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少絮的意思是立刻叫支援。乐—文

    艾江图他们明显没有走太远,现在让他们杀回来肯定是来得及的,只是现在村子的村民们被他们那么多强盗法师给扣押了,万一他们以那些人做人质的话,这就有些麻烦了。

    蒋少絮刚要用通讯仪,很没有意外的发现,这个村寨明显有屏蔽信号之类的东西在,通讯设备直接无法使用。

    “我们现在下山,到有信号的地方?!苯傩跛档?。

    “可能是来不及了,你自己看?!蹦仓缸拍侨喝怂档?。

    只见那名头目西葛的手下们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眼睛放着精光的扫视着村民中那些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女孩们。

    似乎经过这里美丽鲜艳的香草熏陶,村子的女孩们也比其他地方的更加水灵性感,强盗不单单是抢钱,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他一定会变本加厉,做更可耻的事情,不能指望一个已经心生歹念,被罪恶蒙蔽了双眼的人会真的能够克制那连锁反应的**。

    “你们看,我其实真是在跟你们好好做生意,乖乖的拿出钱来,让我的这些弟兄们有招妓的钱,自然就不会去祸害你们的姑娘们了,凡是总要讲因果嘛,你们这些男人们不愿意出钱,那我们只好把你们的女人们带走,她们兴许能卖个好价钱。再给你们一刻钟的考虑时间,我也只能够用我的威慑力压住我的这些禽兽们一刻钟时间了,一刻钟之后,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会做出什么来!”西葛头目慢悠悠的说道。

    此刻的西葛,就像一个君王,一切的抉择都在他的手上,给予他们时间。那也是他仁慈而有道义。

    村民们一个个对这个西葛咬牙切齿,什么时候贼和强盗已经猖獗到了这样的程度??

    “给他们吧,把钱给他们吧?!币幻迕裉玖丝谄?。

    “是啊。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乘他们还没有作乱之前。把我们的钱都给他们吧?!币幻救瞬∥〉乃档?。

    “夫人,就算我们作乱,你这种又皱又丑的,我的弟兄们也不感兴趣,所以你不用那么慌张,哈哈哈哈??!”西葛顿时大笑了起来。

    其他红挂饰的法师们也都放肆的大笑着,并且开始一个个分说着他们对谁最感兴趣。

    妇人被言语侮辱得脸红黑红黑的,臃肿的身子都要爆炸了一般。

    “钱不能给他们。下个季节马上到了,我们把钱交给了他们,就拿不出钱请猎人们帮我们驱逐海妖,到时候我们会死伤更惨重?!币幻心曜澈毫⒖讨浦沟?。

    曾经他们就在海妖的袭击中付出了血一样的代价,把钱交出去,就等于让他们村子陷入海妖的袭击当中。

    “混蛋,难道你觉得我们比加勒比的海妖更仁慈吗??!”西葛听到了这句话,勃然大怒!

    他一把将这名中年壮汉给抓了出来,手指出现了诅咒红丝。

    西葛将这些诅咒红丝快速的缠绕在了这名中年壮汉的身上,一缕缕灵魂之力也随之抽离了中年壮汉的身体。注入到他头顶上那只血红色狰狞的邪蛛嘴里!

    男子刚才还生龙活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就变成了灰色的朽木一般。那双眼无神空洞,嘴巴张得极大,死得凄惨!

    西葛这诅咒缠身,看得那些村民都吓得晕倒了一片,好好的一个活人,说死就死了,就因为他说了一句不太中听的话??!

    “别再挑战我的耐心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做不成这单生意。我会让你们村子比被海妖袭击更像片地狱,是你们逼得我道义西葛这样做的??!”西葛大怒的吼道。

    村民们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心生反抗之意。海妖还得到下个季节才会要他们命,可这些强盗们现在就能够活剐了他们!

    “哼。你们惹恼了我,我现在反悔了,我需要你们付出原来两倍的价格!”西葛冷哼的说道。

    “我们……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寨长惊恐的说道。

    “很简单,明年我们会再来收,你们的女人们,我们就先收下了,我希望你们能够表现良好,否则一年之后,你们就拿她们的尸体去给这些香草做肥料吧,没准香草会更加鲜艳,卖上更好价钱!”西葛说道。

    “这……这,您刚才不说已经说好我们买回那些东西,就不会为难我们吗??”寨长说道。

    “我改变主意了!”

    “头儿,英明!”

    “哈哈,说实话我更喜欢这里的?!蔽鞲鸬募父鍪窒旅嵌偈贝笮α似鹄?。

    ……

    “光天化日之下,猖獗到这种程度,当地政府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吗??莫凡,我们灭了他们!”蒋少絮已经怒不可止了。

    “大姐,你冷静点,我们这样冲下去,他们一定会拿那些村民当人质的,我倒有一个不错的办法,就看我们的演技如何了?!蹦菜档?。

    “什么办法??”

    “我们得取个名字,雌雄双盗,如何?”

    “什么鬼????”

