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心的赵满延这次顺着自己所站的位置飞到了空中,想要通过站得高高得远的这基本原理来找寻到迷界的出口,看见那完全金黄色的沙子。

    然而,他看见的还是透着红色的,无论目光看出了多少远,看见的永远都是带着红色的沙子,甚至赵满延从空中飞落下来的时候,落地的位置都与之前有极大的偏差,要不是蒋少絮在保持着发信号,有可能赵满延也迷失了。

    “妈蛋,连空中都是迷界,老子明明是保持垂直往上飞的,结果落下来偏了三百多米?!闭月佑行┳タ竦穆畹?。

    “要不你再飞高一点看看?!苯盘嵋榈?。

    “我看还是别了,空中也是一样的,假如赵满延飞得足够高的话,一样可能迷失了方向,要是空中行得通的话,也就不会有很多超阶法师都不信邪的踏入这里而再也没有走出去过了?!苯傩跛档?。

    赵满延飞得越高,他与远位置的偏差就越大,假如真要将这几十公里的沙漠都尽收眼底的话,那意味着赵满延落地后压根不是原来的地了。

    “扎帐篷,等待救援吧?!蹦埠苤苯恿说钡乃档?。

    “恩,我们离出口应该不算太远,他们如果用我们之前的办法来搜寻的话,很快就可以找到我们?!苯傩跛档?。

    “话说,难道我们不能用之前的办法往四周探索吗,我们现在以赵满延这个位置为圆心,然后摆出五个人的长龙阵,假如我们确实离出口不远的话,那一定可以找到的?!苯盘嵋榈?。

    “那就试一试吧,帐篷也可以先搭……”莫凡说道。

    按照江昱说得办法,大家摆开了一个更小的长龙阵。

    可惜,果然不出所料,还是看不见沙漠迷界的出口,莫凡甚至都找到了之前自己在风沙中立着的绿色帐篷旗杆,可就是没有找到南珏和沙漠迷界的出口,也就是说,一旦人陷入到沙漠迷界里,除非有人在出口位置标识,否则用相反的方式来,是完全走不出去的。

    “这个沙漠迷界恐怕和混系有关,你们给我一些时间,我看看能不能有机会解开?!苯潘档?。

    江昱主修是召唤系,辅修是混沌系,这个系别也不怎么常见,和空间系魔法一样,只有高阶法师才有一定的概率会觉醒,莫凡到高阶的时间也不算非常长,他还没有怎么见过混沌系的威力。

    这个可怕的沙漠迷界,必定是与混沌有关了,否则理论而言,用反的方法一定是可以找到出口的。

    ……

    搭建好帐篷,在知道这个沙漠迷界的可怕之后,大家都不会离开这个位置半分,哪怕往周围探索,也必须严格遵守着连珠方式。

    到了夜里,沙漠就变得很冷了,出去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而忽然失踪的南珏也成了大家非常关切的,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

    夜里的风开始变强,沙子被卷到空中,然后扑打过来,小小的帐篷已经不能够抵挡得了这些强沙的撞击了,赵满延不得不布置出水华天幕结界,将大家的帐篷之地?;ぴ谄渲?。

    夜很明,沙漠美丽的轮廓线条依旧可以看得清晰,甚至能够看见几只沙狐在附近窜动,一眨眼功夫又消失不见。

    五个人轮流守夜,莫凡在帐篷之外,进入到冥修之中,星子那么多,不努力修炼把控的话,就无法娴熟的衔接各个系不同的魔法了,在修炼这块上,莫凡还是很勤奋的。

    莫凡在练习司夜统治,暗影系最近在战斗中给莫凡带来的收益是很客观的,莫凡最近对暗影系也有些偏爱……

    “隆隆隆隆隆~~~~~~~~~~~”

    莫凡正进入状态时,耳边忽然传来了嘈杂的轰鸣声,听起来就像有一队卡车车队从远处开过来。

    睁开眼睛,穿过清晰的夜色,莫凡兀然间发现天与沙接壤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大片浑浊。

    浑浊翻滚着,铺满了地平线,感觉有千军万马排成排在那里崩腾,响声也是越来越大。

    “沙楸暴??”

    “这么大的沙尘暴??!”

    莫凡惊住了,一开始还没觉得怎么,谁知那沙尘都弥漫到了天际,看上去便是一个足以吞没整个大城市的海啸正在往这里挪来。

    “有没搞错,这里成天刮沙尘暴的吗?”莫凡骂了起来。

    沙尘的气势很大,破坏力也很惊人,莫凡急急忙忙叫醒了大家。

    “我记得我们要救援的那个队伍,他们就是遇到了沙尘暴,然后被迫进入到沙漠迷界的,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要找地方躲避吗??”江昱问道。

    “扛着,我们必须踩住这块地方,要是我们也因为沙尘暴去躲避,就会落得跟他们一样的下场了!”蒋少絮说道。

    不能离开,这个沙漠迷界真的非??膳?,现在他们能够确定的唯一安全方式就是站在已经标识过的地方,坚决不挪动,越挪动,越迷失,越难救援!

