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箱底的时光之液用掉了,赢得了这场胜利,莫凡一点也不心疼,因为从黑暗剑主的身上,莫凡也得到了大大的好处!

    黑暗剑主没有出现精魄,若是出精魄的话,莫凡觉得自己瞬间暴富了,一个君主级的精魄估计得卖到几十亿吧。

    尽管是残魄,其价值一样非常的高,被小泥鳅坠吸收了之后,直接就给莫凡凝炼出了近10个战将级的精魄来,这要是能够卖的话,也是近两亿的价钱。

    可惜莫凡只能够用来强化自己的星子,原本还是一项巨大工程的雷系星图似乎一下子就强化了快一半了,每次这种大规模的战争莫凡其实都是受益良多,哪怕那些亡灵尸体什么都没有出,单单是残魄就价值极大。

    除了黑暗剑主的残魄,黑暗剑主的亡灵结晶也被莫凡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完整的亡灵结晶价值非常大,是恢复魔能的宝贝,这种君主级的亡灵结晶要拿去拍卖的话,怎么都得一个亿。

    这种东西交给赵满延,赵满延会给莫凡卖上一个好价钱的,如此算来,自己手头上的钱似乎可以购买雷系领域魂种了!

    “莫凡,你把亡灵结晶,君主铠盔和剑都交给我,我给你卖到两亿的价格,如何?”赵满延果断的收货。

    “两个亿,真能卖到?”莫凡有些诧异道。

    黑暗剑主没有出任何异材,更没有出精魄和别的有价值的东西,莫凡觉得零零散散的东西能够卖到一个亿那是很了不起了。

    “怎么不能,这他喵的也算是君主啊,君主级的尸体,这个世界上多得是那种福佬喜欢收藏呢,尤其是像黑暗剑主这种,那些有大庄园的富商很讲究震慑那一套,一方面震慑那些生意上的伙伴,另一方面也震慑某些难以防范的妖魔,你这黑暗剑主的铠尸,它们塑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鬼马雕塑,再把铠甲用东西填充,把剑往那里一摆,这整个庄园的逼格瞬间提升了不知多少个档次,富商多的去,可不是每个富商庄园门口可以摆上一个君主之骸来镇宅的,何况黑暗剑主的铠甲形象其实符合很多欧洲人的审美,我帮你在欧洲卖上个高价来,没准还不止两亿!”赵满延非??隙ǖ乃档?。

    赵满延商人世家出身,他懂得哪些东西是富人会无脑砸钱买的。

    这君主级的黑暗剑主,法老近身侍卫,再加上威风凛凛的铠甲与巨剑,那无与伦比的威严之势足以让那些需要场面与权贵的人为之痴迷。收藏家们花个好几亿买艺术品都是常见的事情,更何况是一个君主的守卫象征!

    “那我雷系魂种不就有系了??”莫凡见赵满延如此有底气,不免有些激动了起来。

    手头上的钱貌似够买一个雷系魂种了啊,有了雷魂种,自己在面对黑教廷行刑人裴历那种对手的时候,就不至于束手无策了!

    “差不多了,我路子广,等到了意大利或者巴黎,我绝对给你弄个牛B哄哄的雷系魂种。我说莫凡啊,我好歹是中国第一富的世家子弟,我家都没那个野心给我弄个魂种,你这魂种出来,估计连美帝国的学员见了你都要绕道了?!闭月痈锌?。

    果然,真正强大的法师是必须依靠自己的。

    草根法师或许在一开始无法获得动辄千万的资源,更别提上亿的东西,可一旦让草根法师们自己爬到这个领域,他们完全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强大实力去不断的获取资源,这种自立根生的获取能力远比他们这些不停向世族索取的子弟要成长幅度更大。

    修为这东西,本身就不是完全靠资源砸出来的,一幅烂底子,砸再多的钱都是浪费,而自我修炼起来的法师,他们更懂得在浩瀚的星河中找到进阶的规律,更懂得在战斗中完成自我突破,哪怕遍体鳞伤,也终会在某个时期破茧重生,到那时,便彻底甩开了那些依赖家族的同龄人了!

    赵满延感觉莫凡现在就已经有这个趋势了。

    这家伙本身天生天赋就强大,再加上那用双手撕开的苦修之路,想必他破茧之日不再远了,到那时,很多人会和他的实力越拉越大,到了根本无法追赶的程度。

    ……

    亡灵之息在之后的一场大雨过后彻底消散了,空气里没有一点点异味。

    也是老天特别给面子,像埃及这种大半年未必见一场雨的国度里,竟然也落下雨来为普希尼城庆祝了起来。

    推着轻盈的轮椅,莫凡步伐缓慢的往前走着,每走一步,都可以嗅到凉爽之风带来的心夏身上那醉人的芬芳。

    怎么就这么香,香得莫凡忍不住想把心夏推到无人的街道深巷,做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事情,没办法,作为一个吃个荤的男人,自己搞的素食是索然无味的。

    雨后,很多埃及的花都开了,这种景象其实不算长见,毕竟是沙之国。

    公园里人不算多,人们聚集在大广场上,载歌载舞的庆祝着战争的胜利,美酒、美女、美食,秀色可餐。

    坐在一个二百七十度被下林子环绕着的长椅上,莫凡把柔软的心夏给抱了过来,这么一抱,莫凡感觉就不对了,眉头那么一皱道:“这么又轻了,帕特农神庙学院的伙食不好吗?”

