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很久,穆宁雪都没有回过神来。

    溺咒,为什么相隔这么遥远的海域,依然会有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海边诅咒的存在?

    穆宁雪认真的询问了老伯一番,老伯也将他所目的事情告知了穆宁雪。

    原来,光光是在这片浅滩中溺咒死亡就一共有八人了,分别发生在不同的时间里,老伯由于住在这里很多年了,所以才会知道这种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个溺咒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出现,根本无从获知!

    “你在这里啊,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看篝火?”莫凡的声音从背后飘了过来。

    穆宁雪有些无语了,这家伙到底什么眼神,那浅滩上的是篝火吗,那是火葬!

    还有,谁大白天会到海边上看篝火的!

    “在东海城的时候,我看见了很可怕的一幕?!蹦履┙缰涞氖虑楦泊笾旅枋隽艘槐?。

    莫凡听完之后也是感到骇然无比。

    人会自己跑到海边淹死自己??

    而且身体泛白,尸体萎蔫,按理说这是一种可怕的病疫才对啊,但从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病疫能够强迫人去自杀的!

    “骸骨的事情,你有什么发现吗?”穆宁雪问道。

    溺咒的事情,怎么都想不通的,穆宁雪只好将话题转到了那骸骨身上,事实上骸骨的出现肯定要比溺咒更加可怕得多。

    “那家伙的骨髓也没有了,骨头是大,可骨头内部基本上是空的?!蹦菜档?。

    这一次了解,大家总算明白那骸骨为什么可以在海洋上漂浮了,那具骸骨连骨髓都没有,正副骨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

    猎者联盟的人已经派人在调查这件事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出个所以然来。

    “我想搞清楚这件事?!蹦履┛谒档?。

    “我也想搞清楚啊,这么大一副骸骨,肉没了,血没了,骨髓也没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蹦菜档?。

    “我是指溺咒?!蹦履┤险娴乃档?。

    “……”莫凡一阵蛋疼,穆宁雪这思维跳跃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好吧,或许穆宁雪第二次遇到这种事情之后,满脑子都是这个溺咒了。

    确实,试想想在东京东海城遇到的无比恐怖的事情在另一个国度再次发生,可见这溺咒已经远不是当初那么微不足道了!

    “我帮你吧,好歹我也是一个猎人大师?!蹦菜档?。

    “嗯?!蹦履┟挥芯芫驳暮靡?。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穆宁雪这种溺咒在将来绝对会比现在所看到的还要惊骇,穆宁雪不想再看见某个海边,出现了这样的尸体……

    ……

    ……

    莫凡是猎人大师没错,但莫凡很多事情还是会询问比自己更加老道和经验丰富的灵灵。

    灵灵还在纽约,应该是包老头有事情交代她。

    莫凡返回到旅店,找了一台网络通畅的电脑,将溺咒的事情描述给了灵灵,希望灵灵这边会有一些有关溺咒的资料。

    灵灵手头上是有厚厚一大叠的资料库的,世界各地发生的大部分奇怪的事件都会记载在里面。

    听了溺咒之事,灵灵眼睛立刻贼亮贼亮了起来。

    “你们在哪?”灵灵询问道。

    “葡萄牙的提诺阿亚城,你不会又要过来吧?”莫凡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总比回那破学校念书得好!”灵灵说道。

    自从莫凡去世界历练,灵灵在魔都都要发霉了,没有事件,没有悬赏,没有动脑子,她感觉自己随时都会崩溃。

    那样的日子,她受够了,必须找到猎人该做的事!

    “莫凡,我查过了,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绷榱榈闭嫘示?,马上就给了答复。

    “好消息??”一旁的穆宁雪觉得灵灵这句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当,像溺咒那样悚然的自杀行为,穆宁雪实在很难和好消息这一词联系起来。

    “溺咒之事,国际猎者联盟已经发布过悬赏,希望有猎人解决这个在全球性都出现过死亡案例的骇人听闻之事?!绷榱樗档?。

    “原来世界猎者联盟总部已经听闻过此事了,那看来确实不是偶然性的了。你说的好消息,莫非是,我们可以接这个悬赏,赚点钱?”莫凡问道。

    经历了行刑人裴历的事情,莫凡意识到自己的实力还是远远不够。

    裴历的领域可以将自己压制成那副模样,在他面前自己一身魔法跟孩童挥拳般滑稽可笑,莫凡很担心下次再遇到这种有领域的高强法师,自己是不是还会那么狼狈不堪。

    现在火系、雷系、暗影系都已经高阶了,召唤系随着小炎姬的实力大增,应该也有望突破到高阶。

    因此,莫凡需要下一个星河之脉。

    除此之外,莫凡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领域!

