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挑战?”穆宁雪看着莫凡,眼睛里带着几分疑虑。

    说实话,这听上去有些荒唐,一个足以在人类军队之中肆意虐杀的暗黑剑主又怎么可能像一个古老剑绅那般迎接个人的决斗,直到双方分出生死胜负为止,莫凡说得这种黑暗契约毕竟没有人真正实践过。

    “我虽然不在埃及,可黑暗剑主的名头却知道已久,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黑暗契约存在啊,你一个来自中国的法师,又怎么可能知道这魔法协会都不知道的东西?!笨饴淄惶嘈拍菜档谜庑?。

    “是不是真的,试一试就知道了,难不成要等到黑暗剑主把我们这里的人全部杀掉吗?”莫凡说道。

    不牵制着黑暗剑主,便根本没有任何的希望靠近金字塔,更何况现在戾剑死侍们的实力还大幅度上涨了,这会对整个军团造成更加致命的打击。

    一个戾剑死侍的实力都比得上大半个军伍,五百只的戾剑死侍,完完全全是一座庞大难以逾越的亡灵大山!

    莫凡、穆宁雪、库伦、心夏四人朝着戾剑死侍那里杀去,除了戾剑死侍,大批大批的游荡亡灵也在疯狂的往这里聚集,只要稍稍一回头,便会看见数之不尽的木乃伊,彻底堵住了所有人返回城邦的生路……

    ……

    “都给我滚开??!”半空中,参谋芬纳怒吼出一声,霎时风与沙这两种元素混合在一起,卷起了一场元素咆哮,将数之不尽的亡灵们全部抛到了天空中……

    芬纳实力相当惊人,超阶魔法也运用得极其娴熟,一般的亡灵在她面前全部都如草芥那般,但戾剑死侍却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五百只戾剑死侍中,一共有两百只在纠缠着芬纳,强化之后的戾剑死侍连身体骨骼都无比强劲,芬纳杀它们的速度非常慢。

    而黑暗剑主并不在意自己的部下慢慢的死去,它也不与两位人类的超阶法师交战,眼睛总是盯着那些团团抱在一起的军法师们,一剑斩下,造成的死亡都是过百!

    芬纳之所以怒,正是因为她的部下正不断的被这个黑暗剑主给斩杀,黑暗剑主每出一剑,便要鲜血飞舞,他们整个军团又怎么可能撑得住这样的单方面屠杀??

    “参谋,先退守到五公里位置,据我所知这些戾剑死侍和黑暗剑主是不会离开金字塔三公里范围的,我们不能这样,会全部死在这里的!”另一位超阶法师歇洛说道。

    芬纳看着满地的部下们的尸体,面容已经有些扭曲了。

    她并不愿意离开,她宁愿和这些人一样战死在这里,但理智告诉她决不能这样做,这会让整个军团都覆灭。不仅如此,他们的城邦也将被这些亡灵给侵占……

    无奈之下,芬纳开始掩护军队往后撤去。

    整个大的军队还处在金字塔两公里的位置上,他们退守之后,很快就与大部队会和在了一起。

    大部队中拥有火系军团,火滋与烈拳将给亡灵造成毁灭打击,只是大部队的前行速度也很慢,若是先锋的队伍都撑不到大部队抵达,那就等于是白白牺牲的了。

    军团整体后撤,留在了金字塔前一地的鲜血,那些黑色的戾剑死侍们明明浑身沾满了嫣红的血液,偏偏身体保持着黑色,踩在血泊之中,它们眼睛里像是带着几分嘲笑之意……

    ……

    “你告诉我怎么做?”经历了这次惨痛的失败,参谋芬纳情绪也变得有些难以控制了。

    “我们若是用尽全力杀回到城邦应该是可以的,有黑暗剑主在,我们是不可能靠近金字塔,现在只能够撤离?!毙逅档?。

    歇洛和芬纳两个人联手都不一定是那黑暗剑主的对手,他们必须紧急寻求增援。

    “这已经是我们全部的力量,不可能再调派出人来了?!狈夷珊芸隙ǖ乃档?。

    整个埃及又不是只有他们这座城市发生海市蜃楼,每个城市的军力都有他们自己的职责,何况这次进击军团已经是调动了周边众多城市的力量了,他们开始就打算一鼓作气的摧毁海市蜃楼金字塔。

    “黑暗剑主会遵循一个决战契约,我想这是我们唯一能够闯入到金字塔的办法?!蹦沧⑹幼挪文狈夷?,认真的说道。

    “什么契约?”歇洛不解的说道。

    当下,莫凡将黑暗契约的事情大致的描述了一遍。

    “开的什么玩笑,我们在埃及这么久,也从未听说过黑暗剑主身上有这种契约,你不觉得有些荒唐吗,一旦挑战它,它会与那人不死不休?”歇洛不大相信莫凡所说的这番话。

    歇洛现在的意见是撤离,以现在军队的人数来看,杀回去虽然会死很多人,可总比全部惨死在这片亡灵之地上好!

