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云!

    这小子为了提升实力,当真舍得下本钱,近乎不顾危险直冲那柄巨型黑剑而去。

    咻咻咻……

    跟步惊云一样不要命的高手可不少,这时代一把神兵利器,足以作为祖传宝物流传后代,尤其在主人没胆子尝试的时候,此时不拼上一把更待何时?

    被岩浆染红的巨大剑池,顿时乱作一团。

    一个个江湖豪杰,奋不顾身冲至那把巨型绝世好剑跟前,不顾剑上的滚烫直接伸手就摸。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混蛋,这明明就是烙铁!”

    “啊啊啊,这么巨大的剑怎么拔起?”

    “……”

    顿时,凄厉的惨叫和各种怒骂声响成一片,一道道凌厉劲风,好似鞭子一般胡乱挥舞激起阵阵狂风呼啸。

    一个接着一个成名江湖多年的好手,被岩浆烧得暗红的巨型绝世好剑,烫得哇哇大叫皮开肉卷,根本就没人能将手彻底搭在滚烫的巨剑上。

    更让他们惊恐的是,巨型绝世好剑的滚烫热力,不仅只是将他们的手烫得皮开肉卷那么简单,其中竟有一股热毒顺着手掌经脉和皮肤,缓慢而坚定向全身蔓延而去。

    “火毒,剑上竟然有火毒!”

    “混蛋混蛋,剑上有火毒的事情也不早说清楚!”

    “傲夫人,我这次可是被你们害惨了!”

    “……”

    又是一阵惊呼惨叫,原本人头汹涌的炽烈剑池,瞬间便空旷了下来,只余下小猫三两只,准备做最后一搏,其中就包括了拥有麒麟臂,这等大杀器的步惊云。

    只有林沙看得清楚,被岩浆浸泡过的地底深处,那一团凶厉之气已经牢牢打上了断浪,剑贪和步惊云的烙印,其余江湖豪杰想要引动那团凶煞气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而巨型绝世好剑的滚烫热量,以及依附其上的霸道火毒,又把断浪和剑贪这两位驱逐在外,其实绝世好剑打一开始也就只有步惊云能得。

    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气运盖顶?

    摇了摇头,林沙默然注视一干江湖豪杰,发动了对巨型绝世好剑的争夺战。事情跟他猜测的全无二致,步惊云以麒麟臂抗过火毒后的侵袭,获得了绝世好剑?;甑娜峡?,并一举得到了巨剑崩裂后隐藏其间的一把黑黝铁剑。

    之后的争剑风波自不必多说,断浪第一个就不会允许步惊云得了这么大的便宜。接触火麟剑与‘绝世好?!蠡鸩?,步惊云手上的绝世好剑竟然一分为二断了。

    这下,所有人都傻了眼。

    断浪这厮却是趁势要将步惊云斩于剑下,林沙清晰感应到,就在步惊云危若累卵,顺手抽出剑池中一把不起眼的绝世好剑剑坯之时,隐藏于地底深处的那团凶煞气息,突然涌入了那把不起眼的绝世好剑之中。

    原来如此!

    他之前还很是疑惑,怎么步惊云会那般好运,随便抓上一把剑池中的仿剑,就是真正的绝世好剑,原来因由全都在这团凶煞气息上啊。

    当群雄发现,步惊云随手拔起的一把剑坯。就是真正的绝世好剑之时,那种疯狂的状态可想而知。

    总之,为了绝世好剑的归属,一众江湖豪杰大打出手,一时间剑池血光四溅惨叫连连,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

    就连独孤鸣这小子,也忍不住心头贪念凑了个热闹,结果差点被发狂的步惊云削了半只胳膊,吓得连滚带爬跑了回来,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绝世好剑,最终依旧被步惊云彻底掌控,并借此杀出一条血路,将整个拜剑山庄闹了个天翻地覆。

    “真是没想到,拜剑山庄闹了这么一出,全便宜了步惊云那家伙了!”

    待到步惊云带着楚楚逃出拜剑山庄,一切已经尘挨落定,拜剑山庄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在江湖同道跟前狠狠丢了一回脸。

    独孤鸣跟着林沙一起离开的剑池,满脸不岔感叹道。

    拜剑山庄这次确实损失惨重,关是面子问题估计没个五六年难以消除影响,要是步惊云在江湖上搅风搅雨的话,拜剑山庄的名头将更加响亮。

    这次,拜剑山庄少庄主傲天的胆小,还有傲夫人的心机深沉,都刷新了一干江湖豪杰的认知。

    好好一个迷恋傲夫人的一流剑手剑魔,为了达成傲夫人的目的,更是直接死在步惊云之手,傲夫人却是无动于衷,其心思之深沉让人不寒而栗。

    可惜,不管拜剑山庄如何使尽全力,依旧没能拿下处于受伤状态的步惊云,有了绝世好剑的凶威加城,其实力的提升效果实在太过恐怖。

    此时的步惊云,战斗力跟拥有雪饮刀的聂风,又处于同一水平。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林沙斜瞥了这厮一眼,淡然道:“热闹已经看完了,咱们也该离开了!”

