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李耀的脑子里好像有个万花筒一下子炸开,无数绚烂又斑驳的画面如汹涌澎湃的潮水般涌来,他仿佛看到一个身材高挑,蜜糖色皮肤,嘴巴和耳朵都很大,不算太好看却充满了生气的女孩子,大咧咧朝他走过来,他们放肆地哭,放肆地笑,放肆地吼叫,放肆地拥抱……

    他还看到两头霸王龙在亘古的荒原上旁若无人地打滚;看到两颗古怪的大树互相纠缠千年万年;看到一对对豺狼虎豹在炎热的午后耳鬓厮磨,抵死纠缠;他甚至看到两颗星球——两颗电光石火的流星呼啸而至,狠狠撞击到一起,撞击了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炙热的岩浆狂涌而出,生命的气息扩散到整个宇宙。

    “怎么回事?”

    李耀挠了挠裤裆,喃喃自语,“为什么突然产生一种腰酸腿软,非??招榧拍母芯?,就好像贼去楼空,整个人都筋疲力尽、索然无味了——这两天也没那啥??!”

    李耀定了定神,继续看下去。

    他很快就被丁铃铛这个看上去有些另类的女性角色吸引。

    按照一般的写法,这种凶猛到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大姐姐,不太可能是女主角。

    但不知为什么,李耀的脑子里就是隐隐浮现出了丁铃铛生气勃勃,如火焰花般怒放的画面,这画面在每一个脑细胞中都熠熠生辉,叫他忍不住想看下去,知道这个女孩子的一切,以及她和“修真李耀”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

    “这章太短了,作者真能水,根本没什么内容嘛这章,不算不算,再看一章。

    “哎,杀千刀的断章狗,好死不死刚好卡在情节的关键点上,这也太无耻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要不然,把这个什么魔蛟岛的情节看完,嗯,看完就睡觉!

    “果然这个‘修真李耀’还是很老套地昏迷,衰弱,被人耻笑,当成废物了,不过这又是什么情况,他不会真的和那个肌肉女丁铃铛好上了吧?要是他真的找了那个肌肉女,我就不看了,打死都不看了!

    “不知不觉已经看了快一百章了啊,要不然就凑个整吧,看到一百章就睡觉,我起誓!

    “一百章到了,嗯,嗯嗯,现在是半夜十一点五十七分,说起来也还算是‘今天’来着,最后三分钟,再看一章,十二点准时睡觉,用崭新的面貌,迎来崭新的明天!

    “搞、搞什么鬼!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刚才还是十一点五十七分,才看了短短一章就变半夜两点了?什么,不是一章,我已经看到了一百八十二章?不可能啊,见鬼了!

    “好吧,既然已经两点零二分了,那就再凑个整,争取两点半看到两百章,然后把这本书彻底删掉,连看书软件也卸载掉,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三、三点了?为什么,苍天啊,大地啊,这究竟是为什么!

    “三点半?怎么就三点半了?堕落啊,我怎么堕落到这种程度,难道真是最近写论文找工作压力太大,急需一个舒缓神经的渠道?也是,必要的休息和娱乐还是要的,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别太纠结论文和工作的事情,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钻了牛角尖,脑子纠结坏了也不好——话说这个作者还真是不会写感情戏啊,哈哈哈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没见过这种男女主,哈哈哈哈,怎么回事,感觉双腿越来越软,下半身隐隐作痛,就好像被火车来回碾压一样——以后真应该降低点儿频率了。

    “不行,一定要睡了,再看最后一章,一定睡,我起誓……”

    李耀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一边揉搓着小腹,一边飞快划着手机。

    真是奇哉怪也——《修真四万年》这部除了修真加科技的噱头之外,的确平平无奇,了无新意,没有丝毫过人之处,就好像是大工业流水线上下来的标准化商品,看亦可,不看亦可。

    什么大荒列车上热血沸腾的桥段,也摆脱不了作者强行热血,却叫读者看了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嫌疑。

    但是……

    为什么李耀越看越觉得熟悉,绝大部分场景和画面都像是百年前的记忆般朦朦胧胧,似曾相识,又越看越想看,急着知道“修真李耀”和他的朋友们,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凯没骗人,《修真四万年》真好看!”

    李耀打了个哈欠,“去尿个尿,尿完了一定睡觉,不睡觉不是人!”

