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下河试炼场

    “拥有了这些之后,你的实力应该在世界学府之争中已经不会轻易落败了,要知道为了获得这样一整套完整的魔具,连老家主都亲自出面了,你可一定不要让我们失望?!敝芤樟指抛约号耐贩?,满眼期待的说道。

    “肯定不会的。以我现在的修为,也没有多少个人会是我的对手?!蹦骆糜焙苁亲孕诺幕卮鹱?。

    “话说起来,穆宁雪那丫头还赖在队伍里吗”周艺林询问了起来。

    “嗯,看见她可烦了,就没见过这么不害臊的女人,一身的臭名,还要出来丢人现眼,这不是给我们世族抹黑吗”穆婷颖说道。

    “以前她就总是和你争,现在她还拿什么和你争呢”周艺林说道。

    听到这句话,穆婷颖就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大概是她最爱听的一句了。

    她在世族里,被穆宁雪的天赋和修为压了不知多少个年头,总算有机会翻身了,这种感觉比她想象中还要好,那种在世族里被人宠着,被人围绕着,几乎所有最好的资源都归自己所有

    “所以,我现在要让她一无所有”穆婷颖笑了起来,在她一直都保持着伪装的笑容里,似乎这个笑容是从未有过的真诚

    地中海的风吹来,像一双柔和的手在轻轻的抚摸着头发。

    一缕银色的长丝荡跟着风的线条轻轻的摆动着,穆宁雪稍稍侧过脸来,看着在风里飘动的发梢

    不是所有的都是雪白,似乎已经有一些呈现出了本来的浓墨色,以往基本上看不见,但这次竟然已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浓墨的发丝混杂在那些纯粹的雪白色的头发里。

    浓墨是她头发本来的色彩,她的妈妈便是如此,浓墨如丝绸,美得宁静,而非是这种无比引人注目的雪白,给她一种苍白、悲伤的感觉,挥之不去。

    “等头发全部恢复了颜色,你就不用再被冰冷梦魇给折磨了,它将为你所用?!蹦履┠院@锘够氐醋耪庋痪浠?。

    头发颜色的改变,便是她逐渐掌控了这股力量最好的证明。

    “穆宁雪,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很久了?!币桓瞿凶拥纳舸雍笸反斯?。

    穆宁雪转过头去,看着这位笑容温和的三十多岁出头的男子,脸上的神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真是造化弄人啊,十年前我承诺过你,只要你想,并付出努力,便一定会成为我们世族里最强大的冰法师??擅挥邢氲交岱⑸茄氖虑??!蹦凶幼叩搅饲派?,靠在桥栏上,发出了一句感慨。

    穆宁雪没有说话,她只是不明白此人出现在这里的用意。

    她的天赋,她的出众,有一大半关系源自于眼前这个男子,是他从众多穆氏的分支家族中选中了自己,并让自己在偌大的穆氏世族生活,享受着如同公主一般的待遇和最优越的修炼资源。

    穆宁雪至今都没有弄清楚此人在穆氏世族的地位,似乎他的一句话,总能够让整个世族会议都有所倾斜,哪怕自己从本质上而言根本不算是整个穆氏世族的直系成员,他也能够将自己捧到那么高的位置上

    “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男子看出了穆宁雪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不由的笑了起来。

    “嗯?!蹦履┑懔说阃?。

    “你也不用再叫我先生了,这听上去我像是你的老师。我叫潘西?!蹦凶铀档?。

    “潘西,不姓穆”穆宁雪有些诧异的说道。

    按照她的推断,此人应该至少是族长会议里的人吧,决定着整个世族的方向和发展。

    潘西摇了摇头,他露出了一副闲聊的慵懒表情道:“我在这个世族里,更像是一个幽灵?!?br />
    “你想说什么?!蹦履┯锲骄驳?。

    这个人,他早应该出现,在穆贺事件导致他们整个分支家族受巨大打击的时候,这个在穆氏世族最有话语权的人却连影子都没有看见,本身穆宁雪在整个穆氏能够站住脚跟,一方面是自身实力碾压了其他人,另一方面便是此人的支持。

    穆宁雪从没有期望过这个人会给予自己什么帮助,他对穆宁雪来说,像是一个启蒙老师,引着自己走向了这条冰之修行,可穆宁雪并没有把他当做是一个信赖的人,因为穆宁雪相信,在他的手底下,一定还有很多像自己这样的被选出来的人,但凡有一天自己无法占据最强的位置,便会立刻被取代。

