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空间剧烈的震颤,莫凡感觉自己周围正在不断的变化,时而是扭曲的空间乱流,时而是一片虚无混沌,时而又是万水千山

    眼花缭乱,头疼欲裂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切才终于平静了下来,莫凡整个人瘫软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如同一个被海上风暴折磨了几天几夜的人。

    阿莎蕊雅和莫凡同时出现在,她倒在了莫凡的旁边,她脸色一样苍白至极,身子柔弱无骨,没有了半点力气支撑,就那样倒在了莫凡的身上

    天空晴朗,白云洁净,远处的山翠绿翠绿,近处的草风中摇曳,时不时几朵野花的花瓣飞舞到空气中,不知道落向何处。

    高高的草露滑落,滴落在了莫凡的裤子上,结果一下子湿了一大片。

    莫凡很快就被这份冰凉给弄醒了,迷迷糊糊的挪了一下身子,结果发现自己腹部位置上还压着一个脑袋,随着自己这么一挪,她脸颊就往下面一点倾斜了。

    “喂喂,你醒醒,你口水弄湿我裤子了”莫凡推了推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也醒了过来,结果发现莫凡裤裆真的是一片湿,脸一下子嫣红得要滴水了,急忙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别过脸去。

    “我说叶梦婀同志,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莫凡回想起自己昏迷前那死亡降临的可怕一幕,认真的说道。

    阿莎蕊雅稍稍抬头,发现是一颗高草在往下滴露水,这才释怀了起来

    就说嘛,自己怎么可能这么没形象,就算是不小心昏迷在了那么尴尬的位置上,那也不至于流口水呀

    “是露水?!卑⑸镅胖噶酥改强攀蹁醯母卟?。

    “我靠,谁跟你说这个了,我说的是暴君山脉顶上的那个黑黑的,大大的,我精神损失费你赔偿个10亿都不够”莫凡说道。

    “你应该感谢我,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见过那家伙还活着的人?!卑⑸镅趴颊硪律押屯贩?。

    “你这什么逻辑先告诉我,那家伙是什么东西,那也太太太太他妈大了吧”莫凡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是真龙,一头远古黑暗真龙”阿莎蕊雅说道。

    莫凡张了张嘴,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龙

    真龙

    远古黑暗真龙

    “你说的是那种纯正的,曾经在欧洲横行霸道的统治级生物巨龙”莫凡一字一字的认认真真的问道

    “是的。纯正之龙,我们称之为真龙,也叫做巨龙。那家伙还有一个名字,阿加勒大帝。它果然是苏醒了,并栖息在暴君山山顶。它的感知能力好强大,我已经用黑暗掩息阵来抹掉你我的气息,结果还是被它察觉了?!卑⑸镅潘档?。

    “所以,你到那破山上,就是想证明一下上面是不是有一条远古黑暗真龙”莫凡说道。

    “对呀,这个信息可是无价的?!卑⑸镅潘档?。

    “我觉得我们可以恩断义绝了”莫凡说道。

    搞的什么鬼东西,这女人简直尼玛就是一个疯子啊。

    远古黑暗真龙,这家伙的级别恐怕都有些超出了莫凡的认知范围了,估计连禁咒级别的法师都不一定敢去招惹它,这个阿莎蕊雅却跑到人家的地盘上。

    差一点点小命都没有了

    “我们这不是没有死吗”阿莎蕊雅睫毛轻轻翘起,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只要你那空间变迁大阵再慢那么一点点”莫凡没好气的说道。

    阿莎蕊雅是一个阵法师,显然她刚才在布置逃跑之阵,所以让莫凡把空间魔能释放出来,这样可以有利于空间魔法阵的快速运转。

    说实话,莫凡觉得以那头原故黑暗真龙的能耐,若是它真的有心要追的话,绝对是可以破开空间,强行在空间乱流之中追击出来的,到了那家伙的级别,空间魔法已经没有那么捉摸不透。

    万幸的是,那头远古黑暗真龙并没有太把莫凡和阿莎蕊雅当回事,就当是两只蚊子飞走了,它也懒得追,不然,这个空间变迁挪出了几百公里,它也一定能取了莫凡和阿莎蕊雅的性命。

    所以,莫凡才说这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圣女,完完全全就是个女疯子

    “现在我们在哪”莫凡看着周围,景色貌似还不错,空气也很好,就是不知道在哪个地方。

    像阿莎蕊雅布置的这种空间变迁大阵,若是没有提前设置好一个空间落点的话,就会被时空乱流随机抛到某个角落,莫凡甚至都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意大利

