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满延恍然大悟!

    金色尾巴,金色尾巴,那里不就有一只!

    “七点钟方向,正在左右晃动的那只,我给你标记出来!”赵满延眼力也相当好,找到了一只金色尾毛的白头怪猿。

    一个光耀朝着那只金色尾毛的白头怪猿抛去,光耀落在那家伙的身上,顿时照耀得这白头怪猿浑身泛着金光,在一群黑色的怪猿之中格外醒目。

    “好样的!”莫凡锁定了那只金光闪闪的白头怪猿。

    那白头怪猿也意识到自己被找出来了,正打算撤退的时候,莫凡一个超远距离的精准地刹,朝着地面上轰了过去。

    金光闪闪的白头怪猿刚要逃走,脚下的山地忽然间龟裂开,一股汹涌无比的熔浆在那片区域豁然绽开,变成了一朵艳丽的死亡之花,彻底的将这只白头怪猿给吞没了!

    霎时,前方一大群的白头怪猿化作了粉尘,尽数消散。

    前方道路顿时一片开阔,莫凡和赵满延两人迅速的往前冲,很快抵达了下坡道。

    从下坡道的上端往下望去,已经可以看见整个矿脉盆地了,矿脉盆地里面全是白头怪猿,它们简直像是在这里进行一种集会,几个大矿洞洞口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白头怪猿的叫声跟打雷一样,震得矿山都隆隆作响。

    换作之前,赵满延肯定面对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时撒腿就跑,这根本不是个人力量可以对付的。

    但他现在知道了规律,那双锐利的眼睛飞快的搜寻着那些金色尾毛的。

    “我来标记!”赵满延光耀翻手即来,朝着高处抛了出去,金色的光芒洒落下来,在触碰到那些白头怪猿黑色和白色毛发的时候,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但只要照耀到金色的尾毛,便立刻令它们浑身都闪耀了起来。

    “光耀还有这本领!”莫凡诧异的说道。

    “别小看我好不好?!闭月幼孕乓恍?。

    有了赵满延的光耀标记?那些象征生物想躲都没地方躲。

    每一个魔法莫凡都运用得敲打好处,精准又利落的将关键怪猿给直接轰杀!

    中阶魔法,乃至初阶魔法都可以瞬间消灭数百只怪猿,这让战斗变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两人从下坡道一直杀到了矿脉盆地中,渐渐的靠近了矿脉洞口。

    “我们动作快点,要是正前方的怪猿大军杀回来,我们也很难对付?!蹦菜档?。

    怪猿若是数量多到难以应付,很难锁定象征物怪猿的话,他们两个依然会陷入到困境之中,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

    ……

    “外面怎么回事??”矿脉主管在洞口附近,询问道。

    “有两个人正往我们这里靠近?!币幻舐龇ㄊλ档?。

    “两……两个人??”矿脉主管愣了一下。

    “确实是两个人?!?br />
    几名矿脉法师站在结界边缘,他们透过结界勉强看到外面的一角。

    那一角,两名年轻无比的法师正在往这里杀来,他们举手间数百只怪猿灰飞烟灭,就像是拂开尘土那样简单。

    这一幕令矿洞的法师们都有些不敢相信了,难道是超阶的至尊法师来救他们了吗?

    可有这么年轻的超阶至尊法师吗???

    “开门,让我们进去!”莫凡隔着一大群怪猿,朝着矿洞结界洞口大喊了一句。

    矿脉法师们哪里敢打开结界,依然战战兢兢的观望着。

    莫凡和赵满延很是无奈,只要强行杀到矿洞门口,此刻怪猿的数量实在躲得有些分不清哪些是象征物怪猿了,他们必须尽快入洞。

    “莫凡,有两只在你左侧!”赵满延光耀抛出,标记出那两只金尾毛怪猿。

    “退散!”

    莫凡双臂豁然打开,卷起一阵空间狂澜朝着四周打去,将那些扑上来的怪猿们全部震退出去。

    目光一扫,他看到了赵满延说得那两只象征物怪猿,一卷雷座之书抛出,电光乱闪,霹雳飞舞!

    一道雷电疾光飞驰而出,一连击穿了几十只在同一条线上的怪猿,精准的命中了那两只象征物……

    莫凡攻击的时机非常敲到好处,正是那两个家伙摆在同一条线上的时候,雷电死光一秒钟都不需要就抵达那里,连带几十只幻影怪猿一起秒杀??!

    顿时,一大片怪猿湮灭,宛如千军万马的噩梦瞬间苏醒,周围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

    “妈的,这两只象征物分化出了至少上千个幻影!”看到周围这惊人的泯灭,赵满延不由的骂了一句。

    象征物一死,上千幻影怪猿被灭,这矿洞外顿时变得安全了几分。

    而那些矿脉法师们看到这一幕,顿时惊为天人。

    这两年轻法师也太逆天了吧,一眨眼功夫消灭上千怪猿??!

