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剑,莫凡感觉这剑巨大可以与天地比肩,自己逃和躲都毫无意义!

    莫凡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第一时间呼唤出了玄蛇铠甲来。

    玄蛇铠甲迅速的武装着莫凡的身体,可那股磅礴如浩瀚海洋的黑暗之力并没有因为隔着这样一件铠甲而减弱多少,莫凡仍旧感觉到全身发冷,身躯不安的颤抖了起来。

    这是莫凡除了面对玄蛇之外第一次这样迎面正视君主级的生物,尽管这黑暗剑主的实力和图腾玄蛇相差了不知多少个境界,可这家伙终究是一个亚君主,一切统领级生物都敌不过它那霸气的黑暗之剑。

    “隆隆隆隆~~~~~~~~~~~~~”

    剑声如躁雷,随着巨剑落下,莫凡看到了一场黑色的剑波堪比一场足以颠覆城池的海啸扑涌了过来!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一切防御都无济于事。

    滚滚黑暗剑气打在莫凡身上,将莫凡如烟尘一般卷了出去,黑暗充斥到莫凡全身,将莫凡的皮肤全部腐蚀开,道道剑痕划过他的身体,触目惊心!

    莫凡浑身疼痛剧烈,身体又在这场剑气海啸中摇摇欲坠,根本无法站稳。

    不知过了多久,莫凡才落到了地面上,身上那件玄蛇铠甲竟然全部溃烂了,遮不住莫凡那受伤的皮肤。

    莫凡咬着牙站了起来,看着直接报废的玄蛇铠甲,莫凡双瞳变得有些迥异。

    “莫凡!”

    黑暗决斗场外,心夏看到莫凡被那剑气这般摧残,眼睛立刻就红了。

    她根本看不得莫凡受伤,一想到他可能死在那黑暗决斗场中,心夏情绪就更加难以控制。

    “莫凡,赶紧想办法出来啊,你会被它杀死的??!”赵满延大叫道。

    那一剑的威力太过可怕了,莫凡的防御直接全部瓦解,身上几乎没有任何?;ち?,等黑暗剑主扫出下一剑,莫凡必死无疑。

    “我还高估他了,还以为他能够撑住五个回合?!弊婕髟谀抢锢湫α似鹄?。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这一幕反而很幸灾乐祸,要是莫凡能够死在这里的话,倒是能够给他减少不少的麻烦。

    艾江图一言不发,他看了一眼金字塔的位置。

    正如莫凡说的,一旦黑暗剑主进入到决斗状态后,其他人的所作所为它根本不会理会,现在的确是前往金字塔的最好时机,艾江图没有再在这里逗留,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开始靠近金字塔。

    “他活不过下一剑的?!?br />
    “唉,唤起了黑暗契约也没有用,这场决斗不会持续太久,到那个时候黑暗剑主依旧会把我们杀光?!?br />
    芬纳站在黑暗决斗场外,目光注视着那个无畏的年轻法师,内心复杂无比。

    这本应该是由她来进行的决斗,却需要这样一个学员法师来替代自己。

    ……

    黑暗决斗场中,莫凡身子挺直的站在那里,身上的铠甲基本上化作了黑色破铜烂铁,就连衣裳都破烂不堪了。

    黑暗剑主傲然的站在莫凡一百米外的位置上,他高高在上,眼睛里带着对莫凡的不屑。

    就这样的人类,又有什么能耐来挑战自己?

    这种对手,杀完把尸体往沙地上随意的一扔就好了,头颅根本不配给自己做收藏。

    “呼呼呼呼呼~~~~~~~~~~~~~~”

    褐色的劫炎毫无征兆的在莫凡的脚下焚了起来,劫炎铺开,以莫凡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烈焰火图。

    火图中,一个火焰而成的梦幻少女缓缓的浮现,她全身都由熔浆、火焰、玫火构成,一双有神的双眼带着至深的愤怒,像是要随时化作一团烈火曜日,轰向那个打伤了莫凡的黑暗亡灵。

    “呜呜~~~~~~~~~~”

    炎姬少女将烈火遍布了这整个黑暗决斗场,随着她高声长啼,一股更强的天地劫炎豁然席卷,与这黑暗剑主身上浓浓的黑暗气息碰撞一起。

    烈火澎湃,劫炎熊熊,炎姬少女此刻释放出来的劫炎领域竟然隐隐压过了黑暗剑主的气场,这让黑暗剑主不得不露出了几分警惕之色。

    “起作用了吗,这次比想象中的更快?!蹦部醋琶媲暗男⊙准?,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在进入到这黑暗决斗场前,莫凡就喂小炎姬喝下了最后的时光之液。

    莫凡其实有考虑过直接化身恶魔,金字塔这里有那么多的亡灵,应该可以补足自己所需,可考虑到这种能力必定惊动世界魔法协会,他不想做被当做白老鼠拿去实验,也不想那么轻易的在世人面前暴露自己这种力量,毕竟在没有恶魔系力量的这个过程中,自己还不够强大。

    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案便是由小炎姬来……哦,不,应该是炎姬女王!

