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大佛,江面。

    林沙悠哉悠哉坐在小舟上垂钓,目光却是时不时扫向周围往来船只。

    当他见到一艘大客船,听到船上客人用腔调古怪的中原汉说闲聊之时,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莫名轻笑。

    终于来了!

    尽管隔得还远,林沙还无法感应到这些人的具体气息??墒堑タ淳竦幕?,也知道这些腔调古怪的船客不是泛泛之辈。

    哈哈一笑,起身随手将钓杆一抛,座下小舟乘风破浪直奔乐山大佛而去,趁无人注意??吭诖蠓鸾畔碌囊淮Σ黄鹧凼?,身形如灵猿一般三下两下,便轻而易举攀上凌云窟。

    刚才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觉得还是提前进入凌云窟的好,同时提醒提醒凌云窟中的某只异兽,让它老实待在自家小窝里不要出来凑热闹。

    说起火麒麟,他真心很是好奇。

    同为神兽之属,火麒麟真有些愧对它的神兽之名。

    堂堂神兽火麒麟,实力竟然还不如雄霸这样的高手,说起来真是丢人之极。

    好象在风云世界,谁都可以狠狠欺负甚至将火麒麟宰杀一般。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而且火麒麟所居之地,又是风云世界出了名的探密藏宝所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波不速之客光临,简直热闹得不象话。

    传闻火麒麟寿数足有三千年,林沙真心有些闹不明白,以火麒麟这么点实力,又是如何成长起来并且活到现在的?

    当然,作为神兽,自然有神兽的尊严。

    细数风云世界之中,跟火麒麟作对的家伙,机会都没啥好下场的说。

    其余人等死光光,就聂风这样猪脚光环罩身的家伙,最后同样也闹出个全家死绝,亲生儿子杀母这等惨绝人寰之事。

    林沙觉得,不管如何火麒麟都是中原的祥瑞之兽,还是不要让它牵扯进龙骨之争为好,免得出了什么事就不太好了。

    他不是担心厄运罩顶,此时除非神将和帝释天这一级数高手出手,否则他谁都不惧,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坑一霜绝不含糊。

    只是感觉火麒麟一直老实镇守凌云窟,总有一种冥冥中的使命感暗藏其中,不然以火麒麟的神异,怎么偏偏死守着凌云窟这样的热闹地方不放,不跑去寻找一处更加隐蔽更加安全的所在定居?

    不要找什么理由,火麒麟被聂家先祖和断家先祖都坑过,就是脑子再不清楚都能察觉凌云窟的危险,以神兽的敏锐直觉要是不知道逐吉避凶的话,那真就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他不想倭国天皇发现火麒麟的存在,免得又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站在凌云窟入口身子一顿,趁那艘搭载倭国人的大河船还没转过弯来,下一刻他已经消失在原地飞奔直入凌云窟深处了。

    林沙离开不久,一行中原江湖人士打扮的倭人,打发走了大客船,好似一群慕名而至的外地游客,在雄伟恢弘的乐山大佛石象前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与一般寻常游客无异。

    如此情景,自然难以引起往来船只的好奇,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佛信徒前来参拜,实在不知道大惊小怪。

    “陛下,这里就是凌云窟的入口!”

    找寻了不长时间,便有满身强悍气息的武者,恭恭敬敬冲着旁边的一位白发老者说道。

    “好,你们老实守在外头,不许任何人进入凌云窟!”

    老者眼中精光闪烁,嘴角一扯露出丝丝满意微笑,轻轻挥了挥手丝毫不拖泥带水,也懒得理会身边亲随的苦瓜脸,闲庭信步一般走入了凌云窟之中。

    待得外头之人再也看不到自己的身影,那白发老者从怀者取出一张泛黄的老旧纸张,仔细打量一阵又对照了一下凌云窟中的环境,边点头边小心翼翼的顺着纸上的表识向里摸索而去。

    ……

    凌云窟深处,火麒麟所居洞穴。

    “嘿嘿,火麒麟还记不记得我?”

    林沙直直站在洞口,目光如电直视满脸警惕,一双灯笼大巨眼直直瞪视过来的异兽火麒麟。

    吼吼吼……

    火麒麟眼中先是扫过一丝凶残和疑惑,紧接着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灯笼大的巨眼猛的一眯,林沙竟从其中察觉到了一丝紧张和畏惧。

    果然不愧神兽之属,这灵智就是不一般!

    林沙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既然火麒麟有着非一般的灵智,那接下来的‘交流’就好办得多了,他刚才正琢磨着如何和火麒麟说话交流呢。

    “嘿嘿,我懒得多说废话!”

