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做什么?”

    林沙轻笑出声,玩味道:“留下这家伙的性命,正好替中原神州,牵制倭国另一位野心家??!”

    “什么,难道在倭国,还有和绝无神一样的家伙不成?”

    无名大吃一惊,很是不解问道。

    “自然,绝无神也不是倭国的唯一枭雄,他只是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已!”

    环顾了一下几乎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小片皇城,林沙淡然开口:“倭国,可是还有一位天皇存在??!”

    “天皇?”

    无名和风云,还有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全都迷惑了,心中却是凛然一片不敢有丝毫的轻松大意。

    “废话不多说了!”

    摆了摆手,一把提起浑身瘫软昏迷不醒的绝无神,林沙缓声道:“你们还是去看看,这次神州到底挂了多少江湖同道,武林至尊还活着么?”

    说着,又转头冲着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问道:“两位,冒充武林至尊的那家伙,你们干掉了没?”

    “没!”

    独孤一方满脸尴尬,摇头道:“那家伙太过狡猾,眼见不敌我父子连手,第一时间便脚底摸油溜了!”

    “嘿,这帮倭人还真是……”

    林沙无语,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在皇城内城方向扫了眼,嘴角露出一丝玩味轻笑,身形一纵瞬间消失在原地。

    咻!

    无名手中英雄剑一动,他顺势松手长剑如离弦利剑****,瞬间回到林沙腰侧,等无名回神望去之时,哪还有林沙的身影存在?

    “咱们也别愣着了,皇城的后续事宜就由咱们处置吧!”

    无奈苦笑出声,无名打眼看向独孤一方。

    “好,就按无名你的意思办!”

    独孤一方脸色平静心中却是苦笑连连,如果没有无名的话,他倒是可以做一些手脚,不说吞并了武林皇朝的势力,起码也可以切下一大块肥肉,可是现在嘛不要多想了……

    另一边,林沙身如大鹏纵跃,几个起落间便来到皇城角落,站在一处不起眼的陈旧偏殿前。

    偏殿大门紧闭,好似许久都没有人来过一般。

    林沙自然不会如此认为,脸上摆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玩味开口道:“没想到皇族也有如此实力高手,阁下就是当今至尊的叔祖?;拾??”

    说着,宽大的衣袖往前一挥,一股狂风带着一道柔劲****而出,紧闭的偏僻宫门枝桠也声缓缓打开。

    一眼扫过,整个大殿空荡荡的没有什么摆设,只在大殿中央位置放着几个蒲团,此时正有一位满脸刀削斧刻,浑身透着一股浩荡剑意的老者盘膝而坐。

    “你就是?;??”

    这老者的气势几近于无,不过林沙的敏锐气息感应,依旧发觉了隐藏在平静下面的狂风骇浪。

    “没错!”

    老者睁眼起身,好似宝剑出鞘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凌厉气势,一双老眼精光闪烁灿若明珠,只轻轻在林沙身上一扫,而后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林沙手上的绝无神身上:“这位,想必就是倭国强者绝无神吧?”

    “明知故问!”

    林沙淡淡一笑,顺手将陷入深度昏迷的绝无神扔在地上,大步流星走进空荡荡的偏殿,随意找了个蒲团一屁股坐下,缓声道:“这厮之前都要灭了武林皇朝,你这位皇族前辈怎么也不出手挽救一二?”

    “我出手有用么?”

    ?;士嘈?,缓步走回之前坐着的蒲团坐下,满脸无奈郁闷反问。

    “你这老家伙,不是绝无神的对手,起码跑路不成问题吧?”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老者一眼,毫不客气讥讽道:“难道说,武林皇朝的皇族,已经胆小怕事到了这等程度了么?”

    “我年纪大了,这点激将对我无用!”

    ?;恃燮ぷ佣济惶Я艘幌?,缓声说道:“不知阁下找我有何贵干,莫不是就是想来羞辱于我的吧?”

    “没那个必要!”

    轻轻一挥大手,林沙呵呵一笑,语气却很有些不善:“只是想看一看,在我和绝无神大战期间,那个隐藏在暗中,若隐若现暗中窥视的家伙到底是谁!”

    说着,缓缓起身,冲着老脸微微发红的?;柿呀G嵝Γ骸敖;誓愕男惺率侄?,不怎么让我瞧得上眼??!”

    摇了摇头,大掌一张将地上昏迷的绝无神吸起,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离开,远远的只飘来一句话:“武林皇族,到底还是没落了??!”

