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到了大家比试的地方,莫凡发现结果好像已经出来了,只是气氛显得有些奇怪。

    “好像发发生什么事了?!蹦沧吡斯?,看着受伤的江昱,再看了一眼比赛场上一样伤势严重的黎凯风。

    这场内部决斗比莫凡想象中的要更狠,江昱身上出现了数道深及肉里的伤口,血液狂流不止,摇摇晃晃,感觉随时都要倒下了。

    而黎凯风更惨,他的右手臂竟然被直接撕断了,混着灰尘滚落在很远的地方。

    “喵噢”

    夜罗刹那双黄色的三角眼睛死死的盯着黎凯风,它浑身乌黑的毛发倒竖了起来,那声音更带着寒人之意。

    看得出来,夜罗刹非常的愤怒,甚至已经对黎凯风透出了杀意

    “江昱,让它住手”导师封离重重的说道。

    夜罗刹并不听从导师封离的命令,它的爪子上还沾有黎凯风臂膀的鲜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黎凯风惹恼了夜罗刹,夜罗刹这一次袭击竟然是直接往黎凯风脖颈位置攻去的。

    黎凯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莫凡很是惊讶,究竟是什么愿意导致江昱的夜罗刹对黎凯风动了杀心

    “回来?!苯帕成?,最终咬着牙命令夜罗刹。

    夜罗刹依旧没有听从,它的速度快的惊人,步伐又无比诡异,仿佛可以踏着空气行走,眼见夜罗刹就要杀到黎凯风的面前,忽然夜罗刹附近出现了一柄柄黑色的影钉,影钉在夜罗刹周围交错,直接组成了一个暗影束缚阵,将高速飞驰的夜罗刹给禁锢住了。

    夜罗刹自身就是黑暗生物,按理说巨影钉不一定能够对它起到效果,但夜罗刹一下止在了半空中,那爪子更悬停在了黎凯风面前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

    黎凯风整个人僵在那里,他已经可以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寒意

    江昱看了一眼导师封离,没有说什么,立刻打开了契约空间,将夜罗刹给收回到了契约空间之中。

    夜罗刹显得极为不甘,发出愤怒的叫上

    “饶你一命,不过这件事没有就这样结束”江昱捂着自己的伤口,脸上有着和平日里的温和截然不同的冷肃

    黎凯风更是一阵失魂落魄,一副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

    他竟然输了,在他施展了那种禁术的情况下竟然还是输了

    南荣倪看到黎凯风伤势更为严重,先是为他做一番治疗,江昱则走到了一边,坐在一旁休息,自己拿出了一些药剂,自己处理起了伤口。

    莫凡看得有些呆住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走到江昱身边,莫凡也拿出了一些好药,帮助江昱处理身上的伤势。

    等真正为江昱处理伤势的时候,莫凡才意识到这些伤口是有多可怕,再深上几分,估计内脏都要被撕开了,黎凯风这家伙险些也要了江昱的性命。

    “怎么回事”莫凡回头看了一眼赵满延。

    “黎凯风使用禁术,真是没有想到,他在修炼这种五大洲魔法协会都已经严禁修炼的禁术了”赵满延说道。

    “禁术”莫凡对这个并不是很了解。

    “你看他的血,是不是透出了妖蓝色”赵满延指着那流淌在比赛场上的黎凯风的血液。

    莫凡仔细看去,这才发现那里的血确实透着蓝色,宛如蓝色的墨水一般。

    “那是湛血异术,可以短时间内大量抽取身体里的魔能,成倍的提升魔法的威力。这种异术由于很难掌控抽取以及其魔法的威力,再加上他的修炼过程有些不太人道,已经被各大魔法协会给禁止了,在更早期有一个叫湛蓝会的,他们就是集体修炼此术,结果造成巨大危害,被国际封杀?!闭月铀档?。

    禁术和禁咒是两个概念,禁术往往是修炼过程中存在着对自己和别人的极大身体与精神残害,并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力的偏门魔法。

    魔法在不断的发展,各大魔法系也并非是一开始就固定的这些,人们其实也在不断的探索,寻找新的魔法系,新的力量,好让人类能够在这?;姆氖澜绲玫礁玫谋U?。

    这些新的魔法系一般都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沉淀、检验,最终才会被列入到正统法系力量,而那些没有被列入的一些新的魔法,除了魔法研究者可以试验之外,其他人都禁止使用。

    蓝血异术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从最危险的湛蓝海妖那里获取的一种能力,可以无比直观的强化法师的毁灭能力,只是据说修炼过程有些残忍,外加无法控制,对修炼者自身也会造成极大的伤害,所以被禁了。