    穆宁雪只是不明白,既然他早就因为黑教廷事件放弃了自己,为什么又要现在出现,他现在不是应该多和穆婷颖做交流吧。

    “你知道的,冰是我们世族的族辉,整个中国尽管有很多与我们齐头并进的大世族,可论修为与实力上,没有哪个世族能够比我们更强大,没有哪个世族可以比我们培育出更多的高阶法师和超阶法师。那么,你知道原因吗”潘西问道。

    穆宁雪怎么可能知道原因

    穆氏一直都很庞大,像自己这样一个穆氏的旁支在一座小城中都拥有非常高的地位,而类似于她家这样的穆氏旁支更是数之不尽,可谓是掌控着国内无数个城市的最高话语权。

    只是,除了历史悠久之外,穆宁雪真的想不到这个世族为什么可以这般宛如一个庞然大物,宛如一个帝国

    “事实上,我们在最鼎盛的时期,世族的族辉曾想要变更,不是冰,而是弓,一柄看上去完全有水晶做成的晶弓?!迸宋魉档?。

    穆宁雪愣了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与自己灵魂宛如签订了契约的冰晶刹弓

    “没错,是它?!迸宋骱孟衲芸创┠履┬闹兴?,脸上挂着笑容。

    “我不明白?!蹦履┎唤獾?。

    “你不明白的会很多,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迸宋髁成闲θ萋氖樟似鹄?,渐渐的绷紧了。

    “什么事实”

    “这个契约,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迸宋髯叩搅四履┑拿媲?,声音变得有些轻道,“记不记得我最早的时候就跟你说过,这条是踩着别人的身体走向世族的宝座的阶梯,我想那个时候你一定是把它当做了一个比喻,其实这不是比喻?!?br />
    穆宁雪只是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事实上这个危险气息的来源就是眼前这个人。

    “除了你,我们世族里还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你并非是独一无二的?!迸宋魉档?。

    “我从来没有见其他人使用过?!蹦履┧档?。

    “这种事情,我们是不会放在直系子弟上来用的,更何况现阶段而言,你是刹弓契约里面最强的那个,它的掌控权在你的手上?!迸宋魉档?。

    不等穆宁雪询问关于刹弓的事情,潘西又接着开口了:“刹弓诞生的那天,我们将它打成了碎片,然后分别送给了那些像你这样比较有天赋的法师。刹弓是入门级,并且也只比较适合与如空白纸张一般的法师灵魂融合。你难道忘了,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把类似的碎片送给你,让你将它融化掉吗”

    穆宁雪自然记得,几乎每过几个月时间,便会有冰晶碎片送过来,穆宁雪也没有过问,只是按照最初的时候,将这种碎片放在手心上,让它慢慢融化。

    而几乎每融化掉一个碎片,穆宁雪便感觉自己的修为得到了一些提升,同时灵魂内的冰晶刹弓也变得更强大几分,当然,那股可怕的寒冷也会因此增加,唯有不断的修炼,更努力的提升,才能够使得身体不被冰魔给纠缠。

    “你的头发也开始变回原本的颜色了,这么说来,你和冰晶刹弓之间已经越来越融洽了?!迸宋魃斐鍪?,抚了抚穆宁雪的头发丝。

    穆宁雪对他这个行为很反感,立刻后退了几步。

    “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这些”穆宁雪'惕心越来越重,她坚信这个家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告诉自己这些连很多世族核心人员都不知道的事情。

    “我给你这样解释,估计你就明白了。刹弓是需要复苏之力的,复苏的方式是化作碎片与冰系魔法师的灵魂共生,为了让复苏之力更加纯净,所选择的冰系魔法师,最好是刚刚觉醒冰系能力的。等到这些碎片复苏的差不多了,我们会挨个把碎片收回来,然后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尽可能的在她的身上组成完成的刹弓?!迸宋餮杂锢锎偶阜掷淠奈兜?。

    “所以我的修为在每次获得碎片后提升”

    “是的,你可以把你自己看做是一个蚁后,其他工蚁如同奴隶一样为你供养那些碎片,然后搬运到你这里,最后建造出精致完美的蚁巢”潘西说道。

    听到这里,穆宁雪心中已经涌起了一阵愤怒之意。

    “那么那些失去了碎片的人呢”穆宁雪无比严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