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市南郊,这里是一片与城市稍微有一段距离的南郊镇,房屋简陋,更多的是供给那些难民使用的,作为一个临时避难所和安置处。

    蒋少絮、莫凡、赵满延三人正一路往白头市这里赶来,他们从这个安置镇外穿过,正要往市里走去。

    “等一下?!苯傩鹾鋈唤凶×肆饺?,一副正在认真聆听附近情况的样子。

    两人有些疑惑不解,莫凡刚要开口,蒋少絮目光注视着他,很认真的询问道:“你确定把那几个袭击香草小寨的红饰公会成员都送进大牢里了吗?”

    “确定啊,难不成我还放了他们不成,虽然钱少了点,可抓都抓了……”莫凡说道。

    “那为什么我感知到了一个精神印记?”蒋少絮皱着眉头说道。

    当初在香草小寨,蒋少絮为了防止那些红饰公会盗匪逃跑,给他们其中几个施加了精神标记,后来这几个精神标记的盗匪全部被莫凡给活捉了,并送到了相应的地方。

    可就在要绕过这个南郊镇的时候,蒋少絮却感应到了那几个精神标记,距离相当近。

    “可能他们被暂时关押在这里吧?”莫凡说道。

    “不像,他们移动的频率和距离很大,完全就跟自由人一样,是在那个地方?!苯傩踔缸拍堑乒庀缘眉阜只璋档哪辖颊蛩档?。

    “话说回来,香草小寨的村民们不是都安置在那里吗??”赵满延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那里说道。

    安置这一块是赵满延去负责的,毕竟红饰公会在这一带还是很猖狂,在没有政府军确切的保障了那里安全的情况下,村民自然不敢回村子,害怕被那些人报复。

    蒋少絮在蓝石镇都直接被袭击了,更不用说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们了。

    “我去,这什么情况,被抓的那般人渣怎么会在村民的安置处?”莫凡说道。

    “我们过去看看?!苯傩鹾懿环判牡牡?。

    要不是正好有几个精神印记,蒋少絮都不会留意到这一点,感觉事情不妙的三人立刻前往了那片安置区。

    ……

    ……

    安置区,本就昏暗的这片住在小街区在路灯破损的情况下基本上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哪怕有人途径这里也不会觉得这里还有住户。

    没有任何?;?,就连像样的栅栏都没有,这里的条件事实上还不如原本富饶的香草小寨,而几个穿着政府军衣的法师,他们早已经逃之夭夭,不知去向,在红饰公会的人袭击这里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是与之相抗,而是恨不得扒掉自己身上这身遭众的衣裳!

    “头,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过了啊,死了这么多人??ㄋ骼洗筇匾饨淮颐?,最近少犯点事情,正在和那边谈事情呢,我们这样搞会不会让老大不高兴????”戴着鼻环的红饰公会法师说道。

    “卡索老大只是提醒我们,不要让他难做。等等你们几个去弄点鳞片,放点爪子,再放一点海妖的尸体,那这整件事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难道你真的认为那些政府法师们会绕开这些明显的证据,去提醒吊胆的来查我们?”头目洛凌说道。

    “哈哈,还是头儿有办法,对啊,反正这里本就没有什么防御措施,海妖闯进这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唉,真是麻烦啊,以前我们干完任何事情,还可以大胆的放几件饰品,让整个加勒比海的人都知道,这是我们的杰作,现在竟然还要像那些虚伪的政府一样,做这些遮遮掩掩的事情?!北腔纺凶庸笮Φ乃档?。

    洪水发出咆哮之声,形成了一条环形的湍急河流,环绕在了这一个安置区,不让他人靠近,也不让这里面的人离开。

    血迹斑驳,十几个村民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全部是被折磨过的伤痕。

    寨长跪在沙子上,整张脸都已经埋在了沙子里。

    他的双腿已经发麻了,血液也虫脑了,可他不敢爬起来,更不敢抬起头,因为只要看到了这些家伙的脸,他们就绝对不会留活口。

    其他村民们也是一样,跪在那里,脸埋下,如同一个个正在被行刑的犯人,他们身子颤抖着,被恐惧笼罩着。

    “死老头,没有想到吧,哈哈哈哈!”鼻环法师一脚踩在寨长的后脑勺上,大笑着道,“真以为跑到这里就有用吗,告诉你,这白头市以后就是我们兄弟们的地盘,你们跑到这里来避难,可没把我们哥几个给笑惨了?!?br />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你们想要什么,都拿去,只求你们放我们一条活路,我们也不过是一群采草的村民?!闭た诔莶磺宓乃档?。

