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瀑雾浪下,一身红衣的高挑人影站在那里,她左耳边的耳垂上正挂着一个发出通讯声音的耳钉。

    “行刑人裴历已死?!蹦且煌?,一个沉闷的声音说道。

    “哦,真是令人失望!”红色人影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们要的东西,正送往目的地?!?br />
    “嗯,很好?!焙焐擞八档?。

    “需不需要再派人去解决掉那个家伙?”那个沉闷的声音问道。

    “无妨,那家伙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另找机会吧?!焙煲氯擞八档?。

    “他实力提升得有点太快了,连裴历都结果不掉他,我担心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对我们会变成一个更大的隐患,毕竟他天生双系,若是令他到达了超阶,他会强得难以抵挡?!背撩粕舻?。

    “放心,我不会让他有机会活到超阶!”撒朗说道。

    “有您这句话就够了,您如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或许吧!”

    ……

    ……

    大西洋的海似乎更加的蔚蓝,干净如冰镜,在没有任何波澜的时候,可以将白色的云绸天空的完全的拓印下来。

    提诺阿亚是葡萄牙的一座靠近大西洋的最美最神秘的城市,也是海洋猎人们的聚集地,几乎每一个要探索大西洋,想从充斥着宝藏的海洋中获得财富的猎人都会在这里停留,同时也会在这里将他们的财富在一夜之间挥霍而空。

    无论是遍地美女的海边酒廊,还是****喧嚣的赌场,亦或者魔法师的斗场,这里总会有玩不尽享不尽的奢华!

    此刻还只是下午的时分,温暖的阳光优雅的洒落在海平面上,柔和的浪花就如同姑娘们的裙边,在海风在荡漾着……

    一名喝得酩酊大醉的老法师坐在木栈道上,这条木栈道是往海面上延伸出去的,宛如一座木桥,到了夜里总会有很多人来这里乘凉。

    老法师红着脸,不停的嘀咕着他的伴,对他同伴当时出海的表现大为不满。

    “我都告诉他了,一定得将水御魔法捏在手上,他假如不那么自大,稍微听听我的话,就不至于被那只雷魔鱼给跑了!”老法师康德喋喋不休的道。

    旁边是他的同伴,中年满是胡须,他喝得比较少,在旁边劝慰着道:“那你也不能因此提出让他离开队伍,你要知道我们一个这样的队伍要凑齐是多不容易啊,不都是为了猎海妖吗,不都是为了钱,何必这样怄气?!?br />
    老法师康德气得一排栏杆,刚要说话的时候,忽然间看到海平面上出现了一艘象牙色的巨轮。

    他喝得实在太醉了,只感觉那象牙色的巨轮有很多重影,就那样缓慢的朝这座城市的??谄斯?。

    “好大的轮船??!可我记得提诺阿亚城的海域有规定,不让这种吨位的巨轮??康陌??”旁边的胡须男子说道。

    “哼哼,等我猎了只统领,也买上这么一艘,然后载上整个提诺阿亚城的姑娘们,环游大西洋,等回到提诺阿亚城的时候,我得让轮船上的人口增加一倍!”老法师带着几分荡气,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旁的胡须男自然听得了其中的意思,也笑了起来,目光不由的又看向那首带着几分凛然气势的象牙白巨轮……

    随着象牙白巨轮慢慢靠近,胡须法师神色渐渐的僵住了,那双小眼睛也从眼眶中突了出来!

    “康德,那……那好像不是轮船……”中年法师声音带着几分愕然的道。

    “怎么不是轮船,这世上还有别的什么这样庞大的东西漂浮在海洋上的吗,难不成是一只巨型海妖??”老法师康德醉意阑珊的说道。

    “真……真不是巨轮!”中年胡须法师渐渐意识到不对劲了,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

    海平面上,那象牙白庞大生物离海港越来越近,其身型远比一开始看到的更惊人,这样眺望过去,仍旧感觉它已经霸占了整个眼球。

    康德揉了揉眼睛,一袭怪异的海风吹来,他酒渐渐醒了,他抬起眼重新望去。

    这一望,老法师康德顿时觉得头皮要炸开了,一下子被那扑面而来的惊悚震撼给吓坐在地上??!

    冷汗如雨,老法师康德怎么都是一名老猎人了,也即将成为猎人大师,可他从未见过眼前这样悚然恐怖的画面??!

    一具骸骨?。?!

    那根本不是一艘象牙白的轮船在海洋上飘荡,而是一具触目惊心的庞大骸骨,正随着海浪一点一点的被拍到了这座城市海边??!

    骨骸非常完整,可以通过其骨架大致想象出其活着时候的凌厉霸气模样,也能够想象得到它必定是一只可以在海域中横行的霸主。

    而此刻,这只生物变成了一具骸骨,宛如废弃瓶,垃圾罐,烂木头一般飘荡到这里,换作是任何一个见多识广的法师,都会吓得浑身瘫软,因为哪怕是一具骸骨,是一具死物,这东西仍旧带着令人心悸的压迫力与威胁性,它那需要仰视的狰狞头颅,那堪比巨轮的骨架,最细思极恐的是……这样一个海洋霸主究竟是被什么变成一具白骨,将其杀死的东西,又得有多么可怕??!

    “我……我……我去通知联盟……”

    不知过了多久,胡须法师才中那滔天惊骇中回过神来,带着几分结巴的说道。

    “好……好!”老法师依旧坐在木栈道上,他瘫软的双腿完全不听使唤,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巨骨,栩栩如生,老法师纵横海洋这么多年,也从未听闻和见过这样的震撼海兽!

    ……

    两位老法师震惊之时,他们头顶上空正有一架客机飞过,并慢慢的降落在这座提诺阿亚海边城市。

    飞机上,坐在靠窗位置的莫凡正俯瞰着这座美丽的海洋之城,不巧就看见下方那一幕。

    “你看什么呢?”赵满延凑了过来*道。

    “下面有艘很奇怪的白色轮船,感觉要把那小海港给塞满了?!蹦侧止玖艘痪?。

    “轮船嘛,也就那样?!?br />
    “就是觉得有点大?!?br />
    “再大的油轮我都见过,这小地方的船,算不了什么的?!闭月右涣嘲寥坏乃档?。

    (今天就先这一小章了~~~很抱歉,已经坐在电脑前一整个晚上了,直到现在才有一点思路,先发出来吧,明天接着好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