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国天皇,到底来中原干什么的?

    这是关注事态发展的所有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想要夺取中原江山,如此明目张胆根本就没有可能,中原势力都有了警惕之心了嘛。

    像是绝无神那般,暗地里动手脚才更符合阴谋家的定义。

    上了俺,倭国天皇一行,竟是打起了官方代表团的旗帜,主动向武林皇朝提出了友好访问的要求。

    武林至尊虽然心中疑惑,可藩邦之主主动上门他却也不好拒人于千力之外。

    于是,让整个中原江湖,大加警惕的倭国一行,便浩浩荡荡光明正大穿城过镇,大摇大摆直奔武林皇朝皇城而去。

    几乎整个江湖的目光,都被倭国使团一行牢牢吸引了目光。

    ……

    “怎么回事,倭国天皇大张旗鼓跑来中原,不会就是拜见武林至尊的吧?”

    满心疑惑回到了无双城,独孤一方很是不解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谁知道呢,这帮家伙的行事风格太古怪了!”

    独孤鸣也是满脸疑惑,很有些摸不着头脑。

    “用不着胡乱猜测!”

    林沙淡然开口,说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使团里的倭国天皇,只是个替身而已,真正的本尊早已经离开不知所云了!”

    “什么,替身?”

    独孤父子面面相觑一脸古怪,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不解,独孤鸣满心疑惑问道:“林少侠,你是怎么知道的?”

    “实力到了我这等程度,感应能力之强大,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林沙没有回答,而是说了个不相干的话题,淡然笑道:“在沿海港口时,倭国天皇给我的感觉十分危险,绝对是个实力强悍的劲敌!”

    说着,他摇了摇头轻笑出声:“可是等他们一行到了中原腹地,我再感应那位天皇替身,实力不过一流颠峰水准,一眼就知道是假货!”

    “那,那少侠,知晓倭国天皇的行踪么?”

    独孤一方满脸凝重,突然开口问道。

    “有个模糊方向,他去了南方!”

    林沙淡然轻笑,缓声开口道:“至于具体位置,我就不清楚了!”

    说着,他拍了拍屁股起身道:“好了,不跟你们说废话了,我要出远门追寻倭国天皇的下落,等会我将小灵儿送到城主府,你们父子可得好好?;に?!”

    “林少侠要离开?”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满脸惊讶,急忙开口追问道:“不知少侠想要去哪里追寻,无双城的势力网少侠尽管驱使!”

    说着,递来一块材质独特的令牌,昂声道:“少侠,这是无双城主令,只要持此令牌但凡无双城人马,都会听令于少侠!”

    林沙也没客气,接过无双城主令收好,尽管他对这个令牌的威慑信心不足,不过这是独孤一方的心意他也不好太过推拒。

    当然,他也明白独孤一方是想通过此块令牌,知晓他的出行目的,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使用这块令牌的想法。

    “那好,令牌我收好了,离开的时候就不再过来另行通知了!”

    淡淡扫了独孤父子俩一眼,林沙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转身潇洒离开一点都没有理会两父子那一脸,欲言有止的摸样。

    此次事关‘黄帝之墓’,以及神秘莫测的龙骨,他一点都没有想把消息扩散的心思,免得好好的一处神秘所在,之后便变成了整个江湖的探秘之所。

    尽管他对那什么‘黄帝之墓’嗤之以鼻,不过按照风云剧情的解读,那里确实是风云世界,极为奇特的一处所在。

    就是不清楚,怎么什么好事都跟凌云窟有关,是不是里头居住了一头火麒麟的缘故?

    ……

    无双城,林府。

    因为独孤一方拉拢巴结的心思,林沙在无双城的府邸,地处无双城西城权贵云集之所,距离整个无双城势力核心的城主府不远。

    回到家里,在侍女的服侍下稍作洗嗽,询问小丫头刚刚从外头回来,立即让人把她给带了过来。

    “什么,小哥哥又要离开了?”

    小丫头一听林沙的话,顿时好象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般炸了毛,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林沙的胳膊大力摇晃撅嘴撒娇。

    费了好一番口舌,终于把小丫头安抚好了,又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而后收拾了一下衣物,直接把小丫头送到了城主府。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大家都驾轻就熟,独孤一方再次保障了会好好照顾小丫头的生活,以及人身安全。

    没了后顾之忧后,林沙再无迟疑直接出了无双城,向南方赶去。

    知道倭国天皇的直接目的地是蜀中乐山,他并没有急着第一时间赶去,而后绕了个路跑到凤溪村中华阁。

    “无名在不在?”

