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半夜,林沙和独孤一方暂居客栈,一阵微风吹过顿时引起屋中诸人的警觉。¥f,.

    “林少侠,独孤城主,独孤少城主,是我,聂风!”

    一声细微之极的声音,突然在林沙和独孤一方父子耳中响起。

    “聂风,你来做什么?”

    瞬间,林沙房间一片通亮,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穿好衣服匆匆赶了过来,而林沙早就坐在椅子上。

    一阵轻风刮过,洞开的窗户轻轻一抖,一道挺拔俊秀的身影,已出现在三人身前。

    “实不相瞒,我有要事相告!”

    脸色凝重扫视了林沙等人一眼,聂风也不废话直言说道:“此次武林至尊遍邀天下英雄,实乃倭国绝无神的阴谋!”

    林沙和独孤一方,对视一眼微微轻笑,独孤一方沉声喝问:“为何如此说,你有什么证据?”

    “云师兄,被他们给抓住,就关在皇城天牢之中!”

    聂风神色一黯,很是勉强说道:“我正想办法救援,没想到绝无神突然弄了这么一手!”

    “步惊云,被绝无神抓住,还被关在武林皇城的天牢之中?”

    林沙脸色平静,缓声开口反问道:“你是想,让我们配合你救出步惊云,还是向天下群雄告之武林至尊的阴谋?”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脸色微微一变,看向聂风的眼神顿显不善。

    “没有的是!”

    聂风神色坦然,一脸平静回答:“我只是想提醒诸位一番,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说着,身体轻风环绕就准备离开。

    “慢着!”

    肩膀被人轻轻一拍,聂风满心骇然回头一望,正对上林沙似笑非笑的眼神,心头一突竟生不出丝毫抵抗之念。

    “林少侠,你想做什么?”

    聂风的脸色难看之极,一双清亮眸子冷芒闪烁,体内雄浑真气好似波浪翻滚,身上升起一股凛然气势。

    “没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们也怀疑此次武林皇城之行,很可能和倭国的绝无神大有牵连!”

    林沙转身,悠闲坐回了椅子上,冲着神色惊疑不定的聂风笑道:“你尽管寻机救援步惊云就是,绝无神和其他人的注意力,我们会替你全部拉扯过来的!”

    独孤一方神色微动,想说什么最后张了张,却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那就多谢林少侠了!”

    聂风脸上,涌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欣喜,冲着林沙抱拳拱手,回头望了眼满脸轻笑胸有成竹的独孤父子,彻底放心微微一笑:“那我就不打扰诸位休息,告辞!”

    说着,身形如风瞬间消失无踪,显露了一手精妙绝伦的轻功。来无影去无踪,当得起风中之神的称号。

    “没想到,此次武林皇朝的举动,竟然真的是绝无神所为!”

    独孤一方收起眼中的惊讶,脸色难看沉声怒喝:“绝无神这厮,简直欺人太甚!”

    “爹,那咱们该怎么办,皇城咱们还去不去?”

    独孤鸣可没独孤一方那么大反应,他此时担心的是安全问题。

    “去,当然要去了!”

    独孤一方眼中闪过一丝狡诈,冷声道:“不当场喝破绝无神的险恶用心,怎么对得起咱们如此辛苦奔忙?”

    林沙淡然轻笑,独孤一方心中打了什么主意,他自然一猜就中,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这世道本就弱肉强食,武林皇朝没有本事,还被倭国势力利用,自然也就怪不得被人算计丢人丢脸了。

    “那,咱们要不要把消息,告诉哪些武林同道?”

    独孤鸣有些不好意思,转移了话题继续问道:“措不及防之下,他们要是着了暗手可就不好了!”

    “告诉他们做什么?”

    独孤一方怒眼一瞪,不满道:“谁知道他们中间,有没有暗地里,已经投靠了绝无神的混蛋?”

    “确实该小心点!”

    林沙适时点头附和,一脸风轻云淡道:“只要咱们及时出手破坏,想来绝无神也闹不出什么乱子来,提不提醒诸位江湖同道就无所谓了!”

    商量了一会,达到了一致意见后,独孤父子便起身告辞回房休息去了。

    ……

    不几日,林沙一行赶到武林皇城。

    自有皇城总管上前迎接,将他们安排在精致的贵宾客舍。

    “嘿,就是没有之前的猜测,还有聂风那小子的提醒,我也能看出情况不对味!”

