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那个时光之液你还带在身上吗?”灵灵认真的问道。

    “带着,这东西有用吗?”莫凡询问道。

    “这几天我查了一些有关时光的一些说法,在其他国家的一些历史资料上有类似的东西,但我不确定它能不能起到效果,你现在情况紧急,也只有试一试了?!绷榱樗档?。

    “试一试,这东西怎么试?”莫凡说道。

    灵灵要查怪鸟的事情,那也需要时间的,问题现在莫凡他们最耐不住时间的消耗,天知道那结界到底可以支撑多长的时间。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种短暂期的催生长素,似乎并不能作用于人,却有可能会对某些生物起反应?!绷榱樗档?。

    “某些生物,你是要我把这些时光之液洒向那些怪鸟?”莫凡说道。

    “不不不,那样做你们就彻底完蛋了。你可以将时光之液给你的召唤兽喝下,比如说那只幽狼兽,或者是小炎姬,假如我推断没有错的话,这时光之夜能救你的性命!”灵灵说道。

    “你确定这东西能给契约兽喝?”莫凡说道。

    “可以,至少不会有副作用。怪鸟的事情我会尽快帮你查,可你也得活到我找到原有和答案的时候,还有那个从怪鸟身上掉落的虹彩冠羽拍张清晰的图片发给我。就先这样,你自求多福?!绷榱樗档?。

    “……”

    灵灵给予了莫凡一个模拟两可的解决方案,让莫凡有些哭笑不得。

    时光之液给小炎姬喝下能起什么作用????

    不过,莫凡现在也只能够照着灵灵说的做了,事态紧急。

    ……

    ……

    皇家费利佩城堡,莫特将军站在瞭望塔楼上,目光注视着远处那遮天蔽日的怪……

    “这么久了,怪鸟为什么还没有散去?”黑军服女参谋说道。

    “也许他们还活着?!卑滤雇兴档?。

    “那怎么可能,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觉得一群二十多岁的魔法师可以抵抗得了如此庞大的怪鸟部落??”黑军服女参谋说道。

    “他们可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和坚强?!卑滤雇兴档?。

    “还是要死,他们死了,这些纳斯卡怪鸟就会消失,一切风平浪静?!蹦亟芸隙ǖ乃档?。

    他承认,这些年轻人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古堡的完美防御为他们的存活争夺了些许时间,可那又如何,他们触犯了在秘鲁宛如死神一般的存在,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它们!

    ……

    ……

    海崖已经被撞击得开始脱落了,感觉整个古堡要完全坠入到海洋之中,摇摇欲坠。

    结界姗姗来迟,笼罩在了整个古堡上方,也将残破不堪的海崖给?;そ?。

    泛着金色光辉的结界薄薄如纸,带给不了国府队伍众人半点安全感,大家坐在古堡里,保持着疲倦的沉默,除了外面鸟叫声跟上千道刺耳闪电同时呼啸之外,呆在古堡里的众人却一片死寂。

    “就这样了吗?”穆婷颖靠在柱边,从她的眼睛里能看到那份不甘。

    她生命最精彩的时刻才刚刚开始,却要在这里莫名其妙的殒命。

    事实上穆婷颖的这种情绪其他人也都格外强烈,他们可都是国内的天之骄子,代表着国家参加绚丽璀璨的魔法之争,结果却被一群怪鸟逼迫躲在这里,结界一碎,就要被活活分食。

    “结界结束后,大家分头逃吧?!卑继岢隽苏飧鼋ㄒ?。

    这句话的意思是,能活下来几个就活下几个,兴许这些怪鸟对队伍里的某些人并不感兴趣。

    可谁都知道这还是自欺欺人,怪鸟大军的数量可是有近十万,无论怎么分散逃跑,依旧是被它们的羽毛和爪子给笼罩着。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样束手无策的莫凡坐在另一边,静静的注视着小炎姬。

    时光之液已经喂她喝下了?可小炎姬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反应,她眨巴着大眼睛,与莫凡在那里干瞪着。

    “怎么,你难道期望着这样一个小东西能让你活命?”官鱼冷讽了一句。

    “我懒得在这种时候跟你这种傻X废话,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蹦埠敛豢推幕够鞯?。

    “哼,大家都要死,你何必在这里故作清高?!惫儆闼档?。

    “所以你就破罐子破摔,过来我这里找死,最后半个小时你也不好好珍惜的话,我不介意送你出去?!蹦菜档?。

    莫凡不再理会官鱼,依旧坐在那里等待着。

    “呤呤~~~~~”

    小炎姬也觉得有些愧疚,她其实很想帮忙的,也很想帮莫凡把外面那些怪鸟全部赶走,可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那么多的怪鸟,就像当初在死门间的时候,面对那庞大数量的尸海,它能够杀得依旧有限。

    小炎姬一伤心,就往莫凡怀里钻,发出如同小姑娘轻泣一样的绵绵声音。

    “没事的,没效果也没关系,反正你不会有事的……我大概也不会有事吧?!蹦部砦孔判⊙准У?。

    现在莫凡只能够祈祷海洋之处有足够多的海妖族群、部落,否则这块秘鲁大陆上就有可能面临一场灾难了,这个灾难并非源自于怪鸟,而是一个需要足够灵魂还债的恶魔……

    “结界……要碎了!”

