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就在皇宫正殿乱作一团,几乎所有赴约的江湖豪杰纷纷中招,满脸惊怒指着上首的武林至尊破口大骂之时,突然武林至尊手臂轻扬,一只精瓷酒杯狠狠摔落在地砸个粉碎。

    呼啦啦……

    一票黑衣武士突然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一个个杀气腾腾手中刀光锋寒逼人,瞬间就将整间正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至尊你这是想干什么?”

    “至尊比还卑鄙,竟然暗地里下毒!”

    “全是倭国武士,至尊你已经跟倭人勾结上了!”

    “……”

    一干被毒药压制了浑身功力的江湖豪杰,顿时一个个脸色狂变,嘴里大喊大叫看向武林至尊的目光十分不善。

    “都给我闭嘴!”

    武林至尊顶着一张僵尸脸,眼中精光闪烁拧笑道:“再多说废话直接杀了,就不信你们都是坚贞不屈的硬骨头!”

    语气中的森森杀气,配合他那凶狼一般的狠毒眼神,顿时压下了正殿此起彼伏的狂喊怒骂之声。

    “嘿嘿,绝心你这‘武林至尊’当得够威风??!”

    而就在这时,林沙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顿时便让‘武林至尊’的眼神变了。

    “林沙你这话何意?”

    绝心也是个枭雄,只一瞬间便平复了心中情绪,目光凌厉冷冷盯着林沙,冷酷道:“不要以为你名头大,本至尊就不敢杀你!”

    “有本事你就动手试试!”

    林沙靠在椅背上,以一个悠闲姿态满脸戏谑看向绝心,眼神中满是不屑和鄙视,淡淡道:“我就坐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杀我??!”

    “杀!”

    绝心瞳孔微微一缩,眼中爆发凌厉杀气,二话不说挥手怒喝。

    “杀杀杀……”

    瞬间,数十条矫健黑衣武士身影,犹如离弦之箭般****而起,隔得还有些距离数十道凌厉刀芒便****而至。

    “无双城的兄弟,跟我上!”

    独孤鸣年轻俊秀的脸膛一片狰狞,突然怒吼飞身而起,手中一道道龙形气劲呼啸飞舞,只一瞬间便将冲得最靠前的三位黑衣武士直接轰得吐血倒飞。

    而无双城一干好手纷纷冲天而起,金碧辉煌的皇宫正殿剑气刀芒闪烁,瞬间便与飞扑而至的黑衣武士战作一处。

    “这怎么可能?”

    绝心满眼震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声的一幕,中了无绝神宫秘药的无双城好手,竟然毫发无损战力依旧强悍?

    难道说,他们根本就没喝皇宫提供的茶水?

    “没什么不可能的,绝心你个倭寇给我去死!”

    不过几个呼吸功夫,独孤鸣便入战神下饭,双掌挥舞间龙形气劲嗷嗷呼啸,瞬间便突破了黑衣武士的拦截,满脸煞气从天而降直扑满眼震惊的绝心。

    嗷的一声惊人龙吟响起,独孤鸣整个身子都被一股龙形气劲包裹,好似飞龙在天猛扑而下。

    “混蛋,独孤鸣给我去死!”

    绝心顶着一张僵尸脸,眼中却满满都是凝重之色,但见他怒吼出声对空一拳轰出,一记势大力沉凌厉无匹的杀拳呼啸飞出。

    两位年轻一辈最为出彩的高手,瞬间斗至一处,拳掌飞舞劲气狂暴,身形如风残影片片。

    撕拉!

    战得激烈,绝心一个不防,脸上的人皮面具被独孤鸣的掌势波及,顿时裂成数块露出绝心那张很有倭寇特色的大长脸。

    “竟然是人皮面具!”

    “这厮不是至尊,你把至尊藏哪去了!”

    “混蛋,你个倭寇小子等着吧,有了机会一定要让你好看!”

    “……”

    绝心露出本来面目,顿时又引来在场绝大部分的江湖豪杰一阵惊呼。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火星撞地球般的巨型轰鸣响起,整个皇宫正殿猛然一阵摇晃,好似地震了般惊心动魄。

    一道愤怒之极的声音,突然从正殿之外传来:“聂风,你找死!”

    而后,一阵清脆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突然大作,道道凌厉劲气隔着皇宫大门,都能让一干中毒的江湖豪杰感受到其中的惊人威力。

    “独孤城主,这里就交给你了!”

    林沙懒洋洋起身,英雄剑随意搭在肩头一脸轻笑,回头冲着独孤一方招呼一声,下一刻他人已消失不见。

    喝,还真是壮观呐!

    刚刚离开金碧辉煌的皇宫正殿,林沙便被眼前惊人的一幕吸引。

    只见凌空虚立周身气流激荡,手中雪饮刀散发无穷寒气,一道长道数十丈的巨形刀影从天而降,风起云涌整个天地似乎都被这一刀凝固。

    而在巨形刀影前方,破军满头白发倒竖而起,手中白鹤剑和九黎刀寒芒闪闪,两道凌厉剑芒冲天而起,毫不犹豫与聂风挥出的巨型刀气狠狠撞击。

    轰??!

