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今日请大家来到皇城,有一事相告!”

    武林皇城金碧辉煌的大殿,一众江湖豪杰济济一堂,上首龙椅上端坐着的武林至尊面无表情,摆着一张僵尸脸声音浑厚不疾不徐在殿中回荡?!堋苄 芩?,

    “本至尊欲将皇位,禅让于更有才能之人!”

    石破天惊,真真是石破天惊。

    原本心不在焉,装作一副倾耳聆听状的江湖豪杰,顿时炸了锅。

    开什么玩笑,武林至尊竟然想说要禅让?

    “至尊,不知你这话何意?”

    立即便有坐在大殿角落,沉不住气的江湖好汉跳出来大叫。

    “字面意思!”

    端坐龙椅之上的武林至尊,淡淡扫了说话那厮一眼,眼神冰冷阴毒,隔着老远便让开口那厮浑身一冷,刚刚冲上头顶的热血瞬间冷却。

    “那至尊为何想要禅让?”

    武林至尊的反应,众多江湖豪杰都看在眼里,没有丝毫反应自有心急之人开口询问。

    “本人自觉才德不够,至尊之位自有德才兼备之士接任!”

    武林至尊依旧摆着一张僵尸脸,语气平静好象不是在说禅让这么大的事情,而是你吃没吃饭这样的小事一般轻描淡写。

    “至尊,我家帮主雄霸,得才兼备可接任至尊之位!”

    话音刚落,便有坐在前列的天下会好手跳了出来,满脸急切大声道。

    嗡嗡嗡……

    一下子,端坐在客椅上的江湖好汉,像是炸了锅般嗡嗡议论开了。

    一个个神情激动又忐忑,激动的是能亲眼见证禅让这等大事,忐忑的是不知道此事又会掀起多大风浪,卷起多猛的血雨腥风?

    一些家伙心思活络开了,可惜天下会的人已经事先开了口,他们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参合进去。要是毛遂自荐或者被人推荐,消息传到雄霸耳朵了,会不会招致天下会的打击报复?

    没错,这次天下会帮主雄霸,并没有亲自赶来武林皇城,而是派了手下心腹堂主断浪,带着一票精锐浩浩荡荡跑了过来。

    就是不知道断浪这厮,得没得到雄霸的暗中指点。

    总之,这厮到了武林皇城后各种高调各种风骚卖弄,跟独孤鸣成了整个皇城最受追捧的两大年轻俊杰,到了武林皇城都好几天了,也没主动上门拜见林沙的意思和想法。

    林沙对此的态度,自是无可无不可,大家不是同路人,确实没必要凑在一起两看相厌。

    只是不知道,高坐龙椅之上的武林至尊突然扔下禅让的炸弹,断浪这厮有没有心动?

    别人不清楚,林沙可是十分了解,断浪这厮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风云剧情的解释是,他本善良,是受了火麟剑中的邪恶意念影响,才成了野心勃勃的枭雄之辈的。

    对这样的解释,林沙只有嗤笑二字而已。

    断浪这厮要不是心中早有野心,怎么可能被所谓火麟剑的邪恶意念影响,聂风还有麒麟疯血呢,也没见他野心有多大?

    再说回武林皇宫正殿,因着天下会好手的一声吆喝,场面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独孤一方坐在最前列,林沙看得清楚这厮虽然表面若无其事,其实暗地里已气得咬牙切齿,那起伏不定的心绪波动就是最好例证。

    “我父身为无双城主,德才兼备自是也有接任至尊之位的资格!”

    独孤鸣这小子就是冲动,明明知道眼前的武林至尊可能有问题,却还是气不过跳了出来推出了他父亲。

    金碧辉煌的皇宫正殿,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气氛沉凝压得一干江湖豪杰,都有种难以喘气的错觉。

    那些别有心思的家伙,这时候也彻底熄了心思,在天下会和无双城两大豪强纷纷表态之后,他们要是再凑上去就是找死了。

    “我觉得……”

    坐在客席首位上的林沙,这时慢悠悠开口加了吧火:“天下会的雄帮主,还有无双城城的独孤城主都很合适。当然如果至尊想将皇位让于我的话,我也也是不会介意的!”

    说着,懒洋洋扫了眼依旧面无表情的武林至尊,神情似笑非笑一脸玩味。

    轰??!

    林沙这话,真真好似丢进油锅里的火星,一下子就让整个正殿炸了锅。

    “这也也真敢说,他一个孤家寡人怎么当至尊?”

    “话也不能这么说,就他那一身武功,当至尊也没谁敢不服!”

    “嘿嘿,照此说来,就是我也有机会肖像一下至尊之位了?”

    “……”

    原本庄严肃穆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嬉笑无忌,闹轰轰的成了菜市场。

    独孤一方苦笑,心道林少侠说话能不能婉转点?

