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从正当中射落下来,带着炎热的晒,一些需要靠阳光紫外线来杀死皮层细菌的海洋鱼群已经游到了这片浅礁上了,时不时会从莫凡的脚边飞窜的游过去,鳞片在阳光的反射下粼粼闪耀。

    鱼群越来越多,感觉一抬脚就能够踩死几只,莫凡闲着无聊就在这里跟这些鱼群玩耍,他的玩耍方式就是释放一层轻微的电流,把经过自己身边的这些鱼儿电得跟喝醉酒一样,让它们无法保持整齐的队形和一致的动作,在水里撞得东倒西歪。

    当然,要是这种鱼的口感好一些,莫凡不介意化身烤鱼师傅,让穆宁雪尝尝自己火之子的手艺……不是说好不做魔法师的话要去开一家冰火之歌店的,平常有空就练习练习一番。

    “嗡~~~~~~~~~~”

    莫凡玩得不亦乐乎之时,忽然一阵类似于地震波的东西从海洋的底部涌了上来,下方牢固的礁窟都出现了一阵摇晃。

    暗潮席卷过来,那些原本在晒太阳的鱼群顿时吓得四散,跟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莫凡腿部一阵发麻,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股力量从很深的海洋底部传过来,涌出了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还有这么明显的震动。

    “什么情况?”鲍比在轮船上睡着,听到响声猛的跳了起来。

    “现在我们有麻烦了?!绷榱樯舻统?,目光正注视着那监视屏。

    “那歹蛆难不成去惹那些雷暴乌贼了??”鲍比说道。

    灵灵摇了摇头。

    “嘿嘿,那它一定想做只海猴子……好吧,我也觉得这个笑话很冷?!蹦参弈蔚淖猿傲似鹄?。

    “它现在两千四百米左左右的深度,那只乌黑伪龙应该察觉到了什么,在海底吼了一声,震慑这个它看不见的闯入者,刚才那地震波就是乌黑伪龙的吐息?!绷榱樗档?。

    “真是一个不省心的歹蛆,我怀疑它就是故意坑我们的?!蹦猜畹?。

    “我们回去吧,让它自身自灭?!北茸叩搅思菔皇?,已经要开启发动机走人了。

    开什么玩笑,乌海伪龙这种魔物是惹得起的,但凡鲍比听到有关猎杀乌海伪龙的消息往往都是那些一线猎人团发布的,并且都要隐瞒他们的阵亡人数。

    “不能回去,这种能够逮到活蛆的概率相当低,这次我们不解决的话,一年的时间溺咒死亡者就会超过500,两年后会递增到1000。虽然说若干年后,必定会有人提取到它的疫苗,可那也是用这些年数之不清的溺咒受害者的尸体填出来的?!绷榱橐涣乘嗳坏乃档?。

    灵灵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那张小脸上透出的坚毅却让鲍比都不由的愣住了,鲍比有些不敢想象这样的话语可以从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女口中说出,就仿佛这个念头植根在了她内心深处许久,吐出来时便没有半点的犹豫与退缩!

    “现在我们确实可以视而不见,放任这个隐患离开??山匆蛩赖娜?,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和存在着的。他们有可能是像你这样,是一个有着父亲的小女孩,也可能是一个健健康康普普通通的家庭,他们若因这个我们曾经放走的隐患而支离破碎、悲伤痛苦,那我们与那家伙的帮凶也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莫凡脑子里忽然间浮现出了这样一行写在老旧日记本里的字,与灵灵此刻坚定不移的神情完美的匹配在一起,心也不由的触动了起来。

    莫凡之前在青天猎所里无意中看到灵灵放在枕头下的日记本里,清晰的写着这样一段话,而这段话是她日记本里的最后一句话,之后的页数全是空白,也再没有写过一个字。

    莫凡能够猜到,那是灵灵父亲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而那位猎王告诉女儿这样一句话后,自己却再也没有回来。

    日记里说的那个隐患,就是红魔,上一代凝华邪珠演变而成的超级邪魔!

    莫凡虽然没有见过灵灵的那位猎王父亲,却可以从她此刻的神情想象楸到那位拥有自己信念和职业底线的猎王廓影。

    “莫凡,你怎么看?”穆宁雪低声询问着莫凡。

    “我也是一个猎人,叫我就这样不管,确实有点难,何况奖金那么高。乌海伪龙虽强,但我们总能够想到办法,我们试一试,实在无法做到,我们至少也是尽力而为了?!蹦菜档?。

    灵灵看了一眼莫凡,乌黑的眸子里有一丝涟漪。

    她喜欢和莫凡搭档,正是因为莫凡有着一颗无畏之心,什么魔穴妖窟都敢闯,什么巨头邪王都敢惹!

