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风和步惊云连受重击,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凌厉的拳劲轰飞老远,沿途只留下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去死吧!”

    绝无神满脸狰狞,浑身杀气缭绕便欲继续追杀风云二人。

    “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这时,绝无神耳边突然响起一道让他毛枯悚然的熟悉声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沙锅大的铁拳已经轰然而至。

    砰!

    绝无神仓促之间伸手阻挡,掌心猛的一沉一痛,一股巨力猛袭而至,高大强健的身躯根本抵受不住,犹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就是以他强悍的金刚不灭体防御力,都忍不住体内气血一阵翻涌,胸闷气短好不难受。

    该死的林沙,该死的古怪拳法!

    心中大骂,一连撞翻了身后好几堵宫墙,单手撑地翻身而起,迎着感知中的方向一拳轰出。

    林沙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凌空飞起一脚重重踹在绝无神的胳膊上,直接将这厮踹得倒飞出去。

    “老子今天一定要将你这身乌龟壳打碎!”

    脚尖轻轻一点,身子好是离弦利箭瞬间跟上,一双铁拳密集如雨狂轰滥炸。

    两大身体坚硬如钢防御力惊人的绝世强者,时呵一年之后再次如火星撞地球般狠狠碰上。

    一把按住绝无神的脑袋,手上用力狠狠向下猛撞,砰砰砰的猛烈撞击声中,坚硬的青石地面北撞出一个个人头大小坑洞。

    绝无神双腿连环如重鞭挥舞,瞬间数十脚踢出,林沙来不及反应连中十来脚,身上衣裳瞬间被轰成碎片,一身强健肌肤密布可怖红印。

    你一拳我一脚,好似街头混混打架,翻翻滚滚沿途所过之处一片狼籍,精美坚实的宫墙一间连着一间倒塌,坚硬的青石地面像是经历了恐怖的地震般,到处都是密密麻麻裂缝,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坑洞。

    如此惨烈,声势惊人的战斗,旁人根本连插手资格都无,稍微挨着碰着一点就非死即伤。

    从地下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两人战斗的身影遍布整个皇城,沿途被毁建筑无数,受到波及的人数也是成百上千。

    皇城之中,可是居住了大量的太监宫女,以及武林至尊的直属部队禁卫军,皇城的人口密度虽然不如外面的集市那么密集,却是算得上高密度地区。

    以前这些人口自然以居住在皇城为荣,可眼下就恨不得身上长出一对翅膀,能够飞离皇城这个极度危险的地方。

    两人的战斗实在太过惨烈,就是破军和无名受到影响也暗暗心惊不已,受了一次波及气机牵引之下差点受到两大绝顶近战强者的联手打击,就是以无名的强悍实力都有一种在万丈悬崖走钢丝的恐怖之感。

    于是,无名和破军很有默契的,将自己的战场与林沙和绝无神的战场分开,相隔近百丈都觉得心中不托底担忧得紧。

    整个皇城一时间成了修落地狱般的环境,到处都是残墙断臂,一具具宫人残破的尸体随意倒下,殷血的鲜血汇集成流,刺鼻的血腥味浓郁之极。

    两人好似战神临凡横冲直撞,绝无神身上的金色护甲耀眼明亮,林沙周身被一层肉眼可见的火红光焰笼罩,都打出了兴致打出了状态,一个个的实力都发挥到了极致。

    一拳轰出气流沸腾汹涌澎湃,一腿横扫劲风凌厉霸道猛烈。

    两人将自身力量发挥到极限,一个依托金刚不灭体这样的绝世外功,一个依靠内家拳这样内外兼修的神奇功夫,以实力行动以及强大到了极点的破坏力,向所有观众诠释了什么叫做‘暴力美学’。

    整个皇城在摇晃,整个皇城在颤抖,整个皇城在呻吟,整个皇城都笼罩在两大超级强者的阴影之下。

    林沙仰天长啸连呼痛快,浑身上下火红光焰熊熊,好似火中战神威风不可一世。绝无神怒吼连连好似滚滚雷霆,杀拳杀意冲霄霸道之极,每一拳都让人仿佛置身险恶的修罗地狱。

    体内气血奔腾如长江大河,速度快至极限身体温度一升再升,体表散发道道炽烈热量,肌肤都慢慢变成了火焰般的淡红之色。

    双眼通红血丝密布,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凛冽之极的霸道气息,林沙此时就如地狱杀出的魔神,恐怖而又震慑人心。

    绝无神被压制了,绝无神被打翻在地了,绝无神的手骨被打折了……

    打疯了的林沙战斗力极其恐怖,拳如雨点腿如疾风,压制绝无神一阵狠揍,犹如狂风暴雨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

    “哈哈哈,绝无神就你这本事还想来神州中原耀武扬威,真是不知死活??!”