    “我们也不是什么杀人狂魔,把你们全杀了倒不至于,只是想告诉你们,不要以为那些充满正义感的猎人可以救你们,得罪了我们才是最悲惨的。知道接下去怎么对上头说了吧??”鼻环法师笑眯眯的问道。

    “知道,知道。他们都是……都是被闯进来的海妖……海妖给杀死的?!闭げ∥〉乃档?。

    “对你的村民们说一遍?!北腔贩ㄊΥ笊?。

    寨长慢慢的转过脸,他的脸上全是泥沙和血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他看着那些将脑袋埋在沙子里村民们,内心的苦与怒根本全部吞进了肚子里,只能够卯足劲的道:“你们……你们都听见了吗??他们是被海妖杀死的?!?br />
    “是,是的!”

    “海妖杀死的,海妖杀死的!”

    洛凌满意的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你们香草小寨呢,还是很值钱的地方,最近这种香草在外面都卖的价格很高。你们给我乖乖听话,好好种植这些香草。白头市以后归我们管,不听话的,就是他们这样的下场,好好听话的,当然是安然无恙?!?br />
    “是,是……”

    ……

    暴浪组成的河流隔绝带之外,莫凡、赵满延、蒋少絮目睹了这残暴的一幕后,怒火便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那鼻环法师,莫凡清楚的记得是被自己交给了当地的政府,按理说这会已经送往了审判会或者自由神殿,遭受到该有的惩罚,可这群人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助纣为虐??!

    莫凡更是气得鼻子都冒出火来了,他也不管对方究竟有多少人,实力有多强,身体直接化作了一道紫黑色的雷电。

    越过了那暴浪形成的河流带,莫凡划破夜空,倾斜的砸落在了那名鼻环法师的面前,一身暴躁狂舞的雷电一下子席卷了周围,组成了惊人的电灾之网,疯狂的袭击着这群红饰公会的盗匪们。

    这群人数量并不多,一共就十几名,其中实力最强的那个洛凌,也不过是一名中阶法师。

    莫凡跟提小鸡一样将这洛凌给提了起来,往沙子里重重的砸了下去!

    “是……是那天的法师?!毙≌哪巧倥谎劬腿铣瞿怖?,无比激动的说道。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这些红饰公会的法师强大到可以将他们这些人跟牲畜一样随意的宰杀,而在这名东方的男子面前,他们也如果猪样一般,轻易的就将他们给制服了!

    “又是你们??!”鼻环法师顿时暴跳如雷。

    可暴跳归暴跳,看到莫凡那恐怖的战斗力后,他也只有被狂揍的份。

    莫凡直接卸了他两条胳膊,一脚踩在他的面门上!

    “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留你们狗命,没想到竟然还跑出来为非作歹!”莫凡说道。

    蒋少絮走到那些村民的面前,看到那排列在地上的十几具惨不忍睹的无辜尸体,一时间也是怒不可止。

    “你们……你们还好吧,都快起来,那些家伙已经被我们给制服了?!苯傩跹实?,

    村民们依旧在跪在那里,没有几个人敢真正起来。

    “怎么又是你们,为什么你们又来惹恼他们!”一名村妇站了起来,满眼恐惧和恼怒的骂道。

    蒋少絮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们不要来了,这样只会害了我们啊?!卑追⒌睦洗迕癫兜乃档?。

    “是啊,是啊,原本我们已经没有事了,你们这样一闹,我们又得遭到报复,我们这些人是不用活了啊?!?br />
    村民们倒是认出了莫凡和蒋少絮,然而和之前的千恩万谢不同,他们这次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这实在让蒋少絮有些诧异。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啊?!苯傩跛档?。

    “救,怎么救??求求你们不要在惹恼这群人就行了。你们身怀魔法,实力强大,即便惹了他们,也不需要害怕他们,因为你们随时可以将他们打倒??晌颐悄?,你们一走,他们找不到你们,便将怒火全部发泄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整个村,是要被他们活活折磨死才罢休???”老村民站起来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害了你们?”蒋少絮都已经自嘲的冷笑了起来。

    红饰公会的行为,已经让蒋少絮怒火中烧了,村民的反应,更让她肺腑都要气炸了。

    要知道因为救他们,她蒋少絮自己还被红饰公会的人报复,差点死在蓝石镇上??!

    原来懦弱、恐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人可以愚昧到这种程度,连黑白是非都已经分不清楚了,竟然会觉得这些红饰公会的盗匪对他们更加仁慈与友善,而他们几个是在加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