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第二新纽约市的时候,近地飞行器缓缓落下,周围都是陈旧的老式飞机,丹尼能感觉到周围的美国人,注视着这个奇特飞行器的复杂目光。

    在出机场的时候,他又遇上了那个东方面孔的青年陈昂,他友好的朝他打了一个招呼:“助你一路顺风,丹尼先生?!彼蛋?,丹尼就注视着他走出机场,两个穿着正装的男人迎了上来,一个看起来像是律师的男人上去和他握手。

    丹尼并不以为意,在美国律师就像警察一样,随处可见。

    但当陈昂坐上来接他的车的时候,丹尼的眼神一下子凝重了起来,陈昂似乎看到了丹尼一直注视着他,在车开走前,还对丹尼微微的点了点头。

    丹尼刚刚还放松的心情顿时有些阴郁,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标志,那是丹尼的父亲和合伙人一起创建的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的标志。

    丹尼的父亲温德尔年轻时曾经找到过昆仑的所在,并在昆仑接受一段时间的护法修炼。

    后来温德尔离开昆仑,回到了美国成为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并同好友哈罗德·密尔查姆一起创建了当时还不叫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的公司,可后来他和哈罗德·密尔查姆一起去登山的时候,却不幸被暗恋他妻子的哈罗德所害,最终只有丹尼被昆仑赶来的弓手所救。

    这些年来,虽然丹尼一直生活在昆仑,却已经调查清楚自己的仇人哈罗德·密尔查姆的下落。

    知道这名成功的商人,回去之后,重整了和他父亲合伙的企业,并改名为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做大做强,在纽约大灾变的时候,借机发展壮大,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国际财团!

    但他没有想到,命运让他这么快就遇见了这个集团的触手。

    丹尼思考着在飞行器上遇到的那个神秘男子,是单纯的巧合,还是被人营造的‘巧遇’,他决定先找到昆仑在美国的潜势力,获得他们的帮助,找一件值得信任的律师事务所,办理身份文件和遗产继承事宜,然后直接去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继承父亲的股份。

    根据他的调查,虽然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多次融资,但不知道是哈罗德心怀愧疚,还是别有图谋。他依旧保留了一部分老友的股份,交给基金托管,虽然有着相当程度的稀释,但丹尼继承遗产后,还是集团的大股东。

    昆仑为他联系了一家开在唐人街的律师事务所,在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丹尼支付了一大笔遗产税,拿回了父亲的股份。

    这时候他知道哈罗德应该已经知道他来了的事情!

    背后的天狼刀残骸,在来到新纽约后,似乎有种奇异的变化,丹尼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那残骸之上悄然复苏,在他日常修炼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天狼刀和他缓缓交融的气息,似乎在得到他身上的一些东西后,这柄神兵正在改变着什么。

    丹尼却没有时间去研究这种变化,他来到了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

    “丹尼先生,你要预约我们的总裁吗?”前台礼貌的回绝道:“但是总裁这几个月都没有预约时间……”

    这时候,丹尼却看到那天去机场接陈昂的那个律师从楼上走了下来,对前台说:“让他进来,这是我们的新股东。这件事我来处理?!?br />
    律师走过来跟丹尼握了握手,打招呼道:“是丹尼·托马斯·兰德·凯先生吗?”

    丹尼只好点头道:“我想如果没有因为失踪注销我的社会保险账号,那就应该是我?!?br />
    律师笑道:“我前天才接到信托基金的通知,恭喜你起死回生,丹尼先生!”

    律师没有和他多说,直截了当道:“我这里有一份关于你的遗嘱,丹尼先生,希望你能配合我?!?br />
    丹尼冷笑道:“我的父亲没有立下遗嘱,他可想不到自己会死?!?br />
    律师似乎有些尴尬,他推了推眼镜道:“不是您父亲的遗嘱,丹尼先生?!?br />
    “哦?”这一回丹尼道倒是有些诧异:“是我母亲,还是我的外公?”

    律师看着丹尼的眼神有些奇怪,他支支吾吾道:“丹尼先生,你刚刚接受集团的股份,可能没有参加过董事会,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并不是一个上市公司,也就是说它不必为大众负责?!?br />
    “这间事情,你作为股东有知情权,但我们希望你能不要透露出去,因为这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其实是,哈罗德·密尔查姆先生的遗嘱!”

