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来的痴呆儿童,给我去死!

    嘴角抽搐,林沙飞起一脚,正正对上了从天而降的一拳。

    怎么回事?

    心中闪过一丝震惊,脚心一阵剧痛,身子好似流星坠地轰然砸落。

    而那哇哇大叫爹爹的奇葩,惨叫之声更加凄厉,身子倒卷着横飞了出去。

    “去死吧,你个混蛋!”

    双脚触地,身上所携巨力瞬间御下,轰隆声中地上出现两个圆形小坑,身子借力犹如出膛炮弹疾飞而起,瞬间追上哇哇大叫还没坠地的奇葩家伙。

    轰轰轰……

    炮拳如火,一拳连着一拳连环轰出,密集如雨点势大力沉的拳头,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全部落在那奇葩身上。

    “哇哇哇,爹爹爹爹,痛死孩儿了快来救命??!”

    顿时漫天鲜血飚溅,那奇葩刚开始有生龙活虎的大喊大叫,不过瞬间声音便弱了八度,满脸满身鲜血喷洒好不惊人,一身强悍气息更是迅速由强到弱,不过眨眼功夫便已弱到了极点。

    “你个混蛋家伙,给我去死吧!”

    林沙双眼冷厉如电,嘴角挂着满满的冷酷轻笑,一点都没在乎自己正在制造一场疯狂的击杀,身在半空却似如履平地,扭腰转身凌空一拳挥出。

    啪!

    那奇葩血污密布的脑袋,就像是脆皮西瓜一般,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作出,便被林沙一拳轰爆。

    红的白的恶心物事漫天抛洒,失去了头颅的尸体,旋转着四下喷洒血雨无力坠落。

    “风云合壁,摩诃无量!”

    也就在这时,突然两声爆喝响彻天地,下一刻整个皇城猛的一阵摇晃,距离林沙足足有数百丈距离的皇城废墟之上,突然出现一道接天连地的巨型龙卷,一股让大地震颤的强悍威能铺天盖地四下蔓延。

    眼神精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玩味轻笑。

    “这就是风云最厉害的合击之术,风云合壁摩诃无量么?”

    强劲的狂风漫天呼啸,地上的碎石尘土飞天而起,就连刚才被林沙轰爆头颅,脑浆鲜血四下抛洒的恶心物事,也跟着强劲狂风漫天飞舞。

    体表好似有一道无形气罩,将随着狂风飞来的所有杂物全部阻挡在外,傲然挺立于迷蒙的龙卷风暴外围,目光炯炯死死盯着龙卷风暴的核心位置。

    “你们两个混蛋,该死,该死??!”

    迷蒙尘土漫天的龙卷风暴之中,传出绝无神那厮气急败坏的咆哮怒吼,紧接着轰隆轰隆的惊人巨爆震响连绵不绝。

    显然,此时的风云实力还是太差了些,联手施展的摩诃无量,虽然威力惊人却还达不到让绝无神连还手之力都无的境界。

    巨形龙卷风暴好似遭遇惊人重击,连续不断的颤抖震荡,有些边角地方的狂风,更是在剧烈震荡中消散不见,露出了三道犹如鬼魅般的雄伟身躯。

    噗!噗!

    也就几十个呼吸功夫,好似承受不住连绵重击,接天连地的巨型龙卷猛的一颤,而后当空消散化作漫天气流四下狂卷,而聂风和步惊云两位犹如流星坠地,口中狂喷鲜血浑身气息微弱重重砸落在地。

    “绝无神,我看你还有什么后招没出!”

    不待大发神威的绝无神,彻底了结风云二人的性命,林沙便以闲庭信步之姿,身形好似瞬间移动般不过几个闪烁,便立于绝无神身前。

    “呼呼呼,林沙你就不担心那帮中原江湖人士的性命么?”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头上脸上颗颗汗珠滚落,绝无神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双厉目冷冷直视林沙,满脸怒气大声咆哮。

    “呵呵,他们又不是我什么人,你有本事就将他们全部杀了!”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轻笑着身形一闪已出现在绝无神身前,挥起沙锅大的铁拳狠狠向这厮胸膛位置砸去。

    “老子跟你拼了!”

    绝无神眼中凶光闪烁,咬牙切齿怒声咆哮,一双铁拳如雨点般猛然轰出。

    两大绝顶高手又激战一处,狂暴的劲气四下抛洒又一次开始肆虐皇城。

    惊心动魄的战斗,实在太过惨烈,就是无名和破军这对师兄弟,都被如此激烈战斗弄得再无战心,满脸惊讶远远观望两大高手的颠峰对决。

    不知何时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带着一票从废墟中救出的江湖豪杰,满脸惊恐看着疯狂激斗的两大超级高手。

    “厉害厉害,实在厉害??!”

    “没想到剑中雄的近身功夫也如此厉害,实在出人意料!”

