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姐,已经找到您要找的人了,她与另外一名女子在一起?!蔽诤谘劬Φ娜瞬ν送ㄑ兑?,压低声音说道。

    “想办法将她支开?!?br />
    “好的!不过您确定不去参加红饰大会吗,我想卡索大人会不高兴的?!蔽诤谘劬Φ娜怂档?。

    “几位老大座谈,我去也说不上一句话,当务之急是把那群在香草小寨的三个家伙给拿下,活剥了挂在旗杆上,否则我欧尼以后在加勒比海域又还有什么威慑力!”欧尼狠狠的说道。

    “您说得也是,卡索大人这次应该会为我们获取一片更广阔的领土吧?”乌黑眼睛的人有些期待的说道。

    “这反倒不是我所希望的,洗白,就代表着做很多事情都要受到约束,这不能杀,那不能攻打,人生会立刻变得毫无意义,我享受的不是坐拥金山的感觉,而是杀,逃的那种刺激!”欧尼说道。

    “可小的们还是不希望过提心吊胆的生活,毕竟自由神殿那边已经将我们盯得很紧了?!蔽诤谘劬Φ娜怂档?。

    “话是如此?!?br />
    “卡索大人执政,大姐您不是更可以冠冕堂皇的做事了吗,想折磨谁就折磨谁,只要不被国际和协会的人发现……”乌黑眼睛的人说道。

    “哦,哦,你倒提醒我了。香草小寨的那般人也真是愚蠢啊,竟然逃到了即将归属我们的地盘上避难,哈哈哈哈,等他们发现那里的新镇长变成了我,守卫是那些被他们抓紧牢里的人,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吧??!”欧尼肆意的大笑了起来。

    ……

    ……

    蓝石镇公园旅店,莫凡和赵满延两人一脸蛋疼的走了回来。

    “麻痹,麻烦你下次地方语言学好点,那是GAY店,不是他妈女郎店??!”莫凡破口大骂道。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莫凡越发佩服赵满延那令人捉急的智商了。

    一想到舞池前,一个贵族绅士一般的男子走上前来冲着自己媚笑,莫凡就一阵说不出的难受。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算了,回去修炼吧?!闭月游弈蔚乃档?。

    乖乖的滚回去修炼,天黑还有任务,两人经历了扫兴之后,已经没有半点嗨皮的心思了。

    修炼投入的话,时间过得也算是飞快,莫凡在这点时间里又完整的衔接了一条暗影系的星轨。

    343颗暗影系星座的完整构架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能够迈出一小步都是很值得欣慰的,这不仅要多亏了赵满延弄来的那个把控戒指,更要感谢这蠢货把自己带错了店,否则一个下午的时光就算是荒废了。

    吃过晚饭,大家已经陆续往海鸥公园那里集合了。

    南珏在那里清点人数,细心的她很快注意到蒋少絮没在队伍里,于是用通讯仪联系她,希望她速速归队。

    可惜,通讯仪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穆婷颖,你不是和蒋少絮在一起吗,没看见她人吗?”南珏询问道。

    “我们在街上分开了,怎么,她没回来吗?”穆婷颖问道。

    “通讯仪也联系不上?!?br />
    此时,印度方、日本方的人员都已经到齐了,邵和谷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带着一个不耐烦的语气道:“你们的人为什么这么没有纪律性,这种事容不得迟到!”

    “我想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蹦乡逅档?。

    蒋少絮是属于那种比较散漫独立的性格,但也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这次清剿红饰公会可不是小事,她没有理由会迟到,最令人担忧的是,她通讯仪还联络不上。

    “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否则会彻底弄乱计划?!泵鞑剿伤档?。

    莫凡和赵满延都觉得不太对劲,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隐约觉得蒋少絮很可能是出事了。

    “南珏,你们跟他们先行,我们两个把蒋少絮找回来?!蹦菜档?。

    “嗯,你们小心?!?br />
    ē…

    ……

    莫凡和赵满延没有跟随清剿队伍,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蒋少絮的安危。

    让红饰公会的人逃跑就是当时最大的失误,他们睚眦必报,耳目众多,蒋少絮没有归队,赵满延和莫凡同时觉得她很可能是被逃走的红饰公会的人给报复了。

    蒋少絮一个心灵系法师,辅助战斗方面确实强大,但如果她自己单独行动被人包围了的话,绝对很难有逃生的机会。

    还好这个蓝石小镇并不大,听穆婷颖说,他们两个分开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现在去找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你往这边,我往这边?!蹦埠驼月臃滞沸卸?,顺着这个蓝石小镇的主街道开始寻找。

