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海风吹来,隐约能够嗅到这具巨大骸骨上面散发出来的一种奇怪的气味,正弥漫在了这个小小的港口之中。

    此时港口木栈道处已经围满了人,他们都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一时间各种可怕的谣言在这些人骇然之中逐渐酝酿,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传遍整个提诺阿亚城大街小巷。

    “这个……这个确实有点大,大得夸张!”赵满延咽了一口,眼睛都有些瞪出来。

    坐在飞机上望下看的时候,就觉得这白色的东西和小小的港口有几分违和感,可等他们落地,然后亲自到这现场看之后才发现,这骸骨确实相当惊人。

    “这种级别的生物,怎么会被弄成这副样子啊,骨骼好像非常的完整,可身上没有一滴血和一丝肉,内脏就更不用说了!”南珏说道。

    “江昱,你看下这是什么生物?!蹦餐屏送婆员叩氖堆?,一脸认真的询问道。

    旁边的赵满延顿时一脸无语,叫道:“你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这应该是一只海疆猛犸,其头颅和上身似远古巨象,下半身却是鲸体,一般都是栖息在远海、深海之中,不属于喜欢侵扰人类的海兽、海妖,但却是许多凶残海妖都要绕道行走的极为蛮横的霸道生物,这东西一天要吃上十几只海妖才能够维持身躯正?;?,而且从来都是一口生吞……它们还有一个称号,就是轮船杀手。在历史上记载中,被这种海疆猛犸撞毁的豪轮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还都是那种轮船上都是法师,轮船承受能力堪比统领级生物的……”江昱一口气说道。

    莫凡点了点头,而赵满延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尼玛这一堆骨架子摆在这里,江昱都能认出其品种,识别能力未免也太夸张了吧,在神秘的海洋之中像这种体型的生物称不上泛滥成灾,可品种也绝对不会少!

    “这家伙死了没超过两天?!苯沤幼潘档?。

    “这么大体型的?物,死亡后身体腐烂成骨需要很长的时间吧,怎么可能没超过两天?”莫凡说道。

    “你们看它的牙……哦,那不是角,是牙,类似于象牙的那种牙。海疆猛犸的牙价值超过千万,可以用来做铠魔具和斩魔具的。它的牙现在才开始泛黑,而海疆猛犸死亡之后,牙会在几天的时间就彻底变成黑色,如炭石一般,整体都发黑之后,这牙就毫无价值了?!苯潘档?。

    莫凡抬起头,注视着那高高扬起的飞扬之牙,正如江昱说得那样,它开始泛起了黑色。

    “我还是不明白,海洋之大,存在着比海疆猛犸更强的生物是可以理解,可这具骸骨相当的完整,根本不想有经过冲击和碰撞。而即便海疆猛犸被实力碾压一击秒杀,可他身上的皮、肉、内脏、血都哪里去了,更何况,骨不是很重的吗,为什么跟轮船一样漂浮在海面上?!蹦乡逑萑氲搅顺了贾?。

    “你们也真爱管闲事,赶紧去他们的国馆,解决掉他们就可以去下一个地点了!”

    显然,谁都无法解释海边这骇然一幕,包括那些已经在提诺阿亚城市多年的猎人团们。

    只是这样一具巨骨??砍鞘泻??,居民们南面心慌,一只海疆猛犸若是闯入到这座城市来都可以对城市造成毁灭打击,何况这一片海洋之中还潜藏着可以轻易杀死海疆猛犸的魔鬼??!

    恐惧是会传染的,走在大街上,总是能够听到人们的窃窃私语,基本上都在讨论着下午的这件事。

    想必很多新闻报社也已经开始拟稿了,准备上第二天的头条……

    莫凡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那骸骨给人的视觉冲击确实很强,而这并非是重点,重点是这海疆猛犸如何死亡的??

    “江昱,海疆猛犸的实力大概在什么层次?”莫凡忍不住继续问道。

    “最弱的也得是大统领吧,在海边的那家伙,从它的牙和体格来看,有可能接近君主и了?!苯潘档?。

    “接……接近君主级……江昱,你别吓我!”赵满延浑身一哆嗦!

    接近君主级的生物如此惨死,这不就代表着提诺阿亚城市附近有真正的君主,还是那种嗜血、吃肉的残暴君主!

