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黑茶色的瀑发垂落到腰部,不到一丝丝的凌乱,绸缎一般丝滑光亮。白皙、娴静的侧脸并不是完全的瓜子削尖,而是饱满的充满弹性,这使得她本来就温婉的模样看上去更具亲切感。

    粉红色圆润的小嘴在微微一笑的时候,总会与饱满的脸颊勾勒出浅浅的弧度,使得她的神态即便很少发生剧烈的变化,也依然看上去不似雕塑那般死板,有着智慧与内敛的娴雅,也不失妙龄女子的朝气与魅力!

    莫凡站在那里,看得有些出神。

    他第一眼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便认出了她来,并非她在此刻是那么的亮眼和受人瞩目,而是她对自己而言太过熟悉了,好像不需要刻意的去为之欣喜,便感觉心底有一股暖意流淌到全身。

    但莫凡又觉得眼前的这女孩不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位了,她那不染半点浮尘的圣洁并不自觉流露出的高贵气质让莫凡难以和那个孤独、坚强、朴素的邻家女孩重叠在一起!

    那是心夏!

    可那真的是心夏吗??

    才分开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变化竟然会这么大,看不到以往的我见犹怜需要呵护在手掌心里才放心的柔弱,更看不到半点贫苦家庭出身的那种自卑与质朴,假如不是自己是她最亲密的人,假如自己与她素未谋面,必定会觉得她从一个极其良好的世家中走出,那与生俱来般的气质如兰与后天严格培养的优雅高贵都在她身上自如的呈现,没有刻意,依旧那么光芒四射!

    愣了好久好久,莫凡都没有回过神来。

    “宁雪?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有些惊讶的说道。

    穆宁雪也看着她,脸上同样带着几分诧异。

    “心夏?”穆宁雪兴许跟莫凡的反应有些类似,她是走近了才发现这位被大家所捧的治愈系女法师竟然是叶心夏。

    “莫……莫凡哥哥!”随后,心夏才猛然间察觉莫凡在更后头的地方,他跟块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显然是盯了很长的时间了。

    心夏白皙润红的脸颊上立刻荡开了一个如烟如画的笑容,那发自内心的欣喜甚至让她的脸颊变得更加透红,娇艳欲滴。

    假如可以的话,她想要快步跑向莫凡那里,然后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可她做不到,她将双手放在轮椅边上,紧紧的握着,那双美丽闪耀的眸子带着无限的期待与欣喜。

    从未想过,会在这里相遇!

    莫凡看到心夏这个反应,那种完整的熟悉感才一下子扑涌过来。

    还是她,自己最爱不释手的小心夏。

    仔细想来,心夏其实一直保持着她独有的芬芳与气质,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她总是如此,唯有在自己面前,就会彻底沦为一个不懂得思考,处处需要?;び虢淮男∨?,倒不是去刻意的扮演什么,只是在最亲的人面前,总会不自觉的暴露出最单纯与依赖的一面。

    莫凡走了上去,到了她的身旁,身子不由的慢慢的弯了下来,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她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你做什么,怎么可以如此无礼,知道冒犯神女殿女侍是什么罪名吗??!”就在这时,那位男助理在莫凡耳边咆哮了起来。

    莫凡抬起头来,看着这位有着一副雕塑面容的男子,不耐烦的道:“我亲我女人,关你卵事!”

    “你女人??可恶,我帕特农神庙守卫骑士-库伦,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侮辱我需要效忠的神女殿女侍,我将与你决斗,就在此刻?!弊猿剖强饴椎哪兄指呱蠼械?。

    莫凡看着这个满嘴西方古代骑士语的家伙,脑子里就只有四个字:妈的智障!

    “库伦,请不要太敏感,他是我的哥哥,我跟你提过的?!毙南募泵θ崛岬目诮馐偷?。

    心夏很清楚,以莫凡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去特意解释这种事情,他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复杂,更麻烦。

    “哥哥?”库伦依旧用怀?的目光看着莫凡。

    莫凡还是那个老子就是流氓的表情,库伦真的很难与心夏的那份温文尔雅联系在一起,有兄妹之间性格与秉性差异这么大的吗。眼前这家伙摆明了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市井之徒,是那种不教训一顿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如果你真是她的哥哥,我会道歉,可作为哥哥,你也不应该开刚才那种玩笑,妹妹是妹妹,应该和你的女人分清楚,不然很容易产生误会?!笨饴兹跃删璧亩⒆拍?。

    “你误会的没错,她是我妹妹,也是我女人?!蹦埠苋险娴幕卮鸬?。

    库伦顿时大怒,这人是有病吗,不知道所有的神庙女侍都应该用一切的敬语来尊重,怎么可以这样三番四次的说出这样不堪入目的话,又是妹妹,又是女人,这岂不是那个什么??!

