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焦土,一块巨大的地坑。

    莫凡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人,为了减少赔偿,莫凡特意将裴历这家伙往房屋上的地方轰,不然这半条街的所有店铺都得化为乌有!

    火焰残留的地坑里,裴历浑身溃烂,嘴边更有大量的鲜血溢出来。

    他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身上那件魔铠早已经变成了破烂挂在他的身上,不再起到任何的?;ばЧ?。

    受到攻击前,他将所有的冰之力都往自己身上凝聚,幻化成了一件厚厚的冰铠,不然那千羽火凤落下来的那一刻,他就被这高温的烈焰给彻底蒸发了!

    抹了抹嘴边的血,裴历恼怒得浑身都在颤抖。

    他现在知道撒朗为什么要钦点他的人头了,不得不说这小子是他见过最强的年轻法师,无论是多个系种的令人垂涎的天生天赋,还是那特殊的附体契约火之精灵,裴历自己在对方这个年龄,绝对是被血虐的!

    “能把我伤成这样,也算你有几分本事,可惜,你根本杀不死我!”裴历咧开发烂的嘴,残忍的笑了起来。

    “你想要逃了吗?”莫凡也讥讽道。

    “下一次,我一定会取你的性命!”裴历没有打算再战下去。

    “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蹦猜朴频牡?。

    裴历恼怒的眼神中更带着浓浓的杀意??擅挥辛肆煊?,裴历要杀死莫凡远没有那么轻松,这次是上了他们的当,中了他们布置的陷阱,这才会如此狼狈,可等自己领域恢复,杀他们易如反掌!

    裴历转身就逃,他并不怕莫凡追过来,因为再过几分钟,他的领域就会重新回到手上,到那时,追上来的莫凡就是自寻死路!

    裴历迅速的逃到了另一条街道,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莫凡有在追,却没有追得非常紧。

    “还好,神殿法师始终没有出现?!迸崂陨运闪艘豢谄?。

    他最担心的并不是莫凡,以莫凡的实力,即便没有领域,他要杀自己也绝没能,只要神殿法师不来围追堵截,没有人可以拦住他裴历。

    再过一会,领域就回归了,现在裴历最在意的就是领域!

    他开始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小看了莫凡,自己也不该在明知道对方布置了陷阱的情况下还和他们这样对拼!

    行刑人什么时候杀人都可以,不急于一时!

    留得青山在……

    “你就是黑教廷行刑人,撒朗的走狗?”忽然,一个声音诡异的从裴历的身后传了出来。

    裴历愣了一下,猛的转过身来,便看见一个脸色偏黑的冰冷男子站在他不到十米的距离上。

    什么时候,这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刚才他环视过周围,根本没有人!

    裴历反应很快,立刻开启履魔具,身体化作一道冷光飞窜向另外一条巷子。

    冷光在长长的巷子中以极快的速度飞驰,碰见转角后又如闪电一样转折,裴历一连飞驰出了四五条巷子这才稍稍慢了一些速度……

    然而,前方空间出现了一阵模糊,紧接着银色神秘光辉一闪,刚才那个黑脸冰冷男子赫然出现在他面前,一双带着愤怒与怨怒的眼睛就那样死死的盯着他!

    裴历有些呆住了,此人看上去有些熟悉,似乎是中国国府成员之一,裴历之前有看过他们的资料,此人是他们的队长。

    第一次袭击莫凡的时候,这人并没有在。何况在裴历看来,他们国府成员所有人都在场也没有用,他要杀谁,谁都阻拦不了。

    可是,现在撞上这名中国国府队队长时,裴历竟然感觉到了几分危险气息!

    此人的修为……

    国府学员里,怎么可能会有修为高到这种程度的人??!

    “鬼刑?。?!”

    艾江图手成爪,虚空一掐。

    顿时站在裴历身后的那恶鬼闪烁起了狰狞的红光,那一双鬼爪猛的握住了裴历的咽喉。

    裴历脖子上立刻出现了惊心的鬼爪印,而他的灵魂,更是被那只恶鬼给拧了出来!

    “不需要神殿法师,一样可以解决掉你!”屋檐上,姗姗追来的莫凡从上面跃了下来,落在了裴历的面前。

    裴历已经受了重伤,艾江图更在附近徘徊多时了,那诅咒之力基本上扼住了裴历的命脉,他想逃根本没有可能。

    更何况,在一个拥有瞬息移动的空间系法师面前提逃跑?

    让你先蹦跶,空间系法师原地点根烟抽到烟屁股再追上来都来得及!

    “这家伙,我们自己处理了,还是交给神殿法师?”莫凡问了一句。

    “交给他们神殿法师吧,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卑汲磷派羲档?。

    “啊啊?。。。。。?!?。。。?!放开我??!放开我??!”