    江昱在没有说出这种生物的级别时,大家都不以为然,可现在又是完全两种心境了,似乎即便被这一整个城市包围着都没有半点安全感。

    “我们赶紧打国馆赛,打完赶紧离开,坐飞机离开?!?br />
    “……”

    ……

    葡萄牙的国馆赛,莫凡半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反倒越听江昱说,莫凡越对海边骸骨的事情热衷。

    “你们想去就去吧,国馆赛我们应该能应付?!卑家丫幽材茄劬锟吹搅瞬话驳墓饷?,有些无奈的说道。

    “嘿嘿,那交给你们了!走走走,看八卦去?!?br />
    “尼玛那哪里是八卦,简直恐怖事件好不好?!?br />
    赵满延不情愿去,但生生的被莫凡拖走了,最喜欢刺激的蒋少絮果然也加入到了探寻真相的行列中来,让大家有些小意外的是,一向对除了修炼之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的穆宁雪也挪出了队伍,跟在了这个小探险队的后面。

    “莫凡,由此可以表明,穆宁雪其实是那种外在如寒冰,内心极度追求刺激,喜欢冒险的女人,等哪天你把她推倒……哦不,等哪天,她一定会把你推倒,你会感受到她不为人知的狂野!”赵满延果然是一个淫|贼,就这么一件小事都能够做出这样不要脸的推断。

    “你这句话要是被她听到,我他妈变身都救不了你狗命?!蹦菜档?。

    “嘿嘿嘿~~~”赵满延干干的一笑。

    莫凡其实也有些意外,穆宁雪竟然对那具骨架子感兴趣。

    可很快莫凡就发现自己搞错了,大家在朝着那骸骨前行的时候,走在后面的穆宁雪自己走了一条路,消失在了这片海边街巷中。

    这一带海边街巷错落层叠,走进之后跟迷宫一样,莫凡也没注意穆宁雪跑哪里去了,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往骨架??诘姆较蜃呷?。

    ……

    穆宁雪在小巷之中穿行,木质的鞋跟踩在那阶梯上,声音有旋律的在狭窄屋道中回响着。

    不知不觉,她已经走到了一座石桥上,这座石桥是跨过这边的地基通往另外一边的半山海边别墅群,桥下是一个浅滩,海水正在往上蔓,淹没了浅滩,将石桥下的沙子地变成了小河……

    石桥外面是一片看上去并不干净的海滩,很窄的那种,海洋被别墅半山给挡着了,仅仅看到海洋非常有限的一角。

    在这复杂地形中迷路的海风忽然打来,穆宁雪银色的头发丝凌乱的披散开,露出了她整张冰雪之肌的绝美脸颊……

    “唉,这个月第三个了?!币幻谑磐烦檠痰睦喜刂氐奶玖丝谄?,目光注视着浅滩处那黑色的袋子。

    浅滩上有人,那是一名穿着红色衣裳的火系法师,在火系法师面前有一个高高架起的木堆,木堆上有一个被黑色袋子裹着的东西。

    有人将那黑色袋子给撕开,而里面竟然露出了一个穿着光鲜的人,那人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笔挺的躺在木架上面。

    火系法师完成了星轨,用带着金黄色效果的火焰点燃了木堆,顿时整个木堆燃烧了起来,也迅速的吞没了躺在上面的那个年轻人。

    穆宁雪看到火光冲起,不由的愣了一下。

    火葬??

    为什么在那个浅滩边上举行火葬????

    这种形式的火葬,一般都是给病疫死去的人做准备的,难不成这座看上去无比光鲜美丽的城市其实存在着病疫?

    “老伯,您刚才说什么?”穆宁雪走了过去,询问那位感慨的老伯。

    老伯说得是国际语,这座提诺阿亚城人种众多,不少人都是说国际语的。

    “这已经是这个月在这里举行的第三次火葬了啊?!崩喜卮鸬?。

    “他是病死的吗?”穆宁雪问道。

    “要是病死那还不至于这样人心惶惶啊?!崩喜档?。

    “为什么?”

    “你还是不要听了好,这件事听了你会做噩梦的?!崩喜∽磐?。

    “我想知道?!?br />
    老伯看着那堆火焰,看了许久,像是在等待火焰将那具不祥的尸体给彻底焚尽。

    过了好一会,老伯才开口道:“与其说病死,倒不如说是自杀,不,不,是诅咒……因为他们全都是自己发疯了一般冲到海边,将自己身体浸泡在海水里窒息干枯而死的……”

    “您看到了?”穆宁雪眉头一锁,无比严肃的问道。

    “是啊,我看到了,如果要算上所有,这已经不是我在这里看到的第三个了?!?br />
    穆宁雪心顿时沉了下来。

    她会走到这里,正是因为刚才途径这附近的时候有听街边的几个妇人在谈论此事,起初穆宁雪以为他们说的是那骸骨,稍微仔细一听,却让穆宁雪猛的想起了自己在日本东海城遇到的那件诡异怪事??!

    溺咒??!

    当初,穆宁雪在矮堤亲眼目睹了一个女法师发疯惶恐的冲进了海洋,然后在短短的时间里身体泛白溺水而死!

    现如今,她又一次撞见了,竟然是在这相隔了快半个地球的葡萄牙海边城市!

    海风再一次突如其来,吹打在穆宁雪的身上,一种莫名的冷意顿时在肌肤上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