    我儿子才说让我竞争一下至尊之位,你就颠颠跑出来凑热闹。

    我是知晓你在开玩笑,眼前的武林至尊,怎么也不可能禅让给你,但你也用不着接话接得这么利索吧?

    不管天下会还是无双城的人手,见林沙如此表态全是一脸懵逼。

    “本至尊禅让之人,却是另有其人!”

    端坐龙椅之上的武林至尊,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顶着一双僵尸脸自顾自说道。

    “不知至尊所言为谁?”

    “要是实力比不上雄帮主和独孤城主,就不要拿出来了!”

    “至尊你这是何意,为何非要将至尊之位相让?”

    “……”

    皇宫正殿又是一片喧哗,所有人都弄不明白,武林至尊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实在太古怪了。

    “至尊所言的禅让人选,不会是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吧?”

    林沙歪着头,看向龙椅之上的武林至尊一脸玩味,轻哼哼道:“不要说我们没有提醒至尊你啊,就算皇族答应了,我们都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对,要是个无名之辈,我们就绝不答应!”

    “没错,至尊你说那人使谁,拿出来亮亮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那家伙,莫非也是皇族中人吗?”

    “……”

    林沙的话是个引子,瞬间又将整个正殿给引爆,一干江湖豪杰脸色复杂纷纷议论开了,对武林至尊的言语很是不满和好奇。

    “够了!”

    端坐龙椅之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武林至尊,顶着那张僵尸脸突然暴喝出声,从那愤怒的语气中便可听出心中的愤怒。

    声音不大,却入惊雷炸响,震得在场一干江湖群雄体内气血翻涌好不难受,耳中嗡嗡作响轰鸣不绝,显示了一身极为强悍的功力。

    “告诉你们也无妨!”

    一直端坐不动的武林至尊,猛的起身散发无穷威势,挥舞双手怒声大喝:“此次,本至尊决定将至尊之位,禅让于来自倭国无绝神宫少宫主绝心!”

    话音一落,整个皇宫正殿彻底炸了锅。

    “什么,武林至尊要禅让于倭国中人?”

    “至尊你疯了吗,竟然做出如此疯狂决定,整个皇族是否知晓?”

    “我不同意,中原神州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倭国人做主了?”

    “……”

    顿时,反对声浪一片,其中最为诧异和激动的,非天下会的两位堂主天霜拳秦霜,以及火麟剑断浪,他们身边的小弟也鼓噪得最为厉害。

    林沙和独孤一方只是对视一眼,露出一副尽在不言中的默契眼神,安之若素稳稳端坐,目光玩味看向眼前的‘武林至尊’。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微微眯缝着眼睛,右手有意无意搭在英雄剑的剑把之上,心中杀意熊熊止不住散发丝丝森冷气息。

    他确实没想到,无绝神宫竟做得如此之绝,连武林至尊都敢替换!

    别人看不出来,难道他也看不出来么?

    眼前的‘武林至尊’身上,缭绕着一股子林沙极为熟悉的内功波动,不是无绝神宫的镇宫绝学‘杀拳’还能是什么?

    而且,这股气息波动十分熟悉,以林沙的强悍精神力,只是稍微回思一下,便知晓眼前这位是何许人也了。

    这次,坚决不能让这厮给逃了去。

    “都给我闭嘴,我意已决,择日便举行禅让大典!”

    站在金碧辉煌,代表着神州正统权力的龙椅之旁,‘武林至尊’傲然挺立满身贵气,一股滔天霸气汹涌澎湃,如潮水般以他为中心,瞬间将整个皇宫正殿掩盖,惊得一干江湖豪杰脸色大变目光中满是惊骇。

    “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对,这样的乱命,我们又怎么可能答应?”

    “武林至尊,你最好收回成命,否则后果自负!”

    “……”

    一干与会江湖豪杰顿时气愤填膺,纷纷暴起怒声指责‘武林至尊’的胡闹,有那性子暴烈的甚至都抽出手头武器,准备给‘武林至尊’一个深刻教训。

    “嘿嘿,你们这些家伙,还以为有出手的机会么?”

    面对群情汹涌的江湖豪杰,‘武林至尊’却是嘿嘿冷笑出声,一双凌厉目光中,射出两道毫不掩饰的讥讽神色,淡然开口一脸的高手风范。

    “啊不好,我的功力全部消失了!”

    “什么,混蛋,至尊你竟敢在茶水里下毒!”

    “兄弟们咱们一起冲上去,干翻了眼前这混蛋,真的太卑鄙无耻了!”

    “……”

    一干气氛填膺的江湖豪杰,纷纷脸色大变惊呼出声,整个皇宫正殿乱作一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