    “打得好,林沙加把劲,狠狠的揍死绝无神这厮!”

    “……”

    尽管身中奇毒,浑身功力消失不见,可一干江湖豪杰,依旧忍不住被两大超级高手的惨烈战斗深深吸引,不时爆发热烈喝彩之声。

    绝无神此时满心惊骇,至于什么雄图霸业,什么神州江山都抛出脑外,********艰难应付眼前强敌。

    太厉害了,实在太厉害了!

    心中狂呼连连,脸上一片紫涨之色,身上的金光气罩,不知什么时候起也开始变得暗淡无光。

    他从没想过,一个人的近身战斗能力,能够强到如此恐怖程度!

    光靠纯粹的身体力量,拳脚相加就能打得他的金刚不灭体神功摇摇欲坠。

    身上脸上,已不知挨了多少拳脚,浑身上下全都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体内真气西消耗巨大,不过短暂时间又去了三分之一还多,心中警兆连连,那种后续无力的感觉越发强烈。

    手脚骨骼疼痛难忍,好似崩裂了般几乎失去了正常的触觉,除了疼痛再无其它感知,一双拳头肿得老大几乎动一动都疼痛难忍。

    这,还是太第一次生出浓浓的无力之感。

    就是上次被剑圣偷袭重创,面临生死?;?,他都没有生出过无力之念,眼前的强悍青年也不知是怎么修炼出来的,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绝无神,此时已经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境。

    林沙却没对手那么多胡思乱想,此时他已经打出了状态,打出了心中的兴奋,各种凌厉招式信手拈来随心所欲,每一招都是势大力沉,每一式同样狠厉霸道,呼啸的拳风脚劲几乎要将周围气流轰散。

    他越战越是兴奋,浑身气血汹涌,体表皮肤都跟着变成了肉眼可见的浅红之色。全身毛吸血管全部关闭,体内热量不能散发,在身体脏腑之中来回滚动,竟然从脏腑血肉之中,带出丝丝黑色杂志。

    真是不可思议,他竟是趁有强敌逼迫的功夫,强行挤压身体脏腑,竟然又来了次洗经伐髓!

    手上肌肉一松一甩,一股淡淡的黑色污质飞出体外,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清爽舒畅。一股接着一股淡淡白雾从体内散出,凝集于头顶形成一道白色气柱。

    更让无名等人惊心的是,淡淡白色气柱之中,三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载沉载浮,看起来很有些搞笑可他们却笑不出来。

    三花聚顶!

    如此境界,实在可敬可畏。

    而就在无名等旁观者惊心不已的时候,场内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林沙浑身包裹在火红光焰之中,威风凛凛好似从火中走出的战神。

    一拳将绝无神轰翻在地,不等这厮反应过来,飞起一脚重重踹在其腰侧,绝无神惨叫出声,高大的身子好象虾米般弯曲。

    “嘿,你这家伙给我老实待着吧!”

    双手十指飞转如电,瞬间便将绝无神周身三十六处要穴全部点了一遍。

    同时为了以防玩意,掌劲喷吐轻轻‘抚摩’,绝无神脊椎连接全身的筋骨瞬间错乱移位,脸色一白连动下半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无。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绝无神满脸惊骇,豆大的汗珠如瀑布般滚滚而下,瞬间便将他几乎肿成猪脑袋的‘五花’大脸给洗刷了一遍。

    股股刺痛像潮水般传来,疼得绝无神脸孔扭曲连连倒吸凉气。

    拼命运转功法想要抽调内力,可是丹田中明明还有大量真气,却是好象失去了联系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最让他惊恐不安的是,脊椎处一阵阵抽搐疼痛传来,酸酸麻麻的感觉蔓延全身,而他整个身子都处于一种软弱无力状态。

    这,怎么可能?

    就算全身功力被废,以他那强横到惊人的身体,遇到一般的一流高手不说能打赢吧,起码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现在,他却是提不起半丝力气,连动根手指头的动作都做不到。

    心中纳闷,惶恐,愤怒,惊惧等等情绪如潮水般涌来,顾不得浑身疼痛嘶哑着嗓门怒吼出声。

    “你这家伙,还是给我老实点吧!”

    林沙飞起一脚,直接踹在绝无神的脑门上,这厮连哼都没哼一声便陷入深沉昏迷之中,不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根本就唤不醒。

    咻咻咻……

    数道破空声响起,无名,独孤一方和独孤鸣,还有刚才还身受重伤,此时又变得生龙活虎的风云二人,全部聚集于林沙身侧,看着昏迷不醒的绝无神唏嘘感叹不已。

    “这人该如何处理?”

    无名眼中闪烁莫名光彩,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找个安全地方关押起来!”

    林沙脑子一转,便想出一个意见:“要么直接废了他的武功,不能给他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林少侠,怎么不直接杀了他?”

    步惊云满脸冷漠,杀气腾疼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