    “好吧!”

    独孤鸣也没反对,摇了摇头苦笑道:“原本以为有好戏看,好戏确实上演了,只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怎么,觉得被利用了?”

    林沙一下子听出了他话中的不满,轻笑着反问。

    “确实有点!”

    独孤鸣没有隐瞒,脸上露出一丝毫不掩饰不恼火,愤愤道:“拜剑山庄的家伙实在太过可恶,既然只是想要步惊云和断浪,以及剑贪的血,直接邀请他们三人就是,何必搞得这么轰轰烈烈,让人白跑一趟!”

    “估计,傲夫人想要傲天那小子,在众多江湖成名好手跟前,露露脸吧!”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拜剑山庄,在江湖上的名头实在太浅薄了!”

    “哼,使这种阴谋诡计有意思么?”

    独孤鸣却是很不以为然,撇撇嘴不屑道:“就算傲天成功得到了绝世好剑,以他的实力能保得住么?”

    “不管保不保得住,那都是人家的事情!”

    林沙轻笑出声,顺着石阶慢慢向上走去,嘴里没有停下说话:“这些,都不关咱们的事,没必要太往心里去!”

    走到溶洞出口之时,林沙忍不住顿足,回望了一眼锻造绝世好剑的地方。

    心中很有些奇妙感觉,这个世界果然不同凡响,锻造神兵之时,竟然可以直接巧妙取用地底岩浆作为底火,甚至还能凝聚凶煞之气于神兵之中。

    这一趟虽然以看客身份为主,但他却感觉没有白来。

    风云世界的本质,其实还是精神力量为主。

    看起来一门门神功绝学厉害非常,一个个江湖高手轻功盖世手段通天,可是跟真正的精神层次手段所能达到的效果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神兵宝刃的威力有多强悍不需多说,不是因为打造它们的材料有多希奇,而是神兵宝刃中都蕴含了极其强烈的精神异力。

    风云世界出名的神兵中,除了英雄剑和无双剑等三四把拥有正面或者十分正常精神异力的外,其余神兵基本上都是走的邪恶道路。

    没办法,那种充满了正能量的精神异力实在太过难得,倒是各种负面情绪以及极端意念却是轻松便可收集。

    风云世界的锻造大师,似乎都有手段和秘法,收集各种极端意念融入所锻神兵之中,这一点让他大感钦佩。

    绝世好剑就是一个最好例子,林沙可以清晰函授到剑池中,那一股凶煞气息的成长以及融入剑坯的过程,对于这个世界的深层次奥秘又多了一份理解。

    单单这点,已经足够值当了,他对以后的前进方向,已经有了更加确切的认识。

    至于绝世好剑,林沙根本就不在意,他的精神属性更英雄剑更加契合??赡苡⑿劢5牟闹什蝗缇篮媒?,可在他手中能够发挥的威力,绝对在绝世好剑之上,他可以拍着胸口保证。

    跟独孤鸣,还有无双城一干精锐护卫出了剑池所在溶洞,整个拜剑山庄此时都处于一种兵荒马乱的骚动之中。

    步惊云带着楚楚还没走远,各路江湖豪雄,不管是想要的绝世好剑,又或者有其它什么目的,都纷纷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拜剑山庄傲天和傲夫人,更是抽调了庄上大部分精悍人马,气急败坏的跟着杀出了山庄,他们绝对不允许山庄锻造了足足百年的绝世神兵,就这样遗落于外人之手。

    “真是一帮疯狂的家伙!”

    林沙对这些人的评价,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是不是看到步惊云如今成了孤家寡人,身边又有大批江湖好手一同行动,以为依靠人数优势变能叫步惊云低头?

    想得美!

    以步惊云的武力还有那一身浓郁得,几乎化不开的戾力,正好受到绝世好剑中凶煞精神异念的影响,两者相合这厮绝对会杀个血流成河。

    当然,这不关林沙屁事。他也只是感叹一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和独孤鸣匆匆收拾了东西,也懒得跟主人家告别,便带着一票精干护卫慢悠悠出了拜剑山庄?

    “恩,怎么回事,好浓郁的血腥气??!”

    刚刚出了拜奸山庄古朴豪气的门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便扑面而至,同时周围低沉的气压也让林沙心情变差,抬眼满脸不爽朝血腥味传来方向望去。

    “这不是剑贪么,还有这几位,怎么都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