    有领域和没领域,差别真得太大了。

    一般而言,正常一个魂种的价值会在2亿到3亿左右,这样魂种会比灵种强上2倍左右,然后根据不同的魂种,魔法也会附带着一些特殊的效果。

    至于附带领域的魂种,价值就得再翻夸张的往上翻了。

    根据赵满延这土豪的描述,一个领域魂种竞拍的话,多数能拍到6亿天价!

    现在莫凡平日里的一些小积小蓄,基本上要用来买灵种喂小炎姬,一个火系灵种就是千万价格,吃个几餐就没了,所以莫凡现在是真的穷,也真的真的很想念灵灵,给自己带来一个美味的大单子,好让自己看到领域魂种的苗头。

    “你就说,这溺咒的悬赏现在多少钱吧?!蹦参实?。

    “这不是固定金额悬赏,你知道悬赏池吗?”灵灵说道。

    “不知道,什么是悬赏池?”

    “彩票你知道吧,就是这期没人中将,那么奖金会累积到下一期,形成一个奖金池。同样的,悬赏也存在着这样的悬赏池,就是国际上有人发布类似的悬赏,国际猎者联盟会将悬赏金额放在一起,没有人完成,悬赏金额也不会退回,只会不停的累加……”灵灵说道。

    莫凡这么一听,整双眼睛都放起了光芒!

    悬赏池,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美妙的东西,莫凡都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整个人浸泡在满是金币的池子里游泳的画面!

    穆宁雪看着莫凡那兴奋激动的模样,一时间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随意的一个提议,仅仅是出于一点善良,不希望看见再有人那样离奇死亡,谁知道这事件已经在国际上形成了一个悬赏池了,那钱的数额,感觉莫凡已经忘记自己还是一名学员了!

    “现在悬赏池是多少?”莫凡急切的问道。

    “世界各地一共有1325次对溺咒进行悬赏,不少是溺咒受害者的亲人发布的,也有事发地点的政府、协会、研究会所、慈善家族之类的发布过,金额一共是3亿4千5百七十万……哦,刚刚又有人发布悬赏累积了,现在变成了3亿5千万……我买好了飞机票,大概晚上就能够到你们那里?!绷榱樗档?。

    视频里,灵灵脸上虽然没有啥表情,可看她快速收拾东西的态度就可以知道吗,她跟莫凡一样,兴奋无比!

    穆宁雪看着这两个猎人臭味相投的猎人组合,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不管怎么样,出发点是好的。

    但愿能够把这溺咒事情给彻底解决了,不要再有人那样死去。

    “莫凡,我们要是能够解决溺咒事件,我们就是四星猎人大师了,我的访问权限会变得更大,能够接的悬赏额度也会更高?!绷榱楣乇丈阆裢非疤匾飧菜盗艘痪?。

    “哈哈,照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也能够成为猎王!”莫凡不由的大笑了起来。

    猎王的社会地位那是相当高的,莫凡知道灵灵的目标就是成为猎王,而自己更需要通过猎人来赚钱,相信这个目标在将来会达成的!

    ……

    ……

    灵灵还真的比谁都积极,天还未完全亮,她就乘坐着最快的航班飞到了提诺阿亚城。

    而在飞机上,灵灵就准备好了许多的资料,并将所有已经被确认过是溺咒死亡的人制作成了一张电子图,从中寻找一些规律。

    “可以肯定一点的是,死亡的人全都是在靠近海的城市,河流、湖泊、大江中都没有溺咒的案例?!绷榱楦静换崞>胍话?,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闪烁着“终于又有活干了”的光芒。

    “这种国际大范围诡异诅咒事件,短时间很难找出原因吧?”莫凡说道。

    通过灵灵制作的电子图来看,这种溺咒在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都有发生,有趣的是,中国的海域不怎么发生,其他国家……尤其是葡萄牙这一代会比较高……”

    “哦,准确的说,提诺阿亚这座城市是溺咒率最高的?!绷榱樗档?。

    这让穆宁雪不禁回想起那位老伯说的那些,单单是那个浅滩,就一共出现了八次!

    “看来我们很巧就在这个诅咒中心地带啊,只是这个世界之谜光凭我们几个人,不知道能不能解开?!蹦菜档?。

    “放心,我一定会解开的!”灵灵眼中带着几分猎人的敬业与执着,非常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