    打定了主意,他没有犹豫直接开口,也没有理会火麒麟能不能听懂,直言相告道:“外头来的一票高手,其中有一位的实力不在我之下,火麒麟你最近一段时间还是老实待在窝里哪都不要出去,不然出了事情可不要怨我没提醒!”

    火麒麟静静缩在寒潭之中,瞪着一双灯笼大眼先是不明所以,而后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不知道是不是回应林沙的‘好意’,竟是连连点头一副‘我明白了’的架势。

    “你心中有数就成!”

    火麒麟如此表现,再一次让林沙大开眼界,心中很有一种一探究竟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想法,深深看了火麒麟一眼,没有多说废话转身就走。

    心思在这一刻不知飘飞到何处,火麒麟的神异和聪慧他都看在眼里,而且这厮嘴里还能喷出高温火焰,用一句基因变异来解释真心不恰当。

    不要忘了,风云世界可还有一头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竟是修成了妖丹的恐龙,帝释天所准备的屠龙大业,距离现在也就几年时间罢了,真是个神奇的世界啊。

    心中想着有的没的,脚下速度却是一点不慢。

    记熟了从凌云窟洞口到火麒麟居所的通道,不过三转两转便藏身于距离洞口附近不远的一处隐蔽角落,静侯此次反派大BOSS的到来。

    果然没有多久,便见到一位白发苍苍浑身气势凛然的老者,大步走入凌云窟,走了没几步还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泛黄纸张,不是对照周围环境走走停停向通道深处走去。

    呵呵,这位就是倭国天皇了吧。

    眼睛微微眯缝,嘴角挂着丝丝轻笑,待到倭国天皇的身影消失在某条通道不久,他便从隐蔽处走了出来悄无声息跟了上去。

    本来以他和倭国天皇这等实力的强者,不要说跟得这么近,就是人还在百丈开外,稍稍关注一下就会被发现,顶级强者的感应能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可凌云窟中,却是弥漫着一股十分奇怪的气息,能够完全屏蔽林沙这一级数强者的感应。

    林沙自信自己的精神力之强不作第二人想,就是帝释天能不能比得上都不好说,有本事叫帝释天也在识海中弄块光影沙盘来啊。

    如此,只要不直直盯住了倭国天皇,又或者在眼神中带有强烈的情绪,跟在他身后十丈左右就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还是太过关注于手上的地形图,倭国天皇一路走走停停毫不停歇,七拐八弯便走向一道与火麒麟所居之处,方向近乎完全相反的阴暗通道。

    有倭国天皇这个带路党在前,林沙自然跟得轻松无比,只要不被他在岔路口甩开,便可直接跟着达到最后的目的地。

    ……

    就在倭国天皇和林沙走走停停,不断深入凌云窟之时,乐山大佛外头也同时赶来了一票人手。

    无名,步惊云和聂风都来了。

    他们是接到了林沙的通知,同时又有武林至尊的提醒,很容易便探知了倭国天皇本尊的行踪,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的。

    没错,那位大张旗鼓的西贝货,不过一时三刻只是稍稍接触,就被武林至尊识破了身份。

    更让武林至尊惊慌失措的是,皇宫密库之中,保存的一张事关江山社稷,帝统传承的秘密宝图不见了,那可是事关龙脉和黄帝陵寝的大事。

    结合倭国天皇的突然到访,傻子都知道这里头有关联。

    武林至尊又急又怒,可却不好轻易发作。

    加之绝无神之前弄出的事端,让他心中存了阴影,不愿直接跟据传实力只在绝无神之上的倭国天皇硬碰,于是无名和风云又成了救火队员。

    他们看到装作游玩参观,却是将凌云窟入口堵得严实的一票好手,神色不由自主都变得严肃十分。

    之前可能心中还有疑惑,可是看到眼前景象,哪还不知道事情真的如此紧急。三人互视一眼,都看出的对方眼中的焦急。

    “动手,不要给他通报的机会!”

    无论是无名,还是风云都是果决之辈,既然发觉了情况不对,他们再不迟疑直接动手,谁知道那位真正的倭国天皇,此时已经到了凌云窟的什么地方?

    顿时,三人疾如闪电迅若狂风从隐身处呼啸而过,瞬间跨越上百丈距离,还没等守侯在凌云窟入口处的倭人强者反应过来,便被三人狠施重手全部打翻在地,一个个重伤昏迷不要说通风报信,就是小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得很。

    而这时,无名和风云三人,已如风般冲进了神秘的凌云窟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