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个电话打来的五秒钟以前,还是这个号码,却发来的是一个三个英文的国际信号,翻译成中文就是——救命??!

    可还未等莫凡从那份惊愕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个电话就打了过来,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用一种看上去仅仅只是孤单害怕的口吻,这让莫凡一下子升起了警觉。

    莫凡将短信递给大家看,赵满延刚要继续意|淫几句,却立刻就闭上了嘴巴。

    “这是怎么回事?”

    “摄魂控心,那家伙操控了李雨娥,想要利用她来将我引到他设下的陷阱里!”莫凡非??隙ǖ乃档?。

    和李雨娥接触虽然不算多,但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非常乐观和坚强的人,那番话基本上不可能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当然,若没有之前这个奇异的短信,莫凡也只会觉得奇怪一下,可在这样的提醒之下,莫凡很快就联想到了裴历,一定是裴历控制了她!

    这个行刑人,当真歹毒、险恶!

    “这下怎么办,她可能有生命危险?!闭月铀档?。

    “先别慌,裴历应该暂时不敢对她怎么样,我在电话里头告诉过她,我快到医院的时候会打给她,所以在我重新打给她之前,她不会有事?!蹦菜档?。

    莫凡的反应速度也是神快,他要不这样说,没准打完这个电话,裴历就把李雨娥给杀了!

    “我们通知神殿法师吧?”穆宁雪说道。

    莫凡和灵灵都摇了摇头,这件事他们并不想神殿法师来处理。

    很显然,裴历以前就与神殿法师有密切关系,神殿法师一出现,他必定逃得无影无踪。

    他们必须在纽约就解决掉这个行刑人,否则将来后患无穷,神殿法师只会将敌人给吓走。

    “那家伙自以为是猎手,躲在暗中随时想要取我的性命,那我就让他明白,到底是谁猎杀谁!”莫凡冷冷的说道。

    ……

    ……

    ?这会已经入夜了,即便主干道上也看不到太多的车辆,偶尔一架呼啸的跑车滑过一道绚丽的光线驶过,伴随着那些飙车党们自以为吸引全城注意的怪叫声,殊不知那听上去只会如垃圾一样刺耳。

    橙黄色的灯光照耀着露面,几名晚下班的护士踩着高跟鞋行走着,笑声倒是格外的清晰。

    灯光拖长一个修长的人影,其中一名护士往这名男子那里望了一眼,忽然发现他从两盏路灯之间的灯光盲区中消失了,神秘而又邪异。

    到了医院,灯光也主要以白色为主,莫凡站在医院门口,发现入夜后这里人数比白天要少很多,再加上美国并不像中国人口那么密集,即便是医院大厅也看上去空荡荡的。

    这是好事,否则等等战斗起来驱散会变得极为困难。

    ……

    五楼病房,李雨娥躺在白色的病床上,眼睛凝视着天花板。

    窗旁,换了一身装束的裴历挑开窗帘往外望去,看上去并不是太过焦急。

    他有得是耐心,反正这次失手了,还有下一次!

    “你为什么非杀他不可?”李雨娥发出了疑问。

    “小姑娘,你好像不是很害怕的样子?!迸崂防?,脸上的笑容却很是阴沉。

    “我已经落在了你的手上,怕也没有用?!崩钣甓鹚档?。

    “你是一个少见的普通人。哦,顺便说一句,假如你不卖饮品的话,兴许可以做一位心灵系的法师,你都快二十岁了,难道你从来不清楚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吗?”裴历走回到了病床边,满目无聊的拿起了旁边的苹果,拿着水果刀慢慢的削着。

    “我知道,但我不喜欢?!崩钣甓鸹卮鸬?。

    “真是有意思?!迸崂还骱弥?,切成了两半,一半递给了李雨娥,一半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李雨娥也不担心什么,咀嚼了起来。

    “我跟那小子,也没什么仇怨,只是奉命行事。他得罪了最不应该就得罪的人?!迸崂苡邢星榈乃档?。

    “什么人?”李雨娥接着问道。

    “哦,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这个人……你知道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迸崂档?。

    “我都要死了,还谈什么有没有好坏程度?!崩钣甓鹚档?。

    裴历看着她,不由的笑了起来。

    “我发现你还真是有趣。不过呢,我得提醒你,死亡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很多惹恼了那个人的人,他们用一辈子在哀求她,让她赐他们一死,只要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死去,手刃亲人他们都愿意做。你确定你要知道这个人吗?”裴历说道。

    “那还是算了。不过,我看见你的手背上有一个很大的圆疤,有很多的刻痕,好像是后面弄烂的,但那好像是神殿法师的手背信图,你以前是神殿法师吗?”李雨娥接着问道。

    裴历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右手手背。

    他憎恨这个图案,为了取掉他,不惜将手背给戳烂,可是即便面目全非了,这个女孩仍旧是认出来了,裴历可以很肯定,假如这女孩愿意成为魔法师,一定会是一位相当出色的心灵系法师,没有任何觉醒,洞察力都可以如此出众!