    两人正交谈之时,裴历那已经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鬼刑恶鬼正抓着他不断的撕扯啃咬,他自身身上没有半个伤口,可灵魂却伤痕累累。

    其实,一开始在知道这家伙曾经是神殿法师的时候,灵灵就觉得要请人帮忙,也不能请神殿法师,对方敢那么有恃无恐的在大街上行凶,说明他根本不怕神殿法师……

    于是,莫凡把艾江图给叫了过来。

    艾江图一直都没有出手,事实上莫凡和艾江图两个人联手的话,打没有领域的裴历也绝对不成太大的问题,怕就怕在裴历感觉不妙,撒腿就跑……

    说好要在纽约干掉这个行刑人,就决不能让他跑了,艾江图便在暗中一直观望着,等待最合适的机会出现,拿下裴历!

    裴历太去在意神殿法师了,觉得神殿法师才是对他造成威胁的人,事实上艾江图的实力也不逊色于一些正统的神殿法师了,莫凡请他出手,确保万无一失!

    艾江图是中**方人,其他和莫凡关系一般的人或许不太愿意与黑教廷有什么牵扯,但艾江图是绝对不会放过黑教廷的,古都浩劫,中**部已经彻底施行了对黑教廷不过问的诛杀令!

    “多折磨折磨,别让他有机会把领域唤起来,不然我们所有人都拦不住他?!蹦蔡嵝蚜税家痪?。

    “恩?!卑嫉懔说阃?,他看了一眼远处面目全非的那条街道,淡淡道,“你要赔不少钱了?!?br />
    “我想我帮了神殿法师这一个大忙,他们会给我报销的!”莫凡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条街的人,赵满延和江昱已经驱散了,没有人员伤亡就不会有太大的罪责,毕竟当街行凶的邪恶法师不拿下,才是最大的罪过!

    艾江图看了一眼裴历,看了一眼他右手背上那个刻痕严重的图案,开口对莫凡说道:“虽然缉拿了这个行刑人,但这次还是让黑教廷给得逞了?!?br />
    “得逞,得逞什么?”莫凡有些不解的问道。

    “裴历只是个诱饵?!?br />
    “诱饵??”莫凡感到疑惑。

    要说诱饵的话,自己才是诱饵吧,大摇大摆的走世界,任由黑教廷的人来找自己麻烦,然后来多少收多少。

    “你觉得以黑教廷的狡诈,他们真的会愚蠢到要当街行凶吗?”艾江图说道。

    “这我也很困惑?!蹦驳?。

    莫凡觉得以黑教廷的行事风格,他们应该会找一个自己落单的同时又在偏僻之地的地方下手,这样不仅成功率大,失败了更可以全身而退。

    裴历的行为,嚣张得有些怪异,在离自由神殿不到五公里的地方下手,这不等于让自由神殿的人快速支援过来吗,即便裴历对自由神殿的动向了如指掌,那也冒太大的风险了。

    “他们难道目的不是要杀我?”莫凡忽然觉得蹊跷,开口问道。

    “他们是要杀你,但杀你只是他们目的之一?;蛘咚?,只是顺带做的一件事情。在你裴历当街行凶的那天夜里,自由神殿的一件禁物被盗了?!卑妓档?。

    莫凡眉头一锁,目光转向了已经被折磨得瘫软在地上的裴历。

    “这家伙,是一个诱饵?”莫凡说道。

    “恩,正主应该已经带着那件禁品离开了纽约,他们故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并通过裴历能够掌握神殿法师动向来盗取那件神殿禁物,虽然杀你也是其中一个目的,但他们这一石二鸟之计……自由神殿是在不久前才察觉的?!卑妓档?。

    莫凡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撒朗这贱人,手段玩得是真的令人咬牙切齿。

    莫凡本还想把他们行刑人的尸体给送去,算是回撒朗一份大礼,谁知道撒朗玩弄了自由神殿的法师们,表面是复仇行凶,真正目的是盗取禁物??!

    “是什么禁物,重不重要?”莫凡开口问道。

    “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些,自由神殿那边应该不会声张这次被盗事件,不管怎么样,我们把裴历给缉拿了,也不算是损失惨重,把裴历交给自由神殿吧,但愿他们能够从裴历这里追回他们被盗的东西?!卑妓档?。

    “恩?!蹦驳懔说阃?。

    艾江图见莫凡心思凝重,脸上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开口道:“话说回来,以你实力越来越恐怖了。黑教廷的人都没有预料到你提升速度这么快,他们估计得头疼,究竟要派出什么级别的行刑人?!?br />
    “我倒是希望他们红衣主教亲自来?!蹦菜档?。

    “红衣主教出面来对付你的话,他们黑教廷也离毁灭不远了?!卑妓档?。

    ……

    撒朗当然不会亲自露面,即便她拥有碾压莫凡的实力。

    因为撒朗一旦露面,莫凡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化身恶魔,将她当场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