    “还不开门!”莫凡大吼了一声。

    那几位矿脉法师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打开结界,让莫凡和赵满延两人进入矿洞之中。

    “两位……两位圣师是来救我们的吗,我们的结界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蹦俏缓谌伺种鞴芗ざ薇鹊乃档?。

    其他矿脉法师也是热泪盈眶,他们真的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要被这些暴躁的怪猿们分尸了。

    “先别说那么多……你们去把这个人找出来?!蹦材贸隽艘徽呕?,递给了那矿脉主管。

    在进来之前,莫凡就让莫特将军那边找出那个偷窃纳斯卡宝石的家伙,赵满延、艾江图、江昱他们都见过那个人,描述一下长相,调出旷工和矿脉法师的资料,进行排除一番再一张一张找,很容易就找出与之符合的人了。

    资料上表明,那个偷窃者是一名很普通的旷工,也不明白他是怎么闯入纳斯卡,盗走宝石的。

    这些都不是莫凡关心的,他现在只想尽快解决此事,把纳斯卡怪鸟眼石归还,不然第五波纳斯卡怪鸟厄运就会到来了,哪怕它们知道象征物这规律,面对很可能是百万大军的怪鸟,依然没有半点活下来的希望。

    “找他做什么??”胖主管不解的问道。

    “想不想活命了,想就赶紧把这人找出来?!蹦猜巢荒头车乃档?。

    胖主管是见识过莫凡强大的泯灭能力的,见他生气自然不敢有半点怠慢,急急忙忙就调遣了几位矿脉法师就把那人找出来。

    ……

    虽然洞内有三千多旷工,但只要知道名字,找出来并不算太难。

    那名名叫歇尔顿的旷工很快被那些矿脉法师带到了莫凡和赵满延的面前,赵满延仔细辨认了一番,很肯定的对莫凡说道:“就是他!”

    歇尔顿一开始还装无辜,等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被查出来后,立刻扭开旁边的两位法师,疯了一样往矿脉深处逃。

    “还想跑,惹起了这么大的祸端,还不懂得悔改,难道真要这三千多人跟着你一起陪葬不成?”莫凡冷哼一声,手中巨影钉直接扔了出去。

    第四级的巨影钉效果可非同一般,就看见无数的钉剑之影在那名旷工歇尔顿的身上乱窜,钉钉入肉,将此人全身禁锢得连一块肌肉都动弹不得!

    赵满延立刻跟了上去,直接在歇尔顿身上摸索起来。

    “你们做什么,凭什么这样困住我??!”歇尔顿大叫了起来。

    “莫凡,东西不在他身上?!闭月踊毓?,皱着眉头说道。

    “他肯定藏在这洞里?!蹦菜档?。

    歇尔顿只是一个普通人,尽管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危险重重的纳斯卡禁地自如行走的,但他偷走纳斯卡怪鸟之眼的时候,必定已经被追逐了,他回到矿脉这里来,可不是继续上班的,多半是将纳斯卡怪鸟之眼藏在这里,没有什么比一个矿区更好藏宝石的地方了。

    矿脉?管知道事情的原有后,立刻发动三千多名旷工在矿洞中寻找,大家可都是为了活命的,找起来自然卖力,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宝石给找出来。

    没多久,一名旷工就在一个里面是镂空的岩石里面找到了纳斯卡宝石。

    歇尔顿看到自己藏着的宝物被这样找出来,整张脸都变色了。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歇尔顿发狂的嗷叫了起来。

    “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古印第安古族的后裔吧?”莫凡盯着歇尔顿,质问道。

    歇尔顿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莫凡这么快就识别出了他的身份来。

    “你不觉得自己可耻吗,侮辱了自己身上的离梵花徽?”莫凡说道。

    歇尔顿是一个普通人,但他其实又不普通,因为他是印第安某个古族的后裔。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进入纳斯卡禁地,而不受袭击。

    莫凡会知道他的身份,是因为灵灵通过探寻时光之液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种叫做时光之液的花,与之同个时代并息息相关的另外一种花叫做离梵,也就是当初进入到闪电风暴古城中蒋少絮提到的那种灭绝了的离梵之花。

    这名叫做歇尔顿的旷工男子胸膛前,正是印着这古老的离梵花徽印记。

    可惜他身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并不代表着他的灵魂就坚守着那份本该传承下来的古印第安牺牲与守护的精神。

    时光之花,离梵之花,岁月变迁,两种象征都近乎绝灭了,人也仿佛遗忘与堕落了,唯有最后守护着古印第安文明的地画永恒的刻在这块土壤中,依旧对入侵者,盗窃者,奋起反击,不顾一切,飞蛾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