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国府成员莫凡和穆宁雪都是亲自领教过了的,实力也就那样,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目空一切的自信。

    而他们的国馆实力,更是不怎么样,莫凡、穆宁雪、江昱、赵满延、蒋少絮、南珏六个人到的时候,便被告知,他们几个已经拿到了埃及国馆的勋章。

    “我们现在的国馆勋章数应该是足够了吧?”南珏细细的数了一下,发现这一路历练下来,他们还算非常顺利,除了在秘鲁那个愤怒的勋章他们没有拿之外,其他需要去挑战的国馆,他们都顺利的拿到了,包括难度相当高的美国队。

    “那么我们在埃及完成最后一个历练任务,就可以直接前往威尼斯水都了是吧?”穆婷颖显得有些期待的问道。

    走了那么长的路,甚至都快绕了地球一圈,总算离他们的终点站威尼斯更近了,以前的失利、落魄、失败都将不算什么,只要能够在威尼斯水都大赛上绽放光彩,一切的过去都将被那耀眼的光芒给掩盖!

    “话说起来,导师给我们的这次历练任务是什么?”黎凯风询问道。

    “埃及,最有名的还有什么,不就是埃及亡灵吗?”

    “不会吧,我可是最讨厌死尸之类的东西了!”

    亡灵!

    世界两大最著名的亡灵聚集地,一个是在中国古都,另一个就是在埃及,埃及金字塔就是亡灵的栖息地,聚魂塔,埃及所有的亡灵都是以某座金字塔为圆心,在方圆近百公里的区域中活动。

    这就好像是亡灵的城邦,金字塔为城,百公里地为领地,奇异的是,这些亡灵们也从来都不会离开金字塔领地太远。

    ……

    导师没有让大家离开埃及,而是派遣他们前往了一个叫做普希尼的城市,那里离开罗有大概两百多公里,是埃及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邦。

    抵达了普希尼市,整个城市带着几分埃及的古韵,石篱笆都还保留在城外,包括街道、房屋,很多都是用石头砌成的。

    埃及楸里盛产亡灵法师,但每座城市都会严禁任何亡灵系法师在非需要战斗的情况下召唤出亡灵来,这个世界普通人还是居多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亡灵们腐烂腐朽的身躯以及狰狞可怕的模样,若是不严禁,便会有一种与死人同居一座城的悚然感觉。

    这次历练任务导师说得很含糊,但从他们之前的描述来看,埃及这里跟日本东海城有一些相似,是一个大历练场,他们这群学员需要在这里呆上一些时间。

    导师们自然是希望学员们多接触不同的妖魔,这样才可以培养出学员们强大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

    “奇怪,怎么好多人受伤的样子???”走在大街上,莫凡发现时?;嵊幸恍┤私恍┦苌说娜送掣龅胤教?,这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来之前就听一些埃及人说这普希尼城市不是很太平,看来确实是出了一些事了?!蹦乡逅档?。

    南珏话刚说完,立刻看见有几名风系的法师抬着一个白色的担架,正以风轨的速度朝着街道的中心位置跑去。

    担架上躺着一个用白色的大布包裹着的人,布上渗透出了鲜红的血迹,由于颠簸,血不断的滴落了下来,落在了不是很平整的街道石头缝隙里!

    “那人好像腿没有了,我看到了伤口,是被撕扯下来的!”官鱼说道。

    双腿被撕扯下来,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痛苦啊,那种不平整的伤口远比直接被整齐的切下来要可怕得多。

    并且,大量的失血也必定会让受伤者生命快速流逝。

    从人站在十字口,伤者都是陆续从城市的另外两头运送过来的。

    这条路一直延伸到了城市的南城山,再往前一千米左右,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坡道。

    原本这应该是一条主干道,可明显汽车是被禁行了,陆陆续续的伤者往街道坡上的镶着金边的白色帐篷那里送去……

    导师们需要大家去报道的地点?似乎就是那一片金色华贵的帐篷区域,那些金色的帐篷棚顶是连在一起的,正好在那普希尼南山广场上搭建出了一个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场馆,可以看到有军法师在那里守护着。

    “那标志……”南荣倪看到了乳白色华贵帐篷顶部有一朵花轮的旗标。

    整个花轮看上去像是经过了无比周密的设计,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会看到相似而又相反的花瓣与花枝的图案,然后由这些相反又相连的花瓣、花枝组成了一整个完整的乳白色泛着金蓝色光晕的花轮。

    一看这花标,便可以知道这必定是出自某个世界闻名的超级组织,这会泛出与底色截然不同光泽的花轮就等于是一个难以模仿的防伪标识!