    ……

    不过短短数日时间,皇城之战轰传天下。

    无论是倭人假扮武林至尊准备禅让,还是林沙当场揭穿倭人的行迹。又或者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大战假扮至尊,都传得有鼻子有眼成为整个天下的焦点话题。

    而林沙力战绝无神,最后将其生擒的事情,更是使得‘剑中雄’的名号,达到了如日中天,天下无人不识君的程度。

    ‘剑中雄’林沙之名,威震天下风光无限。

    要不是林沙没有成立江湖势力的打算,只怕此时早已门庭若市前来投奔学艺的江湖少年络绎不绝了。

    连带着,在皇城一战中有优良表现的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名头更加响亮让人羡慕不已。

    这事,传到天下会雄霸耳中,听闻其大发雷霆之怒,直言后悔没有应邀参加皇城之事,不然有他雄霸在哪还有独孤父子出头的机会?

    至于无名和破军,以及风云的名号,却是掩盖在林沙的万丈光芒之下,不过有心人还是可以知晓他们的存在,对他们的实力更多了几分羡慕忌惮。

    外界的纷纷扰扰,完全没有影响到林沙分毫。

    皇城之战完结第二日,他便带着俘虏绝无神,以及独孤鸣提前离开皇城,后续事宜自有无名和独孤一方等人处理。

    还在路上,他便听闻真正的武林至尊被找到了,和步惊云之前的待遇一样,都是关在皇城的密牢之中,不过步惊云只是关在普通天牢,而武林至尊就被关在最深最隐秘的暗牢之中。

    “真是废物,竟然被人无声无息给俘虏了!”

    听到消息时,林沙一行正在回程途中的一家酒肆休息,摇了摇头一脸不屑道:“难怪武林皇朝越来越没落,至尊要都是这等货色的话,武林皇朝的好日子不会有多久了!”

    独孤鸣默然不语,一边功力被封的绝无神则是满脸冷笑,不过慑于林沙的凶残手段,却是屁都不敢说出一个。

    ……

    “绝无神这个废物,枉我对他充满了期待!”

    不久之后,消息传回倭国,倭国天皇顿时勃然大怒破口大骂。

    “天皇陛下,咱们的计划是不是继续进行下去?”

    旁边的文武心腹不敢接话,过了好半晌才有人小心翼翼问道。

    “继续,怎么不继续?”

    天皇满脸阴险冷笑道:“不趁中原武林正乱轰轰的行动,难道还要等他们完全从绝无神那个废物闹出的动静余波中恢复过来,再去么?”

    “那无绝神宫……”

    另一位大臣小心翼翼询问道:“咱们留还是不留?”

    “时间紧迫,那就先留他们一段时间吧!”

    天皇冷冷一笑,眼中射出两道森森寒芒,讥笑道:“没了绝无神那个废物坐镇,无绝神宫自己就会乱起来,绝心那小子想跟我斗,还不够格!”

    天皇一声令下,隶属于天皇的高手属下,立即秘密行动起来。

    一艘接着一艘,挂着中原商号旗帜的船海,不久后驶离了倭国港口,扬风起航直奔中原神州而去。

    “少宫主少宫主,天皇那边大举出动,看架势是奔赴中原!”

    无绝神宫,绝心高坐宫主宝座之上,正认真聆听手下汇报,闻言脸上露出讥讽轻笑,不屑道:“天皇那个老东西终于出动了,哼哼以为谁不知道他对中原野心似的!”

    “少宫主,那咱们要不要动上一动?”

    那位报信小弟,抬头小心翼翼建议道。

    “没那个必要!”

    绝心冷笑,挥了挥手满脸阴冷:“就让天皇那个老家伙,在中原撞个头破血流吧,咱们无绝神宫静观其变的好!”

    待那位报信手下离开,绝心脸色一变冷冷暗骂了声废物。

    他才刚刚从中原逃回,而且这张脸被中原江湖高手认了个十成十,这时候回去不是自找麻烦么?

    同时,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当时脚底摸油之时,无意间瞥见的那一番疯狂战斗,想想都感觉手脚发麻没有丝毫勇气面对。

    “‘剑中雄’林沙,你给本宫主等着,迟早有一****会要你好看!”

    脸色阴晴不定,绝心压低了声线双手攥拳怒声低吼道。

    林沙并不知晓,因为自己的横空出世,给倭国某个野心勃勃的枭雄角色,制造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此时他已带着俘虏绝无神,还有独孤鸣返回了无双主城,坐镇城主府暂时帮忙弹压一干蠢蠢欲动的江湖势力。

    “什么,倭国那边有大片海船赶赴中原?”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刚坐镇城主府头一天,便接到一个不算很好的消息。

    “打探清楚没,对方是什么人?”

    林沙面沉似水沉默半晌,这才缓声开口问道。

    之前为了防备绝无神,在沿海一带可是布置了不少探子,同时在倭国也收买了不少眼线,对于倭国的意义写举动,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是倭国天皇的人马!”

    “倭国天皇么?”

    林沙脸上露出古怪之极的笑容,心中却是冷然一片。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