    “那是我的耻辱啊?!迸崂銎鹜?,看着天花板道。

    “很多人以成为神殿法师为荣?!崩钣甓鹚档?。

    “所以世人大多愚钝……可怜我曾经也是这群人的一份子,是那么的对他们的信念不带一丝怀疑,我为他们付出了我半辈子,肩负起了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只期望他们能够照顾好我的女儿。他们没有做到,偌大的自由神殿,坐拥全世界最强的法师,他们竟然连一个像你这样年龄的女孩都?;げ缓??!迸崂娲判θ?,他在叙述着这些事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半点痛苦,就连语气也没有任何的激动。

    可在这李雨娥看来,并非是他的情绪有多平静,反而是一种嫉恶如仇到了极致的表现!

    “发生了什么?”李雨娥问道。

    “我有一个女儿,我用尽一切去呵护她,看着她长大成人,她被选入帕特农神庙神女殿的那一天,比我自己进入自由神殿成为神殿法师还要让我欣喜若狂,更让我感到骄傲与自傲。我还有一位上司,他犯了错,神殿不希望他遭到责罚,于是一直将他视作大哥的我愿意为他承担这一切。我被逐出了神殿,更被废除了一身苦修得来的修为。我的这位上司答应过我,会让我女儿成为至高无上的法师,超越我这小小的神殿成员,我相信了他,甘愿做一个没有一丝力量的人,哪怕是清扫纽约大街,我也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然而有那么一天,有一个东西要我的女儿死去,要将她拽入到死亡深渊,连灵魂都不放过。我祈求我的那位上司救她,他没有做到!我亲自与那个杀死我女儿的东西拼死决斗,可我没有一丝丝的魔法。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渴望自己的魔法回到我的身体里吗,在最亲的人哭喊声嘶中如同一个废物老狗般趴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裴历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太大的变化,温和得有些怪异和可怕。

    李雨娥沉默了,她并不知道魔法师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可听裴历描述的这些,却能够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残酷!

    “那个人,让我恢复了我的魔法,甚至让我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所以你觉得那个人向我提出杀掉一个小子这样简单的要求,我会拒绝吗?”裴历说道。

    李雨娥刚要说话,这时手机忽然间响起来了。

    李雨娥以最快的速度接通,正要朝着电话里头大喊,然而裴历速度比李雨娥更快,她还没有喊出声来,双眸就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神彩,带着空洞与木讷。

    “你来了吗?”李雨娥问道。

    “我到了,你是在哪个病床?!蹦惭实?。

    “五楼,走廊尽头的这间。你一个人过来吗?”

    “是啊,难道你要见我,我还带上一个大灯泡吗?”莫凡笑了笑。

    “嗯,正好医院到了这个点,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我先挂了……”

    “别急,我不知道路,我在五楼了,你说走廊最尽头这间是哪间,右边的还是左边的,这里有两间,我可不想走错?!蹦菜档?。

    “只有一间,亮着灯的?!崩钣甓鸹卮鸬?。

    “哦,你不是一直在病房没有出去过吗,怎么知道只有一间???”莫凡说道。

    一旁正在操控着李雨娥神智的裴历愣了一下,他马上意识到什么,豁然转过身去。

    一柄柄黑色的剑钉一下子朝着裴历飞来,裴历完全没有留意到莫凡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到的,明明还通着电话……

    巨影钉的禁锢极强,即便是他这样的修为,若是让巨影钉全部刺中了身体,一样会被黑暗之力给压制得难以念出半个魔法来。

    最重要的是,裴历刚才一直在和李雨娥说话,回忆着自己不堪的往事,却没有注意到灯光的亮度莫名的变暗,整个楼道和病房都弥漫着一股难以察觉的黑暗气息!

    司夜统治!

    司夜统治下,巨影钉更化作了影钉暗阵,裴历根本不敢再在这个屋子里多呆半秒钟时间,一转身就往窗外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