    心夏就猜到会这样了,面对这种情形她又不知道如何说话,她不擅长劝说莫凡,尤其是莫凡想要故意挑事的时候,于是只好求救一般的看向旁边的穆宁雪。

    “我们到旁边去聊,给他们吵着吧?!蹦履┖芨纱?,扶着心夏的轮椅,将她慢慢的推到了旁边。

    此时南荣倪也走了过来,她先看了一眼穆宁雪,又看了看心夏。

    “你真是帕特农神庙神女殿的人?”南荣倪认认真真的问道。

    “这次实践结束后才算正式成员,现在还只是实习?!毙南幕卮鸬?,语气里并没有那种令人反感的骄傲。

    “哦,哦……”南荣倪应了几声,但看得出来她有些魂不守舍。

    穆宁雪没有太去在意,询问起心夏为什么会在这里。

    说是巧遇,这未免太难以相信了!

    “是实践实习,我们帕特农神庙学院的学员进入了年度考核,所有学院包括外籍学员都要参与,而只有完成了学院的学业,我才能够正式加入帕特农神庙,成为神庙法师。前不久,这里出现了海市蜃楼现象,埃及的人们频繁与亡灵爆发战争,于是我们神庙学院的人就被派遣到了这里,尽可能帮助到这里因亡灵战争而受伤的人?!毙南乃档?。

    “那真是巧,我们国府队伍也是被派遣到这里,想来应该还有其他学府的人进入到了埃及吧,只是没有想到我们在同一个埃及城市?!蹦履┧档?。

    穆宁雪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心夏了,两人自小就熟知,一起长大,这倒和莫凡那家伙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本身穆宁雪就是先和心夏儿时形影不离,才被某个不要脸的男人有机可乘的套近乎,最后差点被拐走。

    另一边,心夏一离开,莫凡和那个叫做库伦的家伙就不太吵得起来了。

    两个人争吵其实很简单,莫凡一看到心夏身边竟然跟着一个长得这么有威胁性的男的,便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这B谁啊,跟在自己心夏身边,一定就没安什么好心??!

    库伦也是极其不满,有人亵渎自己心目中必须守护的女神,不把他大卸八块如何对得起自己帕特农神庙守卫骑士的神圣之名?

    ……

    “莫凡哥哥,库伦只是帕特农神庙的守卫殿的守卫骑士。在帕特农神庙里,神女殿的每一位成员都会有一位随身?;さ氖匚榔锸?,库伦只是在尽他守卫骑士的职责,你就不要再为难他啦?!毙南目吹侥材歉辈豢难?,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莫凡明明算是一个老奸巨猾要城府有城府的家伙,怎么吃起醋来就那么毫不掩饰的啊,像小孩子一样警惕、敏感、没完没了。

    “我没有为难他啊,是他自己没搞清楚,我都跟他说了我们的关系,他总说我胡说八道,还说要制裁我,帕特农神庙就尽出这种智障吗,难不成这种什么破骑士还管你们神庙姑娘们谈不谈恋爱??!”莫凡气呼呼的说道。

    “神庙不禁止这个的?!?br />
    “下次别找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蹦菜档?。

    “这是"庙安排的啦,你要是不喜欢,我会申请替换的?!毙南乃档?br />
    “有女骑士吗?”莫凡问道。

    “……”

    果然,莫凡其实压根不是对那个库伦有什么不满,主要是莫凡从来都不希望有什么看起来像竞争对手的男的在自己面前晃!

    “心夏小姐,一位腹部被爪开的人被送过来,请您一定要救救他,他是为了帮我们引开死仆才变成这样?!币幻仍寺反蠛沟呐芄?,对心夏说道。

    心夏看了一眼莫凡。

    莫凡往白色帐篷的病床上望去,发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血流得夸张,感觉随时都会死去。

    “我陪你过去?!蹦餐谱判南耐抢镒呷?。

    莫凡是想和心夏长谈一番,毕竟那么长时间没有见,电话和视频这东西只是聊以慰藉。

    可看得出来,心夏这会是走不开身的,有太多的病者被送到了这里,都是关乎到性命的事情,莫凡自然也不好继续霸占着心夏在那里谈情说爱,忍忍,让心夏把这一波病者安置好,再慢慢的温存也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