    ……

    ……

    西葛嘴角勾起了残忍的笑意,他确实偶尔会很仁慈的对待他的俘虏,那是因为他发现如果一次性摧残掉他们的精神防线的话,就会变得非常没意思,他挺享受这种循序渐进的恐惧压迫,看着他们从一开始的宁死不从,到现在跪下来祈求自己按照原来协商的来做。

    可惜,今天西葛绝对不会收回。

    这般蠢材竟然以为那些零零星星的海妖很可怕,而且还是下一季才到来的海妖。他们红饰公会绝对比海妖可怕十倍百倍!就连政府都对他们束手无策??!

    “喂,你们两个……”西葛正享受的时候,忽然看见两个亚洲人从树丛那边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就跟局外人一般,径直的从他的手下那边走过来,直接来到了西葛的面前。

    西葛的那些红饰法师们都愣了神,不知道这两个年轻的亚洲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黄皮肤的猴子。你们是旅客吧,算你们倒霉,正好撞见我们红饰公会的人正在工作。你身边的妞不错,给你一个机会。拿出一个让我满意的价格,把她买回去?!蔽鞲鸬勺耪饬礁龊鋈患涿俺隼吹难侵奕?,却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奇。

    “她啊,她在我眼里就值这么多吧?!蹦财沉艘谎劢傩?,从裤兜里掏出了两枚硬币,直接抛给了西葛。

    西葛接都没去接,两枚硬币打在他身上,然后落在了地上……

    他整张脸一下子阴沉了。这两枚硬币还是当地面值最小的那种??!

    “你混蛋!”蒋少絮勃然大怒,恨不得给莫凡一个耳光。

    老娘就值这点钱,这钱在中国都不够买一根黄瓜,莫凡这家伙竟然觉得自己这么廉价!

    “你别那么入戏行不行?!蹦参抻锏?。

    “你在侮辱我?!?br />
    “……”莫凡顿时语塞了。

    西葛脸色越发的阴沉,这两个人他妈是不是智障,难道没有看见自己身旁有五十多名弟兄,没看到自己这个红饰公会的头目正在施行罪恶!

    “说吧,想怎么死,我会满足你!”西葛声音发寒的道。

    “老死在我堆满钱的卧室里……”莫凡回应道。

    西葛关节已经开始咯吱咯吱在想了,这哪里跑出来的黄皮肤猴子。一定要扒了他的皮做一双皮鞋!

    “我改变主意了?!蔽鞲鹑绶ㄅ谥?,保持着那份即将震怒的慢条斯理。

    “别用你那无聊的精神折磨那套了,这个村庄。我比你们红饰公会更早盯上,他们的钱,应该进我的口袋。另外,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的这些弟兄们一个人头四十万,你缴纳……缴纳……”

    “2800万?!苯傩跛档?。

    “哦,取个整,3000万吧,你们交出3000万的赎金来。我就放你们离开?!蹦部谒档?。

    西葛和他的一干手下们都听得呆滞了几秒钟。

    那些村民更是傻眼了。

    神马情况,这两个年轻人要打劫这些强盗??

    “你们……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吗??”一名村民低声询问了一句。

    “抱歉。不是!”莫凡手一挥,瞬间形成了一道强劲的雷电。重重的轰在了这名说话的村民身前。

    这村民*凡胎,哪里抵挡得了这种强雷,充满力量的雷电将他直接冲撞到空中,村民断线风筝般飞向了旁边的山坡山崖。他重重的跌了下去,砸入到一片树林中,以这种高度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了!

    当然,并没有人看见莫凡的左手有银色的光辉那么快速一闪,稍稍的往山崖那个方向一托。

    这画面在那些村民看来已经很恐怖了,不由的尖叫了起来。刚才西葛就用诅咒杀死了他们一个村民,杀鸡儆猴,现在又跑出来了两个恶人,那人压根没惹恼这年轻亚洲人,竟然就被抛到了山崖下面,完全杀人不眨眼?。?!

    西葛看到这一幕,脸上也露出了惊愕之色。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这两个人是想要救村民的法师,可看到对方下手比自己还狠还直接后,他立刻打消了这念头。

    “你们是哪个公会的?”西葛看出了莫凡的手法,绝非普通的法师,而以他刚才的口吻来看,很可能是同行。

    确实,西葛有听说最近不少同行盯上了这个格外富饶的香草山寨。

    “3000万,赎你和你兄弟的性命,我耐心可比你还差?!蹦驳乃档?,说完他又转过头对那些村民道,“寨长,你把你们的钱也给我备好,不然我会把每过一分钟将你村的人扔下去一个?!?br />
    两边要钱??!

    猖狂至极?。?!

    现在无论是那些强盗法师们,还是那些村民们,都感觉要疯掉了。

    村民估计还好,反正一次打劫是打劫,两次也是打劫,他们就那么多钱。

    可红饰公会的这些强盗法师们就要跳脚了。

    开得什么国际玩笑,在加勒比海域,从来都是他们红饰公会抢别人,没有别人抢他们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