    “现在歹蛆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不敢行动,但等乌海伪龙再一次放松警惕后,它一定还会去寄生它?!绷榱槿险娣治龅?。

    “不想做龙的虫不是一只好蛆,算这东西有志向?!蹦菜档?。

    “我们得有计划,在水里和乌海伪龙战斗,我们没有半点胜算?!蹦履┧档?。

    穆宁雪自己在海洋中战斗力其实并没有减少太多,她的主修是冰系,冰在水里一定程度还是得到加强的。

    可凭她一个人也绝对不是乌海伪龙的对手,必须要全部状态的莫凡跟她联手,才可以与乌海伪龙较量一番。

    “你们自己慢慢计划,我先走了?!北日秸骄ぞさ乃档?。

    神经病啊,他们这几个人加一个未成年对付乌海伪龙???

    这不是猎人的正义,是猎人的愚蠢送死,总之他不干,乌海伪龙一个眼神就能够让他灰飞烟灭,他不会跟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鲍比,你先别急着慌,乌海伪龙强归强,但如果到陆面上,那家伙未必惊得住我的拳头,你对海洋比较熟悉,帮我们想想办法如何让乌海伪龙到陆面上来!”莫凡对鲍比说道。

    “你??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乌海伪龙是什么我比你们都清楚,你一个这毛都没长齐的法师怎么可能应付!”鲍比说道。

    “首先我得告诉你,伪龙我不是没对付,在中国我就杀过一只伪龙,所以我可以算是一个屠龙猎人。其次,我毛齐得很,不信你问她?!蹦惨槐菊乃档?,并在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瞟了一眼穆宁雪。

    穆宁雪估计心思都在怎么把乌海伪龙给骗到陆地上战斗,没留意莫凡话里带着眼中污染她的迹象。

    “鲍比,我们的实力你在之前应该也见过,统领级的生物对我们而言不是不可战胜的,你现在只要帮助我们把那头乌海伪龙给引到海面上来,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处理。我想溺咒,你比我们更痛恨,这次不解决,会有更多人落得你兄弟那样的下场?!蹦履┯镏匦某さ亩员人档?。

    估计穆宁雪长了一个值得他人信赖的脸,亦或者她不那么冷冰冰的态度时,其实在大部分男人心中就是一个梦中情人一般难以抗拒,鲍比在尽量的调节自己的情绪。

    “歹蛆开始行动了?!绷榱樗档?。

    大家眉头一锁,心也沉了下去。

    “你们确定在海面上能够和乌海伪龙抗衡?”鲍比认认真真的问道。

    “你之前不是查过我猎人身份了吗,我和她都是猎人二星大师?!蹦菜档?。

    崇明岛围剿黑教廷后,莫凡和灵灵已经是二星猎人大师了,现在莫凡的猎人职位也终于是和灵灵同步了。

    猎人大师称谓是做不得假的,鲍比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开口说道:“办法我倒有一个,只是我觉得这个办法不比下海和乌海伪龙打更安全多少?!?br />
    “先说出来,那歹蛆已经行动了,我们再不采取措施,它被乌海伪龙察觉的话就会立刻死亡?!绷榱樗档?。

    “在一千米到两千米的礁窟里不是栖息着一群雷暴乌贼吗?”鲍比看了一眼水下,语气带着几分发虚的道,“雷暴乌贼是一群暴躁,且非常敏感的生物,一旦它们受到足够强度的威胁时,这群洞察力极差的雷暴乌贼就会开始释放雷电,其他乌贼看到雷电,就会知道同伴有危险,于是也会一起释放雷电……”

    灵灵很聪明,一下子明白了鲍比的用意。

    “惊吓那群雷暴乌贼,让这一整片海域都变成一个巨大的高压雷区,乌海伪龙虽然也带着一些雷系,但肯定无法承受这么多雷暴乌贼愤怒的暴电力场,便会离开海水!”灵灵目光闪烁的说道。

    莫凡和穆宁雪也都点起了头来,这个办法好,乌海伪龙若是强行钻入海里,就等于承受千万伏特的雷电攻击,不死也得残废!

    “我之前探查的时候,发现雷暴乌贼中有一个统帅,而这个统帅很可能刚刚做了妈妈,是最受不得半点刺激的时期,所以我们找准时机,惊扰那只雷暴乌贼统帅,这片海就变成了一个雷禁区域?!北冉幼潘档?。

    “我会做好隔绝带,让这块潜礁不被雷电传导,能够变成你们对付乌海伪龙的战场?!绷榱樗档?。

    潜礁可以算是最佳战斗场所,海水最高处也只是没过膝盖,莫凡站在这上面战斗的话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若灵灵能够提前将这里隔绝起来,那雷暴乌贼的雷电就不会影响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