    “大概是在克罗地亚吧,你不是要与我恩断义绝吗,为什么还要问我”阿莎蕊雅倒是带着狡黠的笑意,一点也不为之前的事情感到心慌。

    “你退我钱,我们还是朋友?!蹦菜档?。

    “到头来,还是钱的问题?!?br />
    “总得支付我点精神损失费,换作是别人,早已经脑崩了”莫凡说道。

    “你这不是好好的吗,而且你可以向很多女孩子炫耀,你是见过真正巨龙的人?!卑⑸镅潘档?。

    “这是我的事情,你到底是退还是不退”

    “不退?!?br />
    莫凡有些气急败坏了。

    “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莫凡确实是被惊吓到了。

    说实话,刚才那头远古黑暗真龙,即便是自己化身成恶魔,也不一定是它的对手,被一个这样一个神经婆子带到鬼门关走了一圈,是个人都没法好脾气,偏偏阿莎蕊雅还在那里笑,笑得跟一只小骚狐狸一样,与她那纯洁娴雅的气质混合在一起,便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来。

    莫凡也是脑袋有些混乱了,抓住阿莎蕊雅的手腕,直接往草地上一铺。

    身体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丝的魔能,在时空乱流的摧残下,魔能基本上被甩空了,所以莫凡直接动用了这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把阿莎蕊雅给压住。

    莫凡坚信,阿莎蕊雅也没有了半点魔能,她跟自己一样经历了时空乱流,一样疲惫不堪

    果然,被莫凡摁住的阿莎蕊雅根本没有施展任何的魔法来反抗,她满眼羞怒的盯着莫凡,一张精致性感的容颜里却不愿意露出半点怯意与妥协,甚至如同高贵女王一样用那双骄傲无比的眸子盯着莫凡,就那样盯着,坚决不移开视线。

    这下反倒把莫凡弄愣住了。

    莫凡也就是吓吓她,让她乖乖的服软,也算是让自己发泄一下刚从死亡边缘逃回来的那不满情绪,谁知道这女人刚的狠,这都不带妥协的

    大家都没有魔能,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可从性别角度来看,莫凡怎么都是占据先天优势的,真要做点什么,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好吗

    “死妖精,你赢了”半晌之后,莫凡松开了阿莎蕊雅一只手。

    “你怕了”阿莎蕊雅笑了起来,漂亮的眼眸里闪烁着狡猾。

    “不过要取点利息”

    就在阿莎蕊雅以为莫凡会完全松开她的时候,莫凡猛的压了下来,在她那饱满柔软的红唇上重重的一吮。

    阿莎蕊雅瞪大了那双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莫凡真的敢轻薄自己,她那个自由的小手胡乱的拍打着莫凡的肩膀,可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手臂也变得没有什么力气,浑身软软的,酥麻之感从那野性的索吻里一下子荡遍了全身

    “下次再这样忽悠我,肯定不是亲几口这么简单”莫凡总算彻底松开了阿莎蕊雅,阿莎蕊雅香香的唇气还萦绕在嘴边,哪怕是回味都那么的美妙。

    “你这个无耻肮脏下流的混蛋”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骗子,疯子,小偷,我真是瞎了眼,相信一开始看到你戴面纱的神秘和纯洁”莫凡说道。

    “我会要你好看的”此刻,阿莎蕊雅变得有些气急败坏了。要是有魔能,她一定会呼唤出黑暗骑士,让黑暗骑士用剑把这轻薄自己的家伙给砍了

    “世界那么大,会不会有下一次见都不好说?!蹦舱剂说惚阋?,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其实莫凡就是看不惯阿莎蕊雅那种明明干了人神共愤的事情,还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别一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掌控中的智慧女神样子,就现在他们这种魔能残废状态,那还不是莫凡说想上,就上的

    阿莎蕊雅听到莫凡这句话,反而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莫凡也不是很摸不透这个女人心思的,见她这么快就平静了,也没有再和她折腾,摆好坐姿,开始进入冥修,尽快把自己的魔能给恢复过来。

    阿莎蕊雅也知道,在陌生的地方没有魔能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她也没有再浪费一点时间。

    进入冥修后没太久,莫凡睁开了眼,看着坐在旁边专注冥修的阿莎蕊雅。

    宁静下来的阿莎蕊雅确实很美,那份静谧和那份端庄谈不上半点的伪装,完全是由内而外散发的,让人坚信她一定有着碧落出尘的圣洁高贵。

    可是,为什么她干的事情,就会如此离谱

    证明一条黑龙大帝的存在

    这他妈不是有病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