    这时候轮到丹尼不可置信了,他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诸多味道不断的翻滚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在昆仑苦修之死,支撑他的仇恨忽然没了支撑,他的心里空空荡荡的,不知是喜是悲。

    甚至还有两分的不相信,总觉得可能是哈罗德知道他回来复仇后制定的阴谋。

    律师领着他来到办公室内,交给他一份哈罗德的遗嘱,遗嘱上将这些年哈罗德收购保留的,他父亲的不动产,母亲的珠宝首饰,乃至他家的旧宅邸,都赠予了他。甚至还有一部分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的股份。

    丹尼带着这些文件有些怔怔的,他抬起头对律师说道:“我能知道关于哈罗德死亡的相关信息吗?”

    律师犹豫道:“这些董事会上曾经讨论过,相关资料早就报告过了……你现在想要,有一个人能帮你?!?br />
    于是便领着他来到了一件隐蔽狭小的办公室,丹尼进去的时候,赫然又看到了那个飞机上遇见过的神秘青年,律师介绍到道:“哈罗德·密尔查姆的巨额保险投放与一家合资保险公司,很罕见的是,那是一家中美合资的保险公司。因为中国的‘变化’,中方的一切事宜由中国政府代为处理?!?br />
    “这是中方的保险调查人,负责哈罗德的巨额保费相关调查事宜?!?br />
    又对陈昂介绍道:“这是哈罗德先生一部分股权的继承者和公司的大股东,他想知道一些哈罗德身亡案的相关事宜?!?br />
    陈昂这时候正在处理相关监控录像,看到丹尼,顿时认出了他:“我和丹尼先生似乎做的是同一班次的飞行器,丹尼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哈罗德总裁在我司投保,选择的是人身意外保险?!?br />
    “一个月前,哈罗德先生被发现在办公室身亡,警方判定,是他杀!”

    “嫌疑犯扭断了哈罗德先生的脖子,但警方没有找到任何嫌疑人,调查陷入了僵局,所以本部才派遣我来协助调查?!?br />
    “根据相关情况判断,嫌疑人是一个有高超的身手,受过相关训练,相当专业的杀手。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的安保,是由自建的安保公司负责,我调查过集团的安保措施,可以说是密不透风,铜墙铁壁?!?br />
    “在众多精锐的安保人员和高科技设备下,想要悄无声息的杀死哈罗德总裁,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br />
    丹尼怀疑道:“也就是说,哈罗德自导自演的可能性更大?!?br />
    律师在旁边不安的咳嗽着,但丹尼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听陈昂道:“不是没有可能,但还有另一种解释,有一些人,他们拥有不同寻常的能力,或许能做到这种在我们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br />
    丹尼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在暗指自己。

    但他感觉到,陈昂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陈昂继续道:“所以我调出了斯塔克工业集团的卫星记录,发现了一个嫌疑人,他曾经在哈罗德先生死亡的时间段,出现在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附近,而且他也是有可能杀死哈罗德总裁的人?!?br />
    说着墙上投影出了一个人的照片,一个穿着夜行衣一样的超级英雄制服,面罩上却没有眼睛的人。

    陈昂介绍道:“超胆侠,旧纽约市地狱厨房区附近出没的义警,前任超级英雄,在纽约市大灾变发生后,他曾经一度在被天网控制的纽约市行侠仗义,但在三年前,涉及天网一次清洗纽约市犯罪组织的行动中失踪?!?br />
    “一个月前,却忽然在哈罗德·密尔查姆工业集团附近,被斯塔克工业的卫星发现?!?br />
    陈昂冷漠道:“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超胆侠确实是杀死哈罗德总裁的最大嫌疑人,可奇怪的是……哈罗德总裁似乎很早就知道自己会遇害。所以也不排除他自导自演的可能。不过我已经亲自确认过他的死亡……”

    丹尼的脸色变得很奇怪,他有些犹豫道:“我能……亲自去见见他吗?”

    律师为难道:“丹尼先生,哈罗德总裁的尸体已经移交给了他的亲属,这件事我们无权……”

    丹尼没有和他多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回到暂时居住的地方之后,丹尼取出了自己在昆仑的练功服,他将练功服有些奇异的布料重新剪裁,给自己只做了一个能遮掩身份的战袍,在穿上战袍之前,丹尼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天狼刀的残骸,带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