    再轻下去还得了,摸起来就不软不弹了!

    “不是啦,可能修炼比较辛苦?!毙南牡蜕档?。

    “修炼辛苦,那也要多吃点,你看看我,这体格,这肌肉,一看就特别的精神,有安全感?!蹦参苏故咀约旱牧α?,一把就把心夏抱自己腿上。

    小心夏腿脚不便,一旦离开了轮椅很多时候就是一只小绵羊,再羞赧也还是会被某人耍流氓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夏的腿就是特别的美,兴许不曾走路,便有着一种被呵护着的完美,无论是那晶莹乳白的色泽,还是那柔软却不失弹性的手感,修长精致,挑不出一点点的瑕疵。

    莫凡把手就往心夏大白腿上放,四下无人便是各种作案。

    莫凡也懂得情侣约会时坐的地方必须有讲究,这二百七十度环树,前方又是人无法通过的大沙碉,完全接近密室……

    有人就要问了,既然想做坏事,为什么不直接去房间里?

    对此莫凡就要嗤之以鼻,年轻就是年轻,别说心夏这种怕羞的姑娘了,换作是一个平日里糙汉子一般的姑娘,你一说我们去房间里聊聊天,她一下子就看穿你意图了,除非她也那么渴望,不然这次行动基本上要以失败告终!

    像公园这种地方嘛,环境好,空气好,人烟稀少,那是最为完美的,随便那么一挑逗,姑娘羞耻心作祟下,环境刺激下,立刻就酥软了!

    心夏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莫凡套路了,心里还没有完全从那惊险的战役中回过神来。

    说实话,莫凡在进行黑暗契约的时候,心夏真的很害怕。

    她本以为自己应该跟上了莫凡的步伐,结果莫凡仍旧是走在自己前面,让自己无所适从,只能够在那里无助的担心着。

    “对了,有件事我挺奇怪的?!蹦哺判南慕喟椎拇笸?,语气又是另一种态度的说道。

    “嗯?”

    “你的腿好像也挺敏感的?!蹦菜档?。

    心夏脸颊一下子就红透了,这个坏蛋到底想干嘛啊,再往上摸的话,就……就……

    “你的腿明明有知觉,怎么就没有行走的力气呢?”莫凡说道。

    心夏不是没法站立,也不是挪动腿,只是她一旦迈开时,就会特别无力和疼痛,这实在匪夷所思,要说是病的话,为什么进入了帕特农神庙,这样一个甚至拥有复活之术的地方,为何不让让心夏的腿像常人一样呢?

    “我也不知道?!毙南奈⑽⒌妥磐?,原本这个时候她心情会比较暗淡的,可实在是莫凡的狼爪越来越过分了,这已经快不是摸摸腿那么简单了?。?!

    “别……”心夏羞得耳根都红了,哪有这么肆无忌惮的人?。?!

    “会不会,你这个不完全是病,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蹦沧龀隽苏飧鐾贫?。

    “大概……嗯,嗯,莫凡哥哥,我们再走走吧?!毙南纳碜佣加行┓⑻塘?,再在这里呆下去,天知道这个人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我有些走累了啊,要不我们回去休息着,好久没跟你说说话了,去我房间吧?!蹦菜档?。

    心夏脸颊都要红得都要挤出水来,想拒绝嘛,一想到莫凡在这种地方都这么没脸没皮,那还不如去屋子里,至少屋子里不用担惊受怕的,心夏好怕莫凡这样胡乱抚摸的时候被其他人看见,那真得羞死人了。

    小羔羊是斗不过老司机的,看到心夏轻轻的点头,莫凡内心已经狂笑了起来。

    返回房间的路上,莫凡有点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怎么就不早点学会空间系的高阶魔法呢,这要是瞬息移动回去,真是帅了自己一脸?。?!

    (留地址了没有啊,200份礼品,得到的概率是相当大的啊,拿这种东西在乱盟撩妹,简直不要太奏效好吗??!哦哦,之前有人问我,乱盟妹纸都在哪……那些挫男是怎么把乱盟美女泡走的。我一万次叫你们加我公众微信,你们不听,微信是什么,那啥神器,你们先加我微信,找到群啊,部落啊,自然会看到那些孤单寂寞要抱抱的乱盟妹纸?;褂?,别成一对就往我微信里发秀恩爱照,叔早跟你们说过了,泡了我们乱盟的妹纸就尼玛就给我低!调!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