    黎凯风今天所使用的正是湛血异术,这已经是违规的行为了,并险些伤了江昱性命,这才导致夜罗刹愤怒的要还击

    国府之争上,禁术一定是被严厉禁止的,一旦被发现,队伍将被取消资格,同时遭受国际上的严厉惩罚,黎凯风这家伙为了获得比赛的胜利,使用了湛血异术,这就实在有些过分了。

    不过还好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毕竟湛血异术虽然是禁术,但还不能称之为邪术,而邪术又有分残冷等级,像黑教廷里将活人变成黑畜妖、诅咒畜妖的,就属于邪术中的佼佼者了,受全世界讨伐

    “这次让你们内战,并非是真的要将你们中任何一个人淘汰,毕竟我们队伍已经被某个人强制淘汰了一个在荒郊野岭里。但黎凯风,你这样做确实令我们非常的失望?!彼珊滋玖艘豢谄?。

    黎凯风可算是学府联合大会的亲儿子了,他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真的没有必要使用这种已经明确被禁止了的能力。

    “对不起,导师,我只是不想离开队伍,我想进入到威尼斯大赛上?!崩杩缏城敢獾乃档?。

    “你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们?!彼珊自撼に档?。

    黎凯风已经冷静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正在疗伤的江昱,缓缓的站了起来,朝着江昱这里走来。

    “你的伤”南荣倪想说,他的伤还没有治好,可黎凯风还是向他走了过去。

    “对不起,是我过于冲动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使用这种能力,没有想到它会如此不受控制,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只是想赢,真的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可以向你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使用这种东西?!崩杩缃錾碜佣纪淞讼氯?,非常诚恳的向江昱道歉。

    江昱冷着脸看着他。

    黎凯风保持着那个歉意的姿势,似乎对方不原谅他,他便不会将身子直起来。

    “算了,我也没有控制好我的契约兽,差点要了你的命?!苯抛詈蠡故钦庋卮鸬?。

    江昱人比较温和,从来不与队员们起任何的冲突,都是为了赢,也都是为了能够在威尼斯水都上一举成名,会进行过激的成为也是正常。

    “谢谢你的谅解?!崩杩缥孀呕乖诹餮氖直?,这才返回到了南荣倪那边。

    这场小风波也算是过去了,事实上两位导师前来并非是要带走谁,仅仅是将穆宁雪给带回到队伍中。

    人数其实已经保持着,由于莫凡干掉了陆一林,使得队伍本身就缺了一人,这次即便不淘汰,也不影响原队伍的安排。

    考虑到黎凯风认错态度比较诚恳,导师扣掉了原本那份属于他的完成历练任务的资源,便没有直接将黎凯风淘汰,让他继续留在队伍中观察,等下一次历练任务结束,再做调整,究竟是留还是淘汰,导师自然会做定夺。

    “莫凡,你过来”封离经过黎凯风的事情,脸色就更显得难看了。

    莫凡脑子里一嗡,预感麻烦事情要来了。

    “导师?!蹦补怨宰吡斯?。

    “别以为你以前做了那些了不起的事情,我就可以宽恕你。陆一林的事情,为什么不交给我们来处理,难道你觉得我会因为他背景雄厚,就从轻处罚了吗,混账,我是那种人吗,在我眼里,他是天皇老子,这样歹毒的残骸队友,我一样会让他滚去牢里呆着”封离果不其然,逮着莫凡就是一顿臭骂。

    莫凡不由的走远了一些,表现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现在陆家已经在向我要人了,你知不知道”封离再一次骂道。

    “能猜到?!蹦菜档?。

    “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就算你占据了足够的理由,你也不能把人给那样杀了?!狈饫胨档?。

    “我没杀啊?!?br />
    “那跟你杀的有什么区别,很威风是吧,很了不起是吧,无法无天,目无尊长,目无纪律,换作是别人,我早让他卷铺盖滚蛋了,爱死哪死哪”封离声音分贝丝毫不减的骂道。

    “嘿嘿,这么说,导师您老人家还是帮我顶下来了?!蹦裁涣趁黄さ男α似鹄?。

    封离也是气得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人了,就没见过莫凡这种学生。

    “我怎么可能帮你顶。我只是尽我的一个导师的职责。国府大赛期间,陆家不会找你麻烦,但国府大赛一过,你就等着接受他们疯狂的报复吧明着,他们还会守点规矩,暗地里怎么搞,到时候你就知道苦头了”封离说道。

    “嘿嘿,多谢导师提醒?!蹦灿中α似鹄?。

    “”封离顿时无语了。

    这小子

    他都这么大声骂和谴责了,一般人都要吓住了,这小子竟然还清楚自己真正用意是提醒他,小心陆家在赛后玩暗的。明的,倒不用怕,莫凡占理,他们不敢太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