    安排好了各自的随身物品,三人又凑到一起,将其余人等赶出五丈范围后,独孤一方冷笑着说道:“武林至尊好大的架子,竟然只派了区区一个皇城总管迎接,要不是知晓他此时情况不妙,这梁子算是结下来!”

    “看来,武林至尊还没彻底屈服??!”

    林沙悠然说道:“就是不知道,这座皇城,到底混进了多少无绝神宫的人?”

    “不管混进了多少,这次我一定要他们好看!”

    独孤一方满脸狰狞,杀气腾腾怒喝出声。

    “你还是悠着点吧,别不小心把小命搭了进去!”

    淡淡瞥了这厮一眼,林沙忍不住轻笑出声,一点都没给独孤一方留什么面子,毫不客气讥笑道:“无绝神宫能干翻你的高手,起码有好几位之多!”

    独孤一方神色一滞,无奈苦笑道:“林少侠,不用这么打击人吧?”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罢了!”

    林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缓声开口:“绝无神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晓,谁知道他还有没有隐藏的帮手?”

    “不会吧?”

    独孤一方满脸不信,冷哼道:“小小的倭国,哪来那么多顶级高手?”

    林沙没有接话,而是转头看向独孤鸣,直接问道:“你怎么看?”

    独孤鸣搔了搔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说不清楚,感觉倭国的高手确实不在少数??!”

    “你们父子俩不要忘了!”

    林沙淡淡扫了两人一眼,悠然开口:“绝无神在倭国风光无限不假,可他也只能掌半壁江山而已!”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闻言身子一震,互视一眼强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试探道:“林少侠,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

    林沙淡然轻笑,眼神平静缓声道:“谁都不能保证,绝无神是不是倭国入侵神州的急先锋,所以你们父子俩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独孤一方默然,很是郁闷问道:“那要不要,咱们跟天下会通通气!”

    “这个你自己做主就是!”

    林沙不在意摆了摆手,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独孤父子无奈得紧。

    ……

    武林皇城,最近两日可是热闹非凡。

    江湖各大门派,凡是接到了武林至尊邀请的,不是掌门亲自出马,就是门中位高全重的长老,加上他们带来的心腹弟子,武林皇城一下子涌入无数好手。

    这些好手,要么寻各自的圈子交流,要么四下拜访广交朋友。

    当然,作为江湖中人,少不了切磋比武,偌大的皇城客舍热闹之极。

    无双城作为南方武林领袖,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自然倍受南方江湖门派巴结,整日里流连于各门派的酒宴,满脸红光兴高采烈。

    说老实话,跟林沙这样的超级强者待在一起,真的亚历山大啊。

    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独孤一方还只能接着,不然还能怎么样?

    被人吹捧的感觉,就是爽。

    而林沙作为成名江湖的超级高手,想要结交认识的武林中人更是络绎不绝。

    他却是没兴趣打交道,把客舍大门一关直接挂了个牌子:有事休扰。

    “结交什么,只要他们还忌惮我这身武功,难道还怕他们不给面子么?”

    面对独孤父子的劝解,林沙却是不屑一顾,玩味道:“两位还是不要昏了头的好,不要忘了皇城还有大敌存在呢!”

    独孤一方和独孤鸣被弄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可面对强势之极油盐不进的林沙,父子俩也是无可奈何。

    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好象没有什么波澜一般,只有林沙他们几个心中清楚,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可是暗潮汹涌。

    就是不知道,聂风那小子出手了没?

    更让林沙感觉玩味的是,他在皇城四处溜达观赏风景时,竟然不小心撞见了无名的弟子剑晨。这厮见了他,还有腰剑佩着的英雄剑,眼神又惊又怒又是尴尬,简直复杂之极让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林沙本想跟他好好‘交流交流’,顺便问一问无名的近况,那厮还隐居在偏僻的乡下没出来么?

    只是可惜,剑晨这厮就像老鼠见了猫般,根本不给林沙靠近打招呼的机会,便一溜烟消失在皇城庞杂的建筑群落之中。

    而让他感觉好笑的是,当天晚上他便在皇城外的繁闹市集,见到了满身落魄气息的无名,这厮正一脸无奈窝在某个小酒肆,自饮自酌一副穷酸破落样。

    “怎么,武林神话也有烦恼?”

    林沙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无名对面,轻笑着调侃道。

    “武林将有大难,林少侠明知故问!”

    无名一脸颓丧,那副落魄样任谁见了,都不会将他跟武林神话联系在一起。

    “山雨欲来丰满楼,无名你不也一样坐不住,跑过来凑热闹?”

    林沙轻笑出声,脸色很是不以为然,淡淡:“你管得太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