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灵将那只水母歹蛆拿了回去,大概到了深夜的时候,灵灵又将莫凡、穆宁雪、鲍比三人叫到了海边,她的手上多了一个非常小的平板电脑,上面有一个红色的点,正处在正中央的位置上。

    “你干嘛?”鲍比看到灵灵打开了盒子,将那只完全透明的水母歹蛆给放入到了海水里。

    水母歹蛆放在手上都是肉眼难以分辨的透明,一旦放入到水中,更是完全和海水融为了一体!

    “那些溺咒而死的人,之所以身上没有检查出任何毒、寄生妖、或者诅咒迹象,原因就在于这水母歹蛆一放到水里,根本就看不见它们的踪影!”灵灵说道。

    “你的意思是,其实每一个溺咒而死的人,身体里都有这种歹蛆,他们遭受到某种精神上的控制,到海水里溺死,很快这些歹蛆就从这些死着的身体上游出来,进入到海洋里??”莫凡说道。

    “是的,事实上,不少歹蛆体型还会比这只大很多,那些溺咒而死的人身体会短时间内变得萎蔫,宛如身体所有的能量都被抽空了一般,也正是由于这些吸收了大量养分的歹蛆离开了他们的身体,使得他们身体所有的养分被彻底抽空,于是就变成了那副可怕的景象?!绷榱樗档?。

    灵灵知道他们三人还对这件事感到费解,于是仔仔细细的给他们彻底讲述了一遍。

    “首先,这种歹蛆是一种非??膳碌募纳?,它们栖息在海水里,微小如一些浮游生物,很容易进入到生物身体里,比如说从人的口腔、鼻子、耳朵之内的进入。应该在更早的时期里,这种歹蛆还没有出现可以在人类身体里存活的种类,近几十年才渐渐演变出了这种潜伏在人类身体里的歹蛆。歹蛆进入人身体里,粘附在胃的附近,疯狂的摄取人类的养分与食物。于是,那些中了溺咒的人便开始食欲大增,其实就等于他们不仅仅要摄取自身摄取的能量,还要喂饱身体里的这个歹蛆胚胎?!?br />
    “歹蛆胚胎在人的体内越来越成熟,已经不满足于食物了,不满足于这种在一个小小的寄体中偷偷摸摸的摄取能量,需要到广阔无垠的海洋里尽情的补充。这个时候,歹蛆开始蚕食人的身体,将人的大部分重要的身体机能都抽到它自己的身上,算是大海旅行的一次存货。然后,这些可怕的小东西就向中了溺咒的人发出一种精神控制,强制它们前往有水的地方,尤其是海洋……”

    “一到海洋,吃得肥肥的歹蛆就从人类身体中钻出来,这一钻,可以说是瞬间抽空了溺咒者身体里所有能量,于是便会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死亡和萎蔫,然后这些透明的邪恶的小魔鬼们,就怡然自得的游入到大海里,开始了它们崭新的生活!”

    灵灵非常详细的给他们三个人讲解了这歹蛆的整个植入、寄生、成长、脱离的过程,这让经常就入海去游泳的鲍比顿时感觉浑身都发抖发冷,胃的位置上都开始痉挛了,仿佛里面已经趴着一个可怕的吸血虫。

    “好可怕的生命体啊,正常情况下根本防范不了!”穆宁雪说道。

    妖魔千奇百怪,有海妖,有山兽,有尸物,有怪蛰,更有像歹蛆这种寄生妖物,它们往往肉眼不可见,在各大生命体中扮演者小魔鬼的身份,悄无声息的夺取了它们的生命!

    “我仔细分析过了。这种水母歹蛆一共分成两个形态。第一个形态,就是我刚才给你们描述的寄生孵化时期,这个时期的水母歹蛆其实相当的弱小,有那么一点磕磕碰碰就会死亡,并且在人体之中的存活率其实并不是特别的高,所以即便有水母歹蛆游入到人的身体里,也不一定就是中了溺咒,也不一定会死亡。但成功到达了那种可以操控人精神的水母歹蛆,就类似于癌症晚期了,基本上无药可救,杀死歹蛆,被溺咒者身体瞬间抽空,不杀死歹蛆,就等于奔向海洋自杀?!?br />
    “第二个形态,便是它们控制杀死了一个寄体后,进入到海洋之后的样子,它们其实还是相当于一个刚刚从卵中孵化出来的婴孩,需要逐步猎食、成长,才能够变成完全形体……”灵灵说道。

    “它们的完全形体是什么??”莫凡问道。

    “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我已经分析过这水母歹蛆幼体了,它们身上并没有任何疫苗组织,所以我猜想,只有等它们经历了第二个形态,长成了完全体后,才可能有那种疫苗组织?!绷榱樗档?。

    “要是能够提取疫苗组织,立刻让国际魔法协会在各大国家注射这种疫苗,那从此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被这种歹蛆寄生,也不会因溺咒而死了?”穆宁雪目光带着几分闪耀的说道。

    穆宁雪当初在崇明岛的时候就见识了灵灵的厉害,没有想到她连如此复杂的国际溺咒事件都能够分析得如此清楚,这让穆宁雪不仅感叹,莫凡是从哪里找来的这样一个超级智囊,小小年纪,智商未免高得太夸张了吧?

    “那你刚才把那家伙给放走,就是想让它在海洋中成长?”莫凡问道。

    灵灵点了点头,摇了摇手上的小平板电脑,开口道:“我已经给它注入了跟踪印记,无论它游到哪里,我都能够准确的找到它的位置……”

    “那现在我们做什么,就静静的等到那小魔鬼变成完全体?”莫凡问道。

    “现在我们要做的才是最为艰难的部分了?!绷榱樗档?。

    “追踪吗?”鲍比问了一句。

    “追踪相比这个,要简单太多了。我们接下去必须保证这这只被我们追踪印记的歹蛆能够健健康康成长,我刚才说过了,这歹蛆可怕归可怕,但离开了寄体,其实非常的脆弱,这种自己游入到海洋里的歹蛆死亡率非常的高,能够进化到完全体的寥寥无几……所以,我们接下去不仅仅是要追踪它,更要?;に?,确保它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灵灵脸上带着几分笑容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