸骨收好,根本就不给无名再罗嗦的机会。

    无名苦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真把林沙给惹恼了,可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直到这时,无名和风云才有心思,慢慢体悟先贤墓室的不同寻常之处。

    “体内的真气被压制得厉害,估计连一般实力都难以发挥!”

    “还有那股若隐若无的淡淡威压,让我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憋闷之感!”

    “进了这里后,反应和感知都下降了太多!”

    “……”

    三人都是武痴型角色,突然来到墓室空间这么个神奇地方,自然满心好奇想要好好探究一番。

    可越是探究,三人就越是震惊,这里的环境实在太过古怪。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也没有听过,有哪里的环境可以压制他们的实力发挥。就是冰川雪山和炽烈火山,也只是让他们感觉难受,可对体内的真气却没有多少影响。

    可墓室空间的奇异能量,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不仅仅墓室空间弥漫着一股奇异能量,那具身材高大骨骼粗壮的骸骨也大有神异,盯得久了竟感觉压力山大,有一种直面荒古猛兽的荒谬错觉。

    反正,这处墓室空间处处透着古怪,让无名和风云三人感觉极不适应。

    “好了三位,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离开的好,别打扰了先贤的安眠!”

    一直过去了三四个时辰,眼见无名和风云三人脸上疑惑越甚,继续探究下去的兴致便越发浓厚,林沙轻轻拍了拍巴掌提醒道:“这里的奇异能量很是古怪,待久了心境上会出现缺漏的,以你们的实力和心境修为,最好还是不要多待的好!”

    说着,摇了摇头也没理会无名三人是何想法,径直顺着出口离开了这处神秘之极的墓室空间。

    呼,还真是不同一般??!

    刚刚离开墓室空间,林沙便感觉浑身轻松,好象御下了某个包袱般,心理一松满心愉悦。

    站在那面黑黝黝毫不出奇的石壁前,林沙仔细体味着两种环境的不同,这时无名和风云也纷纷离开了墓室空间,和他一样脸上也忍不住露出轻松神态。

    “无名,你真是一个让人无语的老好人!”

    一股浓郁血腥味直冲鼻端,林沙打眼一看哭笑不得,无名这厮手里还提着一具无头尸体,不是倭国那位倒霉天皇还能是谁?

    不等无名说些什么,林沙转头冲着聂风道:“小子,你父亲聂人王和断浪的父亲断帅就躺那儿呢,要不要过去看上一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