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和穆宁雪负责走访,在这座提诺阿亚城?中除了那个浅滩之外,还有几个靠近水域的地方都出现过了这种溺咒。

    就像连环杀人案一样,往往都会有某些共通点,通过这共通点猜测凶手的性别、职业、可能人群。

    溺咒是随机的发生在那些海边的城市的人身上,可这不代表这些溺咒死亡的人没有半点关联,现在莫凡和穆宁雪就是想从那些死亡的人中找到这个关键,否则他们除了知道人莫名溺亡之外,什么可以追踪下去的线索都没有。

    先去探访了那位老伯,老伯目睹过八具,想来他应该会有什么发现。

    老伯有些神神叨叨,给莫凡和穆宁雪讲了一个传说,说这是海祭,海之神需要人们向他们进贡,才可以保证风调雨顺。

    这传说在莫凡听来跟瞎编出来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需要付出生命代价的祭祀,通通都是狗屁,坐收人性命的东西,也根本不能称之为神。凡是都要讲科学的嘛,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如此落后封建迷信思想!

    “我去问过那些亲属了,这个月死掉的那三个人互不认识,然后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照片,发现他们皮肤都偏晒黑,他们的家人告诉我,他们都比酷爱游泳?!蹦菜档?。

    “酷爱游泳?”穆宁雪一脸雾水。

    “嘿嘿,我也觉得这不像是什么线索?!蹦菜柿怂始?。

    自从学了魔法,莫凡觉得自己更喜欢打打杀杀,动脑筋的事情都有些不擅长了。

    ……

    走过一条摆满了鲜花的窗子巷,莫凡看见一个男子迎面走来,他的手上拿着一瓶啤酒,脸上带着几分悠闲惬意。

    很快,这名啤酒男子注意到了同样迎面走来的穆宁雪,嘴角浮夸的一扬,朝美貌如仙的穆宁雪吹了个口哨,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穆宁雪肌肤光滑的锁骨,试图往更深处看去。

    “你当我不存在是吧?”莫凡瞪了一眼这个家伙,语气不善!道。

    “你是什么东西?”男子倒也是暴脾气,马上硬气道。

    “滚!”莫凡手一摆,形成一股空间之力,毫无征兆的朝着这名男子打去。

    莫凡也没下重手,就是给这种傻X一点教训。

    谁知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身上迅速的卷起了一层水绸,?;ぷ×怂约?。

    “空间系?你是高阶法师??”男子挑起了眉毛,倒是对莫凡有些刮目相看了。

    “知道了还不滚?”莫凡道。

    “高阶也没什么……”

    莫凡又是反手一巴掌,实在懒得听这个小流氓在这里废话!

    这一次,莫凡出手就更重了,毕竟知道了对方也是法师。

    反手之力打在流氓男子身上,男子这次是招架不住了,整个人顺着长长的小巷子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上,连手边的啤酒也摔碎了,满地的泡沫,这名男子倒也没有受什么伤,带着几分恼怒的站了起来,这家伙自知不是莫凡对手,用手指着莫凡道:“小子,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等着向我跪地道歉吧!”

    说完这句话,这男子转头就跑了,巷子复杂交错,莫凡还想把他抓来修理几下,结果已经不见了他的人影。

    “孬种?!蹦簿醯么巳艘彩怯械憧尚?。

    “不用理会他就好了,别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蹦履┒阅驳男形共皇呛茉尥?。

    “你长得好看,很多人看你那是正常的,但当着我的面还吹口哨耍流氓,这不仅是对你有些肆无忌惮更是在挑衅我!我没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已经是我心胸宽广了?!蹦蔡沟吹吹乃档?。

    莫凡总有他的理由,穆宁雪也懒得去跟他反驳了,事实上在穆宁雪看来论流氓的程度,莫凡和那个家伙比起来是有过之而不及!

    ……

    走到了一片居民区,这里是莫凡和穆宁雪要探访的第七家。

    倘若还是只得出死者们有一个共同的游泳爱好这种线索,莫凡觉得还不如回旅店去睡觉……

    到了第七家,走进它们那缠绕着紫罗藤的小院子,莫凡忽然间闻到了一股恶臭的气味。

    穆宁雪也嗅到了,不禁捂住了鼻,她有些奇怪,为什么明明这么小清新的院子里会发出这么难闻的气味来。

    “有人吗?”莫凡走了进去,推开了那小木门。

    “有人吗,你们家臭气熏街啦!”莫凡再喊了一声。

    屋子里并没有任何应答,莫凡和穆宁雪不禁对望了一眼。

    莫凡步伐加快了一些,直接走入到了这个民宅的大厅里。

    “你们,你们干什么,混蛋,竟然闯到我家来,我跟你拼了??!”忽然,院子外头传来了一个有些小熟悉的声音。

    莫凡和穆宁雪转过头去,发现正是之前那位流氓气息的水系法师。

    这里是他家?

