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雷”

    莫凡将自己刚刚吸纳的所有雷电从身体内彻底的释放出来,霎时雷电排成了排,地毯式从他的面前轰隆而过。

    那只风炎雷鹫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被这排成排的雷电轰扫给电得惨叫连连

    莫凡刚才可是将库存在身体里的天地雷电之能也一起释放的,这成排的电群威力相当可怕,那风炎雷鹫被连续的攻击后,连爬都有些爬不起来了

    最重要的是,这只风炎雷鹫的身上还出现了许多荒雷之痕,随着莫凡意念一动,数十道荒雷之痕同时闪耀起了苍黄色的光辉

    低压而下的黑云之中,一条苍黄闪龙豁然撕开黑夜,蜿蜒冗长,势如破竹,目标正是这只风炎雷鹫

    风炎雷鹫还未从刚才那群闪电中缓过劲来,谁知这由几十道荒雷之痕引发的暴君制裁又从天而降,生生的把它轰到了一个焦黑的窟窿之中,它的身躯也好像要随之崩解了一般

    一旁的阿莎蕊雅看得也有些出神。

    这暴君荒雷的威力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尤其是那荒雷之痕,竟然可以一口气叠加个几十道,然后凝聚成一股苍黄游龙闪电,一口气制裁

    一旦荒雷之痕超过三十道,引发的暴君制裁威力便丝毫不逊色于一个高阶雷系魔法,那风炎雷鹫本就被莫凡那群闪现给轰得身负重伤,这一个追加的暴君制裁可就要了它半条命了

    “咻咻”

    那只风炎雷鹫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它拍打着翅膀开始落荒而逃,迅速的逃到了它的其他同伴的面前。

    看到这统领级的生物见到自己都要逃窜,莫凡不禁咧开了笑容,身体里似乎有用不尽的雷电之能,并且可以按照自己的思维随意操控

    “别恋战,等那只大风炎雷鹫回来,我们会很麻烦?!卑⑸镅潘档?。

    “恩?!蹦驳懔说阃?。

    魂级雷种已经到手,莫凡根本没有必要与这些风炎雷鹫继续纠缠,对方数量毕竟达到了九只,若没有山岭泰坦帮忙,他们要对付起来还是非常困难。

    “往这里走”阿莎蕊雅忽然间指着那条山缝道。

    “我们不是才出来”莫凡愣了下。

    “别说那么多,快进来?!卑⑸镅潘档?。

    说话之间,天空中已经卷起了一道上通云端,下抵山岭的火焰飓风,火焰飓风庞大的气息隔着数公里都令人心跳加速。

    那大风炎雷鹫飞回来了,莫凡可不至于因为获得魂种就开始膨胀起来,九只风炎雷鹫其战斗力那是相当可怕的。

    阿莎蕊雅收回了她的黑暗骑士,莫凡也将小炎姬收入到了自己的契约空间中,继续沿着山缝前行,一直抵达了暴君荒雷所在的位置莫凡才留意到,原来山缝在雷电光球位置还不是尽头,再往后还有很长的狭缝,渐渐的变成了狭窄的山缝洞穴。

    莫凡一路跟着阿莎蕊雅,心中暗暗奇怪。她是怎么知道这后面还有道路的。

    而且,既然要从这里经过的话,就意味着必须拿下暴君荒雷,自己完全是付钱帮人家扫清路障啊

    不过仔细一想,要没有阿莎蕊雅,自己也不可能获得这暴君荒雷。

    “你明明就是要从这里经过,却告诉我先拿暴君荒雷我们更有底气?!蹦苍诤谄崞岬南练於纯呃锼档?。

    “我也没有欺骗你呀,你拿到了暴君荒雷,这在魂种里面已经是上上品了”阿莎蕊雅说道。

    “我只是心疼我的钱?!蹦侧止玖艘痪?。

    “我觉得我收少了?!卑⑸镅潘档?。

    “我们这是去哪”

    “山顶”

    暴君山峰中栖息着太多的妖魔,要想直接顺着山峰一路爬上去,基本上会被那些妖魔给分食个干净,能够在这里有窝的基本上都是统领级生物,它们也大部分都拥有比较远古的血统,无论是在过去制霸山岭,还是如今逐渐进化蜕变的一方霸主,就没有几个是善类。

    山体内的蜿蜒之洞倒是一条难以发现的密道,可以通往山峰的顶部,当离开了山洞后,天已经亮了,只是由于这里终年积云,使得山顶和周围的连绵山岭仍旧是一片晦暗不明。

    山顶道路非常的陡峭,走在那削尖的山沿,感觉随时都会跌落下去的样子。

    嶙峋的山石呈现看上去如同一只巨大的剑背龙,形成一个坡度正缓缓的延伸到了云层位置,并在最后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巍峨的长崖

