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听到价格后,有些欲哭无泪,目光不由的看了一眼正在和小炎姬玩闹的穆宁雪……

    原来穆宁雪就是一个自带8亿光环的富婆,实在羡慕死人啊,为什么自己的天生天赋和她的比起来感觉更坑许多呢,不仅没给自己附带上价值多少亿的光环,还疯狂的扯自己后腿,砸钱如流水!

    “这一个系的魂种,有领域的话,就得8个亿,我要到何年马月才能够所有系都领域魂种?”莫凡暗暗叫苦道。

    才一个系,就抽空了自己老底,那自己整整六个系需要魂种……哦,五个系,这样说来,恶魔系其实也不是什么卵用没有,帮自己剩下了不少钱。

    “你打算买哪个系的魂种?不要领域的话,那应该能够买到一个不错的,附带效果强的……其实不带领域的魂种也很不错,首先你的该系魔法威力直接翻2到3倍,其次那附带的系效果有些也不会比领域差太多?!闭月铀档?。

    “当然是要领域的,有没有领域,差别太大了!”莫凡说道。

    和行刑人裴历交战之后,莫凡对领域这东西深有体会,这种不单单可以让自己该系各方面属性增强,还能够直观的压制对手的东西,简直不要太牛X好吗!

    “那你是买什么系?我再帮你摸索一下价格浮动?!?br />
    “雷系吧?!蹦膊患偎妓鞯幕卮鸬?。

    火系方面有小炎姬在,附体之后,劫炎与玫炎的威力应该很接近一个魂火了,但并没有领域效果,按照小炎姬告诉莫凡的,只要她的修为再提升一些,应该也会将劫炎领域给激发出来。

    所以莫凡只要多喂小炎姬一些火灵种奶粉,想必劫炎领域就有了。

    考虑到自己不能总靠火系打天下,尤其是海上战斗之后,火系根本没有任何卵用,莫凡已经打算把自己雷系给变得更强,获得一个雷系的领域。

    小炎姬会逐渐自己领悟领域。

    黑暗系方面,司夜统治技能本身就相当于一个领域。

    若再有一个雷系的领楸,估计可以直接单挑统领级妖魔了!

    “雷啊……魂雷比其他几个元素系还更贵,莫凡,你做好倾家荡产的准备吧?!闭月铀档?。

    “……”

    “要不,你还是买星河之脉,先把召唤系突破到高阶?”赵满延弱弱的说了一句。

    “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人不能那么死板?!蹦灿Φ?。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满目无聊的江昱却忽然间凑了过来,他一脸神神秘秘的对两人说道:“你们知道吗,那头在提诺阿亚海边的骸骨已经被鉴定出来咯?!?br />
    “鉴定结果是什么?”莫凡立刻问道。

    关于那骸骨的事情,莫凡其实非常的在意,因为他亲眼目睹过乌海伪龙身上也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情??!

    “那是一头巅峰期的猛犸海兽,实力已经是亚君主级的呢,真不敢想象,已经那么强大到这种程度的生物都会被剔得只剩下骨头?!苯潘档?。

    莫凡顿时心中一跳!

    亚君主级,这已经不是统领级生物可以比的了。

    也就是说,提诺阿亚那附近,还有一只由歹蛆所化的猛犸海兽,已不知游到海洋何方!

    这种事情细思极恐啊,那样小小的歹蛆,估计连妖魔都算不上,却可以蚕食、蜕变,最后成为一头猛犸海兽!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其他歹蛆,它化身为了站在猛犸海兽更高等级的生物?

    “说来也是怪事,听说某个离提诺阿亚不远的一个岛屿上,还发现了一具症状跟猛犸海兽一模一样的骸骨……”江昱说道。这件事,江昱一直都有关注,只是他搞不清楚是何原因。

    “那又是什么的骸骨?”莫凡下意识的询问道。

    “也没什么啦,就是一具人的骨头?!苯诺?。

    莫凡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耸了起来!

    ……

    …ē

    蔚蓝色的长空下是一片金色唯美的沙地,沙地非常的平整,只有在一阵凌乱的风拂过的时候,才会在上面勾勒出一些沙涟,一圈圈,如画家们妙画前的伏笔……

    沙地上有几个绿色的帐篷,帐篷外面,甚至布置上了一层由水华天幕组成的结界。

    蓝色的水幕从半空中垂落下来,正好将这些绿色的帐篷给守护在里面,阻止着风与沙的侵袭,让结界内的众人可以安稳的休息。

    “隆隆隆隆隆~~~~~~~~~~~~~~~~~”

    突然,远处的天边响起了轰隆之声,帐篷内,一位穿着绿豹纹热裤的女子走了出来,目光骇然的注视着天边那如海啸一般的沙尘狂暴,浅灰色的瞳孔中露出了恐惧!