    莫凡和穆宁雪都有些哭笑不得,这世界还真是小得不行。

    “这是你家?”莫凡问了一句。

    “废话,我说你不要太过分,就算你是高阶法师,也不能因为多看了你女朋友几眼,你就追到我家来搞事!”这名水系法师说道。

    “你家有东西煮糊了,你没闻到吗?”莫凡说道。

    水系法师深吸了一口气,顿时一阵干呕。之前因为看见莫凡和穆宁雪闯进来,他都忽略了这股臭气熏天。

    “怎么会这么臭??”水系法师说道。

    “问你自己啊,好像是从这个大房间里传来的?!蹦仓噶酥敢桓鐾耆诺姆考?。

    这个房间是从外面锁上的,甚至还把所有缝隙都给钉起来,这在莫凡看来就很不对劲了,除了囚禁人之外,一般人不会这么干。

    流氓男子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急急忙忙找出了钥匙,哆嗦的把那房间门给打开。

    房间门一推开,霎时恶气扑鼻,三人都不得不屏住了呼吸!

    “诺科,诺科!”流氓男子大叫了起来,朝着房间里冲去。

    莫凡也跟了进去,但很快一副实在令人恶心作呕的画面印入眼帘,一时间有些失了神!

    流氓男子也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失魂落魄……

    穆宁雪更是转过脸去,有些不敢看了。

    莫凡见过很多惨不忍睹的画面,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让他感到几分不适。

    屋子里有一个人,明显是被锁着的,看样子也应该是被这个流氓水系法师给锁住的。

    但是,屋子里这人已经死了。

    他的手腕割开,流出了大量的鲜血,鲜血被用一个铁盆装着,此人整张脸都浸在其中,溺死在血液之中。

    或许,已经分不清他究竟是失血过多而死,还是溺死的了,总之他的身体一样泛白,一样萎蔫,死状和溺咒完全的吻合??!

    ……

    流氓男子痛哭了很久,看得出来那个叫诺科的人应该是他的弟弟。

    更悲剧的是,大概在三个多月以前,他的哥哥也是溺咒而死……

    也就是说,他家里已经有两个人因为溺咒而死了!

    “和我们说说情况吧,我想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想搞清楚他们的真正死因?!蹦哺凶勇蛄思钙科【?,算是给他压压惊。

    男子一下子就灌了两瓶下去,显然无法接受这可怕的事实。

    “诺科喜欢冲浪,我不允许,于是他跟疯了一样冲上来对我又抓又挠。我觉得他有些神智不正常,便将他锁在了家里。昨晚我没回家,打算关他一整天,好让他反省反省,谁知道他把自己淹死在血里。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鲍比说道。

    “这应该和你无关,不过你家里出现了两个溺咒确实很古怪,溺咒在全球都有出现,可概率再高也不至于发生在同一个人家里两次,你的哥哥和诺科是不是有到过相同的地方,或者做过相同的事情,吃了类似的东西?”莫凡认真的问道。

    “他们总是呆在一起,我是法师,很少出入家里,大多在魔法协会呆着,大哥经常带着诺科去玩,他们去过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北人档?。

    鲍比显得很伤心,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莫凡也没好再问下去,大概只有等他情绪平静一些才能够理智的分析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了。

    莫凡和穆宁雪到了一旁,各自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骇然与不安。

    “真的好可怕?!蹦履┑蜕?。

    “是啊,我想这个诺科应该也中了溺咒,正常情况下他应该会自己跑向海边,然后溺死。结果很不巧鲍比把他锁死在家中,让他的弟弟碰不到一点水,结果他的弟弟用这种方式完成了溺咒仪式,这已经不单单是疫病的问题了,还存在着某种精神上的折磨和控制?!蹦菜档?。

    “可究竟是什么样的精神控制,会让一个人把自己溺死在自己血里?”穆宁雪说道。

    “我已经通知灵灵了,这个现场先别动,我想这次事情应该会给我们找到溺咒的一丝有价值的线索!”莫凡认真的说道。

    如果说一开始莫凡还带着悬赏的态度在处理这件事,那么现在亲眼目睹这无比悚然的一幕后,莫凡已经没有了半点悠然自得的心态了!

    这到底什么诅咒,骇人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