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往前走,莫凡几乎每走出个一百米都要特意的回头看看穆宁雪的?置,确保自己没有走得太过偏差。

    不得不说,这沙漠迷界确实相当的诡异,一百米一个回头都会发现自己原本定下的目标在不同的地方,好几次莫凡觉得穆宁雪本应该在自己的正后方,偏偏就是有很大的出路,那种感觉就像是穆宁雪总是在平行的移动那样。

    事实上,穆宁雪并没有挪动过,她就站在那座沙丘上,每过一定的时间就会释放出一个斗笠似的漩涡,告诉自己她所在的位置,随着距离越来越远,莫凡已经看不见穆宁雪的身影了,只有这半空中斗笠旋风告诉莫凡,她还在那个地方。

    不知不觉,莫凡已经走出了一公里,面对周围那无尽无垠的透着红色的黄沙,他顿时有一种迷茫之感了。

    除了天空是蓝色的,周围的一切都难以分辨,甚至莫凡觉得自己走回到了穆宁雪所呆的那个沙丘,因为面前的这座沙丘实在太像了,要不是那时不时卷起的斗笠似信号告诉了莫凡,她一直都在那里,莫凡真的会认为自己绕了一个大圈。

    难怪很多人会因此迷失了方向,没有一点旗帜、坐标、参照物,就等同于是进入到一片纯粹的黑暗里。

    沙漠的黄色,沙漠的绵绵的沙地,沙漠连绵起伏的山丘,这些是不断的重复的,走过了一片又有一片,当周围的景物永远都是这些,无穷无尽的时候,这跟遁入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区别,会彻底迷失方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绕圈,还是在走直线。

    最可怕的是,这里通讯仪基本上会受到干扰,莫凡在走出五百米左右的时候,通讯仪就开始不好使了,队员们要事先不商量好如何打信号,估计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莫凡大概估算了一下距离,然后以穆宁雪为圆心进行这一公里范围的搜索。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莫凡终于发现了除却黄沙别的东西。

    那是一只沙狐,正胆怯的从自己身边经过,莫凡往这只沙狐刚才途径的地方望去,发现那里有一个浅绿色的东西被埋在了沙子里。

    走到那里,将上层的沙子给扫开,莫凡从沙堆里面抽出了一个浅绿色的帐篷。

    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风刮,这帐篷有些四分五裂了,周围还散落着一些猎人外出经?;嵊玫降拇嫠褪澄锔?,想来是前不久有人在这里呆过。

    当然,也有可能这些东西是被那强大的沙尘风暴卷过来的,事实上那些人的营地其实离这里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定那群非洲的学员队伍是在这一代了,他们大概是一天半以前失去了联络,假如他们有点脑子的话,但愿他们并没有走远。

    “就这破碎的帐篷,别的线索没有了,唉,但愿这也算是可以交差了吧,不然等他们那群真正的救援队过来,连破帐篷都看不到?!蹦彩捌鹆寺陶逝?,将这些绿帐篷用帐篷棍给撑起来,勉强弄成了一个绿色的旗帜。

    弄完这个标记后,莫凡便开始返回了,让莫凡极度纳闷的是,原本莫凡以为穆宁雪应该是在自己的六点钟方向,可卷起的斗笠似狂风却在十二点钟位置,完全是偏差了一百八十度啊,这实在是太夸张了,若刚才凭借着直觉去走的话,就完全走了一个相反的方向了。

    返回到穆宁雪那里,穆宁雪看着莫凡,开口道:“这沙漠迷界,有点怪?!?br />
    “不止是怪,简直迷失得有些丧心病狂,我方向感这么好的人居然没有一次锁定过正确的位置?!蹦菜档?。

    “先返回到蒋少絮那里吧?!蹦履┧档?。

    蒋少絮也保持着信号释放,到了穆宁雪这里就可以很快看到一公里外蒋少絮释放的光系魔法信号了。

    找到蒋少絮,便可以看见江昱。

    说实话,他们每个人所在的位置在莫凡眼里就跟分散在棋盘不同位置的棋子,哪里是一条长龙阵了,但事实表明他们确实?一条六连珠直线。

    “走吧,到赵满延那里,我们就可以看见南珏了。说实话,这鬼地方我一秒钟也不想多呆了,我总感觉我前面的江昱在不停的变化位置?!闭月铀档?。

    “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我们大家明明都没有动过?!苯傩醯阕磐返?。

    “南珏怎么还不发信号,不是说好五分钟一个信号吗?”江昱说道。

    大家到赵满延这个点已经有五分钟了,按理说南珏的信号也该亮起来,可在迷界外的南珏却没有一点反应。

    “话说起来,都过了十分钟了……”赵满延嘀咕了一句。

    他本是随口那么一说,毕竟他这个位置最多也就踏入到沙漠迷界一公里多些,即便没有南珏他也可以凭借着感觉走出这个沙漠迷界,但南珏没有按照大家严格遵守的约定发信号,着实令人有些心慌!

