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凄厉的惨嚎,在特殊的墓室环境中来回激荡。

    倭国天皇胸骨瞬间塌陷,矮小瘦削的身子更如断线风筝,咻的一下向后抛射而去。

    人在半空,一口接着一口鲜血狂喷,脸上气色瞬间变得惨白没有丝毫血色,眼神暗淡无光,生命气息正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流逝。

    轰??!

    矮小瘦削的身子,直接砸入坚硬的山体石壁之中。

    鲜血如小溪汩汩而流,被砸出一个大洞的石壁之下,不过一会便聚集了一滩小小血泊。

    剧烈的咳嗽声不停响起,那微弱如猫叫般的音量,一听就知道发声之人身体弱到了极点。

    林沙满心轻松缓步而行,慢慢走到镶嵌在石壁中,气息微弱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的倭国天皇,面无表情眼神冷酷。

    “哈哈,这里是黄帝之墓,正好再埋葬一位异国之主!”

    嘴角挂着一丝淡淡轻笑,在胸膛塌陷满脸血污的倭国天皇看来,就是恶魔的微笑,被深深的死亡阴影笼罩,心中一急顾不得身上传回的阵阵疼痛,急切而又虚弱叫道:“你,你不能杀我!”

    “为何?”

    林沙微微一笑,以一种猫戏老鼠的姿态傲然俯视。很有一种反派大BOSS的赶脚。

    大局已定,他真不觉得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我是倭国天皇,你,你不能杀我!”

    在极强的求生**驱使下,倭国天皇虽然生命气息迅速消散,却依旧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呵呵,我记得没错的话,倭国天皇此时正在武林皇城!”

    林沙眼中杀机暴闪,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心思,不等已经成了弱鸡的倭国天皇废话,直接一脚踹出踢爆了对方的脑袋。

    “什么玩意,就这本事也敢来中原耀武扬威?”

    林沙冷冷一笑,看着镶嵌在石壁中的无头尸体,脸上露出满满的不屑,凝视片刻转身朝着整个墓室里,最显眼的那把巨大石椅走了过去。

    倭国天皇之事就此终结,没在他心中留下丝毫波澜。

    就是他自己也没料到,事情会进行得如此顺利,之前还担心天皇有什么特殊手段,结果这厮不自量力跑来所谓的黄帝之墓想要毁了中原龙脉,结果实力受限严重被林沙一通暴揍,死得憋屈之极。

    这厮的武功确实高强,一声功力之高深,比之绝无神还要强上三分。

    可惜啊,根本就不容他将所有实力都展现出来,就被林沙以揍死了。

    人死如灯灭,林沙再没有分出丝毫心思理会倭国天皇。

    这处墓室环境极其独特,内里弥漫着一股奇特的能量。

    这股奇特能量,好象带着丝丝莫名威压,不仅严格限制了精神力和功力外放的能力,同时还彻底断绝了一切感知能力。

    同时,还在不知不觉渗透心神,给入内者以极强精神压力。

    在墓室环境中时间待得越久,受到的压力和限制也就越大。

    而墓室中央那把巨大石椅上,坐着的那位骨架粗大之极的死者,身前身高起码在三米开外。

    也不知道这位死了多少岁月,他座下那把巨大石椅做工粗糙,诶有丝毫痕迹显露,就是一把纯粹的石椅连个花纹都没有,根本就无法让人准确猜测,这位身高超过三米的巨人来历。

    说他是传说中的黄帝,打死林沙都不会相信。

    不说黄帝在位时期,其活动范围一般都在黄河流域,死了的话再怎么也不会葬在蜀中腹地。

    可惜这里不是现代,不能做年代检测,否则起码也能大概知晓眼前这巨大骸骨的死亡年份。

    当然科技也不是万能的,起码这处神秘墓室弥漫的奇异能量,就有可能改变巨大骸骨的某些构造。

    围着巨大石椅和巨大骸骨转了几圈,始终没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这才无奈放弃继续探究下去。

    随着时间流逝,寂静的环境给他带来了一种强烈压力。

    幸好他不没有依赖内功的习惯,一身达到了神话级境界的内家拳,以及强悍到变态的身体素质,还有虽然无发外放却极其磅礴的精神力,只怕这时都有些快要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了。

    走到巨大石椅正前方,弯腰伸手捡起落在地上的一小截尾脊骨。

    这一小截尾椎骨很是奇特,和墓室里的石椅与骸骨一般,都显得特别粗大,他一眼就看出正是从巨大骸骨身上取下来的。

    很古怪??!

    林沙心中犯着嘀咕,倭国天皇也不是一般角色,他怎么别的没拿,偏偏就拿了这么一截,好似尾巴般的粗大尾椎骨?