    “我不想死我,我还不想死?。?!”

    薄弱的结界终于支撑不住了,可以感觉到整个古堡忽然间被一场暴雨之石给狂砸一般,建筑物剧烈摇晃、坍塌、粉碎……

    “呤呤呤~~~~~~~~~”

    小炎姬忽然发出了有些冗长的叫声,听起来像是一首歌谣最后的尾音,非常的悦耳动听。

    莫凡正抱着小炎姬,而小炎姬的身体莫名的发烫,烫到莫凡都有些不敢去触碰她了。

    褐色的劫炎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卷了起来,将小炎姬的整个娇小玲珑的身子都给包裹住了……

    “莫凡,你的小炎姬怎么了?”江昱、南珏、蒋少絮等人都诧异的望了过来。

    劫炎气势汹汹,几乎燃烧成了一个喷涌的小火山,都已经无法看清身在其中的小炎姬的身躯了。

    莫凡也呆呆的看着小炎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时光之液起效果了??!

    火柱越喷越高,竟然直接打穿了上方的石顶,一下子冲到了天空中。

    烈火带着旋转,犹如游龙飞升,穿过那褐色的烈焰熔浆,莫凡隐约之中见到了那在宛如火肌熔骨的小炎姬身子的一个轮廓。

    小炎姬身子正在生长,从一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迅速的在烈火沐浴之中变化成了一个身姿绰约,带着庄严与圣洁的火之女子!

    火舌如仙女绸衣,飞舞缭绕在小炎姬的腰身,火舞长发披散绝艳,燃烧着一种神圣的魅力,洁足踩着烈火之毯,不染半点世间尘土……

    “这……这是……”莫凡看得呆住了。

    面对这一画面,莫凡其实并不陌生,当初在开启恶魔系力量的时候,莫凡就唤醒了火焰魂影,他的背后赫然是这样一位出尘绝妙又烈火狂燃的女神之影,莫凡当初就猜测那或许是小炎姬最终的成长形态。

    莫凡见过孤独的守护在灼原北角平顶山上的火焰魔女,本以为小炎姬长大之后应该也是火焰魔女-姜凤那样,但莫凡彻底搞错了。

    火焰魔女姜凤仅仅是守护者,她并非炎姬,真正的炎姬,应该是莫凡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她藏身于在一片炙热、火辣的烈焰之中,就如同凝视着一个站在纱帘背后的女王,她绝世独立的气质与那美得如精灵一般的婀娜身影依旧带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炎姬,这可是成熟期的炎姬啊,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火之女王!

    “原来时光之液是这种效果,让时间骤然加快,让生命在短时间内豁然成长!”莫凡惊喜的叫道。

    尽管只是短暂的维持,可这对莫凡来说已经够了!

    真正的炎姬,莫凡又怎么会不期待她的火之力量??

    队伍其他人一个个都看傻了,前不久还只是一个小萌物的炎姬竟然瞬间化身为令人心生卑微之意的火之女王,那强大的气息让众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莫……莫凡,你怎么做到的?”江昱更是膛目结舌,同样是召唤系的法师,江昱从没有想到莫凡的小炎姬竟然还只是幼年期,更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完全形态会如此震惊!

    “呤呤呤~~~~~~~~~~”

    小炎姬的声音尽管仍旧那么好听,但很明显多了几分低沉与悠长了许多,少了几分清脆,多了几分威严,完全就是清甜萝莉与端庄御姐的差别,这变化让莫凡都不禁咽了咽口水。

    形态是发生了改变,可莫凡能够感觉到小炎姬的心性没有改变多少,她携带者那飞舞的烈焰飞绸就那么飘了过来,还是想一头撞入莫凡怀里要抱抱。

    还好,她一身霸道如王的劫炎并不会对莫凡造成伤害,换作是其他人,估计瞬间烧成骨头渣了!

    “先别腻,先别腻,咱们把外面的大麻烦解决了?”莫凡还真有点不习惯,小闺女转瞬间长大成人,即便依旧是全身火之躯,但确实美得不可方物。

    小炎姬……哦,炎姬女神点了点头,卷起一团烈焰漩涡便直接冲开碍事的古堡,迎向了天空中那怪鸟部落!