    时光之液可以让小炎姬短暂的进入到成熟形态,以炎姬女王的实力,应该可以与这黑暗剑主较量一番!

    劫炎燃烧,生生的逼退了黑暗剑主,那些在决斗场外与亡灵厮杀的法师们看到这一幕后,都有些不敢相信。

    “好强的火焰??!”芬纳和歇洛同时惊呼道。

    这种火焰已经是相当强大的领域了,连黑暗剑主的气势都被压了过去。

    “这是……这是……对了,是炎姬女王??!”

    “是炎姬女王!”赵满延和江昱等人顿时欣喜若狂的大吼了起来。

    以火为发,那飘扬几乎可以垂落到脚跟位置的火发是那么的魅倾天下,婀娜修长的身姿更如画中女神,周身簇拥着的千军万马一般的烈火,更将炎姬女王这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给完全衬托出来,看得人沉醉其中的同时,又不由的心生卑微之意。

    劫炎里,炎姬少女顷刻间化身为了炎姬女王,举手投足间那份烈焰精灵的高贵尽显,即便是那一直以血统自豪的黑暗建筑见到,都要自行惭愧!

    “我不会饶了你!”

    炎姬女王吐出了精灵之语,她的眼眸中没有往日的那种稚嫩,有得只是威严与狂怒!

    她对黑暗剑主说的,而黑暗剑主似乎能够听得懂这种语言,它看着炎姬女王,又看了一眼莫凡,依旧带着对莫凡的那股子不屑道:“以你火之主宰者的身份,又何必栖于这样一个弱小又无能的人类手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引荐你到我的主人身边,他拥有着你从未见过的强大能力,它统治者黑暗,更可以帮助你统治着火之都!”

    炎姬女王听到这番话,更加怒不可止!

    妖魔讲究血统,血统强的生物才能够倍受尊敬,统领级和君主级都已经是有智慧的生物了,它们甚至将人类看做是一群如同老鼠一般杀不死,又繁衍得快的种族。

    但是即便短暂的成长为了炎姬女王的心智,她也绝对不容许这样一个肮脏的亡灵侮辱自己的契约主人??!

    不需要再与这种脑子里就只有戾气与杀戮的机器多言,炎姬女王回头看了一眼莫凡,完全由飓暴烈焰盘绕着的身子竟然一下子朝着莫凡这里撞了过来。

    炎姬女王本可以自己出手灭了这家伙,但一想到它那样的侮辱,那炎姬女王索性附体到莫凡的身上,让这个黑暗剑主尝一尝被他完全轻视的人类击败是什么滋味!

    “唿唿唿唿~~~~~~~~~~~~~~”

    炎姬女王撞入莫凡的胸膛,莫凡全身顿时爆炸开了一朵巨炎,震得整个黑暗契约决斗场都剧烈的晃动了。

    拳头稍稍一握,空气中顿时充斥着千万火焰元素精灵,它们如同士兵一样,等待着自己发号施令,这种掌控感,让莫凡甚至体验到恶魔的那份无穷无尽之力??!

    莫凡稍稍抬起头,他的背后赫然印着炎姬女王的魂影,整个魂影呈现着通红之色,让身高不足两米的莫凡此刻看上去像一个烈焰巨人,与黑暗剑主相比起来不再那么渺小和不堪??!

    “我靠,和炎姬女王合体,莫凡战斗力得爆炸?。。?!”赵满延看到这一幕后整个人都随着劫炎的狂舞而沸腾起来了。

    他们差点忘了,莫凡手中的时光之液可以呼唤出炎姬女王。

    当初他们在秘鲁面对纳斯卡怪鸟的时候,炎姬女王便凭借着一己之力击退怪鸟部落,而此刻,炎姬女王直接附体到莫凡的身上,由莫凡来操纵着她与生俱来得火之神力。

    黑暗决斗场中,前一刻还弱小得任人宰割的莫凡在这一刻,直接化作了一个堪比君主级的烈焰狂魔,一身那足以焚遍天地的烈火让所有人内心都震撼无比。

    “这……这法师……”

    “附体型元素生灵……还是君主血统的火之女王!”芬纳目光紧紧的盯着莫凡,激动得泪水狂溢。

    如有神助!

    如有神助?。?!

    神将中国国府成员派遣到了这里,更赐予了他们一个掌控着如此惊天动地力量的年轻法师,这火焰,完全是茫茫黑色绝望海洋中最昂然澎湃的希望之火,让所有人看到了胜利就在眼前!

    “所有军伍听令,同我一起斩杀所有戾剑死侍?。?!”芬纳鼓足了气,仰起头将声音从愤怒的胸膛中嘶吼出来。

    没有了黑暗剑主,戾剑死侍休想阻挡他们这些渴望胜利的军者的不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