    “快起来,大家快起来,是灾级沙尘暴??!”豹纹热裤女子朝着帐篷内的所有人大喊道。

    很快,就有一群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当他们看到那盖过半边天的黄色沙尘时,同样惊呼大叫了起来。

    “不行,我们会被这东西吞没的,往南面走,我记得那里有一座很坚固的沙壁,或许能够帮助我们避过这难关?!币幻瓷先ハ袷嵌映さ哪凶雍暗?。

    “往南走?开什么玩笑,那里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

    “留在这里,我们会被这沙尘暴给掩埋的,就算里面再危险,我们也得去?!倍映に底乓丫际帐捌鸲髁?。

    尽管他们这群人听过无数关于撒哈拉沙漠的可怕传闻,更有无数前辈叮嘱他们绝对不能靠近,但眼下那灾难型的沙尘狂暴明显对他们更具威胁……

    众人受到沙尘狂暴的压迫,最终选择跟上队长,朝着那撒哈拉沙漠之中逃去。

    沙尘呼啸,连云都可以吞噬,这漫天的威力,恐怕要比海洋之啸更可怕得多,无论是山,是海,是大地,都将在这灾难沙尘中彻彻底底的被掩埋,唯有等到几天之后,风平沙静,这里就会沦頾一片新的厚实的沙漠!

    ……

    ……

    非洲南部好望角魔堡!

    好望角魔堡为非洲最高魔法协会,这守望着海洋的魔堡就如同一座古老的高城,静静的屹立在天之涯海之角,天空蔚蓝,海洋蔚蓝,魔堡更不曾因岁月而褪色!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不是叮嘱过他们吗,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入到撒哈拉!”一名黑色卷须老者勃然大怒的道。

    “他们遇到了灾级的沙尘狂暴,必须找避难所,于是就闯入了撒哈拉?!贝┳虐咨ПしㄊΨ暗氖涛赖妥磐返?。

    “愚蠢,愚蠢至极,撒哈拉区域远比那沙尘狂暴要可怕得多,现在倒好,全部失联,好歹是一国府之队,怎么会做这般愚蠢的决定,让他们去历练,不是让他们去送死!”黑须老者大骂道。

    “您现在发脾气也不是办法呀?!蹦Пな涛浪档?。

    “现在有什么解决方案,快说?!焙谛肜险叩?。

    “我们的救援之队大概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够抵达他们所在的撒哈拉区域,不过根据国际魔法协会的情报来看,中国国府队伍正途径那里,眼下我们根本无法和那群学生们取得联系,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请求中国方,让他们的队伍到那里先进行一番搜索救援,然后等我们的救援队伍到了,也不至于所有的痕迹都被风沙给掩盖掉?!蹦Пな涛浪档?。

    “你还嫌在撒哈拉走失的人不够多吗?”黑须老者骂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已经联络过中国方的负责人了,他们说如果我们愿意支付足够高的雇佣费用的话,他们可以考虑让中国国府队暂且前去救援……”魔堡侍卫说道。

    “哼哼,还支付雇佣费用,他们那群人对沙漠一点都不了解,别到时候还需要再派一大队人去救援他们的人!”黑长胡须老者说道。

    “那到底要不要请求他们的帮助,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等我们救援队赶到那里,我们根本找不到任何他们的足迹,那样我们救援成功率会大大降低?!蹦Пな涛浪档?。

    “要,就现在去和中国人说!”黑长胡须老者终究不希望那队人有什么闪失,毕竟在撒哈拉那种可怕的地方,没有联络,没有足迹,很可能一辈子都别想走出来了!

    “那个,中国人要价蛮高的?!?br />
    “这个时候了,还能怎么的,给他们宰,他们说多少就多少,先保住那般蠢东西的命要紧,我可不想整个国府队伍还没有抵达威尼斯就全部死在历练路上!”黑色长须老者脾气火爆的说道。

    “是,是!”

    ……

    ……

    原本离开了葡萄牙,莫凡这一群人将直接前往埃及,到阿拉伯领略一下他们的风土人情。

    谁知队伍刚刚要沿着撒哈拉的边缘,顺着地中海南海岸线逐渐进入埃及,结果还没有到地中海就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

    “救援??”

    “导师真是那样说的,要我们去撒哈拉救援?”

    “我草,要我们去撒哈拉大沙漠吗,那可是比亚马逊妖魔国度更高出两个级别的禁地,我他妈可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