    ……

    ……

    “科尼,你是蠢货吗,我让你画上我们轮胎的LOGO,你在每个广告牌上箭头标志,不想干就告诉我一声,这样报复公司不觉得幼稚吗!”一名西装男子站在街道口,指着一名广告油漆匠大骂道。

    这骂声很响,莫凡即便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却又不禁往那里看了一眼。

    “箭头?”莫凡心中产生了几分疑惑,特意看了一眼那名油漆匠。

    油漆匠被西装男子大骂,却没有一点反应,依然在广告牌上刷上大大的箭头,好像在指示着什么。

    “双眼无神,行为古怪……身上有魔法气息……我明白了!好一个蒋少絮,聪明!”莫凡恍然大悟。

    箭头之下,还有两个数字,95。

    这很明显是中文谐音“救我”!

    想来一定是蒋少絮知道自己身处危险,于是用心灵系魔法操控了一名附近的油漆工,然后在主街道上连续刷出了这样的求救信号。

    这一招真是高,莫凡都有些佩服蒋少絮这冷静和心灵系运用的独特。

    顺着箭头指引,莫凡很快发现一些墙面上都被油漆匠给刷了,上面有未干的痕迹,这要找到蒋少絮就容易的多了。

    一直到了镇子的边郊靠近山面处,莫凡发现了一片已经沦为废墟的小区,施工机械和施工围栏阻隔了这里,让普通人无法轻易的逾越。

    也正是在这片废墟小区里,莫凡感知到了魔法的波动。

    莫凡一跃而起,翻过了那些施工机械,立刻就看到那灰尘遍地的空旷之处,与十几名穿着红色衣裳佩戴挂饰的法师围在那里,正用不同系的魔法持续的攻击着一个三角水镜!

    三角水镜内,蒋少絮正一身褴褛的站在那里支撑着,她的脸色白得有些发紫,贝齿咬着嘴唇。

    她的魔能快要耗干了,若不是三角水镜这种可以将魔能转化为防御的宝贝,她已经被这些法师们给围杀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贱人能支撑多久……你知道等你力竭了之后,我会怎么对你吗??”欧尼站在外围,笑容发狞。

    杀了她那么多手下,还让她蒙上了那样的耻辱,欧尼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这几天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折磨这三个人。

    蒋少絮根本不说话,说话只会浪费她的心力。

    她稍稍抬起头,想看看自己的救援到底到了没有,正巧她看见一团黑色的影子如黑雁一般一晃而过,悄无声息的往欧尼身后靠近。

    蒋少絮一开始还没有觉得什么,可等她发现欧尼身侧的影子位置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邪异的身影之后,她的眼睛顿时闪亮了起来。

    “莫凡!”

    蒋少絮心中大喜,总算等到这个混蛋了,还算他智商不会跟赵满延一样,能够察觉到自己留下的求救信号。

    “你还指望那小子能救你呢,就算他来,我身边的这些法师一样可以至你们于死地!”欧尼大笑了起来。

    欧尼笑着笑着,忽然间感知到自己身侧有一股无比邪性的黑暗气息,带着某种可怕的冷意钻进她的身体里。

    欧尼愣了一下,脸色骤然大变,立刻要做出闪躲。

    莫凡动作更快,暗影钉从欧尼的四面八方飞刺而来,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影子里,并迅速的禁锢了她的身体。

    欧尼身体被彻底禁锢,连魔具都施展不出来,身体马上僵在那里。

    “让你的同伴们放了她,我就放了你,这个交易还算合理吧?”莫凡嘴角勾了起来,脸贴近欧尼那张麦色的脸庞前,宛如鬼魅。

    “你……你是暗影系法师!”欧尼说道。

    “别管我是什么法师,你知道你这种人落在我手上,一般会是什么下场的吗?”莫凡说道。

    欧尼大为懊恼,她就应该多留一个心眼的,她自己也是高阶法师,虽然暗影系法师行踪诡异,但靠近五十米范围内是能够察觉到的……

    失策,失策,自己竟然第二次栽在了他们手中!

    “我不放呢,大不了我跟她一命换一命,然后我的同伴就会将你也解决掉?!迸纺崴档?。

    欧尼带着几分野性,完全是要以自己做匪盗多年的狠劲来震慑莫凡。

    “不放就不放吧,那你可以去死了?!蹦侧椭员堑?。

    莫凡跟她讲条件,那是因为他们还有要事在身,不想在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那暗爵斗篷莫凡其实还是蛮想要的。

    自己出于不想跟他们这些红饰公会的小头目打,这才让跟她讲一下条件,谁知道这女人还倔起来了。

    非得逼自己把他们全干掉才开心,既然这样,就成全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