    长崖完全是伸展到了山的外面,道路是很平整,可远远看去仍旧令人心慌,走在上面便完全是走在一条天空之道上,狂风凛冽,云雾涌动

    “你站到长崖的尽头去?!卑⑸镅哦阅菜档?。

    “能先告诉我什么用意吗”莫凡说道。

    “没那么多时间解释,到了那里之后,把你的空间魔能释放出来?!卑⑸镅潘档?。

    “好吧?!蹦布⑸镅乓桓毖纤嗳险娴难?,想来她接下去做的事情也绝对不太寻常。

    事实上这座暴君山脉山顶就给莫凡一种不寻常的感觉,云雾在这个时候开始下沉了,渐渐的浮在脚下的位置,顶空是干净到没有一点点杂质的蔚蓝苍穹,云海在脚下涌动,整座暴君山的山体也掩盖在了云雾之中,唯有这延展微微上坡的长崖,宛如一座灰白色的断桥伫立其中,组成了一幅壮丽无比的画面。

    而在这壮丽山图中,莫凡缓缓的朝着那长崖的尽头走去,有一种踏上了天之刑台的孤悚感。

    抵达了长崖尽头,莫凡下意识的往下方俯视,云海在自己下方正好有一个缺口,通过这个缺口,莫凡继续往下望去,想看看自己到底身处一个怎样的高度。

    然而,莫凡目光穿过云缺口,看都的却是黑色的东西,似乎还在摆动着

    “那是什么”莫凡一阵纳闷,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云缺口,想看清楚挡住自己俯瞰大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莫凡,释放空间魔能”阿莎蕊雅的声音从另一端传了过来。

    莫凡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按照阿莎蕊雅说的,把空间魔能释放出去。

    “不要低头看,看着我”阿莎蕊雅忽然间喊了一声。

    莫凡看了一眼阿莎蕊雅,发现阿莎蕊雅正从大概五百多米的另一端往自己这里奔跑。

    她奔跑起来敏捷如一只猫,轻盈又迅捷,只是莫凡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让自己往下看,难不成自己还会恐高不成

    莫凡这人就是有点贱,他还是不自觉的往下看了一眼,想知道那个云层缺口下面黑色的东西是什么,而此时此刻云海又整体的下沉了大概几十米,之前在云层下面的黑色东西一下子露在了云层上面

    “卧槽,什么东西”莫凡大吃一惊,目光注视着云端中那黑色之物。

    莫凡感觉自己是看到了一个背脊,密密麻麻的充斥着鳞片的背脊,还有如天角一样飞扬倒插的黑色背刺,夸张的弧如同猛犸之牙

    莫凡之所以震惊,不单单是因为它看到了这个黑色生物的面貌,更在于自己目光俯视下去,竟然还看不清那个东西的全貌,莫凡甚至感觉自己只是看到了这东西背脊的冰山一角

    太大了

    这东西大到一眼都无法看清,随着它缓缓上升起来,莫凡感觉自己跟坠入到了一个万丈黑渊里,那种渺小之感涌上心头

    “不要动,就站在那里”阿莎蕊雅的声音传了过来。

    可事实上,一种极为震撼的音波在莫凡下方炸开,这种声音已经巨大到人的耳朵无法听见,唯有脑袋与精神的刺痛在告诉自己,耳膜随时都要破损了

    到底是什么

    莫凡感觉心脏都要被震碎了,他几乎下意识的要逃,可隐约记得阿莎蕊雅让自己别动。

    事实上,莫凡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下面的东西要杀自己的话,自己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这东西太庞大了,庞大到超出了莫凡的认知,感觉云海都被它的身躯给淹没了

    鳞片、背脊刺、黑色的肌肤,这就是莫凡所看到的

    “空间之旅,瞬息之变”

    阿莎蕊雅狂奔了过来,在抵达莫凡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她和莫凡之间产生了一个极度扭曲的空间。

    随着阿莎蕊雅离得莫凡越来越近,空间扭曲的程度也越来越强,莫凡之前释放在空气中的魔能也产生了作用,在催化着这块空间发生变迁。

    “嚄”

    音波暴震天际,莫凡视线由于空间的扭动变得模糊,也正是在这模糊之中,他看见了一个黑色的爪子,直接从那个黑色云端怪物那里拍了过来,这巨爪大到可以轻易将整个长崖给笼罩,更不用说是莫凡和阿莎蕊雅这样的小小身板

    黑爪落来那一秒,莫凡内心只有一个独白:老子刚获得的魂种,这就要离开人世了

    这几天已经在陆续给大家寄周年礼品咯,小伙伴们注意查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