    李耀睡着了。

    或者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

    因为他又做了无数个光怪陆离,恍若隔世的异梦。

    而今天,异梦却比过去清晰了上百倍,清晰到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坐在高低床下面的书桌旁,聚精会神看一本叫《修真四万年》的网络。

    他又看到了那头抹着口红的霸王龙。

    但这一次,霸王龙的背后还跨坐着一名蛮族女王。

    锐利的双眸,笔直的鼻梁,蜜糖色的双唇和小麦色的皮肤,周身散发着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正是里的人物“丁铃铛”。

    “过去那么多年,我一直在无尽星海中找你,从斗气宇宙开始,一路杀穿了那么多宇宙,那么多世界,那么多魅惑的天堂和可怕的地狱?!?br />
    丁铃铛盯着李耀,声音低沉充满磁性,纯粹又充满了沧桑,“所有人都说你已经死了,神魂和生命信息彻底粉碎,湮灭于虚无了,但我就是不信,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一定以你自己的方式坚持着,哪怕敌人是地球,甚至是……整个宇宙!

    “还记得我们离别时说的话吗?

    “我说过,就算有朝一日你死了,下了阴曹地府、九幽黄泉都无所谓,因为我会拆了阴曹,轰爆地府,把九幽黄泉都烧个一干二净,把你救出来的!

    “李耀,坚持住。

    “我来了!”

    李耀又一次猛然间惊醒。

    感觉自己的十指和腰杆这辈子都没这么酸疼过。

    那就好像有人把烧红的钢针狠狠戳到了他的十个指甲盖里,又用烧红的大铁锤在他的腰上狠狠砸了一锤。

    身体虽然已经苏醒,意识还沉沦在大脑的沼泽中,他浑浑噩噩地在椅子旁边坐了十分钟,直到惨白的阳光直刺双眼,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九点半。

    今天是周一,毕业班虽然没什么课,但室友们都去图书馆准备论文,或者去外面跑实习和招聘了。

    宿舍里十分安静,令墙上挂钟的时间流逝声大到难以忍受,李耀屏息思考昨晚发生的一起。

    他好像看一部很有意思的网络看到了后半夜,然后下床去尿尿,完了回来坐在高低床下面的椅子上又看了一章,再一章,还一章,不知道看了几章,看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时还把自己记录异梦的小本子拿出来写写画画,然后就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着了……应该是这样吧?

    “网络害死人??!”

    李耀用力挠着乱蓬蓬如鸟窝般的头发,睡眼朦胧地想着,“好吧,昨晚又堕落了,待会儿就把这本书删掉,软件都卸载了,然后从今天中午,不,中午还是补觉吧,从晚上十点钟就开始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没错,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话说回来,腰怎么这么疼,站都站不起来,不对啊,内裤很干爽,真没那啥??!”

    李耀歪着脑袋,打着哈欠,竭力回忆着自己昨晚尿尿之后究竟干了些什么,除了看书之外,好像就是在小本子上涂涂抹抹,写写画画。

    李耀随手打开自己最**的“梦境记录本”。

    然后,他就愣住,脸色煞白,如见鬼魅。

    只见梦境记录本上,那头抹了口红的霸王龙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名英姿飒爽,霸气外露的蛮族女王,双眸深邃到能洞穿笔记本和书桌甚至地壳。

    蛮族女王对他伸手,似乎想要把他拉出深渊,或是一种战斗的邀请。

    李耀用颤抖的指尖,摩挲着自己画出来的蛮族女王,一道诡异的电流,从指尖流淌周身,即将引爆他的心脏。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达到极限,忍不住想要发出压抑了无数年的咆哮。

    “这是我画的?”

    李耀有些不敢相信地问自己,“我的画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画出来的人这么像?”

    再往后翻,还有新的画,用他桌上的圆珠笔和签字笔随意涂鸦,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座座城市或者建筑或者自然风光。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心脏几乎要长出手脚,撕裂胸膛,跳跃出来。

    浮戈城,法宝坟墓,赤霄二中,辽远号,大荒列车,大荒战院……

    虽然没有标注,但是李耀一看就知道,都是《修真四万年》里面的场景,有一副绘制着大荒列车的圆珠笔画上,甚至还清晰可见正在战斗的士兵,牺牲的修真者,尖叫的乘客以及远处发出刺耳尖啸的“鬼面银蚊”。

    虽然笔法很拙劣,但一看就叫人热血沸腾,仿佛身临其境,回到那天的大荒,雷暴区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