    是因为这截尾椎骨上,散发的淡淡威压么?

    没错,之前被林沙一巴掌拍落,掉在地上的粗大尾椎骨,散发着一股淡淡威压,跟整个墓室环境弥漫的奇异能量隐隐相合,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错觉,让他感觉很不可思议。

    而且,他回思刚才跟倭国天皇的短暂交手经历,那厮突然回身手持这一小截粗大尾椎骨横扫,龙威喷薄锐气逼人,要是不小心挨上林沙估计得受伤。

    要知道,内家拳修为达到了神话境界后,对身体的掌控力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遇到危险临近时不仅会自生感应,遭遇突然的打击时身体外表会布上一层罡劲,而且身体的强度也是极为惊人,说一身钢筋铁骨都不为过。

    普通的刀剑兵器,想要伤他极难极难,除非使用者的实力跟他不相上下,或者只稍逊一筹,否则连伤他一根汗毛都不容易。

    除非是雪饮刀和火麟剑这一级数的神兵利器,不然想在他身上制造伤口也不容易。

    可就是这么一小截有些奇特的尾椎骨,横扫之下便能将他重伤,而且还是内伤外伤同时爆发,真真是不可思议之极。

    想到这里,他对地上那小截,散发淡淡威压,粗大之极的尾椎骨,越发多了几分兴趣。

    轰??!

    可就当他把手搭在地上那一小截奇特尾椎骨上时,那小截尾椎骨突然爆发强悍威势,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从骨头上散发而出,一道道清凉如水的霸道意念,顺着林沙的手迅速向上蔓延,不过眨眼功夫便冲入了泥丸宫意识海中。

    一直平静无波,外面一片混沌内里紫光隐隐,一片紫色光团幻化的沙盘突然剧烈抖动,外围混沌连连翻滚波动,内里的紫色光团沙盘跟着急速旋转,并且越转越快散发一股极为精纯的精神波动。

    这是,怎么回事?

    林沙的身子瞬间僵在那儿,保持着俯身弯腰的动作不变,脸上神色却是急剧变化,一会青一会紫的极为吓人。

    那截粗大尾椎骨,一股接着一股清凉气息连绵不绝,顺着搭着的手臂连续冲击林沙的识海,像是一道清泉又似一条大河,缓慢而又坚定的在外围混沌之中,劈出一条通道出来。

    林沙满心震惊不名所以,下意识便想要抽手中断这莫名的变化。

    可是冥冥中心头却有一股强烈预感,尾椎骨中的清流对自己极有益处。

    一直相信自己直觉的他,这次也没能例外,强压下心中对不知事物的惶恐,脸上神色一阵变幻后眼神坚定的握紧了那段尾椎骨。

    轰??!

    就在他心中做着天人交战,并最后做出了选择之时,脑子猛的一声又是一道惊雷炸响。

    那段粗大尾椎骨上,源源不断涌出的神秘清流,终于通过了识海外围的混沌阻隔,与浩然正气所化的紫色光团接触。

    识海之中,好似雷霆滚滚连连炸响,快速旋转的紫光沙盘猛的一顿,突然发出一道欣喜之念,好似见到了美味的吃货一般,如长鲸吸水将汩汩而流的神秘清流一股脑吸纳干净。

    林沙根本就没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识海中的紫色光团沙盘在神秘清流涌入后,突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惊人变化。

    紫色光影沙盘没有膨胀也没有凝练压缩,林沙一点都没有精神力暴涨的趋势,只是紫色光影沙盘在吸收了神秘清流后,沙盘上的山川河流和地形地貌,突然变得模糊闪烁起来。

    林沙再次大惊,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变故?

    可就在这时,冥冥中一道信息突然而至,他福至心灵微微一笑,顿时放开心怀再也没有丝毫抵触情绪。

    与此同时,识海中不停闪烁变得一片模糊的紫光沙盘,突然又开始急速旋转慢慢出现了可喜的改变。

    山川河流绿树丛林又从模糊变得清晰,跟之前大致摸样不变,细节方面却是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唐世界的城池一个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林沙非常熟悉的,风云世界的地理环境以及城池村落。

    天下会所在天山,无双主城所在的繁华城池圈,万年冰川大山,还有一个个神秘所在,分明就是一个小小的风云世界缩影,当然只包含中原的地形地貌,以及城池村镇。

    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者就是一瞬,又或者过了很长时间,识海中疯狂旋转的紫光沙盘突然一顿,沙盘中的地形地貌,以及城池村镇已经完全变成了风云世界的摸样,识海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同时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天地之力从天而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