    莫凡知识面其实还挺狭窄的,他压根不知道那花轮标志代表着什么,不过从南荣倪的表情来看,这一定是她所向往的,不难发现她的眼中闪烁着几分崇敬之意。

    “我会帮你缓解疼痛,但请你平静下来,告诉我是什么使你受伤的,这样我才可以更好的为你治愈?!币桓銮崛嵛潞偷纳舸顺隼?。

    她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魔力那般,被撕扯了双腿的那个病人慢慢的平和了下来,好像感知不到双腿的疼痛了。

    “我遇到……遇到了两只毒金木乃伊,其中一个死死的抓住了我,另外一个将爪子插入到了我的大腿里,然后我就昏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抬到了这里。我知道你用心灵系的魔法让我暂时忘却了痛苦,可我的腿是不是再也不能复原了,毒金木乃伊所造成的创伤是治愈法师都无法愈合的,何况你看上去那么年轻?!笔苌说氖且幻Хㄐ岬姆ㄊ?,他显得非常沮丧。

    “我可以让你复原的?!迸游⑽⑿α诵?。

    其实旁边的那位男助手都皱起了眉,觉得这个人未免太无礼了,明显是觉得女侍没有那个能力治好他!

    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能够捡回一条命就应该好好感谢女侍了!

    受伤的那位法师并没有报太大的期望,他只是那样躺着,眼睛里的血丝还没有褪去,他已经开始后悔,明明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外与妖魔厮杀了,明明获得了一份魔法协会稳定的工作,为什么最后遭受了这样的罪,他发誓从此之后绝对不会再去面对那些可怕凶残的亡灵了。

    下半身的痛苦逐渐的传来,受伤的法师开始抱怨了起来。

    然而还未等他数落竟然派这样一个实习生过来给自己治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那被撕开的伤口竟然开始生长!

    是的,此刻的情形就只能够用生长来形容,损坏的血管、骨骼、肌肉全部都在生长,正在与那被扯下来的两只腿慢慢的衔接在一起。

    乳白色的光液从那个实习生女子的白皙手掌上轻盈的滑落,光液带着圣洁之辉,又充斥着生命之能,使得他那被撕扯下来的双腿更快的与自己身体连在一起。

    受伤法师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腿……

    肌肉已经完全相连,紧接着是皮层,皮层慢慢的愈合,当他整双腿完整的摆在面前,并且连疤痕都看不到的时候,这名法师彻底傻眼了!

    他在魔法协会职位也不低,见过一些治愈系法师,但据他了解整个城市都不可能找出一个能为他治愈的法师,毒金木乃伊最为可怕的在于它们制造的伤痕免疫治愈魔法,浓浓的死气只会让一切的伤疤、断痕永远的存在着。

    可此刻,他的双腿愈合了??!

    随着这位实习生解除了心灵系魔法后,他便有了双腿的知觉,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太神奇了,这太神奇了!

    他满脸激动,内心涌起的欣喜与之前冒犯产生的无地自容全部呈现了出来,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眼前这位仙女一般神奇而又有魅力的女子,于是变得语无伦次。

    “你好好休息,腿部的肌肉组织还在继续愈合,所以三天之内不要做太过激烈的动作?!敝斡蹬颖3肿拍欠菸挛亩藕驼蚨ㄗ匀?,柔和的交代了这位受伤的法师。

    “一天??我只需要调养一天吗??”受伤的法师更是一脸不敢相信。

    “天啊,他这么重的伤,当场愈合不说,一天就能够彻底恢复常态??”旁边有人惊叫了起来。

    “太了不起了,从未见过这么强大的治愈法师!”

    旁边那位高鼻梁的男助手听到了大家对女治愈法师的称赞,脸上不禁浮起了洋洋得意的笑容,语气也带着几分骄傲的道:“我跟你们说过了,她是我们帕特农神庙神女殿成员,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治愈魔法!”

    “神女殿,原来是神女殿??!”

    “难怪,难怪啊,这么年轻就是神女殿法师,真是了不起!”

    女子对大家的称赞都是报以谦虚的淡雅,但她旁边的那位男助手却把脑袋微微仰了起来,带着一种说不尽的骄傲

    ……

    “咦,我怎么觉得那美女好眼熟?”赵满延忽然间开口道。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赵满延特意转过头去看莫凡。

    而莫凡却是没有再往上面走,呆在原地,正用那双黑褐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刚才受到众人赞美的治愈系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