    打得兴起打得热血沸腾,林沙体内气血全功率输出,三百六十五处窍穴齐齐震动,窍穴之中蕴含的海量先天真气,随着窍穴震动不断转化成精纯之极的元精,不断的输入筋骨血肉之中,在狂暴的战斗过程中不断补充气血消耗,同时一步步锤炼自身身体器官,使得身体素质达到更高层次。

    绝无神被压制得苦不堪言,心中不住破口大骂林沙怪物,手上杀拳连连发动体内功力消耗极其严重,不过短短时间内功力便消耗了三分之一还多。

    他都喊决有些后续乏力,可反观林沙这厮越打越是兴奋,手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大到他几乎都有些承受不住的地步。

    全身上下无处不疼,筋肉和筋骨承受了极大压力,肌肤表面一片触目惊心的青紫之色,挥舞手脚之时道道剧痛刺激得他精神恍惚,竟有一种快要崩溃的错觉。

    疯子疯子,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绝无神打怕了,心慌了,同时也在顽抗之际开始思索撤退之策。

    “拳痴还不快快出来相助,你师叔快要坚持不住了!”

    被林沙一拳轰飞数十丈距离,体内翻江倒海,口中鲜血狂喷绝无神满脸疯狂仰天长啸。

    吼吼吼……

    突然,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几乎有四分之一建筑被毁于一旦的皇城地下,传出一声接着一声愤怒的嘶吼咆哮。

    那野兽般的嘶吼,带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强悍威压,好似地下关押着一头恐怖凶兽一般。

    “吃的,我要吃的!”

    伴随着野兽般的怒吼,一声沙哑却又有些天真的声音从地下传了出来,好象一个孩子在向大人索求零嘴一般。

    “好好好,只要你替我解决了眼前强敌,师侄你想要吃什么都成!”

    绝无神猛的在地上一个翻滚,险之又险躲过林沙从天而降的强力蹬踏,满脸狰狞疯狂怒吼:“神宫的武士们听好了,把我师侄放出来!”

    “哈哈哈,出来了出来了,我又可以找吃的了!”

    就在林沙疑惑绝无神发什么疯时,突然一道高大身影从一片废墟中冲天而起,轰隆的剧烈爆炸中碎石飞溅地面出现一个巨大坑洞。其人身手矫健灵活之极,一身轻功可谓登峰造极。

    “师侄,快快过来杀了这厮!”

    绝无神满脸狂喜,好象见到了大救星一般,连连招手眼神一片冰寒,挨了林沙一脚重击,身子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他却是不管不顾一指林沙厉声大喝,口中鲜血狂喷表情诡异之极。

    “哈哈,小子你给我去死,乖乖的当我的食物吧!”

    那道刚刚飞离地下的高大身影,身在空中却是轻松转了个弯,风驰电掣般迅速冲到林沙跟前,人在半空猛然一拳轰下。

    这一拳,石破天惊凶残霸道,带着一股纯粹之极的杀意,简直令人毛枯悚然不敢直视。

    “给老子死一边去!”

    林沙心头一凛,竟然感受到了浓郁的危险气息,眼睛圆瞪飞起一脚凌空踢出,重重踢在从天而降的重拳拳面之上。

    轰隆一声巨爆传出老远,林沙只觉脚面一阵剧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凌空向后倒旋。而享受了他一记凌厉重腿的那厮,则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身子高高抛起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给老子去死吧!”

    身子矫健的在地面一点,早已成了一片废渣的地面猛然向下塌陷数寸,林沙双拳如雨点般凌空飞舞。

    轰轰轰……

    一团团肉眼可见的凝练拳劲密集如雨点般对空飞射,瞬间便将被抛向天空的那家伙淹没,发出一声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猛烈爆炸。

    “哇哇哇,好痛啊好痛啊,爹爹你在哪,有坏人打痛孩儿了!”

    凌厉的爆炸气团之中,被雨点般拳劲密集轰中的那厮,竟然发出声声洪亮惨叫,声音带着哭腔喊起了爹爹救命。

    我草,这是哪来的奇葩?

    脸色猛的一滞,林沙心中好似有一万头草泥玛呼啸而过,只留下一片狼籍臭气熏天的凌乱草地。

    呼!

    而就在这时,漫天呼啸的狂风和混乱气流之中,一道满身血污却又活力四射的高大身躯从天而降,一只硕大铁拳犹如天外陨石坠落,朝着林沙所在方向狠砸而下。

    “坏蛋坏蛋,打死你个坏蛋!”

    一道几乎让林沙忍不住闷笑出声的沙哑男声,突然响彻整个皇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