    大家继续在赵满延这个点等待着,可整整过了十五分钟,南珏那边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会不会睡着了?”

    “南珏不可能犯这种幼稚的错误,她可能出事了!”莫凡很肯定的说道。

    南珏和艾江图都是军方出身,他们是非常严格遵守纪律的,既然约定是五分钟释放一个信号,他们就不会相差半秒钟的时间。

    整整十五分钟都没有任何的信号,这很可能表明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们赶紧过去看看,这里虽然是撒哈拉的外围,可一样有很可怕的东西?!苯傩跛档?。

    众人点了点头,立刻朝着南珏的方向跑去。

    大概跑出了三四百米,莫凡发现蒋少絮还呆在原地没有动过,这让莫凡非常疑惑不解,转过头朝着蒋少絮大喊道:“你站在干嘛,快走??!”

    “你们往前面看,是看到黄色的沙子,还是带着红色的沙子?”蒋少絮直接用心灵之音传到大家的耳朵里。

    蒋少絮这么一提醒,大家才注意到沙子的颜色。

    莫凡目光望去,前面是一片非常平坦的沙地,如同一个被金黄色、橙红色夕阳照耀的湖泊宁静,再远处一点,就是一个单独耸立的山丘,这山丘莫凡依稀记得他们从江昱位置走到赵满延位置的时候有走过??!

    “殷黄色的沙子……我靠,我们走错方向了!”江昱大声道。

    “没错啊,就是这个方向,我记得南珏就是在这边,上一次发信号的时候我还特意记住了?!闭月雍芸隙ǖ乃档?。

    “你飞到高处去看下?!蹦菜档?。

    赵满延唤出了翼魔具,飞到了更高的地方,从高处俯视着这块沙地,这一整片的殷黄色让赵满延整个人为之一冷!

    自己这个高度,已经可以看到好几公里之外了,可哪里有南珏的影子??

    看不见南珏就算了,最为可怕的是,这方圆几公里的沙子,全部都是透着红色的??!

    他赵满延根本没有移动过位置,他离站在沙漠迷界之外的南珏最多一公里,按理说总有一个方向会是出沙漠迷界的,可现在没有了??!

    从空中飞落下来,赵满延脸色都变了。

    “南珏不见了……”赵满延说道。

    大家还没有来得及感到心慌的时候,赵满延又接着道,“我从高处看下来,我们这里方圆几公里全是透着红色的沙子,我们已经完全陷入到沙漠迷界里了!”

    赵满延的这句话让大家心都沉了下去,江昱还有些不太相信的呼唤出夜罗刹来,让方向感极好的夜罗刹来辨别。

    最后,夜罗刹也是无功而返!

    “那……那我们现在是在哪??”

    “我们迷失了,一旦站在迷界之外的人不给我们确立方向,我们是根本找不到出路的,这根本就不是四个方向选一个就可以踏出去的问题了,只要没有极为明显的标识,就一定会迷失?!蹦履┧档?。

    “这地?要不要这么邪??!”

    “你们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br />
    莫凡转过头,看了一眼蒋少絮的位置。

    蒋少絮并没有动,可以说还好蒋少絮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在大家去找南珏的时候呆在了赵满延原本呆的地方,也就是说,现在蒋少絮的位置应该是离迷界出入最近的位置,大家只要返回到那里,便还不至于越踏越深。

    迷失最可怕的就在于,即便你前进,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在后退,而当你觉得这条路是错误的,你想要回到那个更靠谱的地点,却再也找不到了,偏差越来越大……

    大家匆匆忙忙的返回到蒋少絮的位置,从各自的脸上都可以看到那种难以理解的心慌与不安。

    首先南珏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留在外面给大家指引信号,他们可是排成一条长龙阵的啊,龙尾消失了,他们就等于完全陷入到这沙漠迷界里了。

    其次,他们到底该怎么走,是选定一个方向前进,还是就呆在原地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