    一道惊天巨爆突兀响起,狂风呼啸龙卷肆虐,劲气四溢地面硬生生砸出一个方圆近十丈的巨坑,同时一道刀痕从聂风所在直逼数十丈外的一处殿宇。

    咻!

    聂风身子好似利箭疾射,口中连连喷血倒飞了出去。

    “哈哈,聂风你就这么点本事么?”

    破军凌空虚度,满脸猖狂哈哈大笑,高大魁梧的身躯向后倒退数丈,大笑声中身形猛的一顿,而后犹如离弦利箭飞射而出,手上刀剑散发无穷凶光,连绵刀剑劲气组成一道铺天盖地的大网,呼啸着朝聂风猛扑而去。

    呛!

    就在这时,一道惊天剑气冲天而起,凭空猛的一搅,直接将破空的刀剑利芒大网搅碎,而后毫不迟疑冲着破军狠狠扫去。

    “无名!”

    破军脸色狰狞扭曲,瞳孔之中射出两道森森怨毒之色,身形猛的向后疾飞,险之又险避过凌空扫来的冲天剑气。

    “破军师兄,这么多年了还看不开么?”

    满脸沧桑的无名,不知何时立身于不远处的殿宇屋顶之上,一身灰旧长袍在大风中猎猎飞舞,一股大宗师气度凛然而生。

    “无名,我今天一定要击败你,重新夺回我剑宗无上绝学万剑归宗!”

    破军眼中闪过森森狠辣,根本就懒得回答无名的白痴问题,高大身躯风驰电掣般瞬间冲至无名所在殿宇屋顶,刀芒剑气组成十字交叉的凌厉攻击摸样,带着凶猛霸道一往无前之势狠狠轰下。

    瞬间,破军和无名两位师兄弟,同样也是当世绝顶高手战作一处。

    两人都是神秘宗派剑宗不世出的天才,举手投足间手中长剑发挥极强威力,所过之处殿宇倒塌变成一片废墟,坚硬的青石地面也跟着变成一地碎石。

    哗啦,两道身影如闪电般疾突疾退,不过瞬间已交手数十合,沿途所过之处一片狼籍和建筑垃圾,凌厉的劲风甚至逼得天上的云朵,也不得不远遁躲避。

    砰!

    无名手中长剑突然碎成无数碎块,破军趁机一剑横刺差点将无名的身子射出一道对穿血洞。

    “无名,你的英雄剑呢?”

    破军又惊又喜,同时心中又生起一股被忽视的愤怒,手中刀剑舞动如风,化作漫天刀光剑影给予无名极大杀伤威胁,口中连连长啸怒吼出声:“你这是瞧不起我么?”

    “英雄剑在这里,无名你接好了!”

    就在这时,林沙淡淡的声音,清晰传入两人耳中,而后一声呛的剑鸣响起,一道紫色蕴含无穷浩然正气的剑芒冲天而起,同时英雄剑好似利矢疾射而出,瞬间便飞临无名和破军交战中间区域。

    “混蛋,竟然背后偷袭,真是卑鄙无耻之尤!”

    破军浑身汗毛突然倒竖,一股浓浓的死亡威胁从心中闪现,心中大惊不敢怠慢急忙挥刀回砍,同时身躯硬生生在空中转了个弯,拖着连串残影瞬间飞出了浩然正气攻击范围。

    “林少侠,谢了!”

    无名只觉浑身豁然一松,出手如电稳稳抓住了英雄剑的剑把,感受到英雄剑中越发雄浑深厚的浩然正气,心中大喜长啸出声。

    “无名,好好教训那白毛家伙,让他知道投靠倭人做狗的下??!”

    林沙双手抱胸一脸悠闲,淡淡扫了眼身在屋顶的无名,缓声道:“千万别给我玩留手那套,不然等这事过去我连你一块揍!”

    说着,双目冷厉如电,瞬间跟破军凶狠怨毒的眼神对撞,轻轻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的生命力如此顽强,早知如此当初在黄果树瀑布之时,就该彻底让你沉尸深潭!”

    “小子休得猖狂,等大爷解决了无名这个混蛋之后,再来收拾你以报一箭之仇!”

    破军满脸森然,手中刀剑轻轻一磕发出清脆声响,下一刻这厮身化流星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怒吼咆哮跟无名战在一处。

    “云师兄,云师兄你没事吧?”

    而在另一边,满脸血污狼狈不堪的聂风,已经将囚禁于皇宫天牢之中的步惊云救出,此时正满脸担忧连连呼唤,满身伤痕气息掩掩陷入深度昏迷状态的云师兄。

    “中原武林盛传的青年一代佼佼者风云,也不过如此!”

    就在这时,一道暗哑深沉的男声响起,绝无神那高大魁梧的身躯缓慢从旁边的宫殿之中走了出来。

    轰!轰!

    聂风脸色一变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绝无神便瞬间连出两拳,凌厉的拳劲压缩空气发声震耳欲聋的凄厉音爆,带着一股毁灭一切的凛然杀气重重轰击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