    南珏是在迷界之外的,她或许遇到了某些棘手的事情不得不离开,但她不可能抛下大家,只要南珏返回到最初的那里,给大家发出信号的话,大家就能够走出去。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就算沙尘暴再强,也要守住这一方之地!

    “这种程度的沙尘灾害,我赵满延还是能够对付的了的!”赵满延拍了拍胸膛,展露出了几分自信。

    “那就行,总之我们不能挪,挪就要出大事!”莫凡点了点头。

    ……

    沙尘越来越近,其实直接扑打过来的沙子倒还好,并不是完全不能够承受,最可怕的其实是那些被卷到空中的沙子。

    沙尘暴往往是伴随着强大的风,风将成堆成堆的沙子卷到天空中,然后当这些沙子失去了风的浮空力时猛然的大落下来,那威力比一柱大瀑布的水流砸落下来都要恐怖得多!

    水还是柔软的、轻盈的,沙子比水重了好几倍,一旦沙子宛如瀑布一样灌下,不是被活活的拍死,就是粉?碎骨的活埋!

    “我的冰系魔法在这里效果很差?!蹦履┍纠匆蚕氚镏烙?,奈何整个沙漠充斥着干燥、火热,冰系魔法和水系魔法威力都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我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赵满延说道。

    赵满延的水系不太管用,他还有厚实无比的光系和土系,这两个魔法都是以防御著称的!

    “有沙飓从九点钟方向过来,要赶紧击垮它!”蒋少絮说道。

    莫凡往九点钟方向看去,便看见一大片浑浊的沙尘暴中有一条黄色的升天土龙正沿着大家的这个路径过来,那威力根本不逊色于一个高阶魔法!

    “我来!”穆宁雪说道。

    沙飓主要是风在影响,穆宁雪将自己的意念释放,开始控制着周围的风元素。

    很快,一道同样庞大的飓风在穆宁雪面前卷起,并朝着那迎面而来的沙飓撞了过去。

    飓风与飓风相撞,盘卷的风立刻化作了凌乱的气流,没有目的的乱窜。

    “沙瀑??!沙瀑??!”

    一片黄蒙蒙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赵满延抬起头看去,赫然发现成堆成堆的沙子就像瀑布泄落下的巨大水花,正往他们这里浇灌过来。

    要是能够挪动,他们还可以避让一下,可一旦挪动就会迷失方向,赵满延咬着牙凝聚出了一个岩顶,?;ぷ∠路降闹谌?。

    岩顶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固,没多久就被那可怕的沙瀑给冲断了,赵满延又急急忙忙的将光落曼丈凝聚成了一个大大的弧面结界,罩住了他们五个人。

    “嗒嗒嗒嗒嗒?。。。?!”

    沙子重重的拍打在金色光弧结界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杀瀑冲击力极强,即便躲在光弧结界内,都可以感觉到大家整体在下沉。

    沙子一开始还顺着弧面结界洒落在周围,但没多久沙子越堆越多,开始堆起的将整个光弧结界给堆砌起来了。

    莫凡抬着头,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沙子把大家给包围了,厚实得根本看不到外面……

    “我们这跟活埋也没有什么区别把?”江昱心悸的说道。

    “等这个光结界撑不住,我们就被彻底活埋了。这撒哈拉果然是最凶之地,别说这里的妖魔了,单单是这里恶劣的环境都不是正常人可以撑得住的!”赵满延说道。

    “现在呢?”蒋少絮问道。

    “我们好像被困了?!?br />
    “只要没移动就好?!?br />
    沙尘暴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那厚实的沙子包裹在光之结界外面,也算是组成了一道防御,将他们这群人?;ぴ诹松车锢锪?。

    听外面那轰隆的响声,便知道短时间内是没可能停歇的,如此狭小的空间,终究是令人觉得有些不安。

    “江昱,你到我包里,最下面那格?!贝蠹医孤呛鸵怀锬怪?,莫凡却开口了。

    “哦,哦,好!”江昱找到了莫凡的包,从他最下面掏出了一个用纸皮包裹着的小盒东西。

    将这小盒东西递给了莫凡,穆宁雪、蒋少絮、江昱都不解的看着神情淡定自若的莫凡,想知道莫凡有什么解决办法。

    莫凡将外层的纸皮一撕,露出了一幅大家平日里非常常见的图案。

    “来来来?;购梦一?,随身都带着两幅扑克牌,不然我们被困在这里得无聊死,一二三四五,五个人只能够扎金花了!”莫凡快速的把牌一洗,席地而坐就开始分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