    “我们现在返回去,就等于战士们白白牺牲了,我们这次出击,本就是要么死,要么摧毁海市蜃楼,我觉得可以尝试,哪怕没有任何效果,我们也应该派遣出强大的法师们拖住黑暗剑主,再趁机冲入到金字塔下!”芬纳说道。

    整个军队的总指挥毕竟是芬纳,她手底下的军人们也基本上都是带着一股子热血,既然已经深陷亡灵海洋中,哪有退缩回去的道理,这条路几十公里,退回去,一样要死很多的人,他们早已经被亡灵军团给死死的包围住了!

    “莫凡,这种事情你胡乱掺和什么,你以为自己从某本破书上看来的传言就是真的啊,要是不成立,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祖吉明对莫凡的多管闲事嗤之以鼻道。

    祖吉明当然不在意莫凡多管闲事,最好他出点什么事,他担心的是莫凡这样介入,会让国府队伍都背上这个责任。

    “我们尽力了就行,多的确实没什么必要?!?br />
    “你真是有病,很明显军队是冲不到金字塔的,安安心心撤离不就好了,搞不好连我们都要陪葬!”穆婷颖对莫凡这番行为感到极度的不满。

    “真不知道你们这种什么都不做的狗德性有什么B脸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的!”?凡毫不客气的骂道。

    莫凡骂起人来,跟疯狗一样,队伍里大部分人都是受过所谓良好教育的,打又打不过莫凡,骂更是被骂得连还口的能力都没有,于是一个个只能够涨红了脸,脸色难看的在那里生吞怒气。

    莫凡也是烦这般傻X,自己怎么做,关他们屁事,他们当他们的缩头乌龟就好了,莫凡还不至于看着那么多人流血牺牲而能够心安理得!

    芬纳参谋和她的几位部下看得出来莫凡也是有血性的法师,无论莫凡是否提出这个黑暗决斗,他们依旧是要再次冲击金字塔的,所以不可能退,血不能白流,该面对的战争再残酷也要面对,逃避,毫无意义,没过多久,它们会变得更加庞大,扑面而来,到那个时候便真的没有一点抵抗之力了!

    ……

    大军再一次进击,离金字塔不过是一公里多的距离。

    果不其然,黑暗剑主再一次出现了,它的身旁仍旧有四百多名戾剑死侍,之前的战斗中,根本没有能够杀掉多少。

    之前惨死在这里的法师们的鲜血都没有流干,许多饥饿的亡灵甚至趴在地上,贪婪的****着血渍。

    “我和歇洛会拖住它足够的时间,到时候你们无论如何都要抵达金字塔,拜托了!”参谋芬纳目光坚定的对莫凡说道。

    莫凡决定闯一闯金字塔,拥有暗爵斗篷外加五级遁影的他,应该是最有可能穿过茫茫木乃伊海洋的人,只要没有黑暗剑主的阻拦,哪怕是戾剑死侍们也不一定可以留住自己。

    和莫凡一同闯金字塔的还有艾江图,他作为空间系的法师,一样是最具接近金字塔可能的人,莫凡和艾江图会分两头闯入,由穆宁雪和队伍其他人做掩护,尽可能在法师大军与亡灵大军混战时帮助莫凡和艾江图潜入到金字塔下,将其彻底摧毁!

    “参谋,要不让我来吧,您一个人面对黑暗剑主的话,很可能没法活下来,我们军团不能没有您在?!蓖扑拐玖顺隼?,对参谋说道。

    假如莫凡说的黑暗决斗成立,就意味着芬纳也将单独迎战,芬纳是超阶法师,可黑暗剑主的实力比她强的多,也就是说,哪怕成功摧毁了金字塔,芬纳一样可能死在那黑暗决斗场中。

    “别说那么多了?!狈夷砂诹税谑?,开始在军团的簇拥下,迎面朝着那黑暗剑主飞去。

    黑暗剑主依旧坐在那只古老鬼马的背上,手中那柄大剑闪耀着可怕的冷光,乌黑得充满邪性。

    芬纳清楚的记得,这黑暗剑主吐出的语言是古埃及之语,显然只要使用古埃及语言,便可以直接提出决斗挑战。

    深呼吸了一口气,芬纳知道这黑暗契约若是成立,自己便是踏入了死亡深渊……

    回头看了一眼相隔甚远的城邦,芬纳眼睛里闪过一丝苦涩的眷恋,战争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残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