    再次来到这家村落中的小酒馆,林沙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找到前堂掌柜的开口问道。

    “请问您是?”

    笑眯眯一副弥勒佛样的酒馆掌柜吃了一惊,眼神上下打量了林沙一眼,有些模糊印象就是记不起来他的真实身份。

    “林沙!”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的高手风范。

    “什么,你就是‘剑中雄’林沙?”

    掌柜的吓了一跳,满脸惊讶不敢置信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

    林沙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又问道:“无名在不在?”

    “不在!”掌柜的不敢怠慢,急忙摇头说道。

    “那他去哪了?”眉头微微一皱,林沙有些好奇问道:“据我所知,无名没事的时候一般都待在凤溪村的!”

    心中暗暗一笑,如此一想无名这厮还真有些奇葩,算得上风云世界知名的宅男,一般江湖上不出大事根本就看不见这厮的身影。

    “前几日又位江湖好手上门,不知跟无名前辈说了什么,他跟着那人一起离开了凤溪村!”

    掌柜的满脸堆笑解释,话锋一转好奇问道:“不知道林少侠找无名前辈有何要事,要是很急的话我这就安排人手去寻无名前辈!”

    “事关倭国天皇!”

    林沙只一开口,便让掌柜的脸色大变,没有理会其它他自顾自继续说道:“你转告他一声,事情有变叫他来乐山大佛附近找我!”

    说着,转身直接向酒馆外走去,还不忘叮嘱一句:“记得,要他尽快赶来,又有波及整个江湖,甚至天下苍生的大事,需要他这位江湖神话去挽救!”

    这话说的,让中华阁的掌柜和一干伙计全都哭笑不得,怎么都感觉‘剑中雄’林沙的话中,对无名有股浓浓的讥讽意味?

    没能找到无名,林沙也不气馁,他又不知道风云这两个家伙住在哪里,至于其他的家伙找来了也是无用,他干脆谁都不找直接奔赴蜀中乐山。

    一路平安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可能是经过了之前绝无神的折腾,沿途所过江湖特别平静,一派安详和谐的摸样。

    到得乐山县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

    远远的,看着那尊山壁上的巨佛,林沙忍不住轻轻摇头,感觉有些好笑。

    明明是导人向善,供人参拜的佛祖之相,怎么弄来弄去,却成了祸乱江湖的根源,引发一场场江湖血案的发源地?

    依旧是一叶小舟,小舟甲板上有个小火炉和一个小陶罐,一根钓杆悬于船舷,任由江水荡漾随波逐流。

    小舟下的江水,时不时的发生诡异流向,不断的将偏离乐山大佛太远的小舟,又重新推会大脚脚下不远处的江面。

    林沙平躺在甲板上,身上披着斗笠,像一个懒散不愿活动的渔夫,随着江水波涛起伏跟着一上一下,时不时的拿起酒葫芦灌上一口,揪一眼沉稳依旧的钓杆好不悠闲。

    知道大致剧情的好处就在这里,某些重要关节他心中都门儿清。

    可能这时候,倭国天皇还拿着得来的秘密地图,顺着地图所指慢慢查探吧。对于此时地图的简陋粗糙,他可是有着切身的了解和体会,绝对让人抓狂的玩意,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的就是这时代的粗糙地图。

    他要跟在倭国天皇身后,直奔凌云窟那好似迷宫的某处神秘所在。

    没人带路的话,他还真不一定有把握,能够找得到地方。似乎凌云窟如迷宫一般的通道,不仅仅只是山中密道那么简单,好象还有些别的什么秘密。

    总之,在风云世界,凌云窟窿绝对是一个神秘兼神奇的地方,其中隐藏了太多的秘密和未知。

    林沙还知晓一个找寻‘黄帝之墓’的捷径,那就是聂风和断浪的两位父亲,血饮狂刀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两人貌似就被困在凌云窟中,与火麒麟为伍的同时,也守护着‘黄帝之墓’的入门。

    真的很神奇,这两位前代江湖大豪,为了个天下第一争得不可开交,结果临到出了变故,最后竟然还成了亲密的战友伙伴,世事之奇让人实在难以揣度。

    林沙却是没有这么做,凌云窟里头通道四通八达,谁知道这两位窝在哪个偏僻山洞里啃石头?

    这日,乐山县城突然来了一批满身彪悍,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江湖汉子,其中为首的是一位相貌普通,却满身贵气的白发老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